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歐陽娜娜 | 十分之一派對

歐陽娜娜 | 十分之一派對     歐陽娜娜 律動 歐陽娜娜的派對帶著夏夜晚風咸濕的味道。 海邊的沙灘上,夏日最後一絲張揚的溫度被潮水逼退。夜晚變得靜謐又深沉,仿佛沖浪板的喧囂與遮陽傘的艷麗都不曾存在過。沙灘上擺放著好看的桌子、舒適的椅子——一切都是那麼簡單,與華麗無關,恰恰是歐陽娜娜喜歡的樣子。 前一陣子,她去看過另一片海,在三亞,擁有瞭短短兩天的假期。她很喜歡海邊的感覺,總覺得自己的派對一定要是在特別美的海邊,才算是盡到瞭基本的誠意。 “充滿音樂的環境”,這樣的設置於她而言是理所當然。她要和大傢分享一些自己喜歡的音樂類型,R&B,爵士,又或許是佈魯斯。她的派對大招就是“能夠做一個好的DJ”,把自己最珍藏、最寶貴的歌單全部拿出來——等等,也不是全部啦,到底還是對自己的歌單有濃濃的保護欲,可以拿來分享的已經是大度的選擇,還是有一些歌單,隻留給自己,她不舍得過多分享。     歐陽娜娜 音樂之外,美食算是順位下來的另一個“大招”。她喜歡吃西餐,自己會做一些傢常版的意大利面,肉醬意大利面和白醬意大利面都會出現在她的菜單上,蔬菜沙拉也不是難事,偶爾也會嘗試做一些甜點,例如蘋果派或是松餅。當然,這樣的場合,最適宜做給大傢的甜品是抹茶蛋糕卷,那曾是她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次嘗試。絕對不會出現在菜單上的是泡菜餅和巧克力佈朗尼,因為嘗試之後發現“蠻失敗的”、“完全失敗”。派對上,你也許會發現主人歐陽娜娜並沒有充分享受自己的烹飪成果:平日裡,她做好的美食,最先嘗到的也一定不是自己,她喜歡拿給傢人朋友,這讓她覺得滿足。 派對的賓客的確都是她最親密的傢人和好朋友,看不到一張陌生的面孔。隱去藝人的身份,生活中她總覺得有幾分“不自在”,喜歡待在熟悉的環境裡,不喜歡認識新的人。在陌生人舉辦的聚會上,你絕對不會看到她的身影。 “其實 party 離我還挺遙遠的”,忙著招待大傢之後,坐下來的歐陽娜娜也許會這樣跟你說。在學校裡,她自認為是一個孤僻的人,“非常孤僻,從來不出去”,有時間就仍是和此刻餐桌上這些熟悉的人聚在一起。人生中有限的跟 party 相關的回憶,都是在工作結束之後,參與品牌的 after party。當身邊圍繞著自己想要待在一起的人,她才可以開心地融入一點派對氛圍。 她不太會跳舞,也不是會站在人群最前面跟著音樂動起來的人,你會在角落裡發現她,坐在那兒,伴著音樂,身體忍不住有一點小小的律動。“你會覺得大傢都美美的,在工作瞭一整天之後,可以放松地去享受一下,我覺得那樣的場景是美好的。”     歐陽娜娜 漸入佳境 如果說派對到底有什麼魅力,自由一定是答案之一。很奇怪,一群人在一起的時候,你也許反而會釋放平日裡克制與隱藏起來的那部分自我。有人會開始喋喋不休,有人會開始手舞足蹈,有人會舉著自己的鞋子在沙灘上瘋狂奔跑。 歐陽娜娜不屬於以上人群。你能想象到她最荒謬的畫面,是她突然換上瞭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裡拿槍的角色,或者是選擇競技遊戲《絕地求生》中的基地服裝,她覺得那樣的造型簡直太酷瞭,一直想要試試看。此前萬聖節的時候,她也蠢蠢欲動,因為實在買不到這樣的衣服,隻能扮成瞭《白雪公主》裡的毒皇後。 氣氛正濃,派對上混入瞭什麼奇怪的生物。“它是我從以前到現在的一個 spiritual animal ( 心靈動物)!”派對主人歐陽娜娜介紹道。客人們才看清,原來是小鹿斑比。那是迪士尼裡的一個角色,在它的故事裡,並不是隻有童話世界的單純與美好,更關乎如何一點一點認識真實世界,並在其中成長。歐陽娜娜喜歡這個角色,如果有一天,她進入《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學會瞭“呼神護衛”這個可以召喚出自己的守護神的魔法招數,她的守護神也一定是小鹿斑比的模樣。     歐陽娜娜

Read more

陸巖 | 立志當下

陸巖 | 立志當下     陸巖 Q&A: 介紹一下你生活中的狀態。 陸巖:我表面看起來是那種比較鬧騰的人,但其實我生活中是一個特別宅的人,我宅在傢的原因是因為我喜歡小動物。 我傢裡養瞭兩條狗,所以基本上沒有工作的時候就不會出門,在傢種種花、養養草。 你覺得對藝人來說,與生俱來的天賦和努力哪個更重要? 陸巖:我覺得天賦固然重要,但努力於我而言更加重要,因為最近我涉足影視,接觸表演之後,發覺角色演繹並非技巧就能傳達,還需要用心感受人物,要有鉆研精神。所以我覺得天賦占很大一部分原因,但後期一定要有鉆研專註的態度。 在演員這條路上,目前有什麼比較想要出演的角色? 陸巖:我個人的話,很想飾演一個比較仙氣一點兒的古裝,就類似於白子畫那種角色。     陸巖 從主持人這個職業到現在開始跳脫到演員,你覺得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陸巖:我覺得最大的不同是工作狀態,因為演員需要進組很久,另外就是演員需要詮釋角色。當然主持與演員其實也有共同性,都需要不斷磨練臺詞等基本功。但是在演員的挑戰成長過程中,讓我感受到瞭不同的魅力,可以盡情地展示自己的不同面。 對接下來的發展重心有規劃嗎? 陸巖:目前還是想以主持為重心,對於演戲我希望在此期間不斷地打磨自己,臺詞等方面也加強提高,與此同時希望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角色,並且以好的狀態去詮釋人物,演繹出好的作品回饋給觀眾。 平時喜歡什麼運動? 陸巖:打羽毛球、跑步。但是健身的話,因為之前我有接觸過小半年,但是健身後發現自己特別容易變寬,整體看下來會跟我的臉特別不搭,所以後來就沒有堅持瞭。但是我會控制自己的體重,我從來不會讓自己超過64 公斤。 你是一個喜歡給自己設定目標的人嗎? 陸巖:我個人是不太喜歡給自己設目標的,因為我覺得事事計劃不如變化來得快,我一切都是當下該做什麼我順其自然去做,盡力去做好就可以。

Read more

李思函意大利大片美到犯規 獨特視角清奇畫風獲

李思函意大利大片美到犯規 獨特視角清奇畫風獲 最近新人演員李思函的一篇明星首帖在網上掀起瞭一股熱潮。這篇攻略最大的亮點就在於雖然目的地選擇瞭旅行大熱的意大利,卻不走尋常路的玩出瞭新鮮感,最大的主角不再是米蘭大教堂,而是更小眾的五漁村,景色優美又獨特,李思函曬出的旅行隨拍,分分鐘都是大片即視感,網友直呼,“美到犯規,美到在朋友圈想點贊!”   旅行想要格調還得有高級感 旅行發燒友李思函親自示范給你看   李思函這次的旅行從落地米蘭開始,但是行程中卻並沒有我們最熟悉的“套路”——落地就去打卡米蘭大教堂,而是不停歇的乘火車前往瞭小眾旅遊地——五漁村。如何在大熱旅遊地玩出新花樣稱霸朋友圈?不如向李思函取取經,打破常規,拒絕做打卡式的觀光客,探尋一條新路線,不管格調還是高級感,全都掌握在手。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李思函的意大利攻略不光是旅行日常的記錄,還有各種小tips,從異國wifi到火車站中轉,都做瞭詳細介紹,暖心又貼心,面面俱到。很多網友都紛紛留言表示:“好喜歡小姐姐選的這些旅行地,文藝范十足,期待分享更多小眾遊攻略!”   旅遊要小眾觀眾認可要“大眾” 李思函給出更多可能性   作為演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李思函最亮眼的要數《我的體育老師》中飾演的娜娜瞭,她在劇中面對喜歡的人不離不棄,敢愛敢恨的性格圈瞭不少粉,完全不能忽視的大長腿還被網友稱為是“行走的衣架”,初出茅廬就收獲瞭一波好評。而在此之後,李思函並沒有打安全牌,將癡情進行到底。在熱播的《燃血女神》中,她尋求挑戰,飾演來自未來的機器人——燃。為瞭更好的把握人物特性,李思函在開拍之前特意找來有關機器人的作品,反復研究學習,吸取精華,而功夫也不負有心人,角色呈現與作品質感有目共睹。不管是演員身份,還是旅行達人,李思函都為觀眾展現瞭她更多可能性,接下來她還會帶來怎樣的驚喜,拭目以待。

Read more

因為金秀賢的一張照片,到底《德魯納酒店》會否有第2季

由 IU 和呂珍九主演的韓劇《德魯納酒店》雖然已經是 2019 年的作品,不過題材新鮮,加上節奏明快緊湊,內容又富啟發性,加上女主角每集都穿著華衣美服登場,讓這套作品在大眾心目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還記得結局的最後一幕,說到德魯納酒店換了新主人,並取名為“Hotel Blue Moon”,而新主人正正是客串的金秀賢。最近,金秀賢在 Ins 上的一張照片,就引起了網民關注:“是第二季要開拍了嗎?” 事緣金秀賢在 Ins 貼出了一張拍攝場景的照片,可以看見現場有著綠幕和藍光的燈,加上穿著西裝的金秀賢,讓人想起了《德魯納酒店》結局的一幕。不少粉絲看見照片之後,都紛紛留言問道是否在拍攝《德魯納酒店》的第 2 季,甚至直接把劇集命名為《Hotel Blue Moon》。 雖然金秀賢始終未有正面回复,不過網絡卻開始熱烈地討論,到底《德魯納酒店》會否有開拍第 2 季的可能?當時,《德魯納酒店》的編劇“洪氏姊妹”接受訪問時就表示,她們未有計劃第 2 季,不過最近就有指消息劇集的導演透露第 2 季是有可能的,而且焦點就會落在新任酒店主人金秀賢的身上,故事會由他開始發展;更有人估計 IU 和呂珍九將會在續集客串登場。 然而,亦有網民表示即使開拍第 2 季有可能,金秀賢的照片也應該並非現場拍攝的花絮照,皆因很少劇集會未公佈任何消息就已經開拍。另外,亦有網民指當時拍攝《德魯納酒店》,因為需要用大量 CG 特效,所以製作成本比較高,假若起用金秀賢當男主角的話,以他的片酬,這或許是天價的投資,並不是隨便可以開拍的事。不過,《德魯納酒店》作為網民票選“最渴望有續集的劇集”之一,相信觀眾們都希望可以再看到如此優秀的作品呢!

Read more

這要歸結為秋昆講述得繪聲繪色,當然,這也是因為這段記憶給他留下的記憶太深刻了。

「以上,就是我和修哲小兄弟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秋昆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對著大家拍了拍手,這才將大家從失神的狀態中喚回來。 就像是經過事先商量好一般,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個還在只顧著吃的東方修哲身上。 誰也無法將面前這個少年,與秋昆描述的主人公聯繫在一起。 「秋老大,你說那時修哲小兄弟的實力就可以和你們幾個高手平起平坐,那麼修哲小兄弟現在的實力呢?」 一位員工有些好奇地問道。 雖然他看過東方修哲露了幾手,但還無法估算出這個少年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 「這個就很難說了,畢竟有好幾年沒見了,不過我想,現在修哲小兄弟的實力,一定要比我強出數倍!」 秋昆在說這話的時候,面帶微笑地看向東方修哲。 「比秋老大還要強上數倍?」 好幾個人都瞪大了雙眼,甚至有幾個不相信,提出與東方修哲切磋的要求來。 不過東方修哲卻是沒有答應,一來他對於這種無聊的事不感興趣,二來他現在正忙著味品著佳肴。 大家的話題開始展開,漸漸的,竟然聊到了「學院爭霸賽」上。 「修哲小兄弟,你這次是不是代表『鐵秦帝國』出戰?」 秋昆有些好奇地問道。 雖然他是「非楚帝國」的子民,但卻是知道,以「非楚帝國」這幾年來的表現,很難在學院爭霸賽上有很大的作為。 既然知道可能會被早早淘汰掉,秋昆便想將關注的焦點轉移到東方修哲所代表的帝國上。 別人也許會懷疑這個少年的實力,但他秋昆不會,在經歷過一次出生入死之後,他便已經知曉,這個少年絕非池中之物,遲早會化龍傲游九天。 「我這一次只是觀眾!」 有些含糊的聲音從東方修哲那沾滿油膩的嘴中發出。 「只是觀眾,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沒有參賽資格!」 …

Read more

這一次,古羲又在修煉,來這裏已經一個月來,古羲日子過的還算輕鬆,如果少了柳飄飄的調戲,還有刺殺的話,那就更好了。

這一個月來了三次刺殺,最危險的便是第二次,古羲差點被人打的本源潰散,好在這裏是柳飄飄的主場,才得以倖免,同時古羲更加努力的修煉起來,已經到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地步了,東部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沒有去理會。 “疆主,你來......你來幹什麼......” 正在修煉的古羲感覺到有人來了,不用想也知道這人是誰,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雙勾人心魄的媚眼。 “不要叫我疆主,叫我姐姐。” 柳飄飄緩緩走到古羲身後,雙手環抱古羲頸脖,吐氣如蘭的對古羲耳邊輕輕說道。那與古羲脖子接觸的滑膩讓古羲心臟加速跳動。 “疆主,你先鬆開,我修煉呢。” 古羲廢了好大的勁纔將柳飄飄的手給掰開,立馬站了起來語氣恭敬的說道,以前或許還敢訓斥柳飄飄,現在得知身份身份了,那是打死也不敢了。 “我救了你的命,你就這麼對我。” 柳飄飄幽怨的看了一眼古羲,眼睛已經開始漫出水霧來了,那委屈的神色讓人巴不得摟入懷中安撫一番。 “疆主,你的救命之恩我不會忘記,不過疆主,我已經有了若水,所以......” 其實古羲也很納悶,這柳飄飄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竟然看上她了,一開始以爲是調戲,後來才知道不止是調戲那麼簡單。 “難道我真的這麼有魅力?”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帥氣有一點,不過不能當飯吃,帥在天衍大陸是吃不開的。說道修爲,也不高啊,元衍境三重天,在廣寒宮的弟子中,應該是一抓一大把的,真心想不出來柳飄飄這個真衍境的強者怎麼就看上他了! “若水!若水!若水都已經走了,再說了,男人有三妻四妾有什麼關係,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個屁啊!” 聽到秋若水,柳飄飄發飆了,星眸中霧水一收,叉着腰對古羲大聲吼道,將古羲逼的連連後退。 “別生氣,別生氣......” 古羲嘴角抽搐了一下啊,將柳飄飄給安撫了下來。 “你給我過來!” 柳飄飄伸手一抓,古羲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她給抓了過來,大眼一瞪古羲,問道:“我不漂亮嗎?我修爲比不上秋若水嗎?還是說,你真的以爲我是個天生浪蕩的人?” “沒有,沒有,都很好,都很好。”古羲一聽,急忙擺手,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吻我!”柳飄飄突然說道。 “啊?”古羲愣了愣,看着柳飄飄那雙大眼睛,身體一轉就想跑。 …

Read more

“怎麼了?你奶奶大姨媽來了?”我頗爲得意的調侃胖子道。

“顧南,丫能不能正經?” “我怎麼不正經了?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什麼好消息?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胖子那邊響起了打火機的聲音。 “房子搞到手了!” “啥?” “我說莫北那邊的房子我弄到手了。”我將分貝提高了幾許。 “真的?”胖子明顯的情緒高了起來。 最終我還是拿出火機點着了煙:“真的!還有我這邊貨源方面的估計也快有着落了,你那邊情況加快一點。這樣,咱們年前估計就能開業。” 胖子聽完在那邊沉默了一會:“嗯,我知道了。”我們兩沒在多話。我掛斷電話後,望了望遠處閃爍的紅綠燈。胖子那邊肯定遇見難事了。胖子是一個喜怒行於色的人,他剛纔吞吐沉默了會,我就知道辦證那邊肯定出問題了。 生活就是這樣,在艱難中成長,在成長中再次艱難。 我沒有搭的士,而是在光谷附近上了公交車,因爲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錢了。 很快到了家後,我插上鑰匙的一瞬間,房間門卻從裏面打開了。 白璃穿着一身睡衣出現在了我面前。“白大小姐,你怎麼在這?” 白璃面色有些憔悴,和身上那套叮噹妹睡衣明顯的不符合。白璃示意我走了進來,也沒有說話。 “是不是生病了?”我說着朝着白璃額頭 伸手過去。 “啪”的一聲,被白璃一巴掌打開了:“顧南,你還是人嗎?” “我怎麼了?” 逃嫁百次:誤惹壞大叔 。 “ 夜半冥婚:鬼夫太撩人 ,我一粒飯未進,一滴水沒喝。就爲了等你回來。你說了回來陪我吃飯的,我就等你呀。可是了,我整整等了你一晚上,連你一個電話都沒有。顧南,你說是我傻?還是你根本就不是人?”白璃一整套話說完,眼圈都已經紅了。 …

Read more

“好吧!我覺得我們可以先談談合作的事情!”看見行寡婦不像是開玩笑,狗樂趕緊改口說道。

開玩笑,尼瑪,那可是手槍誒!這女人選了這麼一個地方,誰知道她會不會突然間反悔,把自己真的給一槍斃了,找誰說理去,估計閻王爺那邊也說不通吧!只能想要先聽聽合作的事情。 果然行寡婦嫵媚的的笑了起來,笑顏如花,讓人感覺她剛纔絕對不是想要殺人。 “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土狗,跟以前一個樣子,無賴的狠。” “開什麼玩笑?我又不傻,你可是要拿槍跟我玩啊,那還不得給我玩死啊!我還年輕,想要多活兩年!說說看怎麼合作,還有就是我怎麼能夠相信你。”狗樂沒有絲毫不好意思,反而覺得挺光榮的! 刑寡婦將精緻的小手槍重新放回了身上,搞得狗樂只想大聲告訴她:“放開,讓我來幫你!” 手槍好幸福啊!這是狗樂的第一個反應,至於其他人才沒有狗樂那份閒情心思,尤其是廢鐵,這會好像覺得自己惹了什麼大禍一般,頭使勁的低着,一直沒說話。 好像是發現了廢鐵的反常,狗樂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好了兄弟,這件事情沒你的事,別做出那麼一副喪氣的樣子,你哥我這不是好好的麼,再說了,我跟刑姐都是老熟人了,沒事的!” 誰知道狗樂話音剛落,刑寡婦卻不樂意了,一張臉寒的都能結冰了,冷冷的開口說道:“有件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否則我真怕自己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你要麼叫我姐姐,要麼叫我刑寡婦,就是別TM叫我刑姐,剛纔我已經容忍你一次了,再TM亂叫,小心老孃翻臉不認人”。 在狗樂眼裏,刑寡婦這反常的樣子,就像是一條護崽子的母狗一般,趕緊將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 刑寡婦見到狗樂不在說話了,轉而臉上又掛起了一絲近乎溫柔的笑容:“這纔對嘛!咱們合作的事情,是侯爺交代我的,對於我本人來說,恨不得將你給丟到這黃浦江裏餵魚去。侯爺吩咐的事情,我一般情況下是都不會違背的,所以你大可放心。知道你不會相信我,所以特地給你帶來了一個禮物。” 說完就跟自己帶來的手下使了個眼色,那大漢從腰間摸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來,朝着垃圾袋那邊走了過去,配合上他那小山丘一般的身材,簡直就是一個殺豬屠夫。 狗樂也一直想要知道這個袋子裏到底裝的是誰,當刑寡婦說爲了表示誠意,帶來一個禮物的時候,在聯想到這個垃圾袋裏裝的是個人,狗樂腦子裏第一時間閃過的竟然是範翻天那個傢伙,想到這裏的時候心跳不由的加速,雙手緊緊的握了握。 一旁的高峯見狗樂的表情不對,用手頂了頂斑鳩,斑鳩則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個垃圾袋,很顯然,斑鳩也意識到了,這個袋裏有可能裝的就是範翻天。 大漢拿刀子直接在垃圾袋上劃開一個口子,雙手使勁拽開。 狗樂眼睛瞬間變的血紅,裏面被捆綁成一個麻花狀的男人,可不就是範翻天。雖然一雙一眼空洞毫無色彩可言,大半張臉都被黑色膠帶封着,不過狗樂還是一眼就能認出這個就是當時囂張的不可一世的二世祖。 “這是侯爺送我的禮物嗎?很好,這禮物我收下了,我欠他一個大人情,需要我做什麼,儘管開口就好了”。狗樂神色嚴肅,聲音很冷,比之剛纔暴走的刑寡婦還要冷上一分。 刑寡婦呵呵的笑了兩聲說道:“這個可不是侯爺送你的,這是我給你帶來的禮物,看你的樣子很喜歡哦!其實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禍及家人的人渣,前兩天去背景逛了逛,想到咱們即將合作,順手就給帶來了。” 這刑寡婦果然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狗樂也沒心思去琢磨她的心理,只想着眼前這個人就是殺了維維的人渣。 範翻天眼神剛開始的時候是空洞,在看到狗樂站在自己身邊的時候,眼睛裏最先出現的是憤怒,絕對的憤怒,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轉而那憤怒的眼神變的有些驚慌。 狗樂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他每走一步,範翻天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一下,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死神朝着自己走來一般,無奈他的嘴被膠布封着,也能不說些什麼。 範翻天見到狗樂的第一眼就想起了他帶給自己的恥辱,再一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心裏突然升起一股涼意來,一時間腦子裏漆黑一片,只剩下一種內心深處的恐懼感。…

Read more

那名女子噗通一聲跳入海中,朝硨磲游去。

“小心啊…… 女子小心翼翼的接近硨磲,發現硨磲完全沒有反應,便大着膽子爬了上去。 “哇…… 船上的衆人一片大譁,生怕硨磲突然閉合。 然而硨磲依舊是一動不動。女人將嬰兒報了出來,早有其他水手划着小船趕來接應。 順利的將嬰兒帶回船上,衆人再回頭看時,硨磲已經重新沉入了海底。 “硨磲送子,此子以後定非凡人。 船上有老者喃喃的說到。 我們給他取個名字吧。 有人提議。 “名字?是由硨磲送上來的,以後你便叫磲嬰吧。” 女人望着懷中的嬰兒,露出一絲笑容。 “磲嬰這個名字好不好呀?小磲嬰。” 女子逗弄着磲嬰。 狐面,你說磲嬰這個名字取得好不好?” “我們都是亂民,出來海上討生活的。大家都沒有讀過書,哪裏知道好不好。你覺得好就行了。” 狐面毫不在乎的說到。 “懶得和你們說。” 女子抱着磲嬰,返回船艙裏去了。 海上泛着一片青煙似的薄霧,眺望,依舊畏懼。 海鳥盤旋於天際,無拘無束。…

Read more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一定要記住,看見我繞道走!”蘇天逆再次告誡道,雖然還未進入靈罰山嶺,但此時無解的矛盾已經開始。

天空中烏雲涌動,雷鳴陣陣,閃電交錯之際,靈罰山嶺之中,出現了一道若有如無的通道,從外往裏望去,盡是一片霧蒙,看不真切。但卻能清晰地感受一股洪荒的氣息迎面撲來。 靈罰山嶺即將開啓,這一路似乎不會太平。 靈罰山嶺漸漸打開了通道,人影竄動,爭先恐後地擠進了山嶺之中。山嶺之中,神祕難測的氣機縈繞,看似極遠,又好似很近。讓人捉摸不透。 靈蛇族,銀毛犼,裂紋豹成羣結隊同時進入了靈罰山嶺,顯然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組建起了聯盟。 “哎呀,蘇天逆,不妙啊!”黃金獅子見三大魔獸家族結成了聯盟,一個頭兩個大,已經預感到了麻煩。 “有什麼好怕的,我待會劈死他們。”宙斯拿起背後的石錘,流傳的電弧充滿了恐怖的力量,沒有人懷疑他說的話。 “放心吧,待會請你吃蛇湯。”蘇天逆神態自若,即便這些結成了聯盟又如何?他擁有天下極速的虛空訣,想要在同階的狀態下抓住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三人順着人潮,同時向着靈罰山嶺走去。 “咦?”蘇天逆剛要進入靈罰山嶺的通道,突然停了下來,他竟感受到了一股殺意向他襲來。 “怎麼?”宙斯見蘇天逆有異狀,不由得問道。 “我感覺到還有人對我不利!剛剛有一股細微的殺意襲來,當我轉身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他們。”蘇天逆感官很是敏銳,但此時人多繁雜,一時也尋找不出。 “算了,進入靈罰山嶺再去理會他們。” 就在蘇天逆他們進入靈罰山嶺的時候,一行五人,紛紛露出一陣陰沉的笑意,其中一人道:“老爺子講過,務必要將蘇天逆斬殺在靈罰山嶺。取回續魂玉。” “我們五人出馬,就算蘇天逆有通天之能,也是插翅難飛!” “這小子怪異的很,千萬不可大意。我最覺得他身上有些不對勁。” “小心行事就是了。” 這一行五人都是伏龍巢派出的,他們隱匿在人羣之中,伺機而動,要將蘇天逆襲殺在靈罰山嶺之內。 靈罰山嶺中,霧氣裊繞,這種霧氣很是特別,若是神識不夠強大,根本看不透。好在蘇天逆神識遠非一般人能夠比擬,這些霧氣對他造不成障礙。 “生命泉水,哪裏才能找得到呢?”蘇天逆喃喃自語。 “生命泉水?蘇天逆你是來找生命泉水的?”宙斯有些疑惑地看着蘇天逆,以目前的蘇天逆來講,無病無傷,生機旺盛,用得着這麼着急開始找生命泉水麼? “是的,難道你有它的信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