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棋局還在繼續……

阿法狗的勝率依然突破不了51%。

歌蘭屢屢陷入長考,雖然經常超過了兩分鐘,但是李唯也不好意思去打斷他。

這場棋進行到現在,無論是下棋的歌蘭,還是看棋的何小榭,甚至是阿法狗的伺服器,都在滿負載的運行,快到了崩潰的邊緣。

至於到底是歌蘭裝逼成功、還是李唯打臉成功,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李唯只想看——

阿法狗最終到底能贏幾目?







天蒙蒙亮了。

何小榭早就趴在桌子睡著了。

李唯眼皮耷拉下來,要不是需要手動執棋,恐怕自己也早已經睡著了……

風雪停歇。

酒館里已經擠滿了人,各種興奮的聲音不絕於耳。

「中原快要到了!」

正在這時,酒館老闆例行大喊了聲:

「中原之門,開啟。」

眾人頓時歡呼起來!

歌蘭跟著緩緩起身,雙眼布滿了血絲,僅僅四五個小時的棋局,竟使他整個人感覺老了十歲……

「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可惜我們沒時間看到結局了,到此為止吧!」

李唯聽了簡直想罵街。

你才是那個深藏不露的人好吧!

一邊想罵街,一邊又駭然不已。

這傢伙居然和阿法狗鏖戰至此!

這傢伙真的是人嗎?

李唯這樣想著,臉上平靜如水:

「怎麼,不下完嗎?」

歌蘭勉力擺手:

「不用下了,大概是個平手。」

李唯心想,一定是阿法狗提升了勝率,否則就算是中原之門打開了,歌蘭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了棋局。

於是淡然的看了看伺服器上的數據:

阿法狗,當前勝率——

49.9%!

「!!!!!!!!!!!!!!」 隨著酒館老闆的一聲長喝,地面劇烈的震動起來。

酒杯叮噹作響,爐火隨地搖曳,滿地的落雪被震的重新飛舞,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給人有種快要地震的錯覺。

眾人不明所以,皆起立四望。

何小榭也被這震動聲驚醒了,一臉憧憬的望向了窗外。

整個酒館里,大概只有李唯和歌蘭心思不在外面。

一棋中斷,歌蘭吐氣擦汗,心中指感嘆李唯的恐怖,自己下了二十年的圍棋,還是第一次遇到了對手,望著李唯才二十齣頭的青澀臉龐,而自己已經快三十,只嘆自古英雄出少年……

擦乾額頭汗水,歌蘭忽然感覺有點冷,這才想起了桌子下烘烤的衣服,彎腰一看,頓時欲哭無淚:

「唉唉唉,不該下棋的。」

李唯同樣一臉驚異的望著歌蘭,望著這個身材矮小、打扮邋遢,卻在棋局上逆襲圍棋之神阿法狗的奇男子,心裡只有這樣一種想法:

「希望這傢伙不是BOSS……」







這時,只聽眾人驚嘆,紛紛讓出一塊空地。

在這塊酒館中央的空地上,一個方形的黑線逐漸顯現出來,隨即,黑框中央的地板緩緩下沉,竟形成了一個階梯往下的地道。

眾人興奮的大喊:

「是通道!」

仔細看去,通道不大,大概只夠一個人同時通過。

好在對人類來說,進洞這種事情是本能,無需別人指引,大家自動排隊,一一鑽進了地道。

李唯、歌蘭和何小榭三人,則走在了隊伍的最後面,也跟著走了下去。

……

走進地下的石階通道。

通道黑漆漆的,只有前方有一道微弱的光芒,指引著眾人前進。

李唯有些詫異。

本以為所謂的[通道]會是像[法陣]或[空間門]一樣的東西,沒想到竟是這麼一條逼仄的小道,而酒館里的人加一起就這麼點,這意味著每天去中原的人不足百人……

「難道中原人口很少?」

帶著疑惑,繼續向下。

不知不覺間,竟往下走了幾百米深,甚至連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這才出現了一小塊空闊的地帶。

這是一個小小的站台。

站台下面有一條鐵軌。

一輛木製的寬大列車,穩穩停在了軌道上。

車門靜靜的開著。

眾人一臉懵逼。

「難道剛才的震動聲,是這台列車發出的?」

.

還是那句話,進洞是人類的本能,眾人也沒有其它選擇,此刻見車門開著,便紛紛上車。

李唯三人也在跟著上車了。

上車后才發現,幾乎每節車廂里,都稀稀落落的坐滿了人,這些乘客中除了各色的外國人,竟還有不少華夏人……

這意味著什麼?

這說明,酒館並不是通往中原的唯一通道,甚至不是華夏的唯一通道,世界上還有其他地方能搭上這台列車。

看來,和李唯印象中的不一樣,中原並非只是華夏的武林世界,更是全世界的武俠世界!

這讓李唯升起了一絲期待。

「外國人的武俠……」

……

人上齊了。

隨著一聲狂野的呼嘯,列車緩緩開動。

李唯漸漸有些雞凍了。

這時,歌蘭取出兩顆黑梅,遞給了身旁的李唯和何小榭。

何小榭拿著黑不溜秋的梅子,有些好奇:

「這是什麼?」

歌蘭閉目假寐,微微笑道:

「防暈車的。」

「暈車?」

李唯還是第一次聽說坐火車也暈車的。

便將信將疑的將黑梅塞進口中。

何小榭同樣如此。

「好酸……」

就在這時——

原本緩緩加速的列車,突然一個俯衝,像過山車一樣「墜落」下去,這一墜倒好,足足墜落了五百多米……

就在眾人以為無止境墜落下去的時候,突然又一個抬頭,攀升起來,攀到一半,又在隧道中來回翻轉,再猛地沖向了山巔,然後一系列的螺旋前進……

問題是,這坡度劇烈,動輒直線俯衝上千米,速度比高鐵還快,比一般的過山車可要猛烈多了。

同時車廂內又沒有任何的保護錯失,連李唯都覺得頭暈目眩,更別說的普通武者了,甚至有些低層武者,被車窗撞的鼻青臉腫。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是普通人,在這趟列車上絕無生存的可能。

李唯扶著扶手,低聲嘆道:

「也許這也是一層試煉吧。」

歌蘭則穩坐如山,閉目道:

「不止是試煉,還能讓乘客暈頭轉向,弄不清中原的具體位置,你們可以像我這樣閉上眼睛,這樣不會那麼暈。」

何小榭雖然只有三層武者,但是身子半靠在欄杆上,十分穩定,她沒有立即閉眼,反而好奇問道:

「那你知道嗎?」

「我?」

歌蘭一臉懵逼:

「我知道什麼?」

「你知道中原的具體位置嗎?」

「我當然知道。」

「在哪?」

歌蘭微微點頭,忽然睜開雙眼,神色詭異道:

「你答應嫁給我,我就告訴你。」

「……」

李唯頓時無語,本以為自己泡妞手段算直接了,沒想到這次遇到了個更直接的,簡直不要臉!

問題是……

你這口味不敢恭維啊!

正常人誰會去泡一個極度聰明的六分女?

以歌蘭不輸自己的武力和輪廓分明的五官,只要稍稍搞乾淨一點,身高矮點都不算事兒,天下什麼女人泡不到?

找何小榭這樣的「胸小有腦」的女人不是找罪受嗎!

何小榭白了歌蘭一眼,隨即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順道瞥了李唯一眼,佯作不屑道:

「你先長高一點,人再乾淨一點,再和說這種事情吧。」

歌蘭仰天長嘆:

「五百次,整整五百次了……」

李唯無語:

「什麼五百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