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個可靠的盟友。」陳塵同樣鬆了一口氣。

在進行最後大決戰的時候,沒有什麼比擁有四九仙宗這樣的盟友,更讓人感到欣慰和心安了。

太初大陸中心,白瓊海區域。

驚天動地的戰鬥還在持續著。

五大創世神靈打得天崩地裂,白瓊海的海平面不停下降,海水要麼被源氣分解湮滅,要麼被天之力轟成了其餘狀態。

同樣的,西海天舟戰場以及不朽天人戰場,其激烈程度也達到了創世級別。西海天舟被司宇魔帝破開了超維度牢籠,徹底喪失了反擊能力,目前正處於被挨打拚死反抗的階段。

不朽天人戰場,那不朽天人至今還沒將誅天滅地第八曲的光明誅天劍給拔出來,因為破天聯軍的進攻實在太兇猛了,根本不給天人族們機會。

藍小倪強勢登場,在不動用極限力量的情況下,也能跟鏡天神,流體天神,以及藍牙天神,打得有來有回。

而黑羽帝王憑藉安林給的外掛,正瘋狂壓著冥河天神打。

在頂級戰場上,破天聯軍已經佔據了優勢。

「哧啦!」一道紅色水矛貫穿了流體天神的身軀,龐大恐怖的水之力帶著它朝不朽天人身軀內壁撞去,撞得不朽天人的大陣壁壘劇烈顫抖。

藍小倪手持雙血矛,威勢赫赫,握著血矛繼續朝藍牙天神和鏡天神的身上投擲,就像兩道奪命的血虹。

藍牙天神憑藉超絕的劍術,在千鈞一髮至極將血矛劈離了方向,躲過一劫。

鏡天神直接跳入鏡面內部躲避,躲得更加果決。

「該死的,這個藍小倪的實力怎麼變得那麼強了?上次打我們,明明還需要動用透支權柄的極限秘法,現在卻連秘法都沒有用……」藍牙天神咬牙切齒道。

是的,現在的藍小倪,還不是極限狀態的她。

畢竟用了極限狀態,她雖然有信心原地殺死兩三個天神,但用后就基本喪失了戰鬥力。相對於瞬間爆發,在這最後的決戰中,她更傾向於續航。反正這樣戰鬥下去,那幾位天神也要被她制服,完全不急於一時!

但鏡天神卻急了。

「不行,不能這樣拖下去,我們遲早會被她耗死,動用所有的力量,一起圍攻她!」鏡天神大聲下令。

「我們現在不就是用盡全力了嗎?」藍牙天神不解道。

鏡天神轉頭看向藍牙天神,道:「我是說,所有的力量!」

藍牙天神一怔,艷麗的臉蛋突然浮現一抹痛苦和不舍,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明白了……」

突然間,一個光明神環出現在了藍牙天神的頭頂。

第九神環,發動! 藍牙天神頭上的光明神環,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明,讓附近的生靈,都陷入了白茫茫的一片光明景象之中。

一個手持修長劍刃,身材高挑的藍發女子,位於光明的中心,氣勢暴漲至了巔峰,甚至已經可以媲美創世神靈的氣勢。

「喂喂喂……這就是拚命了?」藍小倪的臉色有些難看,她還沒真正和九神環的天神交戰過呢,這是普通天神最高戰力的代表了,想想還是十分緊張的。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我的拚命,是為了要你的命。」

藍牙天神蓮步輕輕一踏虛空,整個人好似一道光閃而過,瞬息衝到了藍小倪的面前,長劍裹挾強大無比的光明力量斬落!

「天神術,天地造化之劍,源初!」

女子氣勢如虹,落劍劈天斬地。

這一斬,道盡了劍道風華。

藍小倪感覺到了難以想象的壓力,催動所有的水之力在手上,同樣凝聚了一柄深藍色的劍刃朝前方斬去。

這一刻,兩個劍道能量轟然爆開。

不朽天人的腹部都被雙方碰撞的劍道餘波,瞬息切開了巨大的豁口,劍氣呈圓環朝四周擴散。

藍小倪感受著眼前凌厲無雙的劍威,她明明已經將水之力催動到了極限,但那始於微末,爆發至無窮的天地造化之劍,還是在威能達到頂點的時候,將水之劍劈得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溢散的劍氣開始衝擊藍小倪的身體。

光明與劍氣不停將她逼退,甚至重創她的身軀。

藍小倪知道,如果她再不動用極限秘法,真的打不過對方。

難道真的要在這裡用嗎?

藍小倪身軀被光明劍刃不停逼退,緊咬著牙關,想要用力量將這一擊擋回去。

但就在這時,鏡天神和流體天神從側面而來,使用天神術,對她發出了強力的進攻!

一時間,鏡面如刀,流體如槍,洞穿空間,以極快的速度朝藍小倪襲來,封死了藍小倪所有的退路。

她只能硬抗!

重傷,或者是開啟最後的秘法。

她只有這兩個選擇了!

旁邊的強者,看到這一幕,心神也都提了起來,有的甚至已經慌了。但他們都無法去救場,要麼實力不夠,要麼來不及,一切都太晚,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出現。

但就在這時,突然空間變得冰藍一片。

三大天神的攻擊,在這一刻,好似變成了慢動作。

大雪紛紛揚揚而落。

翻湧不息的白瓊海,在下一刻,突然大片大片結冰,就連掀起的萬丈巨濤,都凝固在了高空,好似靜止的畫。

數千萬天人族聯軍,以及數千萬破天聯軍,在這一刻都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

藍牙天神的臉色發生了變化,她發現有一個身穿藍白祭司袍的女子,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藍小倪的身旁,冰冷的眸子四處環顧,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還擋在她的前面?找死!!」流體天神也發現了異狀,但他已經箭在弦上,根本無法收手了,反而更加兇狠起來。

那一根根流體凝聚的熾熱尖矛,迸發出更為灼熱的熱量,好似幾條細長溫度又高到極致炎龍朝女子撲咬而去。

女子面對來襲的攻擊,輕描淡寫地虛空一指,流體天神那溫度高到極致的流體尖矛,就快速結冰,在女子身前一丈的距離就開始碎裂成無數冰屑。

「怎麼可能……」流體天神傻眼了。

女子語氣平淡且清冷,開口道:「四九仙宗辦事,閑人避讓,擋者死。」

說完,她就一指點向流體天神。

一股淡藍色的寒氣射出。

流體天神想要躲避,結果發現周圍的冰藍空間突然將虛空凝固了上萬倍,他的動作躲避像蝸牛一樣緩慢。

「哧……」

淡藍色寒氣穿過流體天神的胸膛,透體而出。

流體天神那流動不息的流體身軀,在這一刻竟然有一種要被永遠冰封凝固的感覺。

「這是……這是源力!」

「你是創世神靈!!」

流體天神瞪大了雙眼,身軀卻被那藍色寒氣一路帶飛。

鏡天神的鏡刀已經朝藍小倪斬落,它看到這一幕也嚇了一跳,正欲果斷後撤。

它快,但那女子更快!

女子從虛空直接掏出了激蕩著神光的金色權杖,對著那些蘊含了鏡之權柄的鏡刀一敲,然後就將鏡天神的鏡刀像敲玻璃一樣,全部敲得粉碎。

鏡天神轉身要逃,金色權杖化作一道金光直接貫穿了鏡天神的身軀,被女子用權杖無情地捅進去了!

「啊啊啊啊……」鏡天神周身被極寒源力侵襲,力量的運轉詭異地變慢,就連權柄力量也無法驅逐那股源力。

女子又看向身前還在用劍壓著藍小倪的藍牙天神,道:「我都說了,四九仙宗辦事,閑雜人等避讓,你沒聽到嗎?」

藍牙天神美眸圓瞪,感覺自己從未受過這等屈辱。

沒看見老娘在放大嗎?

能不能對老娘的天地造化之劍多幾分尊敬?

「滾。」女子平靜道。

轟隆!!!

一股嚴寒至聖的源力從女子的體內轟然爆發。

無論是光明,還是登峰造極的劍氣,都在這一刻,被一股冰寒到了極致的源力給冰封,然後吹散。

一同被吹開的還有藍牙天神。

藍牙天神做夢都不會想到,她竟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被擊退的……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女子這時候才看向被自己權杖洞穿,並且還在慘叫的鏡天神,展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你……就是鏡天神吧?」

「對對對,我是鏡天神,你辦事我不打擾你,我這就避讓!」鏡天神已經被眼前女子可怕的實力震懾到了。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後 站在它面前的是一個實打實的創世神靈啊!而且是實力十分強大的創世神靈!

女子歪了歪腦袋,語氣平淡中透著些許調侃:「可是……我要辦的事,跟你有關啊……」

「什……什麼……」鏡天神愣了一下。

「嗯,我要辦了你。」女子語氣篤定道。

說完,她就從懷裡掏出了一枚紫色蓮花狀的器物。

「話說,我該怎麼把你塞入這個東西裡面來著?」女子看著掌心小小的蓮花,又看向鏡天神,面露苦惱之色。

鏡天神:「……」 原來這樣一個恐怖的女魔頭,是專門過來針對我的?

鏡天神感覺很慌,很荒謬。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冒出來。

堵誰的心呢?

「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啊……」鏡天神委屈得身體的鏡面,都出現了水珠。

「第一次見面又怎麼樣,你就是我的目標,確認完畢。」女子神色中沒有任何的猶豫。

藍小倪看著突然登場,驚艷天地的女子,十分的訝異,甚至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你真的是……上官藝?」

女子轉頭,冷若冰霜的臉上,第一次如冰雪融化般笑了起來:「嗯,我是,最近冰祖的力量徹底覺醒了。」

藍小倪恍然。

她之前就聽說上官藝覺醒冰祖的傳聞,但沒想到覺醒后戰力竟然那麼強大,單單現在輕描淡寫施展的力量,就能媲美她施展極限秘法后的戰力了。

這時候,破天聯軍們早已開始震驚。

他們也認出了上官藝,畢竟對方在太初大陸還是盛名在外的頂級強者,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上官藝覺醒之後,戰力竟然如此的恐怖,輕而易舉擊敗三大天神?

這得是老牌創世神靈才能做到了吧?!

「上官女神這武力值是要爆表!」

「太刺激了,又一位強大的創世神靈出現了,而且又是友軍,哈哈,這場戰鬥我們穩了!」

「有沒有發現,參戰的創世神靈,都是四九仙宗的……四九仙宗這一個個,都是要上天了嗎?」

破天聯軍們看到上官藝的驚艷表現,都興奮莫名。

他們對於此戰的信心,也都快要爆表了。一個個創世神靈,就是一個個不可逾越的高山。但對於破天聯軍來說,這些創世大佬就是十分令人心安的靠山!

破天聯軍們興奮,天人族聯軍們就慘了。

「無音,不能再拖了!!」流體天神突然怒吼道。

無音天神是主導不朽天人的核心。她正端坐在不朽天人的腦袋內部,聽到流體天神的話,嬌軀一顫。

她仍緊閉著雙眸,抿了抿薄紅的唇瓣,那纖長的十指開始在豎琴上快速撥彈,九重神環驀然開始出現在豎琴之上。

無音天神也開始自殺式的拚命了!

開啟了九重神環的她,彈奏出來的音律極為可怕,不朽天人的能量運轉以及能量匯聚速度,都提升了好幾個層次。

那巨型天人雙手握劍,狠狠朝外一拔!

深深刺入體內的光明誅天劍,終於被不朽天人拔出!

「殺!!!」無音天神語氣冰寒冷冽,十指在九神環的豎琴上飛舞撥彈,如狂風驟雨。

不朽天人的體內爆發出極為純粹的排斥能量,將所有殘留在體內的生靈都直接推出了體外。

上官藝也被這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推開了,不過她的權杖里還刺著鏡天神,顯然不在意這點小事。

天人族聯軍,再次將所有力量融為一體。

它們凝聚而成的不朽天人,釋放出創世級別的能量波動,並且還有亘古不朽的氣息在瀰漫擴散,增添了幾分天人的威儀。

破天聯軍們也將力量融為一體,化為光明無限的大劍。

「誅天!」

「誅天!」

「誅天!」

數千萬的強者們齊聲高吼著。

「冥河小兒,有種開九神環跟我打啊!」黑羽帝王對著不朽天人內部的天神高吼著。

冥河天神陰沉著鼻青臉腫的臉,沒有理會黑羽帝王。

黑羽帝王見狀哈哈大笑,這是他百年來最為揚眉吐氣的一天。一個天神級的存在,被他吊打就算了,被他罵還不敢還口,這種感覺太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