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上次的情況很危急。」

葉子晨輕嘆著回答,老龍神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道。

「可能的確很危急,可現在你的確是衝擊不上人仙。你應該感覺到了,每次衝擊失敗之後,下一次衝擊就會更加困難。」

「的確是這樣。」

葉子晨不置可否的點頭,挑眉道。

「難道說我就要一輩子停留在地仙大圓滿看了么?」

「倒也不用。」老龍神搖了搖頭道,「你現在不是已經來三界了么,三界有一種草叫破障草,用這草可以煉製出破障丹,這丹藥適用於仙王之下,在吃過之後可以無視屏障直接突破,每個人僅限吃一枚。一般吃這丹藥的人都是人仙衝擊天仙的時候才吃,你……現在這種情況,我覺得可以嘗試著試試這丹藥。」

「破障丹!」

葉子晨突然間抿嘴笑了起來,要是說丹藥的話,他這裡可是有……

「你是說破障丹么?」手機里,太上老君挑眉回答道,「要是你早幾天找我的話,我還能給你。就在前幾天,我這的最後一枚破障丹已經讓楊戩那臭小子要走了。」

「那你不能在煉製了么?」葉子晨挑眉。

「可以煉製,不過我總需要材料的吧。破障草天庭根本沒有,上一根破障草還是我在下界遊歷的時候偶然間得到的。」

太上老君淡淡的回復道。

「你要是需要,可以尋來破障草我幫你煉製。要不,你上楊戩那要要試試吧,你倆關係不是好么!」 第469章薛蘭出嫁

從楊戩那邊要破障丹的話就算了,兄弟要這枚丹藥顯然是人仙即講突破天仙所需。

看來想要破障丹的話,只能從這尋來破障草交給太上老君了。

「等我找到破障草的話在找你吧。」

「行,那就到時候在聯絡。」

從社交軟體中退出,葉子晨就坐在房間的床榻上發獃。破障草,這玩意得上哪弄去。

能夠無視突破屏障的應該是寶貝吧,普通藥店應該就不用想了。

「子晨哥哥。」

房間的門被推開,薛蘭笑穿著的白色的碎花裙笑嘻嘻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在這期間,靈風村的人已經全部都搬到了都城的莊園內。至於那邊的礦脈他們便放棄了,黑晶礦的消息不出任何意外的被泄露了出去,就在他們離開沒過三小時的時間,便已經有世家敢去,所幸,靈風村的村名已經全部離開。

「怎麼啦。」葉子晨將手機放到口袋伸了個懶腰,抬起手揉了揉薛蘭的小腦袋。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這小丫頭跟他越發的親近,一天總有那麼幾回往他房間裡面跑。

「哥哥說要一起去吃頓飯,讓我來叫你。」

「全村的人一起去么?」葉子晨錯愕的挑眉,薛蘭搖了搖頭道,「不呀,就小玉姐姐、石頭哥哥還有我和你!」

這就有點奇怪了。

薛奇絕對不是那種有好事忘記村民的人,他說出去吃飯還僅僅帶上了他們……

「好吧,走吧!」

從床上跳了下來,葉子晨便跟小蘭走出了房間。

都城的某高檔酒店,薛奇也算是狠下了心,點了一桌足足五百仙幣的飯菜。可讓人在意的是,小玉對此竟然沒有任何阻止,石頭也一直保持著淡淡的笑容。

「那個……是不是有點奢侈了?」

葉子晨可很清楚這邊仙幣到底多難賺,要是跟現世的錢相比。

這邊一仙幣幾乎相當於現世的一百塊,這五百仙幣可就是五萬呀!

「你不懂。」

石頭在旁邊拍了下他的肩膀,同時朝著小蘭那邊看了一眼。這小丫頭一直都保持著呆萌的笑,手指點著嘴唇眨眼看著桌面的飯菜。

「其實下個星期就是小蘭成親的日子,一會吃過飯就要送她過去了。薛奇,他這是在幫小蘭送行。」

「啊?」

葉子晨一臉懵b的挑眉,薛蘭也在這時回過頭嘻嘻一笑。看她的樣子,她早就已經知道的這一切。

「這樣!」

瞭然的點頭一笑,葉子晨拍了拍小蘭的小腦袋,抬起筷子往她盤子里夾了點菜。

「多吃點。」

這頓飯吃的其實不算特別愉快,尤其是薛奇,那張臉一直都特別難看。倒是薛蘭,從始至終都笑嘻嘻的,儘管她這麼大都從來沒有看過她夫婿一面。

酒樓的門口,薛奇拉著小蘭的手朝著眾人道別,小玉有些不忍的流了淚,葉子晨也在這時舔了舔嘴唇走了過去拍了薛蘭的小腦袋。

「要是那邊的人敢欺負你的話,你就告訴子晨哥,子晨哥幫你去揍他們。」

「好呀。」

小蘭笑嘻嘻的回答著,小玉在一旁忍不住將撇嘴道。

「青天閣的人就算是外門弟子都是靈體以上,聽說小蘭的夫婿都現在已經是內門子弟了,那至少是偽地仙級別,就你……」

「我怎麼了,我打不過他也要跟他打,欺負我妹子就是不行。」

葉子晨狂翻白眼,薛蘭噗嗤笑了出來回答道。

「還是子晨哥哥對我最好。」

眾人又聊了幾句,薛奇便和薛蘭並肩離開。在走的時候,薛蘭一步三回頭不停的朝著葉子晨他們揮手……

小玉不停的在那抹著眼淚,薛蘭是她從小看到大的妹妹,就這麼走了她真是捨不得。

「得了,小蘭嫁過去那是好姻緣,你哭什麼哭!」

石頭拍了下小玉的肩膀,殊不知他的眼眶也有點濕潤。都是一個村子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他們怎麼可能會不難受。

「走吧走吧,回去吧,等薛奇回來給咱發糖吃!」

扯著小玉手臂往回走,可就在這時,他們的面前卻是出現兩名男子。

「葉子晨,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出現在他們前方的不是別人,正是讓葉子晨罵成娘娘腔的男人,以及他的弟弟。

「石頭,你們回去吧,不用管我。」

遞給石頭他們一個安心的眼神,目送他們離開之後,葉子晨這才眯眼蹙眉道。

「我說你怎麼總是陰魂不散的,你到底想要怎樣?」

「什麼我想怎樣?這都城難道是你家的,還不讓我走了?」娘娘腔男人講話的聲音也是略細,聽的葉子晨耳朵難受的要命……

「真是……得,我惹不起那我還躲不起么?」

言語間,葉子晨便朝著旁邊走了過去。誰料,那娘娘腔卻是幾步追了過來將他攔住。

「都城這麼大,咱們能碰到三次也是緣分吧,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么?」

「說實話,真不想。」

葉子晨冷淡的撇嘴,娘娘腔旁邊的弟弟有些綳不住的笑了出來,貌似長這麼大還從沒見過他如此吃癟的模樣。

砰。

抬手就是個暴栗,娘娘腔也在這時朝著他弟弟翻白眼道。

「笑笑笑,你在笑一個試試。」

「咳咳……」青年劇烈的咳嗽了兩聲,硬生生的將那笑給忍了下去將對葉子晨開口道,「兄弟,你不願意聽他說話,我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左亮。你口中的娘娘腔叫左漠!」

「跟我有屁關係!」

葉子晨翻了個白眼,下意識的朝著那娘娘腔看了一眼……

左漠!

嘖嘖,這名都讓他用浪費了!

「喂,你這人怎麼這麼討厭,真粗魯!」左漠有些不爽的嘟嘴,看到這表情葉子晨立即胃部一震翻轉,差點將剛才吃的鴨肝什麼的都給吐出來。

「你剛才是在撒嬌么你!」

好不容易將胃部的翻江倒海給壓下,葉子晨一臉無語的翻著白眼質問著。

「誰……誰跟你撒嬌了。」左漠有些慌亂的擺弄起手指,葉子晨看到這一幕,瞬間崩潰道,「你到底想怎樣,別再折磨我了行么!」 第470章守護我的雛菊

左亮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在旁白偷摸的嘿嘿笑著。

能看到左漠吃癟真是太過癮了,讓他在家裡的時候一直欺負他,這下好了,碰到對手了吧。

左漠也是不爽的蹙眉,這麼久以來他從來沒碰到對他這樣的男人。

可就是這樣的人,卻是讓他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就是想跟這男人說上幾句話。

「我不想幹嘛!」

「那你不想幹嘛就趕緊給老子讓開,要不我揍你了!」葉子晨團簇著眉毛瞪眼,左漠突然笑了起來撇嘴道,「就你……」

那眼神中充滿了不屑,不一會,在他的身體中就釋放出不弱於人仙的靈力威壓。

「你想揍我?」

「奶奶的,娘娘腔怎麼都能實力這麼強。」葉子晨一臉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當然這種程度的威壓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別在這跟我顯擺,有話就說,沒話就走!」

一臉無語的翻著白眼,看到他全然無事的樣子,左漠和左亮都有些震驚的挑了挑眉。

這人是在隱藏實力。

根據他們的探測,葉子晨的實力也是在偽靈體左右。當時左亮說他力氣大,還以為他是個煉體的天才,到現在他們才明白,這人是在刻意的隱藏實力!

有趣。

一時間,左漠對他更為好奇。他眯了眯眼將靈力威壓給收起,旋即挑眉道。

「不知道你是六閣三門哪的人?」

「你說的那地方太高級了,我就是靈風村的小礦工。」葉子晨淡淡的回答著。

「礦工?好,那有沒有興趣跟著我,我可以給你開單日一千仙幣的工資,如何?」

左漠淡淡的笑著,葉子晨撓了撓眼眉,撇嘴道。

「我拒絕!」

「你嫌少?」左漠挑眉,道,「一萬!」

「你就算是給我開一百萬的工資,我也不想去。」葉子晨有些無奈攤手道。

「理由能告訴我么!」左漠輕笑著開口。

「我怕你取向不正常,要是跟你混了,我這朵守護了二十來年的雛菊就要在你這裡初次綻放,我要守護住我的雛菊!」

「你……」

左漠貝齒輕咬住嘴唇,整張臉都紅的跟蘋果一般。一旁的左亮在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用力的拍著大腿旋即挑眉道。

「兄弟,其實他……」

「不許說!」左漠瞪著眼睛厲斥著,旋即回過頭看向葉子晨道,「你很好,我記住你了!」

「您可別惦記我這朵花了,就算您想破了頭,這花也不是您的!」

葉子晨淡漠的回答,左亮的笑的差點都要背過去了。好一會,他才緩過來手掌搭在左漠的肩膀上。

「咱走吧,你就算是說出花,這兄弟也不可能跟你走了。要不,你試試把衣服脫了?」

「滾蛋!」左漠沒好氣的罵著。

「哈哈,行啦,一會拍賣會就開始了,別忘了咱們來這裡的目的!」

「真是的……」

左漠又咬了下嘴唇,一副小女兒態的跺了跺腳,哼道。

「我們走!」

左氏兄弟離開,當他們走了之後葉子晨才挑眉莫名的看了眼他們的背影。拍賣會,這種地方應該會有不少好寶貝吧!

說不定,能在那碰到破障草!

可想到左漠也會去那裡,葉子晨就渾身都不舒服。

「算了,一會小心點別讓他看到,過去瞅瞅有沒有破障草!」

沒有任何阻礙,葉子晨混到了拍賣行內部。

拍賣行共九層,其中一層到六層為普通交易區,在這裡有著將各種商販販賣著各種礦石靈草等一些商品。

至於七樓、八樓和九樓便是拍賣場,七層為普通區,八層和九層則是一些有身份的人才能呆的貴賓區了。

至於葉子晨,他不出意外的坐在七層的普通區上。

在這段期間,葉子晨也了解到不少消息,這拍賣行其實是一塔百寶塔剛剛在這裡設立的,這次的拍賣會也由百寶塔的人親自操辦。

傳聞,百寶塔出手非珍即貴。

坐在一層的人其實多半都是來看看熱鬧,長長見識,真正能夠出手競拍的也就八層和九層的那些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