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下車的地方等我!」那邊冷冷的回復。

不是一天都要加班的嗎?!

葉藝瑤也不多說,拿著包打卡下班,然後在早上下車的地點等。

等了十來分鐘林源就到了。

她坐在他的副駕駛室,車子往回開。

林源也不太說話。

她也沒什麼好說的。

兩個人就這麼一路安靜的回到了家裡,葉藝瑤做飯。

林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著葉藝瑤的忙碌,想了想,從客廳中找了白紙和筆,坐在客廳裡面,似乎是在練習鋼筆字。

葉藝瑤做完飯之後,就看到林源好看的字體在紙張上,這比列印的字好看多了。

林源這麼好看的字跡就應該親筆寫下來給別人看。

完全是一道風景線。

「吃飯了。」葉藝瑤在他耳邊說道。

林源轉頭看了她一眼,放下了鋼筆。

「你字還是寫的這麼好。」葉藝瑤由衷的說道。

「也是敗某人所賜。」

「嗯?」葉藝瑤不知道林源在說什麼。

「為了要寫感謝語所以要重新提筆。」林源淡淡的說著。

說著走向了飯廳。

農家小媳喜甜田 葉藝瑤也知道,現在的人基本很少有人再拿筆了,電腦可以代替一切。

他們坐在一起吃著晚餐。

「不給我說什麼嗎?」林源問。

「啊?」葉藝瑤看著他。

說什麼。

「今天沒遇到什麼事情?」林源臉色有些沉。

「沒有,今天很平靜,所以我準時下班了。」葉藝瑤想了想,說道。

林源睨了一眼葉藝瑤,也沒有再多說。

他以為葉藝瑤至少會私底下委屈的告訴他那個創意是她想的。

我家都是工業人 別問他為什麼會知道。

他只是突然想起讀書的時候,葉藝瑤某天在看著他的字體的時候抱怨,說他父親為了感謝自己的員工要在他們的慶典上親筆寫卡片送給員工,但他爸的字實在是太丑了,她說簡直浪費了她的創意。

他總是莫名其妙的會記得她所有的事情。

兩個人吃完晚飯之後。

葉藝瑤去洗碗。

林源又在練字。

葉藝瑤洗完碗之後,就過去看林源。

林源的手指很長很好看,握筆很有力度,字也很有筆鋒。

讀書的時候她就很喜歡看林源寫字,總覺得他寫的字有種魔力。

「你學不來的。」林源突然開口。

葉藝瑤嘟嘴。

她的字是很醜。

每次林源給她講題的時候,他寫下的字,然後她在寫下答案的時候,都覺得煞了風景。

「那我去睡了,你早點休息。」葉藝瑤起身。

林源轉頭看著葉藝瑤的背影。

那一刻,分明薄唇輕揚。

……

阿爾戈。

一個無比富饒的國度。

龍天一他們一行人到了這裡,已經三天了。

在五洲地帶當時用歐利的交易演了一場戲,大家都非常輕鬆的脫離了陳老的監控視線,很順利的匯合然後全部到了阿爾戈,下榻在一家不太起眼的酒店裡面,就算不起眼,這裡的酒店幾乎都是4星級以上,到處都是富豪,到處都是「黃金」。

難怪歐利認準了這個國家。

雖說這個小國還沒有驛城的大,但富裕的程度完全是驚人的存在。

歐利要是真的掌控了這個國家,他的財產無可估量,以他的野心,可能還會往周邊發展更廣,甚至能夠掌控更多的權利,到時候剷除身邊一些他看不慣的存在,比如盧老什麼的,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們在阿爾戈的三天。

三天時間都在暗地裡打聽阿爾戈的皇庭盛宴。

阿爾戈國家是傳統的繼承製,皇室掌管著軍權和政權。

而阿爾戈現任國王格拉茲斯年邁75歲,妻子無數,子嗣28人,卻意外的無一個兒子。

這就讓很多人認準了國王的女兒,也是28位公主。

目前已經婚嫁的公主13人,還有15個待嫁中,最最讓阿爾戈國王滿意的女兒就是莎柏琳娜,今年25歲,適婚年齡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婚配,在格拉茲斯的心目中,沒有人能夠配得上她,所以從20歲開始絡繹不絕求婚無一成功。

而阿爾戈又是一個特別封建的國度。

一度還繼承著父母之約媒妁之言的方式,甚至在這種地方,女性出門都是會戴著面罩的,唯有能夠看到兩個眼睛,在結婚之前所有女性都是不能曝光在男性面前的,沒有父母的答應更是不能結婚的。

這裡的法律對女性的要求嚴格甚至是變態的苛刻。

肖北站在酒店外陽台上,就這麼看著這裡富饒又極度不公平的男尊國度。 肖北轉頭,「他們還沒回來?」

「沒有,今天要想辦法拿到請帖,然後才能夠克隆請帖順利混入皇室宴會。」

「哦。」肖北點頭。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

自然就是去皇庭宴會中阻止歐利的求婚。

聽說,歐利拉攏了國家的大臣,已經有人在國王面前耳邊風了。

歐利還真的有可能,會娶了公主。

這種事情他們自然不會讓它發生。

國王沒有兒子,基本上就認準了莎柏琳娜的繼承權。

而這是一個男尊國家,莎柏琳娜即使當上了女王,很多權利最後都會自然而然的轉移到自己的丈夫手上,然後落在自己的兒子手上,這就是現實。

沒辦法違背的現實,歐利的算盤打得很大,野心也很大。

龍天一將她抱在懷抱里,順著她的視線,「在想什麼?」

「在想這裡的人,擁有這麼多財富到底快不快樂?」

「你覺得他們不快樂?!」

「我只是不喜歡這裡的人太封閉。」肖北回頭看著龍天一,「女人地位太低了。」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這好像不是你應該思考的問題。」

「龍天一,很癢……」肖北笑,笑著躲避。

龍天一卻很有趣味的一直在她逗著她。

兩個人在陽台上打笑,渾然不把幾天後可能遇到的危險當一回事兒。

「龍天一。」夏綿綿氣急敗壞,躲著他的進攻。

「嗯?」龍天一的頭埋在她的胸口處,分明在隔著衣服……

此刻顯得如此曖昧。

「你再這樣,我就獸性大發了!」肖北威脅。

「試試……」他說。

分明就是在引誘。

龍天一這可是你自己找的。

肖北抱著龍天一的頭,臉靠近他的脖子,牙齒直接去咬他。

龍天一身體頓了一下。

下一刻卻絲毫沒有放開她,而是更加在進攻。

「唔……」

「我們回來了!」房門外,突然響起敲門開門的聲音。

兩個人直接懵逼。

龍天一和肖北直接放開了彼此。

然後有些尷尬。

尷尬的看著進來的人,看著進來的所有人都這麼看著他們。

似乎貓膩到不行。

愛莎翻了翻白眼,「公眾場合就不能注意點嗎?」

肖北無語。

她轉頭狠狠地看著龍天一。

龍天一完全沒有做任何解釋,甚至是一臉冷漠。

這模樣搞得,好像就是她在搞事情一樣。

但剛剛,剛剛分明是龍天一在主動,和她有什麼關係啊,她不過就是幫凶。

現在所有人一副她欲求不滿的表情是幾個意思。

勞資清心寡欲好不好。

龍天一當然不會做任何解釋,他顯得很嚴肅,「怎麼樣?」

「拿到了。」文川拿出手上金燦燦的請帖。

「大家過來,簡單說一下。」

所有人就都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肖北怎麼都覺得有些不爽。

龍天一這廝,敢做不敢當。

客廳中突然就變得很嚴肅。

龍天一拿著請帖看了一下,「有二維碼。」

「聽說去的時候,賓客會全部進行搜身檢查,同時會對請帖進行掃描,每個人的二維碼都不一樣,掃描了之後就會顯示持請帖人的照片,工作人員會進行比對,同時匹配後台是否邀請此人,比對成功之後才會能進去。所以請帖是一人一張,也就是說,持請帖人不能帶男伴或者女伴,只能是一人一請帖。」

「這麼說,一般的克隆請帖方式還不行,還要進入皇族的系統修改後台數據。」

「是這樣的。」文川點頭。

「我試試。」龍天一說,「文川負責去把這種請帖做出來,我們現場的人除了白鶴之外,一人一份,愛莎梳理一下名單,給我們每個人安排一個合適的身份,我會加入到邀請名單中去。另外之前就說過,白鶴你要提前先混入皇宮,提前去熟知皇宮的環境。」

「是。」白鶴恭敬地點頭。

「對了。」龍天一說,「你幫我們做的人皮面具她都做好了嗎?」

「好,主要是白鶴的比較複雜一點,因為是要按照固定人的長相來做,會多花費一點時間,其他人的早就已經做好了。」

「不急,你一定要把白鶴的做好,不能出任何紕漏,白鶴的身份很關鍵。」龍天一叮囑。

「放心吧,她做事情一向很少失誤。」

「嗯。」龍天一點頭,詢問,「歐利到了阿爾戈了嗎?」

「暫時還沒接到文姆的通知,我一會兒問問。」

「注意一定不要打草驚蛇讓歐利知道我們來到了阿爾戈!」

「我會通知文姆小心的。」

「其他有什麼大家想到的即使說出來,現在分工合作。」

「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