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可能,當時我們那麼強大的種族,有什麼能夠,消滅得了我們呢?這絕對不可能。」

他難以置信,她看到了曾經,不少認得的種族都安存在事都躲藏在小世界之中,不敢出來,可是為什麼他的種族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和他們牽扯了一絲血脈的蛟龍都沒有。

不對不對,一定還有其他我沒有看到的東西,然後他再繼續探查,就看到了一副連自己沒有想到的畫面,那是在遙遠的西方。

曾經有西方巨龍,但是卻沒有聽說過他們與東方的神龍有什麼牽扯,畢竟那是兩翼飛龍兒他們,則是無軀之龍,他們兩個之間能有什麼牽扯?

可是他卻在那些飛龍的身上,察覺到了一絲血脈的聯繫。

「不可能,我們種族的血脈,為何會變得如此的,脖子為什麼會變得如此的混亂不堪?他們究竟和什麼樣的種族,曾經在一起生活過,竟然變得,如此的狼狽,神力竟然也下降的,如此厲害。」

這簡直難以想象曾經,強橫一時的龍族竟然落魄到這個地步,其身軀竟然下降到這個樣子,簡直是一觸即破的樣子,讓他有些唏噓不已!

他的種族曾經戰天鬥地,何曾幾時竟然如此的落魄,這讓她完全無法接受,甚至這一個種族讓他感覺到了恥辱,這怎麼能是他們的龍族呢?簡直就是他們龍族的,一種屈辱的象徵。

心裡這麼想著,他手下完全,毫不留情,雖然是在這個世界上發現的唯一和自己有血脈聯繫的種族,但是卻讓他感覺到了出這樣的恥辱,讓他無法忍受,以及強大的攻擊直接射向了西方!

完全是無妄之災,只不過是它覺得這一個種族沒有拒絕,繼續下去的必要性了,所以便射出了這一道攻擊!

那遙遠的西方,那些巨龍何曾想到,它們就這麼被洇滅在此。 「誰究竟是誰?竟然敢亂我!西方,簡直是罪不可恕。」

一聲暴喝傳遍了整片西方大陸!他沒想到居然有人有這麼強的威能,從天而降的一道攻擊,將巨龍族全部滅殺在此!

這些巨龍可是他們,對抗海獸的一方強大的法寶,此時全都被人擊殺!在此可以想象,那人的力量究竟,如何之強大?

可是那個存在為什麼會這麼襲擊他們的巨龍之族呢?

他和他們到底有什麼仇恨,竟然非得滅族不可!

這樣的血仇他從來沒有聽說過,而且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巨龍一族,得罪過這麼強大的存在,而且這麼強大的存在,又想洇滅他們的話,怎麼會等到這個時候?

這讓他有些想不通。

可是要讓她想不通的事情多了,這可不算是第一件,所以說雖然巨龍族的滅亡,給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陰影,可是他還是並沒有太當回事,畢竟巨龍一族雖然強大,但是畢竟,不是人類的強大,他控制他們也感到非常的吃力,此時巨龍一族全部被殺死,他心頭也舒了一口氣。

功高蓋主,巨龍一族雖然是立下不朽的功勛,但是此刻,也被全部擊殺,滅族之痛,彷彿籠罩在整片西方大陸!

這些工程的死亡,他並沒有給他們蓋上,別的勳章,而是,說強大之人擊殺無需理由。

強者為王,敗者為寇,此時他們便是敗者,只有強者才能說,有說話的理由。

「這些該死的小爬蟲,竟然帶著我們的血液,卻如此的弱小,真是給我們龍族丟人。」

他用力的吹了吹手指,不對,是龍爪。

剛才發動的那巨大的一擊,簡直就耗費了他80%的能量!此刻他也身軀,空虛不已。

畢竟他剛剛恢復起來,能量本來就不多,而且這天地之間供他恢復的能量就更加之少了,他將這百里之內的能量全部吸收掉,也僅僅恢復了百分之一的實力,此刻竟然差不多全部消耗完畢!又如何和這個實力強悍的人類,對陣?

但是這個時候薛雲,確實不讓他休息,而是急速沖了過來,完全是痛打落水狗的樣子!

「你剛才不是非常囂張嗎?那你現在在給我囂張一個看看。」

「我是從小專治各種小兒麻痹,那你現在就給我裝一個病來看看,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一把無形的達摩之劍懸在頭頂,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落下。

即便是巨魔,這樣的人物有如何的不恐懼呢?畢竟他並不是不死之軀,但是薛雲想要殺自己卻並非那麼容易,他的防禦力之強完全是他不能想象的,只不過,這無形的劍氣,卻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的危險。

他不是沒有和劍仙見過,可是這一次再見卻讓他感覺到,無邊的無力,他即便和劍仙也是見過,可是為什麼,這一個小小的人類的劍卻擁有巨大的威能?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大,這不是一個普通人類應該具有的,而是一個劍仙。」

魔頭的話有些歇斯底里,他的咆哮聲響徹整個天際。

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畢竟像這樣一個小小的人類,又怎麼能領悟得了如此的劍招呢!

可是答案往往是讓他有些出乎意料,而且是不得不接受的,這個人類顯然已經是完全掌握了,這些劍的精髓,而且用它來對抗自己,顯然還很得心應手。

「你難道以為你會了些劍就可以擊敗我嗎?異想天開。」

雖然身體之內剩餘的能量不多了,但是他還是咬緊了牙關,逼出了強大的一招。

「黑龍破!」這一招的威力簡直是讓他,有些驚嘆。

不愧是遠古的巨龍一族,果然有無上的威能,即便是他想要對付起來也是非常的不容易,除非是底牌盡出,況且剛才他,發出了巨大的一招,此時身體之內的能量所剩無幾,他若是連這都打不過的話,那麼就真的沒有臉面長存於世!

「看我的無上劍技!四季輪迴劍!」

遇到旋轉著的劍光,彷彿穿越了輪迴,穿越的時空,向他掠來。

這凌厲的劍光,即便是強大的仙人般的存在,也不敢隨意的抵擋,巨魔這一次也感覺到了十分的棘手。

黑龍破雖然強大,但是他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畢竟雖然空有華麗的劍,招式,但是它的能量確實不存一,又如何能抵擋得住!全盛時期薛雲使出的四季輪迴!劍。

當然結果肯定是在意料之中,黑龍破只是堅持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便完全被擊碎,而那四季輪迴之間的無形劍影又再次朝著巨魔衝去。

「不可能,我的黑龍破為什麼只堅持了這麼短的時間?絕對有什麼小手段。」

巨魔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世界,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

「有什麼不可能你的黑龍破破綻百出,我要破解它簡直是,容易之極。」

薛雲嗤笑了一聲,然後非常的不屑的看著他,彷彿在嘲笑他幾萬年,完全是白活回來的。

「你這個該死的人類,簡直就不應該活在這世間,就讓我黑龍王來,解決掉你的生命吧。」

巨魔吶喊了一聲,憤怒的怒火,已經讓他沖昏了頭腦。

「末世審判!」

身體空空蕩蕩的,但是他卻敢使出自己,最強大的一招,壓箱底的招式。

要不然說,狗急跳牆的才是最可怕。

此時此刻,他用出了最強大的一招,即便是薛雲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雖然沒有看到那實體的存在,但是卻無形中有一種氣勢的逼壓著他,已經將他鎖定,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咬兩口。

像這種被餓狼盯上的眼神,實在是太恐怖了,也讓他有些,無法招架。

他倒是希望和他快快,打上一仗,即便是傷了又何妨,只想和他痛痛快快的來一場,只不過現在彷彿是有些奢望。

龍神至尊 「敢不敢出招和我一招定輸贏!」

看到他的末世審判即將來臨,薛雲突然說道。

「你敢和我對招嗎?真是不知死活,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活了萬年,我的武技又豈是你的武技可以相比的。」

聽到這一個小小的人類,竟然要和自己對抗武技,簡直就是異想天開!他難道真的以為他的能量充沛就可以打倒我們,簡直就是做夢!

「別和我扯這麼多,要打就打,不打就滾蛋,若是怕了的話,你趁早就可以離開,這裡也不歡迎你。」

他激惱的說了一句。

「我會害怕,我會害怕你嗎?害怕,誰也不會害怕你這麼一個小小的人類,只不過獲得了一點小小的力量,就在這裡猖狂,這世界難道就是你想的這麼簡單呢?能活下來無數歲月的老傢伙,難道就是你這樣的角色可以對抗的嗎?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把別人想的那麼傻,把你想的那麼聰明。」

對於薛雲的不屑,他早就已經是,不光放在心裡,而且還是放在嘴上。

如果是一個強大的存在,說這樣的話,他完全可以附和,但是像這樣一個弱小的存在,連自己的百分之一實力,都無法抵抗的傢伙,他又怎麼能說出什麼鼓勵的話,簡直就是對他龍格的一種侮辱!

能夠得到他們龍族稱讚的人,那必定是天之驕子,像這麼一個小小的人類,恐怕是還不夠格吧!

只不過巨魔唯一欣賞這個人的地方便是,他能堅持下去,也許他能撐到,重新封印的那一天。

他都有些搞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會相信一個人類會撐到一個世紀的盡頭,簡直是不可思議,太難以置信了!畢竟從遠古時期開始,人類便是以身體柔弱羸弱,無法戰鬥,無法修鍊以著稱,他們只能淪為食物鏈的最底層,所以才四處招到劫殺。

自從女媧造人盤,庚將這些人,帶到了中原平地,這些人被四處的擊殺之後,過了無數的歲月,才方方將人的數量控制在一個固定的,數量上才開始慢慢的繁衍巨大。

可是此時此刻,竟然有一個人類敢挑戰萬年前統治他們的存在,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他可是龍族的高手,而且曾經任龍族的十大長老最後一位,第十長老。

若是用薛雲的話說,那便是魔族的第第十高手!

他這麼一個小小的人族,即便是放在以前的人族中,也是一撈一大把,如何和他這樣的,巔峰高手相對決呢。

「到底能不能贏到底,是你贏還是我贏?我們只要打過就知道了,現在的你,恐怕沒有,桐鄉的時間和空閑的力量,來招呼我了吧。」

因為他現在都自身難保,又怎麼能顧得上自己,有壓制內心的,激動和封印的春春欲動,他簡直就耗費了所有的精力。

要是再將這些注意力都浪費在自己身上,那麼他絕對壓抑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爆發的,而爆發的唯一結果就是,死亡!

活了那麼多歲月,他也活夠了,但是,活著,也活出了鬱悶,更讓他不想去死,因為一旦失去,那麼這才剛剛看到的精彩世界便完全的消失,再次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眼中的世界已經黑暗了,數萬年這次不能再讓他無光了。

他不願意回到以前的那個世界中,充滿了黑暗,沒有一絲光明的世界,所以此時此刻,他必須用盡全力將這一個人累幾倍,成就他的無上魔位。

何為魔天下,有巨魔容身之所嗎?魔就要做盡惡事嗎?

不他心中大聲的吶喊才算是魔,雖然是一條魔龍,但是他卻並未做多少壞事,這殺氣騰騰這學期全都是來自於敵人的,他並沒有殺過一個無辜的人,剛才本來還想用那些觀戰的,普通人類來威脅這個傢伙,可是轉瞬之間他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它是一條魔龍,不是一條惡龍。

他是魔族,他是龍族,他是魔龍之族,所以說,他並不是惡龍之族。

和這一個人類大戰,難道就讓他拋棄心底,最堅持的那個想法嗎?

他不能這麼做,因為他知道自己還有一些底線,這就是自己的底線,不能拋棄這一底線,而做那些令自己這一輩子都無法抬起頭的事情。

如果是連自己的種族都拋棄了的話,那麼他送的那個什麼呢?現在找不到自己的主人,難道就連他們的臉面也不要了嗎?

想當年他們魔龍一族,縱橫天下的時候,在人族還不過是匍匐在腳下,成為他們的學習現在,現在呢這個世界全都被他們所佔領,自己又能怎樣的一天改命將,族人全都復活嗎?簡直就是笑話。

所以即便是不能改變的世界,那麼順應這世界,它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他現在也不想那麼多了,只是和幾個人能正大光明的戰一場,不管是贏也好,輸也罷自己的實力,恢復一些。

因為他發現和這個人類戰鬥起來,自己的實力比平常恢復的快了很多。

「人類,你到底是什麼體質,竟然能加速我的恢復,實在是太恐怖了,這樣的體質即便是在,這些人那些天才中也是不多的,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此刻就讓我揭開你的面紗吧。」

「一個小小的人類竟然能夠擁有如此逆天的體質,那麼就讓你龍爺爺我來看看你到底是什麼?逆天的存在。

或者是讓我逮到了另一個紀元重生的老怪物,也說不定呢,你說對不對。」

他在龍爪抓了過來,就像是用盡了傾天之理。

「你妄想憑你現在的力量就想要對抗,我們,實在是不知死活,我現在的實力早就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你,現在就想要用你的實力逼迫我來,低頭嗎?簡直就是笑話,就看我這一招如何欺負你吧!」

「本來這一周是不打算給你用的,可是你現在確實正在搶著想要用上這一招,那我就如你所願。」

薛雲大喝了一聲,然後雙手合十向天高高的揚了一下,落下之後便是一道巨大的蒼穹之劍。

何等的恐怖,布滿了全部冊,頭頂的天空,那一柄巨劍彷彿穿破了蒼穹,穿破了雲層,急急地朝他沖了過去,刺破那黑雲,直衝他的本體。

「想要破開我的防禦,哪有這麼簡單。」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人類又豈能讓他換了身,他強行的將自己的心聲怎樣?不讓自己慌亂,他畢竟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所以說心理條件還是非常的強。

「不管是你活得再長的時間你也會死,你也不是,長生不死的,這末世來臨,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接了我這一招,不管你是生是死,我都放你一馬。」

這一招的威力,他是只曉得即便是一座巨岳在跟前,一劍將它劈開,所以說這一句沒想要抵擋住自己的攻擊,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完全不用留什麼情面,直接朝他蓋壓回去,他早晚會投降的。

「你不過是一個人類的,小子而已,我有什麼好懼怕你的,你的攻擊,我單手就可以接下,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雖然他說的大話,但是心底里卻一點兒也不放鬆,畢竟他可不是一般的高手,是現在人類之中,頂尖的高手。

「你去不去,怕與我何干,我只需要將你擊敗便可以了。

答應我一件事,若是我將你擊敗的話,那麼你一會兒一定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敢不敢做這樣的賭注。」

他目光灼灼地盯著魔龍,彷彿是他若是不敢的話,那麼就立即發動攻擊。

這個傢伙竟然想要和他對抗的話,那麼就要做好,被他殺死的決定。

他從末世走到現在,沒有一點手段,又如何到得了?今天這個成就,他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度,如果沒有些手段和魄力的話,又怎麼能活到現在?畢竟他的敵人可都是,那些浮於算計的傢伙。

難道它會被一個睡了幾萬年,腦子都有些糊塗的魔龍給擊敗嗎?簡直是太可笑了,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敗在一條魔龍的手上,因為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要擊敗我,那就來吧。」

魔龍的話何其囂張,可是他心中卻一點也不憤怒,因為魔龍這麼說是故意擾亂他的神智,讓他的思緒有些混亂,但是他卻絲毫不為上當。

「一條小小的蟲兒,又能放得起什麼?大浪,就看我拿下你的頭顱下酒喝。」

這邊囂張,那他就要做得比他還要囂張,這樣打下來才能讓他心服口服。

你囂張是吧?那我就打的你心服口服,服服帖帖的,看你最後還有什麼話說,該答應也答應,不該答應也得答應。

他更加知道自己即便是擊敗了他,也殺不死他,所以說現在擊敗他是對自己以後,針對他做事,若是自己在欠著他虛弱的時候擊敗了他,那麼等到他到時候恢復了,那麼這一個條件是極為有用的。

介紹認識這個約定他能夠出場的話,那麼他絕對會實現這個約定的,畢竟他們魔龍最為重視承諾的。

所以他完全不害怕魔龍,會,最後放水,因為他幾乎沒有這個可能,他的高傲已經奠定了基礎,不會讓他這麼做。

所以說他現在完全不用擔心魔龍心中是怎麼想的,只需要想著如何擊敗他就可以了,最後他不管如何也會答應自己的條件。

除非自己的條件對他自身的傷害,太大了,根本就無法答應,要不然的話他不會反悔的。

「如果是你真的擊敗我的話,那答應你一個條件又何妨,但是你可以嗎?你連我的防禦都破不開,又和他能夠戰勝我呢真是笑話,哪怕是我站在這讓你打,你能破開我的防禦嗎。」

他說的確實是真的,他站在那兒讓薛雲打薛雲完全就破不開他的防禦,因為他的防禦實在是太強大了,一個幾萬年的老怪物讓他一個修鍊了,才不過十年不到的人來攻擊,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所以從頭到尾她都是拿著自己的身份來欺負薛雲的身份,一套魔龍之族的身份來欺負他一個普通人類的身份,就完全都是不公平的。

可是他們一人一龍完全就沒有在乎這一點,因為她們都是絕代強者,他們都有自己內心的堅持,魔龍也不想,因為一個小小的人類就破了自己的傲氣,若是敗在一個人的手上,那麼它該是多麼的丟人,而薛雲就更是不想,因為自己是人類而落於他一頭。

他是普通的人類,又有怎樣?他以普通人類的身份擊敗一條魔龍,難道就不令人敬佩嗎?他又撲通的人類的身份將魔龍打敗,然後讓他臣服答應自己的條件,這又是何等的震撼。

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或者是他們不想提起自己的身份。

「等著吧,我會讓你俯首稱臣的,你就乖乖的給我,躺下吧!」

薛雲打出了重重地一擊,和他碰撞在了一起,它巨大的防禦之力的反彈把他再次彈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