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愧是我,修鍊的進度真是逆天。墨月真訣也練得不錯。」男子的聲音富有磁性。

游玄皓端詳了一下眼前帥到不能再帥的男子,突然明白了什麼,道:「你……是東方澈?我的前世?」

東方澈微微一笑:「怎麼,我長這麼帥還有人懷疑我的身份?」

游玄皓內心一激動,雙手重重地抓住了東方澈寬大的肩膀:「你這混小子就是東方澈啊!你知不知道我師父想你想得茶飯不思,眼看生理期都要亂掉了,你這渣男好好的怎麼就死掉了!」

穿越到自己的小說中 東方澈被游玄皓突如其來的行為一驚,竟是說不出話來。

半晌,東方澈開口了:「兄弟,如果可以的話,幫我……讓璇女忘記我……」

游玄皓知道東方澈現在不過是一道殘魂,亦或只是一道靈識的殘留而已。「可以,你自己說的!我儘力……」

又是一陣沉默。

「你突然冒出來就為了跟我說這個?」游玄皓問道。

東方澈打開血色的扇子,邪魅一笑:「當然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起來,蠻荒之眼十年一度的聖元之潮馬上就要到了,這次比賽結束,你就去找一個蠻荒之眼,吸取聖元之潮的力量。」

一派狐言 「聖元之潮?」游玄皓好奇道。

「是的,我曾經遊歷十大蠻荒之眼,在其中一個眼中獲得了聖元之力,接著修鍊速度就像充了會員一樣加到幾倍速了……」

游玄皓疑惑道:「充會員……那是什麼,可以吃么?」

「哦,忘了這裡是縹緲大陸了……」東方澈尷尬一笑:「我的十八道殘魂現在在遊歷宇宙各地,我跟你說啊,這大千世界好多奧秘等著我去探尋呢!」

「就這樣吧,我的殘留靈識在這待久了會崩潰……切記……蠻荒之眼……」

游玄皓還想問什麼,忽然眼前又是一片黑暗。待到再睜眼時,看到的是滿臉焦急的師父。

「師父……這是哪?」游玄皓道。

璇女聽到游玄皓的聲音,忙轉過身來:「小皓兒你終於醒了!」

游玄皓看到璇女釋然的表情,笑了笑:「我暈了多久?」

「嗯……算上來也有七年了吧。」

「啥?!」游玄皓嚇得從床上跳起來。

「不會吧!我就在夢裡聊了會天……」

璇女滿臉微笑:「自你暈倒之後,斬風替你打敗了碧雲,最後被瑾瞳打敗……很遺憾,你沒有耍風頭的機會。」

游玄皓感覺自己腦袋有些轉不過來了。「那我不就錯過了聖元之潮?」

這回輪到璇女震驚了:「你剛剛說什麼?聖元之潮?你從哪知道的?」

游玄皓暗道一聲不好,忙說道:「額……我昏過去的時候夢到師父你當年弄死的那條蛇,他的殘魂告訴我的。」

「這樣嗎……」璇女雖然心生疑惑,卻並沒有想過懷疑游玄皓什麼,只好暫時接受游玄浩所說。

游玄皓見璇女臉上神情連變,知道混過去了,便問道:「七年了,請問師父現在瑾瞳修為有多高了?」

璇女玩味一笑:「怎麼,七年沒修鍊,怕實力太菜配不上別人?」

游玄浩簡直有些無語:「師傅我到底得罪你什麼你要這麼詆毀我?」

「哈哈,開玩笑啦,現在離下午比賽還有半小時,你就暈了一小會兒!」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師父你……」

……

半小時轉瞬即逝。

游玄皓最終沒能逃脫與碧雲再次對戰的命運。

「游玄皓,我這兩天苦練法術,你今天別想贏!」二人一上台,碧雲就說到。

游玄皓只是淺淺一笑:「哦?是么……不管如何,你用美人計讓我斬風師兄失去戰鬥能力,從道德方面來看你已經輸了。」

「胡說!」碧雲聽聞游玄浩的話,大聲道,「他自己要博我開心,我說想與你再戰一場,於是他就退賽了……怪我嘍!」

游玄皓詭異一笑:「這麼想打贏我?那待會給你三分鐘結束比賽好了。」

「哼,看著吧!」碧雲滿臉自信。

比賽開始。

銀光一閃,靜靈仙輪祭出。

「靜靈罡風!」

風暴席捲,沖著游玄皓攻來。游玄浩面露微笑,默默開啟靈體三十六漩渦,背後巨大的黃色靈環帶著黃黃藍藍黑五顆魂珠顯現出來。

右臂蛇紋紅光乍閃,地之陷落緊握手中。

「接受帝王的一擊吧!」游玄皓寶劍一揮,暗紅色劍氣斬出,竟將風暴全部擋在了面前。

「靜靈重影,圍!」

游玄皓嘴角微微上揚。原來如此,用風暴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後用這招束縛住我,可惜,束縛住我又如何?

碧雲則暗自開心著。你要是敢用水之虛無,我第一時間要了你的命,你要是不用,就被我圍攻在裡面,照樣是輸!

游玄皓笑著搖搖頭,三秒水之虛無開起。白光一閃,光之詠嘆踏於腳下,飛快向仙輪圍成的壁壘衝去。

就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招式對付我!

從壁壘穿出的那一刻,三秒虛無解除。白光閃過,游玄皓軀幹凝出一塊硬甲來,身後靈環、魂珠光芒大放。

碧雲見游玄皓出了靜靈仙輪圍繞,大喝一聲,十根仙輪合一,化作一把三米多長的長槍,刺向游玄皓的腦門。靜靈破魔槍!

游玄皓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向上輕微一跳,胸口對上了碧雲的破魔槍。

「你真不要命啦!」碧雲大驚,卻已來不及收回靜靈仙輪,臉上滿是驚愕。

轟——

軀幹甲的光耀由白迅速變成血紅,游玄皓大吼一聲,胸口向前一頂,接著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碧雲大急,此時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去看看游玄皓的傷勢,然而就在她思索之時,一把將近四米長的極速向她襲來。

「怎麼回事?」碧雲大驚,雙手真氣彙集,卻怎麼也控制不了這把被游玄浩反彈回來的靜靈破魔槍。沒有了武器,碧雲已無勝算。

「快認輸!」斬風的聲音響起。

碧雲愣了一下,槍頭已直抵喉頭。

轟——

金光一閃,步塵長老的防禦罩擋住了靜靈仙輪。

這一刻,碧雲輸了,輸在了游玄皓的源天軀幹甲上。

游玄皓拄著地之陷落,全身劇烈地顫抖搖晃。

「師父,過了多久了?」游玄皓說完,又吐出幾口鮮血。

「哎呀你都傷成這樣了還管這個……才過了一分多鐘,你厲害,可以了?」璇女也是急了。

游玄皓點點頭:「這軀幹甲不錯,以後可以多用用……」話還沒說完,倒在血泊之中。

璇女無奈地搖搖頭,飛身而起,落在游玄浩一旁將其抱起,便徑直回了落雲峰。

……

夕陽下山,群鳥飛回。

游玄皓此時剛從床上爬起——不是冰床,而是璇女私藏已久的柔柔軟軟的棉被床。

晚霞把落雲峰映成了紅色,游玄皓瞄了一眼身旁的璇女,覺得晚霞下的璇女師父顯得更加美麗了。

受記憶里那道高大男子的靈識影響,游玄皓不自覺地盯著璇女看起來。

「喂喂,病都沒好就只知道看美女……」璇女發現游玄皓的行為後,不由覺得身旁的就是自己的東方師兄,忙晃了晃頭,嬌嗔道。

游玄皓邪魅一笑:「師父你怎麼可以這麼自戀,我只是在研究人體皮膚反射紅紫光產生的效應罷了。」

「貧嘴!我跟你說啊,別打你師父的主意……你知道的,我對你好有一半的原因是你和你東方師伯很像……」璇女輕聲道。

「知道啦!我怎麼敢做這種打算!我說過,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就是我爹……」

碰——

話音未落,璇女的拳頭打在了游玄皓的頭上。

「師父你謀殺啊!」游玄皓不滿道。

璇女嫣然一笑:「要也是你姐姐,我才不當你爸呢,有你這樣的兒子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又道:「後天的決賽,我決定把所有身家都押你身上,一定要給我贏,聽到了么?」

游玄皓一愣,點點頭。「輸了可別怪我,別人瑾瞳可是鳳凰之體,我只是個普通人……」

「你這是懷疑我大源天功的實力啊,這次的賠率一定會很高,我想是時候賺一筆了,靠你了我的好徒弟!」

游玄皓望向遠方的彩霞,自信地笑了。

……

「什麼?!一比一百?怎麼沒有人支持我?我可是落雲峰上的天才啊!」游玄皓的聲音傳遍了整座山峰。

璇女拉了拉游玄皓:「安啦,你師父我還是押了你的哦,要是贏了就是百萬入賬,輸了的話有你好受的。」

游玄皓看了看笑裡藏刀的璇女,無奈地走向瑾瞳。

今天的瑾瞳穿著天藍色的留仙裙,仙子氣質盡顯。

「嘿,幾天不見了,今天可要用盡全力啊!」游玄皓道。

瑾瞳微笑著點點頭:「你也是。」

然而此時游玄皓心裡想的卻是……瑾瞳你可千萬別全力以赴啊,我怕我扛不住……為了贏得百萬錢財、讓贊助方瑪雲宮破產,老子拼了! 「請了。」二人相視一笑,同時道。

比賽開始。

巨大的黃色光環在游玄皓背後亮起,黃黃藍藍黑五顆魂珠飛速旋轉,游玄皓雙劍執於手中,眼中滿是血紅的殺意。披散的金髮在源天功聚氣之時微微飄起,霸氣十足。

光之詠嘆白光閃耀,光明的氣息瞬間充斥在游玄皓左手邊的半個戰場,右手地之陷落一揮,暗紅的光芒散播著大地的威壓。此刻的游玄皓,是一名真正強大的大帝級戰士,如同神靈一般蔑視著一切。

瑾瞳右手一招,超品仙劍曼珠沙華祭出,鳳凰之體開啟,身後巨大的羽翼輕鬆一拍,瑾瞳飛身到了百米高空。

隨後鳳靈九劍出現在瑾瞳身後,圍成半圓,發出耀眼的紅光。瑾瞳澄澈的目光投在游玄皓身上,舒展身軀,傲然獨立,如同真仙下凡。

兩人一個仰望,一個俯視,空氣里滿滿都是硝煙的味道。

「吃我一劍!」不等游玄皓出招,瑾瞳先動了。

巨大的羽翼扇動,瑾瞳飛速地俯衝而下,手中曼珠沙華揮動,幾道三丈劍氣斬出。

游玄皓雙腳一蹬,雙劍一同向前一斬,源天劍氣與瑾瞳的劍氣相迎。

轟——轟——

乒——

兵刃相接,瑾瞳借著俯衝的力量,將游玄皓向下壓。

只是片刻,游玄皓雙腳抵到了地面。游玄皓右手地之陷落硬接著瑾瞳的曼珠沙華,左手全力一推,將光之詠嘆推向了雙手拿著曼珠沙華的瑾瞳。

瑾瞳好似早就意料到一般,曼珠沙華用力向前一頂,整個人從游玄皓頭頂彈開,身體一旋,竟如旋風般旋轉起來。曼珠沙華隨手一揮,光之詠嘆被直接擊開。

鳳凰羽翼將瑾瞳的嬌軀包裹,身體旋轉之間,紅色旋風捲起,帶著曼珠沙華的劍尖和旋風上方的九把利劍沖向游玄皓。

游玄皓大喝一聲,第一魂術水盾發動,源天功運起,天地元氣迅速匯聚,竟在水盾之下開啟了源天劍圍。

瑾瞳運起九離萬化仙心,火焰從手心燃起,沿著曼珠沙華對上了游玄皓的水盾。

茲——

水火交接,大量水分蒸發,兩人眼前一片霧氣。

兩息之間,水盾消失在瑾瞳的視線中。曼珠沙華攜著涅槃真火抵上了游玄皓的源天劍圍。

游玄皓微微一笑,向後猛地退兩步。瑾瞳原本就用足了力,突然劍前一空,整個人有些控制不住地向前衝來。旋風止息,瑾瞳平穩地落在台上。

一落地,兩條巨大的水龍大嘯著奔襲而來。

瑾瞳不緊不慢,身後鳳靈九劍彩光閃爍,曼珠沙華一揮,九把利劍攜著殺意飛向舞動的巨龍。

「哼……」游玄皓邪魅一笑,接著右手一揮,九道銀光閃過,接著鳳靈九劍便全部偏離了原來的軌道。

瑾瞳一驚,曼珠沙華狂舞,劃出一道法陣來,兩條毒火青鸞飛出,對上了水龍。

嘭——

青鸞與水龍相互抵消,只剩下毒氣滲透的水霧。

「青毒攻心,你已經敗了。」瑾瞳道。

瑾瞳的五種鳳凰中,最為霸道的就數這毒火青鸞了。

游玄皓搖搖頭:「不不不,只可惜我百毒不侵,你這點小毒根本不足為慮。」右臂蛇紋發紅,顯然是小墨的吻起了效用。黑蛇之吻,可御百毒。

瑾瞳見游玄皓沒有中毒的跡象,也沒說什麼,蹲下身來,撿起地上一根斷掉一截的銀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