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會,我一定會回來的。」顏漠安慰他。

他抓緊顏漠,不說話,但是也不鬆手。

「是不是有點怕黑?確實你一個人在醫院可能會有點不安全,你怕也是應該的,但是不要擔心,你睡一覺,我就回來的,真的。」顏漠摸摸他的頭,笑著說。

「老師……」貝貝喃喃道。

顏漠揉揉他的頭,然後拿起書包背在身上就走了。

晚上,明月高懸,顏漠騎著腳踏車飛奔在土路上。

為了能快點到,顏漠抄了近路,從孤兒院的後門進去,還沒進入,就看到前面的天空映著火光,心中很是奇怪。

難道孤兒院著火了?

她心中越來越著急,想要騎車過去,還沒進去,就看到一個人狼狽的跑出來,抬頭一看,是夏知宜,受到了驚嚇,她連忙道:「怎麼樣?發生什麼事了?前面怎麼有火光,是著火了……」

「別廢話了,何允的手下袁岡要殺了我,先帶我走。」夏知宜坐到顏漠的自行車後面,催促道:「快走。」

於是顏漠一邊蹬著腳踏車一邊跟夏知宜說話。

「你好重。」

「閉嘴。」夏知宜沒好氣。

「你下回應該減肥了。我快要載不動你了。」

「你夠了,別說話,省點力氣載我。」夏知宜冷冷道。

「你騎車快不快,要不你載我。」

「別啰嗦。」

兩人一路向前騎,顏漠力氣越來越小,騎得速度越來越慢。

夏知宜怒道:「要你何用?騎個車都騎得這麼慢?在這麼慢下去,你別保護我了,你乾脆給我收屍!」

顏漠艱難的騎著小車,載著夏知宜這傢伙,道:「我本來就不是自願保護你的,我們之間只是交易,交易!而且,你實在是太重了。」

夏知宜聽到後面有聲響,道:「騎快點,後面的傢伙追上來了,要是真被它們追到,到時候你死我死大家都玩完!」

顏漠氣喘吁吁,說:「我實在騎不動了。」

地上有個坑,天色很黑,顏漠一個不留神,腳踏車騎到小凹坑裡,兩個連同腳踏車一起倒在地上,疼的兩人齜牙咧嘴。

「疼疼疼……你壓著我了,你太重了。」顏漠抱怨道。

「你閉嘴!走路怎麼不看著路?」夏知宜爬起來,看了看後面,追兵們快要追上來了,他連忙扶起腳踏車,這才發現腳踏車被摔壞了。

顏漠道:「天黑,看不清。」

接著月光,顏漠看清追他們的是兩個人。

夏知宜說:「袁岡會妖術,以前據說是個不法術士,自身實力比較弱,但是可以撒豆成兵,你看到的可能只是小豆子而已。」

話音未落,一隻小豆子一腳飛踢過去,顏漠撲著夏知宜一閃,小豆子一腳踢在他們身後的樹枝上,只聽嘎嘣一聲,手腕粗細的樹枝就這麼被小豆子踢斷了。

顏漠驚訝道:「這小豆子好勇猛啊,和我們家晾海天醬油的黃豆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啊。」

另一隻小豆子撲過來,夏知宜拉著顏漠穿梭在樹林間,道:「把它們打死,它們可能現出原型,到時候你可以拿它們去晾海天醬油,不過目前要保證我們不會被這兩隻小豆子吃掉。」

顏漠一邊跑一邊驚訝道:「小豆子會吃人?」

「你想要知道可以跑過去試試看。」

「謝謝,我不想知道。」顏漠一邊說一邊跑著,結果,一隻小豆子不知怎麼跑到顏漠前面,顏漠腦袋一個沒有反應過來,飛起一腳踢向小豆子,小豆子好像是武術家一樣,雙臂格擋,之後一個旋身一腳踹在顏漠後背,把顏漠摔個狗啃泥,然後小豆子猛然撲向夏知宜,沒想到顏漠一伸腳,絆倒這隻小豆子,然後顏漠拉起夏知宜就跑。

「我去!這小豆子怎麼跟個武林高手一樣啊?我跟它打居然有一種高手決戰的感覺?」顏漠跑著。

夏知宜說:「廢話,袁岡的小豆子們要是不厲害,我怎麼會請你來保護我。」

「所以說你為什麼請我來,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我就是個菜鳥?」顏漠一臉疑惑。

「這到沒有,我聽人家說你是個得道高人,法力無邊什麼的,無論什麼樣的鬼怪你都能收服。於是我就聽信了讒言。」夏知宜懊惱道。

顏漠有點咬牙切齒,道:「讒言什麼意思?雖然這傳聞極其不靠譜,但是用讒言來形容這種傳聞我總感覺有點被羞辱了……」

「誰知道你這麼弱,什麼都不會,現在還只能拉著我滿山亂跑,我本以為見到你,你會大手一揮就能打敗兩隻小豆子呢,誰知道一隻小豆子都能把你打個半死。」

顏漠生氣道:「我當時就不應該絆倒那隻小豆子,我就應該讓小豆子咬死你。」

「小豆子們咬死我你當它們不會咬死你嗎?」

重生之商女爲後 「你管它們咬不咬死我呢。」

跑了許久,二人紛紛跪在樹下喘氣。

「累死了。」

「我也是。」

「那兩隻小豆子們不會找到這裡吧?」顏漠有點不放心,環顧四周。

夏知宜道:「也許不會。」

顏漠又看了看四周,問:「這是哪?」

夏知宜看了看四周,沉默半刻,道:「我也不知道。」

顏漠又道:「何允、幻女、袁岡不會找到這裡,然後取你狗命吧?」

夏知宜冷哼一聲,道:「取你狗命。」

顏漠道:「好好好,是取我狗命。」

夏知宜咬牙切齒,「你是說我是你的狗?」

顏漠哀嘆一聲,道:「那你到底想怎麼說,是取我狗命還是取你狗命?」

夏知宜怒道:「不準說狗命!」

顏漠深呼吸一下,道:「好,不說狗命,你說何允、幻女、袁岡不會找到這裡,然後取你的那個命呢?」

夏知宜皺眉,道:「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別激動。」

顏漠神色一凜,問:「莫非,難道,你已經死了?」

夏知宜翻了個白眼,說:「你來之前,女生宿舍著火了,我依稀在火中看到幻女。」 「女生宿舍著火了?那那些小孩子呢?」顏漠連忙問。

夏知宜眼神閃爍不定,道:「我不知道,可能現在已經被燒得……」

顏漠氣急,一把揪住夏知宜的領子,道:「當時你怎麼不告訴我。」

夏知宜冷冷道:「告訴你呢?你會立刻跑到女生宿舍樓,從火場里救出所有小孩子嗎?」

「你不該瞞我。」顏漠道。

夏知宜推開顏漠,同樣吼道:「沒有什麼該不該,是幻女放的火,你要怪就怪她去。而且我請你來當我保鏢,是讓你保護我的,不是為了叫你當一個大義滅親奮不顧身隨時為小孩子們去死的大英雄!」

顏漠握緊拳頭,道:「夏知宜,你太垃圾了!」

夏知宜譏諷的笑了一聲,眼睛里一派冰冷,道:「我是垃圾,我是壞蛋,我做事只想著自己,我自私自利,你呢?你偉大光明,你善良,你總是想著保護所有的人,你總是想著討好所有的人,可是到頭來,有人感激你嗎?你感動的人是誰,你感動的人誰也不是,是你自己!」

「你本來就是一個失敗的人!中庸普通,道貌岸然,你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人,你骨子裡比我們這種人還冷,你比我們還虛偽。你虛偽到連你自己都相信了你的偽裝。」夏知宜目光冷淡,看著面色蒼白的顏漠道。

顏漠思來想去,道:「我不虛偽。」

「不,你虛偽,你想要什麼東西你不說,你藏在心裡,裝出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裝成一個光明磊落的君子,裝成一個完美的聖賢,其實你就是個普通人,你不完美,沒那麼陽光。」夏知宜說。

顏漠吼道:「你說的是你自己吧!不要把我當成你,不要揣度我。很討厭!」

夏知宜冷冷道:「我要是真的猜錯了,你生氣做什麼?」

「我生氣是因為你是個垃圾。」

「我只不過不是聖父,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夏知宜嘆息一聲。

顏漠冷靜下來,問:「幻女現在應該不會出現,袁岡的小豆子們呢?何允呢?」

夏知宜說:「小豆子們的話,打死再多的小豆子也沒用,因為袁岡不死,小豆子就層出不窮。 頭條婚約 關於何允,其實有一件小事沒有說。」

「你遺漏的肯定不是小事。」顏漠小聲的嘀咕著。

夏知宜冷冷道:「你聽不聽?」

「聽,說說說。」顏漠道。

夏知宜說:「何允以前有一個女兒,叫做小海,小海曾經跟我玩的非常好,算是我的發小。」

顏漠一時好奇,問:「後來呢?」

夏知宜身體一怔,緩緩道:「後來小海死了。」

顏漠:「……」

夏知宜接著說:「何允在小海死了之後像是發了瘋一樣,我猜測,他復活青楓的原因就是為了讓青楓復活小海,可惜,青楓把他變成殭屍就沒有下文了。」

「這個……小海是怎麼死的?」顏漠覺得青梅竹馬相愛相殺的可能比較大,青梅的爸爸要殺竹馬,竹馬殺青梅……

呃,好狗血。

夏知宜沉默半晌,說:「我害死的。」

果然啊果然,這是一出狗血的青梅竹馬相愛相殺的鬧劇啊。

夏知宜說:「有一次,小海跟我吵架了,然後小海死了。」

顏漠沒說話,她覺得夏知宜省略的也太多了,吵的什麼內容,之後呢?小海怎麼死的?

太多的疑問,顏漠剛想要問,就聽到有人說:「是啊,是你這個劊子手,是你害死我的小海的。」

夏知宜和顏漠一僵。

順著聲音看過去,顏漠看到一個人從黑暗處走出,月光照在他的臉上,他的臉顯得更加的蒼白。

他看起來很年輕,但是卻有一股陰森的感覺。

夏知宜臉色有點慘白,他說:「何允。」

等等,袁岡這個小BOSS還沒打死呢?大boss直接出來真的好嗎?

這也太不給我們歷練的機會了吧。

何允說:「阿宜,我家小海好寂寞,你去陪她好不好?她最喜歡你了,她才十歲,你不在她多孤獨啊。」

夏知宜臉色冰冷,說:「何叔叔,小海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冤有頭債有主,我有再多的不對,那也是我的錯,跟我爸爸媽媽有什麼關係,你知道我最恨你什麼嗎?」

顏漠一臉震驚。

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解密了。

兩個仇人終於到了算舊賬的時候了。

小海的事情,夏知宜的老爸夏雪迎的事情……

顏漠同情的看向夏知宜,小小年紀,失去了父母,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他十歲左右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害死了小海,然後小海爸爸遷怒,然後夏知宜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成為一個孤兒。

「你恨我撞死你爸爸媽媽嗎?恨我有什麼用,都是你不好啊,你本來就是一個不幸的人,小海就是因為你才死的,最該死的人不是小海,不是你爸爸媽媽,是你啊。難道不是嗎?」何允面無表情的說。

夏知宜點頭,說:「是啊,最該死的人是我,可是我不想死呢。」

「你不死,小海多寂寞啊。你恨我,我也恨死你了。」何允說。

「是啊,我恨死你了,原本我可以像普通小孩一樣過著平凡普通的生活,都是因為你撞死我的父母,所以我才流落到這種地步的。」夏知宜冷淡的說。

顏漠:「……」

原本以為夏知宜恨死何允的緣故是因為何允殺了他的父母,沒想到恨死何允的原因居然是讓他平凡的生活一團糟而已……

何允看向顏漠,說:「小姑娘,這個夏知宜不是好人,相信他你會死的很慘的。滾吧。」

冷酷總裁霸道愛 顏漠冷冷道:「你也不是好人,因為好人不會指使幻女去放火,那麼多小孩子,你就為了製造混亂,就要殺了那麼多小孩子嗎?就為了那種理由,你就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做這種事情嗎?」

何允冷笑一下,說:「是啊,我也不是什麼好人呢。所以小姑娘,你還是去死吧?」說完,何允五爪迅速變黑,凌空一抓,一道黑蒙蒙的屍氣就猛然襲向顏漠。

「顏漠……」夏知宜大叫一聲。 顏漠連忙用手抱著頭,就地一滾,滾完才發現手臂有點疼,暗黑色的血液慢慢流出來,傷口冰冷透骨,動彈不得。

夏知宜見了那傷口,道:「別亂動,那是屍氣,找點糯米敷上去。千萬別亂動,你要是亂動了,屍毒蔓延到全身,你就是最低等的走屍了。」

顏漠猶豫一下,問:「請問一下,走屍是什麼?是殭屍的一種嗎?」

「不,只是會走動的屍體而已,沒有思維。」夏知宜道。

何允猛然出現在夏知宜面前,手掐著他的脖子,冷冷道:「夏知宜,去地獄向小海懺悔吧!」他的手慢慢收緊,夏知宜難受的臉都憋紅了。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聽說小海死的時候才十歲,夏知宜應該也不大,長大了,小海也許並不怎麼恨夏知宜,因為當時的夏知宜只是個孩子而已。」

何允淡淡道:「我知道啊,但是那又怎麼樣啊?我就是恨他害死小海,害死我的小海。所以夏知宜你去死吧。」

何允還沒殺夏知宜,顏漠猛然踢過去,何允一時不察,居然被踢到臉上,一吃痛,手一松,夏知宜被扔在地上。

夏知宜乾咳幾聲,爬起來道:「我真是命大,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啊。」

顏漠全身發抖,傷口流出黑色的血,道:「是的啊,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我居然是不長命的好人。這屍毒又蔓延的更快了。」

夏知宜瞥了一眼,道:「廢話,叫你不要動,你偏要動,活該。」

「是啊是啊,我活該,我應該讓何允掐死你,這樣我就聽不到你討厭的聲音了。」身體越來越冷,顏漠一個撐不住跪在地上。

好像到了潛意識裡。

顏漠的潛意識裡是一片虛無。

裡面有一個人,是叔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