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要。」

……

「爸比,媽咪,你們……在幹什麼?」

門口,穿著一身睡意的小糯米眼巴巴地望著他們,一張帥氣的小臉上滿是狐疑之色。

薄寒池頓時噎了一下,抬眼望向阿黎,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老婆,要怎麼跟小糯米解釋?」

阿黎暗暗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反正我剛才什麼都沒有做,一直都是你在這裡胡來。」

「……」

什麼都沒有做嗎?

薄寒池微微嘆了一口氣,又無奈地搖搖頭,故意唉聲嘆氣地對小糯米說道:「爸比是想跟你的弟弟妹妹說會兒話,可你媽咪非說他們現在還聽不懂,小糯米,你倒是告訴爸比,你說這倆小傢伙到底能不能聽懂?」

小糯米懵懂地搖搖頭,「爸比,我也不知道弟弟或者妹妹能不能聽懂。」

「對了,小糯米,這麼晚了你不睡覺,怎麼跑來爸比和媽咪和房間了?」

總算把這事兒岔過去了,薄寒池總算吁了一口氣,又不著痕迹地倒打一耙。

小糯米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地瞧了一眼爸比和媽咪,然後飛快地朝著床上跑去,又在薄寒池和宋黎錯愕的目光下,他鑽進了被窩裡。

「爸比,媽咪,我今晚上不要一個人睡,我要跟你們一起睡。」

說這句話的時候,小糯米已經躺在了被窩裡,只露出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

薄寒池頓時被氣笑了,那一股想將他從被子里拽出來的衝動,硬生生地被他遏制住了,「兒子,你倒是說說,你為什麼突然想跟爸比和媽咪一起睡?」

「是啊!兒子,你之前一個人睡不是挺好的嗎?怎麼今晚上……」

阿黎也是一臉不解。

小糯米用力地抿著唇角,忽然「哇」地一聲,他嚎啕大哭起來。 呃,這小傢伙怎麼突然哭了?

薄寒池和宋黎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然後又不約而同地問了一句:「你罵他了?」緊接著,倆人又不約而同地搖搖頭。

見小糯米哭得可憐兮兮的樣子,薄寒池連忙跑過去,生怕委屈了那小傢伙,畢竟,他媽咪肚子里現在還有倆小隻,他受到的關注自然就少了一些。

與薄寒池的擔憂截然相反的是,阿黎半點都沒有動彈,雷打不動地坐在藤椅上,悠然自得地瞅著床上抽抽搭搭的小糯米。

她半眯起眸子微笑,嘴角微微翹起,說道:「兒子,再哭大聲一點,不然媽咪都聽不見。」

躲在被窩裡的小糯米頓時愣住了,被淚水打濕的長睫輕顫了一下,不可思議地望著不遠處的媽咪,下一刻的時候,他哭得更賣力了。

薄寒池嘴角一抽,狐疑地瞅了一眼阿黎,又看向哭得賣力的小糯米,笑得有些尷尬。

「兒子,那個,爸比跟你商量一下,咱還是不哭了吧!看你哭得也挺累的,等哭完之後你還是……」

不等薄寒池把話說完,小糯米又加大了聲音,淚水更是大顆大顆地從眼眶滾落下來。

阿黎用眼神示意薄寒池不要搭理小糯米,等這臭小子哭夠就好了。

薄寒池猶豫了。

見沒有人搭理他,小糯米吸了吸鼻子,抽抽搭搭的,可憐巴巴地瞅著薄寒池,「爸比,你不愛我了嗎?為什麼我哭的時候你也不來安慰我?」

「……」

他能說他不敢違背老婆的意願嗎?

答案是否定的,當然不能。

薄寒池呵呵笑了笑,在小糯米旁邊坐下來,一本正經地地說道:「兒子,爸比很負責任地告訴你,哭泣是一種情緒的發泄,也是你的權力,所以哭吧!沒事兒的,我和你媽咪會在一旁陪著你的。」

小糯米抿抿唇,幽怨地瞪了一眼媽咪,然後無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

見小糯米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阿黎慢悠悠地問了一句:「兒子,哭夠了?」

小糯米一愣,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媽咪,我哭夠了。」

「哭夠了就好,那你現在能不能告訴媽咪,你剛從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對待小糯米,阿黎從來都有自己的一套。

小糯米吸了吸鼻子,求助地看向爸比,薄寒池心頭一震,不著痕迹地別過臉去,在家裡,阿黎教育小糯米的時候,他絕對不能插嘴。

見爸比狠著心不搭理他,小糯米越發覺得委屈了,差點又大聲哭起來,「媽咪,我都好久沒陪你睡覺了,以前沒有爸比的時候,你每次回來都會讓我陪你睡覺,可是,自從有了爸比之後……」

小糯米一邊說著,一邊氣哼哼地瞅著阿黎,「媽咪,我好想念以前的生活。」

聽到小糯米的一番控訴,阿黎忽然意識到什麼,她最近是不是太忽略小糯米了?自從肚子里懷了倆小傢伙之後,她對小糯米好像……好像沒以前那麼親密了,她有多久沒有抱過小糯米了?有多久沒好好跟小糯米聊天了?她是真的忽略這個小傢伙了。

想到這裡,阿黎的心裡瞬間不好受了。

她連忙走到小糯米的身邊,輕輕地將他摟進懷裡,說話的語氣里滿是愧疚:「小糯米,對不起!這段時間是媽咪忽略你了,那今晚上你就跟爸比和媽咪一起睡。」

一旁的薄寒池頓時噎了幾下,這小傢伙明裡暗裡分明就是在嫌棄他。

原本他想拒絕的,可一想到阿黎那護短的性子,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什麼都不說,免得一會兒被趕出卧室的那個人是他。

目的達成,小糯米得意地笑了。

他躺在被窩裡,一雙睏倦的大眼睛很認真地望著媽咪,眼巴巴地說道:「媽咪,那你什麼時候睡覺啊?我有點困了,我明天還要上學。」

阿黎抿唇笑,伸手幫小糯米掖了掖被子,「你睡吧!媽咪在一旁守著你。」

「媽咪,那等我睡著之後,你不會讓爸比把我抱回我自己的房間吧?」

這是小糯米最擔心的,因為同桌欣欣告訴他,她每次睡覺的時候,都是在爸比和媽咪的房間,可每次早上醒來,都是在我自己的房間……

也就說,一定是欣欣的爸比或者媽咪,趁著她睡著的時候,把她抱回自己房間的。

撿我 阿黎輕輕揉了揉他的小腦袋,說道:「當然不會,媽咪跟你保證。」

看著阿黎一臉鎮定的樣子,薄寒池不由得心虛,他剛才還在想,等小糯米睡著了,就把他抱回他自己的房間。

得到媽咪的保證,小糯米笑得迷了眼,「媽咪,你真好!我愛你喲!」

「媽咪也愛你。睡吧!兒子,明天早上媽咪送你去幼兒園。」

「嗯,那我睡了,晚安,媽咪,爸比。」

……

小糯米很快就睡著了,阿黎扭頭睇了一眼薄寒池,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故意打趣地說道:「怎麼了?老公,你不高興小糯米跟我們一起睡呀?」

「當然不是!」

薄寒池毫不猶豫地否認了,就算心裡覺得是,那嘴上也絕對不能說出口。

阿黎挑眉,好整以暇地看向他,「真的?」

視線與那一雙透徹的深眸撞上,薄寒池頓時噎了一下,不著痕迹地挪開目光,義正言辭地說道:「當然是真的,小糯米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兒子,他也是我兒子。」

雖然他一向主張男孩要堅強獨立,但特殊時候,就比如剛才,他也得適當地改變。

「好吧!我相信你了。」

阿黎半眯著眸子微笑。

薄寒池上前抱住她,親昵地碰了碰額頭,說道:「老婆,對不起,這段時間我也忽略了咱們的兒子。」

「你知道就好,從明天開始記得補回來。」

「遵命!」

……

翌日下午,為了給庄小魚撐腰,阿黎提前去幼兒園接了小糯米,然後立刻驅車前往薄家老宅。薄承東告訴她,她父母決定搬回老宅陪老夫人一起生活,而且,老夫人也想瞧一瞧庄小魚。 阿黎帶著小糯米趕到的時候,老宅的大廳里坐滿了人,除了薄寒池,基本上都到齊了,就連薄承西這個大明星也難得回家了。

今晚上的主角薄承東和庄小魚更是早早地就回來了。

小糯米作為薄家的第一個玄孫,集寵愛於一身,不管是老夫人,還是張婉怡夫婦,還有那薄承東和薄承西這來個叔叔,都招架不住他那一張小甜嘴兒,恨不得將天底下最好的東西都搬到他面前。

於是,在這些人寵溺下,小糯米原本就無法無天的性子,越發得到釋放。

阿黎唯一慶幸的是,小糯米怕她,但凡是她的話,小糯米從來不敢忤逆。

「小糯米,來叔叔這!叔叔帶你出去堆雪人。」

薄承西難得見到小糯米,自然是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吸引他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這話音剛落下,小糯米的眼睛里立刻流露出期待的神色,他抬起頭,眼巴巴地瞅著阿黎,問道:「媽咪,我可以跟二叔出去玩嗎?」

阿黎半眯著眸子微笑,「你要是不怕冷的話,就出去玩好了。」

「不怕!」

撂下話,小糯米立刻屁顛屁顛地朝著薄承西奔過去,半點都沒有猶豫。

這一動作,立刻引來大伙兒善意的笑聲。

阿黎忍不住伸手扶額,這麼貪玩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隨了誰的!

安排好了小糯米,她這才空出時間跟長輩們打招呼,「奶奶,爸,媽……」

與前幾年相比,這一家人對她的態度,早已經是千差萬別,尤其是曾經喜歡針對她的老夫人,如今恨不得將庫房所有的營養品搬去薄公館。

「小黎兒,你還站著做什麼!趕緊坐啊!快,快來奶奶這裡。」

老夫人的熱情讓阿黎有些難以招架。

阿黎呵呵笑了笑,還是順從了老人家的意思,在她身邊坐下來。

「小黎兒,你這肚子,看起來好像大了一些了!好像才三個多月吧!不愧是懷的雙胞胎,我記得以前婉怡懷阿池的時候,都沒怎麼明顯。」

不等阿黎說什麼,老夫人似是發現了什麼,立刻皺起眉頭,「你這,你這怎麼又瘦了!小黎兒,你現在懷的可是雙胞胎,要多吃點,不然的話,不光你肚子里的兩個寶寶營養不夠,你自己也……」

說著,老夫人嘆了一口氣,眉頭皺得更緊了,說道:「不如這樣吧!你們一家子還是搬來老宅住。」

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笑得有些尷尬,搬來老宅住,那是不可能的!俗話說的好,距離產生美!這要是天天住在一個屋檐下,肯定會有矛盾。

拒絕!

必須拒絕!

「奶奶,我哪裡瘦了!早上的時候我還特意稱了一下,漲了一斤多呢!而且我最近吃的也比較多,就是偶爾還會孕吐,但也不嚴重。」

老夫人聽出了阿黎話里的拒絕,自然也就不好再勉強了。

對於阿黎肚子里的倆個小寶寶,她是看得極重的,絕對不允許有半點閃失,她恨不得讓阿黎生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想了想,老夫人還是說了一句:「阿黎,這事兒你再好好想想。」

「那,我再好好想想,也跟寒池商量一下。」

「這就對了!有事兒就應該商量著來。」

……

「瞧見了嗎?這就是阿黎在我們家的地位,是這個。」薄承東暗暗豎起大拇指,如今小姑奶奶在他們家的地位,基本上是無人能夠撼動了。

一旁的庄小魚愣了愣,暗自慶幸找了宋小黎給她撐腰,有她在,就算薄承東的父母對她有意見,估計也不會太刁難她。

之前她有些不相信,現在看來,薄承東的決定是明智的。

「看到了!」

「不過,你也不用羨慕她,她這是苦盡甘來,你是不知道以前……」

一想到幾年前的事情,薄承東立刻嘖嘖兩聲,唏噓不已,物是人非啊!

庄小魚聳聳肩,壓低了聲音說道:「我怎麼就不知道了!我都知道的,所以,我才羨慕她,我要是她的話,肯定沒這麼寬容。」

「……」

聽到庄小魚這麼一說,薄承東頓時不淡定了,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越發慶幸自己叫來了宋黎。

阿黎跟老夫人聊了幾句之後,不著痕迹地將話題扯到了庄小魚和薄承東的身上,又將張婉怡也順帶進了話題中。她抿唇笑著說道:「奶奶,媽,你們肯定不知道承東和小魚的媒人是誰!」

張婉怡瞬間愣住了,她是有些瞧不上庄小魚的出身,但小東喜歡了,她這個當媽的也不能太說什麼。

倒是老夫人,半點都不驚訝,只說道:「阿黎,這媒人該不會是你吧?」

阿黎立刻就笑了,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笑吟吟地說道:「還是奶奶明察秋毫,小東和小魚的媒人就是我,我幾年前就認識小魚了。」

「你跟小魚認識啊!那敢情好,以後你們就是一家人了。」

這句話一說出口,就算是薄家承認了庄小魚的身份,就算張婉怡有意見,也只能保留。

庄小魚喜不自禁的,朝著阿黎擠眉弄眼,大嫂,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薄寒池趕到的時候,薄承東和庄小魚的婚禮日期都基本上敲定了,只等著在婚禮前,雙方的家長約個時間見一面。

因著時間有點趕,最後,薄承東開著車,親自把庄三秒接到了薄家老宅。

……

「小糯米睡著了?」

薄寒池從浴室走出來,只看到阿黎半躺在床上,手裡捧了一本書在看。

聽到聲響,阿黎放下手裡的書,輕輕「嗯」地了一聲,又笑眯眯地打趣道:「老公,你該不會還想把小糯米留下來一起睡?」

逍遙兵王 一想到小糯米的睡姿,薄寒池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想。」

阿黎見狀,頓時不樂意了,輕嗤一聲,「你這是嫌棄你兒子嗎?」

他心裡驀地咯噔一聲,強烈的求生欲讓他立刻改口:「老婆,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們的床太小了,不夠那小傢伙發揮的。」

阿黎瞧了一眼他們兩米大的床,小嗎?這麼大的床還小嗎?明明就是嫌棄。 似是察覺到阿黎鋒利的眼神,薄寒池嘴角一抽,心裡暗暗想著,回頭一定得找個借口,把這兩米寬的大床換成一張一米五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