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錯,老夫回苗寨閉關七七四十九日,現在已經出關。」

老者笑道。

這時候,依偎在阿波羅懷裡的艾琳莎姐妹,起身為老者親自端了一杯水。

那名老者也不客氣,往沙發上一靠,翹起二郎腿,神情自然。

從他的架勢來看,他並非太陽神的手下,而更像是太陽神的朋友。

「歐陽先生請。」

艾琳莎扭動著豐饒的身姿,語氣嫵媚地說道。

阿波羅一笑。

「寶貝兒,歐陽先生是我在東方最好的朋友,不用跟他客氣,我有一個悲痛的消息,想要告訴你……」

阿波羅說道。

老者神情淡然,嘴角露出几絲邪笑,他好像已經知道了阿波羅要說什麼。

「太陽神大人,不必說了,你是想告訴我,我師弟金人鳳他死了,對嗎?」

老者不以為然笑道。

這名老者,也是苗域之人,他便是苗域聖手金人鳳的師兄,歐陽旭。

雖然,他把自己的師弟引薦給了太陽宮,但是他本人,卻並沒有加入太陽宮,所以,他的名義只是阿波羅的東方朋友,而因為他毒功厲害,阿波羅對他格外青睞。

聽到歐陽旭的話,阿波羅有些驚訝。

「歐陽先生,你是怎麼知道的?」

阿波羅問道。

歐陽旭回東方閉關,如今剛到西方,按理說,他應該還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

「哈哈……實不相瞞,我在師弟身體裡面下了蠱,如果他有背叛你的想法,他體內的蠱就會發作滅口,一旦他死了,無論相隔多遠,我都能感覺到。」

歐陽旭冷血笑道。

在他看來,自己師弟的生死,彷彿就像家裡死了一條貓狗一樣,絲毫不值得悲痛。

也正因為如此,金人鳳在被秦穆然制服后,才會慘死在萬蟲蠱毒之下。

「歐陽先生,你這次閉關,實力想必又有突破,讓我見識一下如何?」

阿波羅笑道。

歐陽旭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冰冷的笑意,雙眼閃過熒綠光芒。

沒人看到他做了什麼,站在旁邊的西方大漢,感到渾身一癢,伸手一抓。

「啊……」

「蟲子,好多蟲子……」

阿波羅和艾琳莎姐妹急忙看去,短短几秒鐘,那名西方大漢,立刻倒在地上,身體快速破裂,體內湧出千萬蟲蟻,瞬間死無全屍。

由始至終,沒人看到歐陽旭出手。

相比於金人鳳,歐陽旭的毒功,要遠遠在他之上! “瘋了,真是瘋了!”

賈志文看着眼前和沙塵暴站在一起的趙小川,神情呆滯。

冷情boss請放手 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爲什麼趙小川要無緣無故地抵抗眼前的沙暴,更讓他想不通的這些恐怖的,蘊含了靈體的沙暴究竟是什麼人佈置的。

“這樣的手段,這樣的佈陣手法!難道還有人在陣法上可以勝過郝家麼?”

以賈志文的眼光,已經看出眼前的異象是有御鬼師動用了陣法,想要藉助這裏的天地鎮壓趙小川。

這讓他想起了多年前和龍王大戰在一起的情景!

那場和龍王的戰鬥讓他至今難忘,同時又和眼前的景象何其的相似。

正當賈志文感慨世,一道龍捲風驟然在他的背後顯現。

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賈志文只來得及驚呼一聲,便被那龍捲風給吞沒了。

趙小川聽到了賈志文的驚呼聲,轉頭望去,正好看到那龍捲風向着遠處遁去。

他臉色不由一變,控制着巨人向着龍捲風衝去。

一步跨出,巨人騰空而起,在空中靈活的翻了個跟頭後,雙腳帶着泰山壓頂之勢狠狠地踩在了那龍捲風上。

蓬!

塵土飛揚,那龍捲風被巨人攔腰折斷,消散在空中。

趙小川在巨人中心掃視四周,卻發現剛纔被龍捲風吞噬的賈志文竟然消失了蹤跡。

“賈志文人被抓走了?”

趙小川心中焦急,他雖然平時對賈志文不怎麼樣,但其實心底還是將賈志文當朋友的。

總裁寵妻無度 雖然在御鬼盟中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但趙小川卻並不怪賈志文。

可是現在賈志文竟然被不知名的敵人抓走了?

“藏頭露尾算什麼?有種給我滾出來!”

趙小川大聲喝道,天空中吹起一陣陰風。

頓時六個巨大的漩渦從趙小川身後浮現,一隻只黑色的霧氣手爪向着四周沙塵暴中伸去。

沙塵暴中的顯現的靈體見到那一隻只黑色的手爪,頓時臉色臉上露出驚恐地神色,轉頭向着遠方遁去。

沙塵暴沒有了靈體的支撐,頓時分散了不少!

可是趙小川此刻正在憤怒之中,怎麼可能就這樣讓這些靈體在自己眼皮子地下逃掉?

只見那些黑色手爪纏住那些沙漠靈體後,一條條半透明的靈魂被手爪從沙塵暴中撤出,在空中或是被撕成碎片,或是被六道漩渦吞噬。

趙小川兩眼冰冷的望着那些悽慘的靈魂體,臉上一片漠然。

你不是引誘我來到這裏麼?我來了!但我來了,你竟然不出來,那就不合適了!

不過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一直殺到你出來!

趙小川的的想法很簡單,一個殺,殺個天昏地暗,殺個鬼哭神嚎!

他相信這些靈體對於那躲在暗處的人來說也是極其珍貴的,特別是在這個亂世中,如此多的靈體對於任何一個勢力來說多事珍貴的戰力。

所以對方絕對不是不會讓自己就這樣屠殺的,只要對方忍不住站出來,到時候就是自己化被動爲主動的時候了!

“不夠,還不夠!殺,殺,殺!”

第二世在趙小川心中狂笑道,語氣說不出的瘋狂,大聲慫恿着趙小川。

趙小川似乎受到第二世的影響,眼中閃過一絲紅芒,身上包裹着的鎧甲巨人竟然從深紫色變成血紅色,宛如一頭從血池中爬出的惡魔。

“夠了!夠了!不要再殺了!”

眨眼間那些沙漠中地靈體已經有一半被趙小川屠殺了,而躲在黑暗中的人終於跳了出來。

“哼!不殺?你說了不算!”

趙小川冷笑道,看着眼前身披黃色錦衣,滿臉焦急的男子,冷笑地說道。

一張嘴,山河圖從他的口中飛出。

那山河圖乃是趙小川壓箱底的寶物,就連第二世也對山河圖忌憚不已。

如今山河圖被趙小川祭出,足見趙小川是有多麼的氣憤。

只見那山河圖剛離開趙小川的嘴巴,迎風變長,將方圓數千裏的天空覆蓋。

彷彿夜幕降臨,整片天空瞬間暗了下來,同時那些龍捲風紛紛飛入山河圖中消失不見,而那些沙塵也漸漸化爲一座座山峯引入山河圖中。

尤其是那些陰魂經過山河圖中的金光一照,臉上的痛苦瞬間平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化作淡淡霧氣消散在山河圖中。

那黃袍男子神色驚恐地看着山河圖,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塊碧綠的印璽拋在自己的頭頂。

印璽上散發出碧綠色濃濃的雲霧,形成華蓋遮住黃袍男子的頭頂,擋住了山河圖的吸力。

趙小川驚訝地看着山河圖,這還是他第一次動用山河圖,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不過很快他的耳邊傳來了第二世的咒罵聲。

“該死的,你快點收了山河圖聽到了麼?在這樣下去,我和你都要被它吸成骨頭了!”

趙小川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這才發覺僅僅一會兒的功夫,自己體內的輪迴之力竟然消失了五分之四。

第二世的魂體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輪迴空間中更是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還有他剛剛收入體內的六道輪迴盤的碎片也變得黯淡了不少。

“收!”

趙小川連忙收起山河圖,天空驟然大亮。

炙熱的太陽掛在天空,金色的傻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爍爍。

若不是眼前還有一名黃袍男子臉色陰沉地看着趙小川,趙小川還以爲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黃袍男子眼神忌憚地看了趙小川半天,最後有些心痛看着天空中的印璽。

揮揮手,印璽落入黃袍男子手中,黃袍男子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半天發現表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頓時眼中露出肉疼的神色。

“毀朕玉璽,你真是好膽!”黃袍男子怒道。

趙小川冷哼一聲,斜着眼睛看着男子,彷彿再看一個****。

剛纔他還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男子身上的黃袍上面繡着一條條五爪金龍,像極了他電視中看過的皇帝。

“這是個****!都是什麼時代了!還把自己當皇帝,穿的和個唱戲的一樣到處亂逛!”

趙小川心中鄙夷眼前的男子,完全忘記了自己曾經也當過一段時間的皇帝。 「歐陽先生,你的毒功又精進不少,我真是替你感到高興……」

阿波羅恭維地笑道。

言罷,立刻有人將地上的屍體處理乾淨。

在阿波羅看來,歐陽旭的毒功進步,對自己也大有幫助,他又多了一張對付冥王的幫手。

「太陽神大人,我這次來西方,就是來幫助你的。」

歐陽旭笑道。

「我的朋友,那真是太感謝你了,我代表太陽宮歡迎你的到來。」

阿波羅感激笑道。

「我記得上次離開的時候,我給你留下了一枚蠱丹,你是已經把它用掉了嗎?」

歐陽旭問道。

「不錯,你說那枚蠱丹叫控心蠱,可以完全控制一個人,我把它用在了一個女人身上,她現在已經回到了冥王殿,如果能夠控制她,那真是太好了……」

阿波羅興奮回道。

阿波羅說的那個女人,正是秦霜。

當初,布朗家族抓住秦霜的時候,阿波羅便已經有了全盤計劃,先是將蠱丹注入秦霜體內,隨後故意讓冥王殿輕易救走秦霜,目的就是為了等待歐陽旭到來后,可以控制秦霜為太陽宮效力。

這種控心蠱,只有制蠱人才可以控制,所以,這段時間秦霜雖然感覺到身體不對勁,但體內的蠱並沒有發作,而是陷入沉睡當中,等待主人的召喚。

歐陽旭嘴角一揚,笑道:「那個女人既然已經中蠱,她就跑不掉,不過,這種蠱受距離影響,所以我得進入格蘭塞堡城,才能完成對那個女人的控制……」

阿波羅微微點頭,並看了下時間。

「歐陽先生,那就有勞了,我待會兒有個高層會議要開,就先失陪了。」

阿波羅言道。

「太陽神大人,你有重要事務,可以先去忙,不用照顧我,我們又不是外人,哈哈……」

歐陽旭笑道。

阿波羅點頭起身,艾琳莎和艾琳娜姐妹二人,立刻為阿波羅整理衣裝,準備下樓。

日色西沉,夜幕將至,巴比亞城的天空,逐漸漆黑下來。

因為太陽宮的封城,此刻,整個巴比亞城都陷入一片極度恐慌當中。

「太陽宮居然封鎖了整座城市,這是要打仗了嗎?」

「聽說,是冥王殿的勢力滲透了進來,現在,全城正在開展大搜捕行動。」

城市的市民,都在紛紛議論,所有人都籠罩在一片驚慌當中,畢竟,兩大神殿開戰,難免會對城市造成很大影響。

此刻。

林海和孔博士所在的莊園別墅,東皇小隊正在積極準備今晚的行動。

這時候,秦穆然走進客廳,眾人見狀,立刻圍了過來。

「隊長,東皇小隊已經一切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

石大壯信誓旦旦說道。

秦穆然環視一眼眾人,看了眼手錶,晚上六點半。

「好,七點鐘,雷凱會準時向城南發動襲擊,到時候太陽宮的主力勢必會支援城南,你們趕往城北,等待機會突圍,曲天馳會接應你們……」

秦穆然安排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