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人家是副院長,年齡和資歷到哪裡去了,是該牛鼻。可我們的未來就不見得比他差。」

「是啊,是啊。」

「黃雲飛你可是出了名的學霸,家裡條件又好,那自然是沒問題,可不像我們。」與此同時,一群身著白大褂的年輕人也向著新開的單獨的腫瘤科辦公室而去!

(本章完) 「咦?」

黃雲飛被兩個實習同伴簇擁著,同華新不期而遇。

「你也是來這裡實習的么?」

「沒聽說過還有人來這裡實習啊,看你面生的很,而且沒穿白大褂,你該不會是來這裡看病的吧。」

黃雲飛身邊的兩個同伴好奇的打量著華新。

「喲。」

「這不是我們躺躺東海醫科大學臨床專業系一班的學霸么?」

黃雲飛一眼就認出了那個曾經在學校裡面學習處處壓著自己一頭的華新。

「學霸?」

「黃哥,你和他是同學么?」

黃雲飛的兩個實習同伴不由好奇的看向黃雲飛。

「曾經是同學。」

「但是自從他被開除以後,我們就不能算是同學了吧。」

見到華新,黃雲飛的眸子里就不由閃爍著不悅之色。

當年臨床醫學系專業一班,他是班級裡面的班長,還是學生會成員,還是一班的學霸。可惜,就是因為華新這個窮小子,學習成績處處壓自己一頭,每次就奪得班級的第一,這讓黃雲飛心裡很是不爽。關鍵是他不僅學習好,而且長的清秀帥氣,就連班級裡面的班花都對華新那小子有好感,向華新表白,卻被華新給拒絕了,而對自己的追求卻不屑一顧,這讓黃雲飛覺得自己就像是在撿華新的破鞋一樣,而那華新的破鞋居然還看不起他的樣子。

「開除!」

黃雲飛兩人聞言,詫異的看了一眼華新。

「既然開除了,那就不可能是來實習的。」

「摁,那你是來看病的了。你也是來的很巧,知道新開設了一個腫瘤科門診室,你就跑了過來了。」

「雖然我們都是實習醫生,但已經開始挑選自己的專業定向了,以後就專攻腫瘤科,對於腫瘤科方面的專業知識都有了深厚的功底,尤其是黃哥,更是基礎紮實啊,經常被誇獎,你倒是可以先讓黃哥給你看看。」

黃雲飛的兩名實習同伴,不由驕傲的說道。

「怎麼?」

「真是得了癌症了?」

黃雲飛傲然的看著華新:「應該是腦癌啊,聽說你成了植物人,倒也是命大,居然還能蘇醒過來。不過,應該是腦子裡面受傷,長了腫瘤,所以你要過來看病吧。」

「不過。」

「身為一班的班長,我也不得不說你啊。」

「你什麼身份,貧困生,酒吧裡面打工的一個服務員,你居然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惦記上了白富美,最後被人給打了成了植物人了吧。」黃雲飛以一副教育的口吻,訓斥的道,「現在應該受到教訓了吧,既然是貧困生,就應該安守本分,好好的做事做人,而不是像癩蛤蟆一樣想吃天鵝肉,你有那個資格么?」

「嘖嘖。」

「小子,你不會吧?」

「貧困生也,酒吧裡面打工的服務員而已,你還惦記白富美,真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啊。」

黃雲飛身邊的實習同伴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華新。

「你得跟黃哥好好的學習學習啊。」

「黃哥家庭條件那是你能比擬的么,黃哥都沒有妄想,你一個貧困生就妄想了,也是沒誰了。」

黃雲飛身邊的實習同伴不由同仇敵愾的說道。

「你是腫瘤科的實習生?」

華新淡淡的撇了一眼黃雲飛。

倒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東海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系一班的同學。而且,還是曾經的班長,那個處處刁難自己,同自己做對的班長。只因為自己努力學習成績始終壓了他一頭,他就對自己很是不爽,處處刁難自己,尤其是申請貧困金的時候,他提議評選全班的貧困生,讓大家選出最窮的人給予貧困金,通過這樣的方式羞辱自己,讓自己難堪。

「是。」

黃雲飛傲然的道。

「過了腫瘤科的實習,選定了定向專業后,我就有了東海醫科大學的編製了。」

「怎麼了?有些羨慕了?」

黃雲飛不由輕蔑的看著華新:「羨慕,你也羨慕不來。當年你學習成績是壓我一頭,但你這人痴心妄想,班花都看不起,想去妄想混跡酒吧的白富美,嘖嘖,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黃雲飛一見華新,心裡就尼瑪膩歪,當年班花向華新表白,被華新給拒絕,自己去撿華新的破鞋告白還尼瑪被人甩臉給拒絕,後來才知道班花被華新拒絕,是自己去撿的破鞋。

華新淡淡的撇了一眼黃雲飛,當初處處刁難自己的班長。

不過,現在的黃雲飛在華新的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看著黃雲飛的蹦躂,一巴掌就可以拍飛的蒼蠅,華新連理會的興趣都沒有。

「咯吱。」

華新旋即推門就進入了腫瘤科辦公室。

「你幹什麼?」

黃雲飛皺著眉頭,憤恨的看了一眼無視自己的華新。

「這是腫瘤科辦公室,請問你挂號了沒有?」

黃雲飛的兩個實習同伴也不由沖著華新喊道。

兩人還想通過黃雲飛家裡的關係,拿到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編製,不由同黃雲飛一道刁難著華新。

黃雲飛三人隨後也進入了腫瘤科辦公室之後,不悅的看著華新。

「你幹什麼?」

「這裡不是你能夠隨便進來的地方,趕快出去!」

黃雲飛不由攔住了華新,指著門外說道。

一個被開除的同學,黃雲飛根本就沒把華新放在眼中。

啪嗒。

啪嗒。

一陣腳步聲就不由傳了過來。

總裁的7日戀人 「哈哈。」

「哈哈。」

同時,爽朗的大笑聲也傳了過來。

「華院長,終於盼到你來了。」

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院長嚴柏林,沖著華新大笑著。

「嚴院長。」

華新笑著同嚴柏林握了握手。

「華院長,怎麼樣?單獨為你開設的這個腫瘤科門診科室,你覺得還滿意么?」嚴柏林不由環視著整個科室,同時看向黃雲飛三人道,「他們三個應該是這屆最傑出的實習生了,正好叫過來幫你熟悉熟悉醫院的情況,也幫你打打下手,你就好好的教教他們,不要客氣,醫生這個職業必須掌控過硬的專業能力,否則如何敢把病人的生命交到他們手中。」

(本章完) 「啊!」

黃雲飛三人見此一幕,頓時就懵逼了。

嚴柏林是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院長,三人很難有機會看見。

但,他卻親自過來同華新道喜,並為華新安排了一個單獨的腫瘤科門診科室,黃雲飛三人完全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

尤其是黃雲飛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結果,心裡咆哮著。

「不可能。」

兵王傳奇 「這不可能。」

「他只是一個被東海醫科大學開除的大二學生,怎麼可能邀請一變就成了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副院長。」黃雲飛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天。」

「他居然是副院長。」

「我們剛才說了什麼,他可是我們的領導啊。」

「我們能否順利的完成實習,並且拿到編製,都要看他的點評評語了。」

黃雲飛的兩個實習同伴頓時就懵逼了,心裡一陣後悔。

「你們三個還愣著幹什麼,這是你們今後一段時間需要跟著學習的華副院長,你們三哥可得好好的跟著華副院長學習,知道了么?」嚴院長訓斥著黃雲飛三人道。

「是是。」

黃雲飛的兩個同伴連連點頭。

「華院長。」

「華院長。」

黃雲飛的兩個實習同伴沖著華新低頭道。

「摁。」

華新淡淡的點了點頭,什麼也沒說。

但兩人心裡卻誠惶誠恐了起來。

「你怎麼回事?」

「別看華院長年紀同你們相當,但是華院長的醫術堪稱國醫聖手。」

「你們能跟著華院長,那是你們的福分,你們別不知足,好好的跟著華院長學習,知道了么?」嚴柏林不由看著黃雲飛,教訓的道。

「是。」

「院長。」

黃雲飛嘴角抽了抽,當著嚴柏林的面,不得不對華新低頭,喊了聲華院長。可心裡別提有多膩歪了,一想起剛才對華新所說的話,他就感覺自己的同伴異樣的眼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得了,實在太丟人現眼了。

「好了。」

染愛成婚:嬌妻香襲人 「你們好好的跟著華院長學習,醫院給你們這樣安排,那是照顧你們,知道了么?」嚴柏林提醒道。

「是是。」

黃雲飛的兩名同伴連連點頭。

而黃雲飛,卻像吃了蒼蠅一般的膩歪。

「華院長,你先熟悉。」

嚴柏林沖著華新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華院長。」

「華院長。」

黃雲飛的兩名實習同伴,立刻看向華新,一臉的歉意。

「對不起。」

「我們不知道您就是剛來的院長。」

黃雲飛的兩名實習同伴,把頭壓的低低的,生怕華新秋後算賬。

「摁。」

華新淡淡的嗯了一聲。

「以後,我就是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副院長,腫瘤科門診科室主任。你們是實習生,以後你們的評分如何,是否能夠轉正,能夠拿到醫院的編製,就看你們的表現了。」華新風輕雲淡的說道。

「是是。」

「華院長,我們一定會認真的工作,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

黃雲飛的兩名實習同伴連連表態。

「嗯。」

華新淡淡的點了點頭,旋即看向黃雲飛:「你呢?」

「呃……」

突然被華新點名,黃雲飛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黃雲飛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