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什麼好消息?」杜美華警惕盯著她,覺得唐小芯不可能會這麼好心,出手幫她們。

就連席秋怡聽到唐小芯這話,開始緊張屏息猛地盯著她看。

她就是知道杜美華會這麼問她,唐小芯不緩不慢,眼底沒有絲毫波瀾,故意吊起杜美華的胃口:「你想知道,那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杜美華覺得唐小芯在玩弄於她,便氣呼呼瞪著唐小芯。「那我們不想知道。」

「我們來個約法三章吧!」唐小芯沉思了片刻,陡然冷聲說。

「你想幹什麼了?」

「我能對你們做什麼?」唐小芯嘴角勾勒出一抹譏諷的弧線,「我現在是沒耐心陪你們在這邊耗。」更不想席錦琛為了席秋怡的事,而沒辦法專註在特殊隊里。

頓時,唐小芯清楚看到了杜美華和席秋怡眼中劃過了得意,而杜美華眼底還多了一抹算計。

有些人吧!就老是喜歡得寸進尺。

但她唐小芯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一旦沒耐心,就會出現昨天那樣的情況,現在錦琛不在,我可不會手下留情。」這話也是震懾杜美華和席秋怡,而特地說的。

果然,杜美華和席秋怡身心同時一顫,面容膽怯。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唐小芯自然是將自己條件說了,「第一,不管我幫找什麼樣的工作,都必須去,不能反對,更不可以嫌辛苦,或者對工作上的各種不滿,如果要是讓老闆辭退,我不會再幫忙找第二份工作,席秋怡你就要乖乖收拾東西,給我滾魚山村去,要是敢給我耍無賴,待著不走,那可就不要怪我了!昨天你也在場,我發狠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很恐怖,你這臉蛋,又還沒嫁人,你應該是不想毀容的,對吧!」

席秋怡顫顫巍巍地盯著唐小芯,不要說昨天的事,就連之前唐小芯潑她尿的事,她至今都沒忘記。

「第二,沒找到工作之前,必須要幫忙做事,就像之前一樣,我這裡可不養閑人,要是受不了,覺得辛苦,那現在就滾回魚山村去。」

席秋怡聽了,不敢有半點意見,現在她哥都已經走了,剩下她媽一個人,身上的錢也是支撐不了多久,現在唯一的出路就只能依靠唐小芯幫她了。

可偏偏杜美華就有意見,「秋怡在家裡,我都捨不得她做事情,你唐小芯還是她大嫂,你就應該照顧她,你還讓她幹活,唐小芯你是存心的吧!」

「我存不存心,你也可以不答應,我沒求著你答應,要不然你現在就帶著席秋怡走吧!」唐小芯居高臨下的目光,夾雜著一縷的慵懶,「我這裡租金,米飯,菜,柴火,哪一樣不是要的錢?我這錢也不是白得來的,沒有付出哪有收穫。」 「那萬一你要是故意的呢?」杜美華還是有些擔心唐小芯回像之前那樣對她女兒,所以,現在她什麼都要問清清楚楚。「你故意給秋怡找一份很辛苦又累的工作,秋怡堅持不下去,那怎麼辦?」

聞言,陡然唐小芯有些想笑,「那要是這樣的話,那你還讓她出來找什麼工作?做事,那就得辛苦,不辛苦,哪掙得了錢?不辛苦又能掙錢的活,你告訴我,我也想去做。」

她真想謾罵杜美華就是一個神經病,而且把席秋怡都慣得都快有公主病了。

「你現在不是不辛苦又可以掙錢嗎?」

聞言,唐小芯很想罵特馬的,不辛苦你來試試,站著說話不腰疼,標準就是杜美華這種人了,她付出了自己多少,只要她心裡很清楚。

席秋怡察覺到唐小芯的神色漸漸陰冷,她急忙扯了扯杜美華的衣角。

就算是她也非常羨慕唐小芯可以開店子,當老闆,可她現在也得要有錢,才能夠開店子呀!更何況,她也不會做唐小芯的那種味道的滷肉,而眼下最重要是留下來。

杜美華瞥了席秋怡一眼,沒再說話,現在想想唐小芯能幫秋怡找事做,那也是實屬機會難得,要是萬一讓唐小芯不快,那工作的事,就遙遙無期了,大不了等秋怡找到了事做了,她再來挑刺唐小芯。

而現在,她也不能一下子就不說話了,那顯得自己會為了秋怡工作的事,而屈尊,什麼都忍耐了。

她撇了撇嘴,面容就想顯盡量自然的表情,然而偏偏就是看起來一副很諂媚的樣子,還很傲慢地說:「總之就是不能太辛苦。」

唐小芯冷嘲似的笑了一下,繼而冰冷:「第三,席秋怡你既然在這邊做事,那麼不可以在外頭給我招惹什麼麻煩,一旦讓我知道了,你絕對沒好果子吃,還有,媽你要以後要是還打錦琛或者我試一試,我一點也不介意讓再你見識昨天發生的事,現在你應該收拾東西,回你的魚山村了。」她直接驅趕杜美華。

杜美華愣了愣,隨之不滿,「唐小芯你這算是什麼意思,我好歹還是你婆婆,我來了,你就得要好吃好喝招待我,你還把我趕回去,你這有天理嗎?」

唐小芯面容突然勾了一抹虛偽的笑容,「是呀!你是錦琛的媽,該你的尊重,我會給你,但是,不代表你可以有肆意敲砸我的行為。」

唐小芯走到房門的時候,突然又轉身,對杜美華說:「我只給你一天的時間,不然你就跟席秋怡一塊走。」

砰的一聲,唐小芯將門帶上。

「這個唐小芯也太囂張了,除了你爺爺之外,我就沒見過她對誰好過,心地可真夠惡毒的。」杜美華咬牙切齒埋怨。

「媽!」席秋怡心裡有些猶豫,可為了以後自己可以什麼擁有,那一抹猶豫就在她內心漸漸消失了,「你就當是為了我,等我以後掙了錢,我以後會好好孝敬,等你以後要買什麼,我都給你買,讓村裡頭的鄰居們都羨慕你。」

「你這孩子……你這是把我趕走嗎?」杜美華心裡頭不甘,即便如此,她也知道自己還是會走,可也得先讓她埋怨幾句。

「媽!」席秋怡撒嬌搖晃杜美華的手臂。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會走,我就是擔心唐小芯會再像之前那樣對你,老是使喚你,打你,我留在這裡,唐小芯也就不敢欺負你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也都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不過媽你放心,我現在學聰明了,之前唐小芯不是看我手頭上沒錢嗎?我要是手頭上時時刻刻保留有錢,那唐小芯就不敢給我氣受了。」

聞言,杜美華一喜,「你終於懂事了,不管是以後掙了的錢,還是我走之後給你錢,你都得存好,保管好,要是你保管不了,你就給我,媽幫你保管,等你以後出嫁的時候,我再給你辦嫁妝。」

「好!」

……

到了中午,杜美華在席秋怡催促之下,回魚山村,走之前,杜美華還是像上次一樣給席秋怡十塊錢,還不斷叮囑席秋怡,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花了。

席秋怡還以為唐小芯會在她媽走了之後,就立即給她找做事,結果,唐小芯什麼話都沒說,就讓她待在院子里,愛幹啥就幹啥,哪怕是她心裡不想這樣,可還是待著,不敢找唐小芯發火。

……

方家

席麗瓊一到這個時間都會來給李香蘭和方鴻維做飯,現在都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了。

她在院子里見到方清寧的女兒李思思,養的雞鴨都在周圍,人兒小小個,比雞鴨高出一截,她都看了李思思站在原地,不敢走動,於是她就好心過去幫她把身邊的雞鴨趕走。

然而,李思思並沒有領情,短粗的小手指著席麗瓊,「壞女人,你是壞女人……」

席麗瓊身軀猛地一僵,微笑的面容,漸漸沉下,眼底黯然,略顯得又幾分凄涼與苦澀,隨之想到小孩子童言無忌,便再重新展現出笑容,「阿姨不是壞人,我……」

她這剛一說話,孩子立即嚎啕大哭起來。

嘹亮的聲音立即把屋裡的方清寧給引了出來。

「席麗瓊你想對我女兒做什麼?」火速沖了過來,把女兒抱在懷裡。

「我沒有要欺負她,我就只是幫她趕走身邊的雞鴨而已。」席麗瓊連忙解釋。

方清寧才不信她的表情,冰冷不屑:「哼!不用你這麼假好心。」接著她又進一步咄咄逼人:「你還敢說你沒做過什麼,你要是沒對我女兒做什麼,我女兒又會怎麼會哭,席麗瓊我看你根本就是心腸歹毒,想趁我不在的時候,對我女兒下手。」

李思思的哭聲還把李香蘭和方鴻維給引了來。

李香蘭剛好聽到了方清寧說了後面的話,眉毛一蹙,「麗瓊有沒有欺負思思,你問不就知道了嗎?小孩子都會說話。」她這麼說,是心裡不相信席麗瓊會欺負一個小孩子。

——————-

PS:來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一聽,她就覺得她媽就是在偏幫著席麗瓊,立即方清寧不高興的神情直接表現出來,「媽,思思都已經哭成了這樣,這不是席麗瓊欺負思思,那是什麼呀!你一開口就這麼說話,不就是擔心我冤枉席麗瓊是嗎?媽,思思她是你親外女,難道你親外孫女都比不上一個外人嗎?」

李香蘭就覺得她說的太過於偏激了,「我就不過是問了這麼一句話,你就把我說成了什麼?清寧你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如此心胸狹窄。

「什麼叫變成了這樣?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反而變的人是媽你,你以前無論什麼時候都會為我著想的,現在你不僅僅是為了唐小芯著想,現在還為了席麗瓊這樣的一個外人著想。」

李香蘭站了一會兒,腳隱隱有些疼,原本她腳都還在修復的,現在又讓方清寧這麼誤解自己,漸漸地,心中的煩躁增多,神色有了不耐煩,「我誰都不幫,誰有理,我就幫誰。」

方鴻維一直都不出聲,冷著臉,眉頭不自覺蹙成小山般高,他心底對於李香蘭說的話,他也認同,自從鍾金水跑路,方清寧拿不到工錢起,方清寧就整個人都開始發生了變化,不管是做事情還是性格,都變得小氣,愛斤斤計較,偏偏還一副自己沒錯,別人都不可以說她的姿態。

席麗瓊暗暗焦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眼前的難題才好。

李思思仍然在方清寧懷裡嚎啕大哭,李香蘭上前一步,她伸手欲將方清寧懷裡的李思思抱走,方清寧下意識就側身,警惕防備的目光盯著李香蘭看,「媽你要做什麼?」

觸及方清寧雙眸,李香蘭心裡跟扎了一根針一樣,猛地一疼,她難道就是那種會動手打自己外孫女的人嗎?

不,或許對清寧來說,她就是那種人。

內心深處不斷湧出了涼意,她不過就是想抱抱思思,然後問事情而已。

「都當著你面,你覺得我會對思思做什麼嗎?」

「我哪知道。」方清寧絲毫都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回答,是徹徹底底將李香蘭原本失望薄涼的心,傷得到了極致,「你現在又不偏心我。」誰知道她媽會不會為了席麗瓊,而把思思給教訓了。

撕心裂肺的李香蘭,手指猛地攥緊,剋制自己內心的怒火,「你都說不知道,那我要抱一下思思怎麼樣了?清寧我對你非常失望。」

即便是方清寧不願意給李思思讓李香蘭抱,但還是抵不過李香蘭伸手,生氣將李思思給奪了過來。

方清寧頓時神情漸漸變得緊張起來了,目光緊盯著李思思和李香蘭。

而李香蘭抱著李思思就轉身走幾步,所以方清寧這神情就只能落在了方鴻維眼中。

席麗瓊全部的心思都只焦急盯著李香蘭看,她是擔心李香蘭的腳承受不了抱李思思的重量,從而又讓李香蘭腳再受傷。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李香蘭忍受著腳的不適,將懷裡仍然還在哭泣的李思思放到地面,她也蹲下,即便是她對方清寧失望了,但李思思是李思思,又還是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她又怎麼會忍心對一個孩子發脾氣呢!

溫柔抹去李思思臉蛋的淚痕,然後指著席麗瓊,柔和聲音問,「思思你跟外婆說說,這個人有沒有打你?」

抽噎的李思思順著李香蘭的手指,朝席麗瓊望過去,「壞女人,壞女人……」

方清寧急忙道:「媽你看,這下你該信了吧!思思都說她是壞女人,那也就是證明了席麗瓊就是對思思動了手。」

而方清寧恰恰不知道,由於自己如此急於開口,而顯得她特別的心虛。

「你閉嘴!」李香蘭回頭就怒道,「我在問思思話,又不是在問你話。」

「媽你……」

李香蘭又轉過頭,繼續溫柔對李思思說:「那她打你了嗎?打,就是這樣打!」李香蘭還特地示範了一下,在李思思的小屁屁上,像拍灰層的力度般去輕輕拍了下。

李思思忽閃忽閃著雙眸,眼淚猶如雨般將她的瞳孔清洗得十分乾淨與清澈,「沒有。」

「思思……」在李香蘭還沒發話,方清寧便又再出聲,而這一聲把李思思給嚇得害怕瑟縮了肩膀。

「你這是做什麼?你對思思大吼什麼?」李香蘭回頭,在李思思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瞪了一眼方清寧。

「我……」她就是不想有機會證明席麗瓊就是無辜的。

「你是不是在心虛?」方鴻維這時插話。

「我……我沒有。」

「……」方鴻維冷厲看了她一眼。

李香蘭繼續再次在李思思口中確定了,席麗瓊並沒有打人。

這不禁就讓李香蘭好奇了,那李思思怎麼就管席麗瓊喊壞女人呢?

她繼續問李思思:「你告訴外婆,你怎麼把她喊壞女人?這也是特別沒有禮貌的話。」

懵懂的李思思,立即扁著小嘴,似乎覺得李香蘭說的話就是錯誤般,嬌嬌開口:「可是媽媽都是這麼喊她的,說她就是壞女人,把小舅舅都給搶了,說她就是一個壞女人。」

這話一完,頓時周圍陷入了一片安靜。

最為窘迫的是席麗瓊,身為當事人,她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要是追究了,李香蘭一定是會覺得很為難,畢竟方清寧和李思思都是李香蘭的親人,而自己也不過是外人。

要是不追究的話,下次還會有李思思指著自己喊壞女人。

唉!其實方清寧不喜歡她,不接受她,也很正常,自己的條件與方海軍相比較起來,她確確實實是配不上他,現在她和方海軍都已經結婚了,她也不能去勉強方清寧接受和喜歡自己。

她也只能看開一點。

不然,最後不開心就會是自己。

「你……」

李香蘭金剛怒目看著方清寧,剛要怒斥方清寧,這時席麗瓊出聲:「伯母算了!」

「麗瓊……」李香蘭眼中閃過了心疼,內心沉痛是覺得她對方清寧的教育,居然是如此失敗。

「我沒事,小孩子童言童語,我不會放在心上,對了,伯母現在都已經是中午了,我先做飯吧!」說完,席麗瓊就後面有兇猛的狼狗追著咬那般,急忙逃跑了。

——————-

來了,嘿嘿! 看到這樣,李香蘭不由回頭訓斥方清寧:「你看看人家麗瓊,比你懂事多了,你呢!就會在背後嚼舌根,現在還把思思給帶壞了,連這麼小都知道會指著大人罵壞女人,我對你很失望,這就是你的教養,你的家教?我可記得我從來都沒有教過你這些。」

「是,你就是想說我沒家教,沒教養,你在說我的同時不也在打你自己的臉嗎?」方清寧面容逐漸出現了扭曲,甚至她一點都沒覺得自己是做錯了。

「清寧你跟媽說話態度客氣一點,沒有誰欠著你的。」方鴻維板著臉,終於忍不住訓斥她。

方清寧受傷的眼神看著方鴻維,又看著李香蘭,她覺得所有人都拋棄她了,她媽、爺爺、以及她家婆,都在怪她不好,她到底是哪裡不好了?她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都是在說她不好!

「難道我就欠你們的嗎?」剋制不住內心的情緒,歇斯底里朝方鴻維和李香蘭大喊。「你們才是我的家人。」意思就是你們不應該為一個席麗瓊而訓斥她。

李香蘭冷沉了一下,聲音冷淡:「是,我們是你家人,我是你媽,但你對我這個媽有沒有該有的尊敬?」

方清寧一聽,就知道她這是在自己推倒她,而崴到了腳的事。「我又不是故意的。」

「行了,你不要再說了,你以後要是沒什麼事,就盡量少回娘家吧!」李香蘭實在是不想看到自她,一看到方清寧,她心就會煩躁。

「媽!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你這要是把我趕出家門嗎?」

「隨你怎麼理解,我管不了。」

「媽!我才是你親生女兒。」難道你要拋棄我嗎?

「我知道,我還而都知道你永遠都是我親生女兒,這個事實一輩子都沒辦法改變的。」

「那你……」

方清寧剛要說話,李香蘭便打斷她:「我站了這麼久,也站累了,你也知道我的腳還沒好,我先回屋裡頭坐坐,思思呢,是你自己女兒的,好好哄一下吧!」

如果是平常,李香蘭肯定會哄哄,剛才方清寧的態度,太過於讓她失望了,所以,哄思思的事,還是這麼算了。

方清寧看著她,心裡頭漸漸失落,永遠都是這樣,自己都已經很努力了,可還是得不到李香蘭一句誇獎的話,難道她就這麼不堪嗎?難道她……

「其實你心裡從來都沒有把我當成親生女兒對待,是不是?」

李香蘭的步伐一頓,沒轉身,深吸了口氣,眼底掩去心中的苦澀,「你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

李香蘭一進去,方鴻維也不多待,跟著也就進去了。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方清寧看著大廳的門口,逐漸眼中湧現了怨恨與憤怒,「好呀!你竟然都不把我當女兒,那我走就是了,我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

她蹲下,抱起仍然還在哭泣的李思思,轉身就往外走。

一出了方家,方清寧的腳步就沒那麼快了,略略沉重,她媽也不知道出來挽留她,說明真的是不要她了,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她該怎麼辦?

想著她那個可惡的家婆,以後她們爭吵,那她哪都不知道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