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以後會長記性的,真不知道該如何謝謝你們才好,作為答謝,請兩位來我家中吃頓飯。」

再三拒絕耐不住她盛情邀請,於是跟著去公孫府做客,幾人在路上有說有笑。

還沒進去就聽見男人怒吼的聲音「那女人整日魂不守舍,到底在想什麼?把孩子都丟了!」

他訓斥完替白婉伊隱瞞的僕人們就急匆匆出來親自找女兒,看見失而復得的女兒,從夫人手中接過孩子「明月,你沒事就好。」

「爹爹,我很好啊。」

藍清雅和芮芷晴以為是全家團圓的大結局,都笑意盈盈。誰知道令人尷尬的一幕來了,男子惡狠狠地瞪著白婉伊,大發雷霆,毫不留情訓斥她「你真是枉為人母!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能夠弄丟,如果她再也回不來,你還有何顏面活著?」

「對不起,相公。」

古代本就男尊女卑,更何況她錯的離譜,竟把孩子給弄丟了,很難饒恕。

「如果明月沒有找回來,你也不必在公孫府待下去,留你無用。」

她捂著嘴哭了起來,恨自己差點弄丟女兒,一串串淚珠劃過臉頰。

公孫明月看到娘傷心流淚,就很生氣的說「爹爹不許欺負娘,是明月自己走丟的,不關娘的事,要罵就罵明月。」

「傻瓜,爹爹怎麼會說明月呢!」

幾歲的小孩已經有感情,見爹娘不能和睦相處,心裡也會替這個家難過。

「不小心把孩子弄丟,她也很絕望,畢竟是十月懷胎生下來的親生骨肉,別怪她了。」藍清雅看公孫夫人憔悴不堪的模樣,猜她為孩子走丟的事情一夜沒有睡。

白婉伊擦掉眼淚后,向自己相公介紹兩位恩人「幸虧兩位姑娘以及她們的朋友照顧明月,還特意送過來。」

「多謝兩位,請進來坐坐。」

「我們得速去速回,朋友還等著我們呢。能看到你們一家重聚,就行了,告辭。」芮芷晴拉著藍清雅打道回府,本想留下來蹭飯的,但是氣氛實在太怪異。

不聽夫妻兩挽留,兩姑娘就趕緊離開。

在回客棧路中,聊了起來。

「看得出夫妻兩感情不怎麼樣。」芮芷晴隨口說道。

藍清雅認同她的說法「弄丟孩子是不對,但是責罵的那些話能聽出來,他的確對自己夫人沒有任何感情。」

「不喜歡夫人,卻喜歡夫人生下的女兒,不應該是愛屋及烏嗎?」

「是他的種就喜歡吧,公孫明月那孩子的確乖巧討喜,小小年紀就孝順,還懂得替她娘說話。」 江城,人民醫院。

偌大的醫院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孟辭睜開眼睛,無力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在醫院裡呆了三年,孟辭終於可以出去了。

三年前,她被渣男宋宇和孟甘靈送進了江城最有名的封閉式醫院內,如今能夠出去,已經是運氣極好的。

三年的治療,她如今面容獃滯,渾身都帶著一股死氣沉沉的氣息。

孟辭提前換好了衣服,淡藍色的襯衫加上白色長褲,蒼白的面色幾乎沒有一絲的血色,手背隱約能夠看到紫色的血管。

【叮——】

病房的門被推開了,孟辭抬眼,孟甘靈嬌媚的聲音響了起來:「嘖嘖嘖,真是可憐的人啊,可惜了,你出不去了。」

「你還不知道吧,我下個月就要和霍庭深結婚了,嘖嘖嘖,孟辭你的人生到底是落在了我的手裡。你的親生父母待我如親生,你的男人即將成為我的未婚夫,你的人生就是徹徹底底的失敗,你這一輩子不過是我前進的踏腳石罷了!」

「你知道嗎,你在精神病院三年,我派了多少人來對付你,可是你卻活的好好的,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霍庭深一直在暗中保護你,懂嗎?」

聽到霍庭深三個字,孟辭渾身發顫,手指緊緊地攥在了一起。

「霍庭深還挺喜歡你的,你之前吵著鬧著要離婚的時候,他可是一直不動搖。要不是親眼看到了你和宋宇的床照,只怕到現在還不會死心呢!」

「當然了,床照是我PS的,嘖嘖嘖……你都不知道,當時霍庭深有多生氣,那眼神恨不得將你殺掉呢!」

許久,孟辭抬眸,冷冷的看著孟甘靈:「滾!」

「別嘴硬,看在姐妹一場的份上,我親自送你一程!」

一整包毒品落在了孟辭的面前,孟甘靈掏出了一把刀,孟辭察覺到了什麼,站起來撲了過去,卻不想刀刃直直的沒入了腹部。

尖叫聲伴隨著警笛的聲音響了起來,慌亂之中,溫暖的懷抱抱住了孟辭,「小辭,我來了,我來了……」

是霍庭深的聲音,渾身的疼痛陡然加劇,像是被人生生的剜了心一般,疼的她直打哆嗦。

「霍少,孟辭涉嫌吸毒,畏罪自殺了。」

「庭深,你不要難過,小辭她不是故意的……」

孟辭咬緊了牙關,想要睜開眼睛,但是黑暗帶著劇痛席捲全身,孟辭的意識逐漸喪失,直到最後徹底失去了意識。

她,不想死。

她想好好地活著。

她想好好的和霍庭深在一起,永不分離。

……

黑暗之中,孟辭好像是被一陣暖流包裹住了,男人的呼吸那麼炙熱,「孟辭,你不能死!」

孟辭蹙眉,她不是死了么?巴特爾小說

怎麼還會聽到霍庭深的聲音,倏然睜開眼睛,男人背對著她,眉目英挺,側臉近乎完美,身材高大。

一雙厲眸帶著寒意:「孟辭,這是最後一次。」

「看好少夫人,三日之內,不許出門。」

男人說完就離開了,傭人連忙走了過來,眼裡帶著不認同:「少夫人,您還是安分一點吧,您都和少爺結婚三年了,您還是好好地,不要再想著宋少爺了。」

結婚三年?

孟辭的腦子有些空白,她和霍庭深早已經離婚多年了,哪來的結婚三年?

手部劇烈的疼痛不斷地提醒著孟辭某些被刻意忽略的事情,孟辭垂眸看到自己的手腕上的傷口,電光火石之間,她好像想起了什麼。

結婚三年,這不正是她在孟甘靈的指使下割腕自殺的那一年嗎?

上一世的孟辭因為聽了孟甘靈的攛掇,割腕自殺,卻不想毀了一雙彈鋼琴的手,甚至還差點丟了命。

「小辭,你放心,你只是為了逼迫庭深和你離婚罷了,你之前那些哭鬧打鬧都是小意思……要不你割腕吧,他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去死,你放心,我會提前叫好救護車,你頂多就是多流一點血罷了。」

孟甘靈話說的好聽,孟辭傻乎乎的相信了她,但是割腕之後,孟甘靈鎖緊了浴室的門,若不是霍庭深及時趕回來,孟辭差點死在了浴缸里,但手被毀了,孟辭因此更加的怨恨霍庭深,兩人最後還是離婚了。

想到前世發生的事情,孟辭渾身一顫,連忙掀開被子爬了起來,小腿蹬蹬蹬的跑下樓:「霍庭深,你等等我——」

「霍庭深——」

孟辭還記得,正是因為這一次自殺,霍庭深對自己死心了,兩人才會漸行漸遠,一想到前世唯有這個男人對自己好,孟辭的眼眶止不住的發酸。

霍庭深原本是打算直接離開,但聽到女人的聲音之後,腳步頓住了,孟辭把握住機會,衝過去白嫩嫩的小手狠狠地抱住了他的腰:「霍庭深,你不要走!」

她這是做什麼?

霍庭深想要揮開她的手,但是女人卻死死的咬住了唇:「霍庭深,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霍庭深,上一世負了你,害你為我付出那麼多,我卻沒有真的用心對你。

對不起,霍庭深,上一世是我瞎了眼,這一世我會更加努力地愛你!

「老公,你不要走,我害怕——」孟辭厚著臉皮拉住了他的衣襟,大眼濕漉漉的看著他,「你能不能陪陪我?」

客廳里,男人頎長的身姿佇立,看著光著腳的女人,鷹隼一般銳利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陰鷙:「怎麼,自殺不管用,想用苦肉計?」

目光掠過她白嫩嫩的腳趾,莫名的想起結婚當晚的顫慄,該死,不過是看了一下腳趾,他居然有了反應!

孟辭注意到了自己光著腳丫子,臉蛋微微有些羞赧:「老公,我是因為擔心你不要我了,我急著挽回你,所以我才顧不上穿鞋……」

霍庭深不知道她這次想做什麼,是有了新計劃還是其他的,俯身將她抱了起來,長腿一邁,上了二樓的卧室,孟辭看著男人英俊的輪廓,嘴角盪開了笑意。

看著她嘴角的笑意,霍庭深眉心一蹙,不知道她在高興些什麼。 推開卧室的門,孟辭被男人放在了床上,臉色看不出喜怒:「我不知道你在玩什麼把戲,也不知道你有了什麼新的計劃。」

「孟辭,這輩子你都別想和我離婚。」

上輩子,他也是這麼說的。

孟辭心一緊,上一世她對霍庭深除了厭惡之外,更多地是害怕,從他們訂婚開始,孟甘靈就在她的耳邊說著這個男人有多麼多麼的暴戾,有多麼多麼的心狠手辣!

霍家一共有四個兒子,其中霍庭深是最不受寵的兒子,但是他靠著聰明的頭腦和強勢的手腕,成功奪得了霍氏的繼承權,足以說明這個男人足夠的優秀,甚至能夠碾壓江城一大片的名門子弟。

正是因為這些謠言,孟辭對霍庭深始終抱著懷疑害怕的心思,但是她沒有想到,真實的霍庭深不僅沒有傳聞中的暴戾,甚至深情款款,情深不移。

霍庭深看著她發獃的樣子,蹙眉,他摸不準自己這位妻子的心思,「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等等——」

孟辭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腕:「老公,你要去哪裡?」

「公司。」

霍庭深原本是在國外出差,但是因為孟辭自殺的事情,才會緊急回國,現在公司里還有一堆的爛攤子等著他去收拾呢。

孟辭一想到自己上一世做過的蠢事,就恨不得狠狠地給自己兩個耳刮子,白嫩嫩的小手輕輕地摩挲著男人的手腕:「老公,之前是我不對,你能不能原諒我?」

面對她的道歉,霍庭深半信半疑:「好好養傷。」

他這不明不白的態度讓孟辭有點心傷,狼來了的教訓太多了,她在霍庭深面前的信譽度為負數。

霍庭深走了之後,孟辭坐在床上,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整理出了上一世發生的大事情,並且暗中記在了心裡。

重生一世,興奮過後,孟辭仔細的做了皮膚護理之後,鑽進了被窩裡,床上還殘留著霍庭深身上的味道,好聞至極。

隔天清晨。

孟辭剛剛醒過來,卧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來人應該是孟甘靈,果不其然一道溫婉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辭,你還好嗎?庭深答應離婚了嗎?」門口突然伸進來了一個腦袋,孟甘靈的眼睛在看到孟辭完好無恙的時候陡然瞪大了幾分。

孟辭聽到了孟甘靈的聲音,回眸眼裡帶著冷意:「你怎麼來了?」

孟甘靈,上一世你害我慘死,這一世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孟甘靈被孟辭這有些異樣的眼神盯得有些發麻,尷尬的笑了笑,推開門走了進來:「我擔心你,我就想來看看你,你現在還好嗎?你有沒有和庭深提離婚,他答應了嗎?」

看著孟甘靈眼裡的急切,孟辭再次想要給上一世的自己一記巴掌,真是蠢貨!比比電子書

上一世的她就是這麼被孟甘靈欺騙了,甚至沒有發現她對霍庭深有一種異樣的情感,也沒有發現此刻的孟甘靈打扮精緻,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樣。

要是真的擔心自己出問題,又怎麼會有心思打扮自己呢?

孟辭狠狠地吸了一口氣,裝作不理解的模樣:「甘靈,你說什麼呢,我和我老公感情很好,我為什麼要和他離婚,再說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嘛,你看我手上的傷疼死了,剛才我老公心疼我,還特意給我包紮了呢。」

孟辭故意伸手在孟甘靈的面前晃了一下,孟甘靈的臉色微微有些僵硬。

該死!

這個蠢貨是怎麼回事?

之前還很討厭霍庭深,現在卻說兩人感情好得很。

這是孟甘靈做夢都不想看到的事情,畢竟她也喜歡霍庭深。

霍庭深是她暗戀了十年的男人,但是卻因為孟辭,她不得不看著自己的最心愛的男人迎娶了一個鄉下來的蠢貨,甚至不得不借著好姐妹的名義,故意接近孟辭。

孟辭看著她強壓怒氣的模樣,心裡好笑,面上不露山水:「甘靈,你也為我高興的,對嗎?」

「我現在想清楚了,霍庭深是我的老公,我以後不鬧了,我想和他好好過日子。」

「……」

孟甘靈的臉都扭曲了,「可是你要是和庭深在一起了,宋宇怎麼辦?他對你一往情深,就算你結婚了,他也沒有怪你,甚至還在原地等你,難道你要辜負他?」

孟辭聽到宋宇二字,心裡的恨意加劇了幾分,上一世的時候,她輕信了宋宇的花言巧語,為他捐獻了多次骨髓,做腰穿的次數太多,導致她的腰部姥落下了嚴重的後遺症,連站都站不起來。

原本緊閉的卧室門露出了一小條縫隙,孟辭看到了一道頎長的身影,眸光一閃:「甘靈,你說什麼呢,我和宋宇就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你口裡的辜負從何而來?」

孟甘靈越發的不悅:「小辭,我知道你是想要保護宋宇,但是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你為什麼要說你喜歡庭深呢?昨晚我們不是商量好了嗎,你割腕自殺,我找人來救你,你趁機提出離婚,和宋宇有情人終成眷屬,這件事你忘了?」

怎麼能忘?

正是因為自己蠢,上一世的時候才會毀了手,毀了自己的人生。

孟辭深吸一口氣,掀開被子,光腳踩在了地毯上,走到門口打開門,開心的撲進了男人的懷抱里:「老公,你回來了。」

霍庭深一夜未眠,眼下有著明顯的陰影,但此時他的身子緊繃,睨著懷裡的小女人,」嗯。「

「庭深,你回來了。「

看到意中人,孟甘靈趕緊低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很溫婉的撩撥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媚眼如絲,好一副情竇初開的模樣。

孟辭想戳瞎自己的眼睛,孟甘靈對霍庭深的喜歡從來都是不加掩飾的,她怎麼就沒有察覺到一絲一毫呢?

孟辭摸不準霍庭深的心思,也不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他信了幾分,倏然,男人伸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腰肢,將她整個人往上一提:「下次再不穿鞋踩地上,我剁了你的腳!」 聞言,孟辭心裡一喜,霍庭深的心裡有她。

霍庭深抱著孟辭坐在了沙發上,單手拿著毛茸茸的拖鞋給她穿好,孟辭心裡甜滋滋的,一旁的孟甘靈咬碎了一口銀牙。

霍庭深是多麼優雅高貴的人,怎麼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呢?

孟甘靈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拉住了孟辭的手:「小辭,你不是有事情要和庭深講嗎,怎麼現在不說話了?」

孟辭淡淡的看著她,一點都沒有想要開口的意思。

被她盯著很不舒服的孟甘靈心裡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該不會孟辭突然改主意了,想要賴著霍庭深不放吧,這怎麼能行?

霍庭深是她孟甘靈的!

孟辭,你不能這麼不要臉!

「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