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那個喬語在哪裡現在又怎麼樣了嗎?我可以告訴你,她根本就沒事,她只不過是我利用來引誘你主動送上門的一個誘餌而已。」

「她一直想要逃走,我索性也就放她離開了,現在她估計早就已經到家了吧!而我剛才那麼說也是故意想要讓你心裡不好受的,你的反應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梁景銳聽到喬語已經離開了,心裏面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只要喬語現在安全了那就好,這樣子他也不用一直提心弔膽著了。

還好喬語沒有任何事情,如果事情真的像剛才路宇琛所說的那樣子,那真的會讓他暴躁的不行。

知道了喬語沒事兒了之後,梁景銳也就更加冷靜了下來,看著路宇琛疑惑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做?」

他不明白,到底會是什麼樣子的事情,讓路宇琛不惜花費大把時間大把精力,做出了這樣子的事情,就為了引誘自己出來?

路宇琛冷哼了一聲道:「哼,你以為我想要這麼大費周章的做嗎?之前我就已經想過了別的辦法了,那時候,我知道梁賢是和你作對的,所以我還特地和他合作了。」

「在暗中幫助他,支持著他許多事情,唯一的目的就是讓他能夠把你給擊垮。梁賢開始倒是盡心儘力的和你做對,沒有讓我失望。」

梁景銳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路宇琛會說出一些什麼事情來,但是卻沒有想到,路宇琛竟然會說他曾經和梁賢還有過合作,這讓他十分的驚訝,也讓他完全意想不到。

現在仔細的想起來,好像那時候確實是有些不對勁的,可惜那時候他並沒有多想,沒想到就把這個隱藏著的禍患一直留到了現在,最終還是禍害到了自己身上。

梁景銳心中禁不住有些後悔,當初如果自己能夠仔細一些,早點察覺到那些事情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早些做了防備,也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子了。

路宇琛依舊自顧自的講著:「原本我看著他那麼想要擊垮你,心裏面放鬆又高興的不得了。一邊覺得他和你這個兄弟當的十分的可笑,一邊又慶幸你們兄弟兩人不和,畢竟這給我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所以我只需要在暗中默默的支持著他,其餘的事情都給他去做好了,我只要在後面坐收漁翁之利就可以了。」

說著,路宇琛的表情突然厭惡了起來,似乎是又回憶起了當時的事情道:「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這個梁賢那麼沒用,我把希望給予在他的身上,指望著他能夠把你給一句擊垮。」

「他需要什麼幫助,我可都沒有吝嗇過他,可是他最終卻因為顧念和你的兄弟感情而不再繼續和你作對了,這倒是我完全都沒有想到的。」

「你也是厲害,竟然能夠讓一個一心想要擊垮報復你的人顧念起了你們之間的兄弟感情來了,我當時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還不敢相信。」

梁景銳冷淡道:「你當然不能理解,你一心想要擊垮我,而梁賢再怎麼樣和我也是兄弟,你這個外人怎麼可能理解的了?」

路宇琛臉色更加不好看,黑著臉說道:「你倒是嘴硬的很,他如果真的和你兄弟情深,也不可能會讓我有可乘之機了。不過他也是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這麼點事情都辦不好,讓我十分的失望,而我也懶得再假借他人的手來對付你了。」

「為了防止那一次的意外再次發生,我決定親自出手對付你。雖然這些陷阱雖然很花費時間精力,但是只要想著你最終會落到我手裡面,那那些也不算的什麼了。」 從夏熏染消失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慕容墨軒的監視中,突然就知道那跟蹤自己的是誰了!

她倒是沒有想到慕容墨軒竟然會在這種時候插一手,看來他是真的打算跟自己過不去了啊!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不能做朋友,那就做敵人吧!

夏熏溪冷漠了弄亂了自己身上的妝容,看著一旁皺著眉頭的劉波說到:「去夏家!」

「夏家,還是算了吧!就算是他們真的想要報復,我們也可以防範,沒有必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夏家現在可是狼窩呀!」

「狼窩呀……不要忘記我可是從那裡面出來的!」

見劉波還是滿臉不贊同的樣子,夏熏溪提醒到:「樣子都不做的話,到時候他們出手就更加的光明正大了!我們總不能讓他們拿到把柄,不是!」

劉波認真的想了一下,給韓風寧打了一個電話,多派了幾個人說到:「到時候我陪你進去吧!」

「說的好像是龍潭虎穴一樣,其實也沒有那麼危險啦!」夏熏溪無奈的搖了搖頭,也知道自己勸服不了他,便沒有多說!

只是在去的路上無聊的翻動著手機的時候,控制不住給蕭閻雲打了一個電話!

聽著他那邊安靜的翻書聲,忍不住調侃到:「不找兩個人消消火!」

「現在就想找一個人消消火,偏偏那個人不在!」

蕭閻雲特無奈的放下手中的資料,聽著那邊愉快的聲音,勾起了嘴角,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正進來送文件的小秘書看著這迷人的一笑,被驚艷到了,站在門口,有些不知道雲里霧裡了!

明知道他說的是誰,夏熏溪還是忍不住調侃到:「還有你找不到的人呀!」

蕭閻雲特幽怨的說到,即便是夏熏溪看不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依舊是一臉委屈滿滿的樣子!

「沒辦法呀!沒有夫人本事那麼大嘛!」

「那不是!你手段不夠呀!是我呀,我肯定不會這樣做!」

「請夫人賜教,為夫應該怎麼做!」

「這個嘛……自己想!」夏熏溪邪惡的一笑,快速的掛斷電話,留給對方一個無限的遐想的空間。

看著她臉上大大的笑容,劉波忍不住說到:「不就是一個電話嘛!笑得跟花痴一樣,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有哪裡好,值得你為他神魂顛倒!連自己堅守都沒有了!」

夏熏溪白了劉波一眼,到嘴的話脫口而出:「那我覺得我也沒有那裡好呀!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你幹嘛要一直守護著我!」

這就是一個話題的終結者,此話一出,劉波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了!只是沉默了看向前方!

話一出口,夏熏溪就知道自己錯了,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著劉波,想了想,詢問到:「你沒事吧!我絕對沒有看不起你或者是……我只是……只是……」

「只是沒有辦法接受我而已嘛!」

劉波特爽快的說到:「這個我都懂!不是配不配的上的問題,我知道,在你的心裡,我從來只是朋友,不可能成為戀人!」

「這個……」

夏熏溪有些受傷的看著劉波,你突然想得這麼清楚明白,反而顯得我有些斤斤計較了一樣呢!咋回事呢?

也不知道劉波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突然就露出一絲得意的笑,頗為自豪的說到:「相比於慕容墨軒,我突然覺得自己幸福多了!」

「額……」你這是損我呢還是損我呢!你該不會是報復我剛才無心取笑你吧?報復性這麼強!

夏熏溪決定了,在到夏家之前還是少跟這個腦迴路有些奇怪的人說話!

想到剛才的話題,夏熏溪突然就鬼使神差的給蕭閻雲發了一句:劉波說他最羨慕的人是慕容墨軒,而不是你喲!

正要坐下的蕭閻雲看著手中的簡訊,原本幸福的微笑變得有些得意,輕挑眉頭的時候,給夏熏溪回到:那是因為他知道嫉妒也沒用!

切,說得好像你很懂一樣!你不會吃醋?

吃什麼醋,他們有誰有我們兩個人的關係親密呀!

那你不好好爭取一下,說不定哪天你的位置就被人取代了呢!

等了一會兒,夏熏溪看著毫無反應的手機,忍不住嘀咕:難道是自己一句話惹他生氣了或者是他突然覺得自己不可靠,正要打退堂鼓了?

就在夏熏溪按耐不住要跟蕭閻雲表白,說自己的心裡只有他一個的時候,蕭閻雲的消息到了!

他們絕對沒有本事取代我的,他們技術不行,而且我會讓你離不開我的!

額……流氓!

夏熏溪默默的收回手機,忍不住瞟了一眼身邊的劉波!禁不住有點胡思亂想!

他們的能力呀……貌似這兩個人的體力好像比蕭閻雲還要好一點呢!

額……啊啊啊……夏熏溪,你瘋了吧!你被蕭閻雲帶哪兒去了。這樣的事情是能隨便比較的嘛!真是……太不要臉了!

劉波看著她一會兒欣喜一會兒害羞一會兒又懊惱絕望的樣子,忍不住咳嗽一聲提醒到:「注意你的面部表情,你身邊還有一個有心傷的人,受不了你這樣的刺激!」

「額……哈哈……不好意思,忘記了!你繼續開車繼續鬱悶哈!」

「……」這什麼意思啊!

劉波狠狠地瞪了此刻笑得有些沒心沒肺的夏熏溪一眼,沉默的看向前方!心中原本因為蕭閻雲的那點鬱悶之情突然得到釋放,整個心情變得輕鬆了起來!

是呀!本來就說過了,她不愛自己沒關係,只要自己能夠守護她就行了!又沒有人規定一定要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開車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夏熏溪看著眼前越來越熟悉的環境,默默的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傷心懊惱自責布滿了一臉!

就在門口的保安正要攔她的時候,看著那一張熟悉的臉,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有些不耐煩的皺了一下眉頭,放行了!

夏熏溪愣了一下,突然反應過來他們此刻的反應,看來那個冒充自己的女人在這裡過得並不怎麼樣啊!

不過這也很正常,就木雲菲那麼恨自己,又怎麼會讓自己跟自己長的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好過呢!

看著那些熟悉的環境,夏熏溪就忍不住想要怒吼,問她到底有沒有心!

就算不是親生的,可是自己也陪著她過了快三十年呀,養狗,都有感情了吧! 「你再怎麼嘴硬也沒用,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這次,徹底的輸了。」

路宇琛冷笑一聲,這一切還真是多虧了喬語,要不是因為她,自己也不可能會贏他。

梁景銳哪裡都好,他剛開始也沒有多大的勝算,可唯獨,他有一個軟肋,這個軟肋會讓他整個人慌亂不安。

而這個軟肋,就是——喬語!

路宇琛饒有興趣的看著他,「你知不知道你這次,為什麼會輸。」

「不,我沒有輸。」梁景銳感覺到自己的手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開始出汗。

路宇琛跟他在這裡閑談,有意拖延時間,也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裡面,他會不會想辦法把喬語轉移。

他要是這樣做的話,那就有點麻煩了。

梁景銳的眼睛不找聲色的看著自己胳膊上的手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跟他在這裡周旋了半個小時。

路宇琛無奈聳肩,既然他覺得自己沒有輸,那就沒有輸吧。

不過從今以後,他不再是梁氏集團的總裁,也不會有人對他點頭哈腰。

「是嗎,那你為什麼會來這個地方的,其實我不會對她做什麼,把她留在我身邊,你也可以去找其他的女生,何樂而不為呢。」

路宇琛試圖動搖梁景銳對喬語的感情,可是他太低估了這兩個人。

聽到這句話,梁景銳冷哼一聲,眼裡面滿是不屑。

「我既然選擇她,就代表不管在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放棄她。」梁景銳挑挑眉,一臉挑釁,「不過,你這樣的人是永遠不會懂的。」

是嗎?

路宇琛勾唇一笑,他還就不信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根深蒂固的感情。

如果真是這樣,梁母到最後怎麼會選擇梁景銳的父親呢。

喬語是在他風光的時候出現,這個時候他落魄了,可就有些不太一樣了。

想到這裡,路宇琛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我有些好奇,失去總裁位置的你,該如何存活。」

路宇琛看他臉上沒有絲毫的動搖,繼續加大力度,「為什麼要來救她呢,女人如衣服,沒了她你再找一個就是了,你就不怕你把她救出去之後,她不陪你共患難。」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即便是這個時候,路宇琛也不忘了挑撥喬語他們之間的感情。他特別感興趣,這兩個人到底能夠堅持多久。

他有意往這上面跟梁景銳交談,可是梁景銳卻沒有把這些話放在心上。

因為他說的這些,根本就沒有一點可能性。

「少廢話,錢我都已經帶過來了,你什麼時候才讓我見到喬語。」

梁景銳知曉自己現在的處境屬於劣勢,只有看到喬語,他才會扭轉局勢。

「著什麼急,我們難得見一次面,你就沒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嗎。」

他們兩個人鬥了這麼久,他對自己,真的一點都不好奇嗎。

比如,自己的身份,自己為什麼會對他做這些事情。

路宇琛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讓梁景銳的心裏面更加不安,喬語在他的手中,有沒有受傷。

他趾高氣昂的看著路宇琛,「跟你這樣的人,沒什麼好說的。」

他的身份還有目的,梁景銳雖然好奇,可是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他現在只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喬語,到底在哪!

想著,他便把自己心裏面的話給說了出來。

梁景銳直勾勾的盯著他,眼裡面充滿火焰,彷彿他不說,下一秒他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別急別急,你都已經把錢拿過來了,我怎麼可能不放人呢。」路宇琛指著他手上的箱子,「把錢留下,我保證你回家之後,就能夠看到你的妻子。」

看到梁景銳惱羞成怒的樣子,路宇琛可謂是十分的高興。就是這樣,越急越好。

「我憑什麼信你。」

梁景銳現在只有錢這一個籌碼,他要是放在這裡,對方要是反悔怎麼辦。

對於路宇琛,梁景銳沒有任何的信任,他不相信對方說的話。

「看樣子,喬語還沒有你手上的錢重要。」說著,他便對身後的一個屋子說道,「聽到沒有,這就是你心心念念已久的男人。」

喬語!

梁景銳的眼睛看向那個屋子,眼裡面滿是喜悅,她沒事就好。

「我把錢放在那裡,你馬上把喬語給放了。」梁景銳以為喬語就在那個屋子裡面,手中的錢也終於放在了地上。

路宇琛笑的格外開心,「你放心,我這個人最……」

話還沒說完,他就聽到周圍傳來一陣警車的聲音,臉上突然一閃而過一絲慌亂。

「你竟然敢報警,我們撤。」

而那筆錢,也落在了他們的手裡面,這些對梁景銳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喬語平安。

在路宇琛臨走之前,他面色陰沉的看著梁景銳,出言警告,「梁景銳,你果然跟你死去的爸一樣。」

雖然錢到手了,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梁景銳竟然有勇氣報警,自己到底還是被他擺了一道。

他憤憤不平的看著梁景銳,隨後便離開了。

梁景銳,你最好慶幸,你落不到我的手裡,不然下次,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沒過多久,便有警察沖了過來,他們追趕路宇琛離去的方向。

而梁景銳看到他們,整個人也頓時鬆了一口氣。

自己等了這麼久,他們終於過來了。

隨後,梁景銳連忙去周圍搜索,看看有沒有喬語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