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不會想讓本神負責吧?」何凡一臉驚恐地看著她:「你當本神祖宗都夠了。」

安琪兒:「……」

你特么放開我,我和你拼,算了,拚命也打不過。

「我不要你負責,我要你指點我如何提升。」安琪兒面色難看地道。

「這本神就放心了。」何凡鬆了口氣,不負責就好,嚇的他差點就跑路了。

安琪兒氣的咬牙切齒,要不是打不過,她絕不會就這麼算了。

「如何提升?」安琪兒冷聲道。

「很簡單,吃就行了。」何凡淡定地道:「廚神之道,吃的越多,提升的越快。」

「負責吧。」安琪兒面色冰冷。

何凡:「……」 「告辭!」何凡轉身就走。



安琪兒直接沖向何凡,可惜,神之氣罩實在驚人,直接將她彈飛出去。

「你敢走,我就讓人去東方。」安琪兒冷聲道。

「老奶奶,你到底要幹啥?」何凡翻了翻白眼,道。

「你……」安琪兒險些吐血,老奶奶?你特么有本事再叫……算了,何凡真有這個本事。

「戰劍還你不行,讓你玷污一下,你也不願意,那你要怎麼辦?」何凡撇了撇嘴,道:「要不是本神尊老愛幼,本神才不和你廢話。」

這要是傳了出去,自己看光了一個不知多大的老怪物,擔心影響自己名聲的份上,何凡才懶得和安琪兒磨嘰。

「指點我提升。」安琪兒忍住心中怒意,冷冷地道:「只要我能提升,今日之事一筆勾銷,再給你一件神器。」

「完整的神器?」何凡挑眉。

「不錯。」安琪兒沉聲道。

「還有,今天的事,絕對不能傳出去,包括那幾個人,這會影響本神的名聲!」何凡加了一條。

「你還有名聲?」安琪兒氣笑了。

「本神對御姐感興趣,對老奶奶沒興趣,會讓人誤會本神的品位。」何凡正色道,這種事情,必須說清楚,比臉面更重要。

安琪兒:「……」

我特么要是打得過你,今天要是讓你走了,我就不信上帝!

可惜,安琪兒打不過,只能深呼吸,再呼吸,壓抑心中怒火:「我絕不會讓人傳出去,這也關係到我的名義!」

「神器呢?」何凡放心了,開始關注神器,手中出現一本書籍:「這是東方道門的,天人二級內容,神魂合氣篇。」

「我先驗證。」安琪兒警惕地道,這貨人品實在不值得信任。

「你放心,本神這次絕不會騙你,因為今天是本神最倒霉的日子。」何凡嫌棄地將目光移開。

安琪兒翻看神魂合氣內容,大有收穫,取出一件聖十字:「拿去,趕緊滾,還有,把我身上的禁錮去了。」

何凡揮手收了道紋,拿了聖十字,轉身離開:「後會無期。」

「混賬,總有一天,我安琪兒要將你按在地上摩擦!」安琪兒真的很生氣,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特別是何凡那幾聲老奶奶,差點讓她吐血。

再次鑽入空間裂縫,這次何凡直接寫下老奶奶三個字,並且立下禁地石碑,提醒自己,沒有事情的話,堅決不能再鑽這個空間裂縫。

繼續進入其餘空間裂縫,這次何凡小心了很多,一定要看清楚是誰在那邊,西方還有個雪莉,這個更加不能看。

好在,這次沒有遇見女天人,但還是在西方,一位和藹的老頭子,看見何凡的剎那,就笑著迎了上去,然後被何凡踹回去,轉身進入空間裂縫。

西方老爺爺。

做好標記,繼續下一個。

再次走出空間裂縫,一道火紅屏障出現,熟悉的聖火道紋遍布屏障。

「老熟人。」何凡雙眼一眯,看了眼屏障,一樣是天人一級的氣息,自己能欺負。

無視了屏障上的聖火符文,如今何凡的火焰之道,絲毫不虛這聖火之道,只是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依舊還未融合。

「何凡!」

一踏入空間裂縫,一道陰寒聲音傳來,一隻巨大的聖火獸死死地盯著他:「當初居然沒殺死你?」

「就憑那五尊廢材神像?」何凡不屑地道。

「看來你還不知道本座是誰!」聖火獸冷笑一聲,進化之力凝聚出一道蒼老身影。

「是你?你不在特殊空間待著,是輪班了?」何凡歪著頭,看著聖火獸氣息,有些虛弱:「你虛成這樣,是不是左爪右爪一個慢動作玩多了?」

「當初沒殺死你,現在還敢來本座面前,今日誰也救不了你!」一聲怒喝,聖火獸猛地抬掌,聖火道紋沖盪,加持進化之力,化作一頭火龍,沖向何凡。

「你應該想想,今日誰救的了你!」何凡冷笑一聲,眼中滿是譏諷:「也不想想,本神是怎麼來到這的。」



火龍沖盪,三尺氣罩浮現,火龍直接崩潰,未能撼動一步。

「十年了,你還在原地踏步,連本神護體氣罩都破不了。」何凡不屑地道。

「這怎麼可能?」聖火獸直接就懵了,自己一擊,連三尺氣罩都破不開?

「神,賜你三招機會,你還剩兩招。」何凡雙手負后,漠視著聖火獸,最大的快感,無異於在以前干不掉的敵人面前裝比,讓他們嘗嘗,想弄死卻又干不掉自己的滋味。

「狂妄!」聖火獸怒吼一聲,聖火道紋宛如鎖鏈,交織出一個圓球,火焰繚繞,形成烈日:「聖火永恆。」



烈日轟擊,三尺氣罩堅不可摧,何凡依舊紋絲不動。

「第二招。」何凡淡淡地道。

聖火獸目光陰沉,身旁出現一桿火焰長槍,聖火道紋沖入長槍之內,長槍頓時爆發出浩蕩威能,恐怖氣息席捲,讓何凡也感覺到一絲壓力,但也僅僅是一絲。

基因數據+4!

「死,聖火誅神!」神槍破空,整個屏障空間在震動,屏障險些破碎。



神槍射來,龐大的力量轟擊在三尺氣罩之上,頓時受阻,神槍震動,聖火獸不斷催動,灌注進化之力,神槍一點點前進,宛如龜速。

「三招已過,你太虛了。」何凡不屑地道,連自己護體氣罩都破不了,這些天人實在太廢。

天人境界,一級一重天,不是開玩笑,雖然這神槍不錯,比何凡見到的完整神器還強,但雙方差距,完全不是一件神槍能彌補的。

「神,收下這件禮物了。」何凡一抬掌,握住長槍,長槍劇烈震動,廚神道紋震動,瞬間沖潰聖火道紋,禁錮神槍。

「可惡,將神器還給本座!」聖火獸怒吼一聲,直接撲向何凡。

「想見識廚神的神之刀嗎?」

何凡淡然一語,右掌輕抬,進化之力凝聚出刀芒,廚道道紋加持刀芒,瞬間斬出。

刀芒斬過,無聲無息,虛空也沒有崩碎,好似普通的一刀,但卻蘊含恐怖之威。

刀芒入體,聖火獸瞬間一顫,血水噴洒,撲來的身子直接墜落下去,半邊身子已然熟透,每個部位都不同,有爆炒,有涼拌,還有湯……

「聞著自己的肉香,想不想來一口?」何凡吞了吞口水,眯著眼道:「你本體就是聖火獸,不是進化者?」

秘法之眼下,聖火獸一切構造無所遁形,進化者和真正的聖火獸還是有區別的,眼前就是一隻真正的聖火獸。

「你,你不能殺我,你若殺我,這空間裂縫就無人看守。」聖火獸終於慌了,何凡的實力,已經完全碾壓他了。

「本神可以守。」何凡譏諷一笑,一揮手,一個空間包從聖火獸身上飛出,被何凡抓在手中:「先讓本神看看,你有什麼好東西。」

「你……」

聖火獸還未開口,何凡已經打開了,裡面有隻有一張皮,人皮!

這張人皮,就是當初這頭聖火獸顯露的人身。

「穿上人皮,就以為自己是個人了?」何凡面色冰冷,刀芒閃耀,直接貫穿聖火獸身軀,將它釘在地上:「想活,就解釋一下吧。」

「這是南方煉製的人皮,藏身之用。」聖火獸痛哼一聲,只能解釋。

「媧祖禁制,居然沒抽走你們的靈性?」何凡冷聲詢問,同時撕下熟掉的翅膀:「來,一起吃,廚神最大方了。」

聖火獸驚怒地看著他,吃自己的肉?

「想活命,就吃下去。」何凡陰冷地看著他,同時自己咬了一口:「味道很好,是正統聖火獸的味道。」

聖火獸:「……」

你特么還吃出經驗了?吃一口就能認出來? 「聖火明保下的我們,再加上我們實力弱,照顧我們費不了多少力氣,而且,當時媧祖已經受了傷,雖然禁制強大,但諸天萬族同時反抗,媧祖還是遺漏了不少。」聖火獸解釋道。

「媧祖受傷?遺漏?那些遺漏的,除了聖火族和風神族,還有哪一族?他們何在?」何凡問道。

「都有遺漏,他們都離開了地球,當時因為傷的太嚴重,只能躲避起來,剛開始還好,我們還能在外行走,隨著禁製成形,我們不得不藏匿起來。」聖火獸講述道。

「離開了地球?那你知道,如何離開地球?」何凡眼前一亮,是不是能弄出一張星空圖?

「不知道。」聖火獸忍著痛,搖頭道:「現在的地球,和那個時代的地球區別太大了,包括外面的星空,都變化了,我們也不知道具體在星空哪個位置。」

「你們聖火族,可有天人走出去?」何凡繼續問道。

「有,只是都沒再回來,也沒有消息,生死不知。」聖火獸悶聲道,這也是他奇怪的事情,那些離開的聖火獸天人,為何沒有帶大部隊過來,直接掃平地球。

「媧祖受傷,你可知曉原因?」何凡想著龍王秘境所得消息,問道:「諸天萬族的先祖,最終結果?」

「不知道,當初我連小兵都算不上。」聖火獸無奈,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知道?

「你會斷肢重生吧?」何凡又問道,成了天人,這斷肢重生再簡單不過了。

「會,你想……啊。」

「會的話還特么不把翅膀長出來?」何凡斬下做熟的腿,好好放起來,然後又斬掉另一隻翅膀。

「我……」

「再廢話一句,直接弄死你。」何凡惡狠狠地道:「快長,現在就知道你一頭聖火獸,多薅一點。」

聖火獸:「……」

你特么的以為這是毛啊?這是老子的身體,損失一點就虛弱一分!

何凡才不管是不是他身體,純正的聖火獸,就是用來吃的,它自己都吃了。

「還有沒有神器?」何凡問道。

「沒……」

「你信不信,本神將你下面剁幾十個,拿回去給炎神道下酒?」何凡冷聲道。

「最後一件。」聖火獸憋屈地取出一件神器,基因數據+1。

「我現在越來越佩服天人了,剁吊都能剁無數遍。」何凡一臉敬佩地道。

「你不是天人?」聖火獸忍著怒火和憋屈,反問一聲。

「本神不一樣,本神是廚神,專門吃你們這種天人的,養一頭,就不缺食材了。」何凡歡快地收著翅膀和腿,尾巴也來幾十條。

「不行了,你再斬下去,我死定了。」聖火獸趴在地上,徹底虛了:「你還要我看守空間裂縫。」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本神下次再來。」何凡有些不舍地收了手,順便看了看四周:「沒有其餘聖火獸?當初留了四頭啊。」

聖火獸:「……」

你特么記性能不能別這麼好?

「對了,你們這些天人,都到了什麼境界?」何凡又問道:「有沒有天人二級的?」

「沒有。」聖火獸憋屈地道。

「嗯,麻煩你放鬆一下。」佛魔之氣湧入,操控一下神魂,虛弱到這個地步,完全無法反抗,何凡再次詢問:「你們最強的聖火獸,到了什麼地步?總共有多少頭天人聖火獸?」

「天人一級頂峰,總共六尊天人聖火獸。」聖火獸目光無神地回答道。

「風族呢?」

「一樣是天人一級,風族七尊。」

「當初聖火明,是怎麼保下你們的?」何凡再次問道。

「地球人族,抓了一堆地球人族,遮掩氣息,當時媧祖的力量有意避開人族,媧祖也沒有精力一個個尋找我們。」聖火獸道。

「媧祖為何受傷?」

「不知道。」

「其餘聖火獸何在?」

「在聖火玄那裡,由他看守。」

「你可懂這種語言?」何凡吐出古老神語。

「風族的神語……你操控本座神魂?」聖火獸突然醒來,陰冷地看著他。

「嗯?你的神魂內,居然有禁制?」何凡驚疑地看著聖火獸,那氣息,與神碑差不多,應該是當初聖火明留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