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似乎搞錯了。」我無畏無懼地瞪住他,下巴被攥得生疼,「被肆意干擾的是我的生活!被隨便插手事件的也是我!端木玉!做回你的乖乖王子。不要再來招惹我,不要再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

「你幫了我幾次,我都記得。所以,去向管家老伯解釋是我覺得欠你的。」我伸手試圖去扳開他的手,討厭這樣與他對話的姿勢,顯得我非常弱勢,「我不想欠任何一個人!」

他的眼神猛地一黯,那種痛楚的表情更明顯了:「我說了,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我的心不自覺地一沉,獃獃看著他的眼睛,竟然不由自主地問:「你……討厭我嗎?」

話一問出口,端木玉愣了,我也愣了。

我傻了嗎?為什麼會忽然問出這種白痴的問題,我在期待著什麼?

他的表情匪夷所思……

為了不暴露我的想法,我著急地辯解:「因為你現在很奇怪,情緒和口氣都不太像那個淡定端木玉。所以我想知道,你曾說被你認定『討厭』的人或東西期限是永遠,而你討厭我——現在還是這樣嗎?」

心忽然在胸口「噗通噗通噗通」不規律地急速跳動起來。

我從來沒有這種時候,這麼緊張一個人的回答。彷彿生與死都捏在他的一線之間。

「當然……」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神更為怪異地瞅著我,「……很討厭。」

「……」

「怎麼……」

「沒有什麼,我只是想說——」我不知道自己是以何種心情說完這幾個字,總之心口很疼,疼得喘不過氣,「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著這種狀態。」說完我轉身,著急地去擰門把鎖,想要快點離開這兒!(o≧﹏≦o)哪怕多呆一秒,都是對我最殘酷的刑罰。

可是門卻沒有如願打開——端木玉抵住了門。

我背對著他面向門,他雙手穿過我抵著門,以一個拱形的姿勢將我籠罩在門和他的身體之間。我可以感覺到他皮膚的熱度,穿過薄薄的空氣燙著我的肌膚。

我忽然感覺臉在發燙。

「突然這麼問,你是在希望我喜歡你嗎?」

「……」

「明瑤瑤,如果你有那麼期待的話,我會讓你失望的。」他的嘴貼著我耳根,說話時側臉廝磨著我的髮絲,我的心又痛。

他終究還是察覺到了?

是的,我承認。在他奮不顧身地幫我阻擋保安時,在他想辦法解救我媽媽下護欄時,在他不願我被高幽帶走而強高山流水我時,在他為了我和高幽浴血奮戰時,在他駕著直升飛機帶我離開「謝家」莊園時,在他尾隨著我進了深山替我擋掉馬蜂時……

我對他升起過感動和欣賞的情愫。

這些情愫導致我像個傻瓜一樣對他有了好感,(.﹏.#)傻傻地以為他是喜歡我的,我在端木瑾離開的兩年後再次遭遇了愛情……我有了死灰復燃的機會。

可原來,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謝謝你,端木玉。」我有感而發地說。

他被我突如其來的感謝怔住,輕輕抽回壓在門上的手:「謝我什麼?」

大學五年級 「所有。」

謝謝你幫過我,謝謝你讓我誠實面對自己,又謝謝你在這個時候及時戳破我的幻想讓我認清到事實。我絕對不會對你存有半分期待,絕對不會喜歡你。

不等他理解我話里的含義,我拉開門走了出去。

第十章:願望星工程(Hopestarproject)

1,願望星工程

有些我們無法忘記的瞬間,便是永恆。

尚端木瑾,為什麼你要留給我這麼多無法忘記的瞬間?

從端木莊園跑出來后,我來到這裡,站在榕樹下看那條蜿蜒盤旋到盡頭的廢舊鐵路,看生長在鐵路邊朝氣蓬勃的野草,看不遠處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櫻花草田。

這裡,☆☆☆叫「願望星工程」。

是尚端木瑾修補我破碎夢想的地方,又是我打碎尚端木瑾的心最後與他見面的地方。

「瑤瑤。你看,這是什麼?」

「這是魔豆。只要在種子表皮刻下想要實現的願望,種下它,幾天後,生出來的葉芽上就會有字。」

「班裡的女生都很喜歡。瑤瑤,你也一定會喜歡吧?」

「我買了好幾顆,分別刻著不同的願望和祝福語。走,我們去種下它們!」

種下它們……

種下它們……

腳步在凹凸的花田裡奔跑得焦急而慌亂,風不停吹起我額前的髮絲,不停將花瓣帶到我身邊,就像無數翩翩飛舞的精靈。

自那天以後,為了避免我會想起從前,就再也沒有來過這裡。

今天終於誠實面對了自己的心,我來到這,可是景在人不在,物是人非。好殘酷的現實!

為什麼會物是人非,為什麼會物是人非——

河水剪斷了睫毛,只有河面倒映的花草與一個波光粼粼的影子……

我站在橫亘在花田間的河邊,終於看見那幾棵豆芽似的生長著的魔豆。葉芽上刻著的一些小字,o(╥﹏╥)o瞬間模糊了我的視線——

瑤瑤心想事成。

瑤瑤永遠開心。

瑤瑤,我愛你。

瑤瑤……瑤瑤……

風吹得整個世界都軟綿綿的,我的心也軟綿綿的,鼻息間全是清幽的櫻花草香氣。

我記得,一到夜晚,這裡的天空就會有很多很多的星星,明亮得彷彿觸手可及。我還記得,端木瑾第一次帶我來這裡的時候,是爸爸離家而走的時候,我在他面前哭得潰不成軍——

「哪裡才是最接近星星的地方呢?」當時我絕望地說,「聽說每顆星星都承載著一個人的希望。我的希望破滅了。到底哪裡,才是最接近星星,最接近希望的地方。」

因為撞車,左腳裸碎骨,雖然復原但再不能跳舞。所以在那一天,我遺失了親情,同時也遺失了我的夢想。

可是,端木瑾卻帶著我來到這裡——最接近星星的地方。

我抬起頭靜靜看著蔚藍的天空。

靜靜地,好像看見白雲組合成端木瑾溫和的笑臉:「這裡,叫『願望星工程』。」

「這裡叫『願望星工程』,我記得。白痴端木瑾。」我看著他,也不自覺露出和他一樣溫和的笑容,眼角卻慢慢有了淚水。

那段曾不可一世的愛情,在經過光年的打磨后,像被什麼東西突然撞倒一樣,破碎在那片承載著諾言的土地上,落地生花……

……

「瑤瑤瑤瑤,你仔細聽,好像有什麼聲音。」

「我的心一遍遍說愛你的聲音。」

「瑤瑤你看,天上是不是有好多的星星?這裡,是『願望星工程』,全卡蘭市最接近星星的地方。你看到希望了嗎,它們都是你的。」

天空裡布滿了星光。

可是那麼多星光,都不及尚端木瑾的眼睛明亮。

他抱著我倚坐在榕樹下,眼前是無邊無際的櫻花草田,抬頭就可以看到閃耀的星空,我的耳朵貼在他的胸口,聽見他一聲一聲沉悶的心跳:「你的希望不會破滅的,因為你有我。肖瑤瑤有端木瑾,就永遠不會破滅希望。」

「不會破滅希望?」我空洞地冷笑,「爸爸沒有了,芭蕾舞沒有了,幸福的家沒有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那麼,我呢?」他心疼地來為我拭淚,「你不是還有我嗎?」

我擋開他的手,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在了無辜的他身上:「還有你?別自以為是了!我有了你就夠了嗎?你能代替我的爸爸嗎,能代替我的夢想嗎,能代替我幸福的家嗎——」

他被一連炮的問題震懵了。

我的眼淚又流:「何況我的腿這個樣子,如果不能好起來,你也會走吧……」

「不會的!」他猛地把我抱進懷裡,似乎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聲音哽咽地宣誓,「我是肖瑤瑤的,只要瑤瑤不推開我,我就會一直留在瑤瑤身邊。哪怕死皮賴臉,哪怕做討厭的跟屁蟲!」

「瑤瑤的腿要是好不了,我就是瑤瑤的專用輪椅。」

「瑤瑤偶爾想任性撒嬌,我可以扮演爸爸寵著瑤瑤。」

「瑤瑤如果沒有幸福的家,我會為瑤瑤組建一個更幸福的家。」

「瑤瑤……」

「瑤瑤……」

「……只要瑤瑤相信端木瑾,幸福的大門永遠都為我們敞開。」

對不起,端木瑾。

不是我當時沒有選擇相信你……只是,我根本沒有選擇的機會。

閉上眼,聞著花香的味道,耳邊隱隱約約響起一首寧靜的歌謠,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又彷彿就貼著耳邊:

晚風吹動著竹籬

月光拉長的身影

螢火蟲一閃閃

滿是飛舞的錢幣

天上銀河在發光

地上風鈴來歌唱

織女星在遠方

古老浪漫的神話

流水走過種下四季的變換

幸福蔓延愛你永遠不孤單

戀人手中櫻花草

春在漫步的微笑

種下了一朵朵

青春璀璨的年少

戀人懷中櫻花草

聽見胸膛心再跳

偷偷的在思念

那是我們相愛的記號

遠方鐘聲在響起

蛙鳴唱起搖籃曲

白沙灘月彎彎

愛你香甜的夢裡

天上銀河在發光

地上風鈴來歌唱

織女星在遠方

許下愛戀的願望

流水走過種下四季的變換

幸福蔓延愛你永遠不孤單

戀人手中櫻花草

……

是端木瑾教我的《櫻花草》。

我跟著腦海中的旋律輕輕地哼著,整個世界都變得很輕很輕,輕飄飄的像羽毛一樣。忽然一陣嘈雜的聲音將我驚醒。我抬起頭,發現一支拆遷的專用隊伍從路的盡頭朝這邊開來——

「轟轟——吱吱嘎嘎——」

地上的黃塵被車輪激得四處飛揚,路邊的櫻花草也遭了殃,一大片一大片地被壓倒。

一個戴著黃色安全帽的男人跳下大車,手裡卷開一份地圖,朝我所在的這片櫻花草田比劃了一陣,立即有鏟土機朝這邊開來。

我只感覺耳膜「嗡」的一聲響,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逆流,手指和腳趾都變得冰涼。

為什麼——

為什麼——!

孔雀胸針、水晶球、手機……(≧◇≦)我本來就只有關於端木瑾為數不多的幾樣東西,都在一點兒一點兒離我遠去。彷彿這一切都在暗示:端木瑾已經徹底走出了我的生命,再不會回來。

再不會回來……

再不會……

2,想念是鴉片

走到以前我和端木瑾常去的那家咖啡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