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個王八蛋……」

……

「真是氣死人了……」

凌菲很是糾結,鬱悶的揉了揉額頭,這時,凌菲的手機震動再度響了起來,凌菲條件反射的拿出手機,急忙點開微信,果然,還是那個人給自己發來的微信,微信上是一張照片,正是自己追逐葉浪打鬧的照片!

凌菲瞳孔一縮,旋轉一圈向著周圍看去,空空如也,此時正值上課時間,一眼都能忘到頭,周圍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凌菲拿起手機,直接撥通語音電話,響了幾聲,對方便接聽了,凌菲急忙問道「你是誰?你到底要幹什麼?」

凌菲緊張的聽著對面的動靜,然而,幾秒種后,語音電話被掛斷,凌菲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你到底是誰?」

然而,電話已經被掛斷,凌菲懊惱的拉黑了對方的微信……

……

再說葉浪,一路來到辦公室,嘴裡嘀咕著「女人心海底針啊,簡直了,卸磨殺驢,好過分啊……」

「嘎吱!」

葉浪推開門之後,發現大家都在努力的備課,工作,以及開始學習計劃,自己這班主任倒是溜溜半天沒在,讓葉浪心中很是不好意思!

葉浪這才想起自己的手機沒電了,急忙放在桌上充電,隨意問道「這堂是董問的課?」

「嗯?班主任,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謝嶺應了一聲,旋即驚奇的抬起頭對著葉浪問道!

「叮鈴鈴……」

突然,葉浪正在充電的手機,驟然響起了一陣鈴聲,所有人都在看向葉浪,表現自己的不滿,葉浪尷尬一笑,輕咳兩聲「抱歉啊,抱歉……」

隨即一把抓起手機,是一個陌生號碼,讓葉浪眉頭一皺「喂?」

「葉少,侍小天出事了……」

「什麼?」 葉浪猛的想起來,自己特別交代,怕侍小天想不開,安排誅神的人在周圍看著,而這手機號就是自己留下的!

聽到侍小天出事的消息,葉浪心頭一緊,頓時咯噔一下,急忙道「我馬上過去!」

話落,葉浪便掛掉了電話,眾人紛紛看向葉浪「班主任,你又要走啊?還有很多事沒有安排!」

葉浪看了一眼眾人,走到上官麟雪身前「小雪,拜託你了!」

上官麟雪此時正低著頭備課,聽到葉浪的聲音,抬起頭,正巧對上葉浪那急切的眼神,著急,心疼,上官麟雪看的真切,上官麟雪什麼也沒說,點了點頭!

「謝謝你,小雪,抱歉,大家,我真的有急事,這樣,上官麟雪老師,是我們的副班主任,排課,問題什麼的就著她商量,她全權可以代表我,辛苦大家了……」

話落,葉浪一溜煙的竄了出去,上官麟雪一臉錯楞,副班主任?搞什麼?

眾人也是頗為無奈,他們這是趕上了一個什麼班主任,怎麼這麼不靠譜?上官麟雪更是欲哭無淚啊,這都什麼跟什麼!

……

葉浪急匆匆的向著外面跑去,半路上遇到了打招呼的付克勇「咦,葉浪,你這是……」

然而,葉浪理都沒理會,直接路過,加快速度來到門口,掏出自己的電話想叫車,然而,手機居然有關機了!

「罵的……」

葉浪罵了一聲,心中焦急不已,葉浪想起自己囑咐侍小天,讓侍小天來紫金國際報道,然而卻因為一件件亂七八糟的事情忽略了!

「滴滴滴……」

正當葉浪焦急懊惱之時,一陣喇叭的聲音傳來,葉浪順著方向看去,只見一輛法拉利伸出一個腦袋,正是陳偉,揮著手喊著「師傅,師傅……你怎麼在這?」

葉浪一喜,急忙跑了上前,竄進了車內「趕緊,貧民區,你要是想做好我徒弟,就往貧民區用最快的速度衝刺……」

陳偉楞了楞,他還想搞清楚葉浪為什麼在這呢,聽到此話,當即點了點頭「放心吧,師傅……」

「轟隆隆……」

車子頓時發出一陣引擎的轟鳴聲,旋即噌的一聲,車子頓時如離弦之箭似得竄了出去!

陳偉在關鍵的時刻,還是比較給力,法拉利的機器,在這一刻,顯露無疑,一路上,陳偉速度不減,將一輛輛車子甩到後面,什麼紅燈綠燈通通不管,足足半個多小時的行程,楞讓陳偉只用了十多分鐘就到了!

「師傅,我合格不?」

陳偉激動的看著葉浪,滿臉期待!

「合格……」

葉浪應了一聲,旋即竄下了車,陳偉急忙喊道「唉,師傅,你幹什麼去?」

「忙你的,別管!」

葉浪頭也沒回便扔下了一句,快速跑開,陳偉微微一愣,想起葉浪說自己合格,大嘴一咧,幻想著師傅都承認了,上官麟雪還跑的了么?至於陳偉為什麼會在紫金國際,自然是為了等著接上官麟雪……

葉浪快步向著侍小天的家跑去,然而,當葉浪還未跑到侍小天家前,數不清的人,以及各種工人,還有吊車,鏟車,挖土車,早已將道路堵滿!

改造平民區?

葉浪見到周圍房屋全部在開始拆除,葉浪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快速向著侍小天的方向跑去!

此時,侍小天家,本就簡陋的房屋,似乎是被鑿了一個窟窿,左邊牆體,房頂坍塌,周圍一片廢墟,侍小天,面色蒼白,額頭左側還有著血跡,似乎時間不短,已經凝固,渾身髒兮兮的,滿是土的臉頰上海掛著兩行淚線!

一台推土機,與一抬挖撓機在侍小天待在侍小天前面,數不清的建築工人再次等待著,在這些建築工人身後,有著一個簡陋的棚子,幾名男子在裡面吃著冰凍西瓜!

其中一名戴著安全帽的,留著一撇小鬍子的中年男子,將安全帽扔在地上,西瓜甩手一扔「草他么的,這麼久了,耽誤多少錢?一個小屁孩,在他嗎不讓開就給我一起鏟了……」

中年男子在後方大喊一聲,挖撓機師傅楞了楞,眼中閃過一抹不忍,中年男子直接將安全帽扔在了挖撓機上,大喊道「曹尼瑪的,還想不想干?不願意干滾蛋,你知道多少人等著你這份差事么?」

挖撓機師傅一咬牙,深吸了一口氣,發動挖撓機,隨機推土機也開始向前運行,周圍的村民一陣驚呼,紛紛抗議,然而,跟隨著建築工地的小混混們,足有百十人,花花綠綠,描龍畫風,手裡拿著傢伙,罵罵咧咧的推搡著村民,村民們哪裡見過這陣仗,當即便不敢在言語,紛紛安靜了下來!

發號命令的中年男子嗤笑一聲,拿起一塊西瓜,狠狠的咬了一口「草,早就該這麼看,小屁孩子,耽誤老子多少錢,挖,推,出了事老子負責……」

「是!」

挖撓機,推土機,拉土車,同時進行,工人們也快速開工,百十餘名小玩鬧快速跟上……陣仗好不熱鬧!

感覺著地面的晃動,侍小天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卻是一片刺眼的陽光,侍小天發乾的嘴唇動了動,聲音微弱「我爸爸還沒有回來……求求……你們……等一等……」

侍小天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不是侍小天不願意動,長時間的暴晒,在加上身體受傷,想動一步都難,見到不停開過來的車輛,侍小天動了動,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眼淚流下「叔叔……等……等……我爸爸……好不好?」

挖撓機師傅戛然而止,面對這樣的孩子,他實在是沒辦法殘忍,當即怒氣一拍方向盤「草,誰愛干誰干,老子不幹了……」

話落,司機師傅快速竄下了挖撓機,將安全帽扔下,轉身快速離開!

發號命令的中年男子頓時勃然大怒「他嘛的,什麼東西,關鍵時刻掉鏈子,你們幾個,給我教訓教訓他……」

中年男子隨後指了後面幾個小玩鬧,幾個小玩鬧臉上露出殘忍的笑意,當即拎著傢伙竄了上前,中年男子怒喝一聲,自己上了挖撓機,機器轟鳴,再次發動,那巨大的鏟子狠狠的向著侍小天壓去……

侍小天抬起頭,身子晃了晃「求……求……你……」

話落,身子一歪,兩眼一黑,在也堅持不住昏了過去,挖撓機依舊未停,繼續落下,這時,一道人影擋在侍小天身前!

葉浪看著侍小天,背對著挖撓機,輕輕的抱起侍小天,眸子里閃現出衝天的火焰「我草你們嘛……」 「嘎吱!」

巨大的挖撓機鏟子,停在了葉浪後方上空!

葉浪看著侍小天,那單薄的身體,額頭上的鮮血,蒼白如紙的臉頰,發乾發裂的嘴唇,為什麼,為什麼要讓這個天神的女孩受這麼多的罪?

「老天爺,你他么瞎么?你睜開眼睛,看一看,你看一看啊!」

葉浪揚天大吼,心疼到了極點,想起那個叫自己大哥哥的侍小天,跟現在如花中凋謝的侍小天,完完全全的刺痛了葉浪!

「滴滴滴……」

挖撓機上的中年男子不停的按喇叭,同時揮著手在裡面喊道「滾開,不然你也得死!」

葉浪充耳未聞,佁然不動,中年男子雙眼一瞪,罵了一句,控制著挖掘機的大鏟子轟然落下!

這一刻,葉浪動了,一把抱起侍小天,一個健步竄出數米遠!

「轟!」

一聲巨響,鏟子落下,塵土瀰漫,力量之大,讓地面都是晃了三晃,葉浪的眼神卻變的越發冰冷!

在周圍人群中,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快步走了出來,急忙沖著挖掘機大吼道「住手,快住手……」

只見兩名誅神的兄弟,快速竄到葉浪身前,一臉擔心「葉少,你沒事吧?」

葉浪的眼神一直看著懷中的侍小天,聽到兩人的話語,眼神微微的出現了一絲波動「你們一直在旁邊看著?」

兩人神情一變,聽出來葉浪憤怒的責怪,急忙道「葉少,領頭的叫馮同,這次貧民區的承包商,他們是永達集團的人,咱們誅神跟永達一直都有合作,我們兩個怕影響了……」

「趨炎附勢的人,不配留在誅神,你們倆可以走了……」

葉浪聲音不大,卻冰冷異常,未等兩人說完,便打斷兩人說道,兩人面色一變,瞬間慘白,猶豫片刻說道「葉少,我們錯了……」

「滾……」

葉浪咬著牙看都未看兩人一眼,兩人身形一顫,當即低著頭離開!

挖掘機上面的男子名叫馮同,永達集團的總經理,實際上就是永達集團處理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的領頭人,貧民區的開發權,永達集團早就拿了下來,由於在永達集團並不想浪費太多錢給這些『貧民』所以這次馮同才會帶了建築工人以及一百多名小混混前來,執行強制措施,於是便有了這一幕!

馮同三十齣頭,火氣卻是爆的很,當即竄下挖掘機,指著也狼藉就是一頓罵「曹尼瑪的,小崽子,哪竄出來的?趕緊給老子滾,老子可警告你,別一個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帶著著賤孩子趕緊滾,麻痹的,晦氣……」

馮同沒想到,那些釘子戶,困難困問題都解決了,卻在這個小女孩身上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若是讓上面知道自己辦事不利,自然是吃不了兜著走!

「還他嘛的都愣著幹嘛?該動工的都給我動起來,等陳少來了,要看到事情的進展!」

顯然,馮同在這些人眼中的凶威很是管用,無論是那些建築工人,還是小混混們都動了起來!

葉浪佁然不動,低頭看著懷中的侍小天,露出一抹笑容「小天,哥帶你回家,我們走!」

「你他么的聽不見老子說話?作死呢?「

暴脾氣的馮同瞬間上火,怒喝一聲,快走兩步,一把抓向葉浪的後背,葉浪眼中精光一閃,猛的回過身,眸子里閃爍著火焰,一腳踹在馮同身上!

「嘭!」

一道悶響傳來,葉浪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馮同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伴隨著一陣咔擦的聲音,馮同身前的骨骼發出一聲脆響,瞬間凹陷了下去,一口鮮血噴了出去,直接橫飛了出去,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出七八米,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原地滾了幾圈才停下!

葉浪此時還抱著侍小天,轉過身形,面色冰冷,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在了這一瞬間,整個貧民區都安靜了下來,葉浪如冰冷戰神一般,向著前方走去!

「方總……」

數秒之後,一道聲音打破場面的寧靜,一百多餘名小混混怒吼著,表現著衝鋒了上前,紛紛手持傢伙,罵罵咧咧向著葉浪衝去!

葉浪轉彎走到民眾前方,將侍小天交給一名慈眉善目的大娘,輕聲說道「大娘,幫我照顧一下小天,幾分鐘就好……」

大娘微微一愣,身後密密麻麻的小混混們讓大娘頭皮發麻,吞了一下口水「我是老侍的鄰居,小天是我看著長大的,放心吧……」

葉浪點了點頭,將侍小天放在大娘旁邊,大娘急忙扶住侍小天,嚇的面色蒼白,看向葉浪!

「小天,等哥幾分鐘,然後我們回家!」

葉浪微微一笑,為小天擺弄了一下髮絲,站起身形旋即眸子閃過一抹火焰,自從上次為凌傑兒療傷之後,葉浪身體情況一直不是很好,這陣子的休養雖然並未痊癒,但是此時的葉浪,管不了那麼多,侍小天受的委屈,應該有人承擔!

「弄死他……」

這時,最前方的幾名混混,手持鋼筋棍沖了上來,有著永達集團在背後撐著,他們可不怕出事,直接沖著葉浪的腦袋打去!

葉浪此時還對著侍小天,根本看不清後面的動作,眾人頓時嚇的一陣驚呼,有的人甚至已經比上了眼睛,好似見到了那流血的場景!

然而,葉浪就像是後背長了眼睛一般,腳步向後一退,腦袋微微一偏,小混混的手肘瞬間從葉浪的左肩衝過,打在了空氣中,葉浪右手揚起,一把抓住此人的頭髮,用力一扯,小混混三百六十度旋轉倒地,葉浪一腳將其踢飛!

葉浪的動作並未停留,轉身幾步的一個助跑,身形凌空而起,一把按住一人的腦袋,一記連環腳踢翻幾人,旋即落地只是,單膝撞在身下之人的后腰!

「啊……」

一聲聲慘叫傳來,葉浪如兇猛的野獸,不退反進,沖入人群之中,招式也是勢沉力大,大開大合,侍小天的委屈,葉浪咬盡數討回……

葉浪身形微微一躬,再度竄出,去迅速的獵豹一般,凌空騰起,雙腳直接踏在一人的肩膀上,噗通一聲,小混混雙膝跪地,同時葉浪的身形也竄了出去,一腳踹在一人後身,那人橫飛而出,砸倒數人……一片慘叫哎呦聲傳來…… 葉浪亂髮飛揚,雙眸如電,動作並未停歇,這一刻的葉浪,如冰冷戰神,侍小天受的委屈,葉浪好似都要討回來!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最先衝上來的十幾名小混混,已然全部倒地,哼哼唧唧!

後面還在衝鋒的隊伍頓時一陣發懵,遲疑的一瞬間,葉浪瞬間沖入人群之中,就如狼入羊群一般,一陣雞飛狗跳,連葉浪的衣角都碰不到,自己一方的隊友卻在不停到底,簡直是恐怖如此,這他么還是人么,一百多個人對戰葉浪,愣是連對方毛線都碰不見!

又是一分鐘過去,一百多人的隊伍,只還剩下五十人,凡是被葉浪攻擊到的人,在也沒辦法起身,恐怖的情緒開始瀰漫整個混混團隊!

周圍的民眾早已看呆,這是什麼操作,簡直就跟拍電影似得,再看向馮同,半睜著眼睛,如死狗似得,一動不動,目露驚恐的看著葉浪!

戰場上,剩餘的五十多名小混混已經嚇破了膽,對於他們,平日里有永達集團在背後撐腰,人多欺負人少還可以,這樣的戰鬥哪裡經歷過,當即開始四散逃跑!

見到自己的手下全部亡命奔逃,馮同發出嗚嗚的聲音,嘴裡又流出了一絲鮮血,見到葉浪向自己走來,恐懼的神色在臉頰上逐漸放大,想要活動身子,但葉浪的一腳真的太重了,哪怕是馮同竭盡全力也是艱難的挪動了一下!

此時,一道人影籠罩著馮同,讓馮同渾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艱難的看向葉浪,嘴裡吭哧的說道「放……放……過……我……」

「當那個孩子跪倒在你面前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放過?」

葉浪面色冷漠的看著馮同,旋即邁出了一步,踩在馮同的左手上,咔嚓一聲,馮同本就蒼白的臉頰瞬間面無血色,額頭豆大的汗珠流下,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咔嚓!」

又是右手的一聲脆響,馮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痛苦的嘶吼著「啊……」

「你的愚昧,不可原諒……」

葉浪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馮同雙眼瞪的老大,昏死了過去,生死不知,葉浪轉身向著人群走去,民眾頓時一陣慌亂,顯然葉浪剛才的戰鬥讓他們望而生畏!

眾人紛紛後退,場面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葉浪自顧自的走到侍小天身前,甩了甩額頭上的汗水,將侍小天抱起,對著同樣驚呆的大娘說道「謝謝您……」

大娘哪裡見過這世面,緊張無比,不停的搖著頭,葉浪也不多做回應,轉身離開,當葉浪冰冷的目光放到侍小天身上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柔情「小天,哥帶你回家!」

侍小天似乎是聽到了這聲音,眼皮動了動,竟然睜開了眼睛,但是很虛弱,當葉浪的臉頰進入侍小天眼中的時候,侍小天眼淚瞬間落下,發乾的嘴唇張了張,虛弱的說道「大哥哥……」

葉浪向前邁著步子,低頭微笑的看著侍小天「你的眼淚很珍貴,以後不要隨便哭,錯的不是你,不哭,我帶你回家!」

侍小天咬著嘴唇,強忍著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偏頭看向自家的房子,那是與父親唯一的回憶了,此刻卻物是人非……

「師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