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偽造我的命令讓孟剛出擊?」薛鐵龍抬手指著面前兩個得力的左右手,手指都氣得在微微顫抖。

是的,當他不久前接到集團董事長黃帝龍打過來的電話時,他還一頭霧水。

黃帝龍在電話里把他臭罵了一頓,原因沒別的,鐵龍科技這次做過頭了,甚至可以說是朝官方和特搜課直接跳臉輸出了。

電車事件因為新聞媒體的傳播,現在已經鬧得盡人皆知,甚至引起了更高層面的關注。

縱使他黃帝龍在東海市再手眼通天,能影響到的人也是有限的。

更何況,那些關係,也不一定牢靠。在關鍵時刻,這些關係人肯定會優先選擇明哲保身。

黃帝龍之所以對此事如此震驚,就是因為這事已經超過了集團可以控制的程度了。

聽著黃帝龍訓斥的薛鐵龍,自然是滿腦袋問號。

他絕對沒有對孟剛下命令,讓他在城市軌道電車上搞事情。這種舉動對現在的群龍集團來說,有多瘋狂,他自然很清楚。

孟剛是他多年的老部下,本身副總經理的職位也不低,想來想去,也只可能是有人偽造他這個總經理的命令。

而有這個能力「假傳聖旨」的,自然只有面前站著的這二位。

輝夜繼續笑著抿了口咖啡,似乎完全沒有把薛鐵龍的態度放在眼裡。

「誒,總經理,你不要這麼緊張嘛。孟副總經理也算是為鐵龍科技的發展做出貢獻了,等公司發展壯大了,我們會給他立一座雕像的。」

「雕……雕像?」薛鐵龍怒極反笑。

「怎麼著,是不是再過一段時間,你們就要把老夫也做成雕像擺在公司大廳里了,嗯?

更何況,你們TM去找青松集團鬧事這都能理解。但為什麼吃飽了撐的去找特搜課的不自在?結果讓人擊沉到河裡了,這簡直是去白送,這尼瑪算做的哪門子貢獻?!」

「話不能這麼說。」輝夜優雅地把咖啡杯放回桌子上。

「孟剛的行動,干擾了特搜課和陸凡他們的注意力。最近相當長的時間內,特搜課的搜查焦點肯定都集中在孟剛身上,這為我們開發魅魔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而且,薛經理,您不要忘了,我們現在可是一條船上的人!

為了拿到哈利法身上的巨額採購訂單,鐵龍科技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甚至可以用損兵折將來形容了,如果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黃帝龍董事長肯定不會放過咱們。

現在,那位哈利法王子,因為裝備實驗的接連失敗,耐心恐怕已漸漸消耗殆盡。他之所以沒有甩手而去,是因為他還對我們公司的魅魔抱著僅存的希望。

薛經理,你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和我們放手一搏了!」

薛鐵龍沉默著看著面前這倆二五仔,心裡懊悔不跌:

果然不應該找中二病來管理公司!

這輝夜,竟然還厚顏無恥地說出這種話。裝備實驗為什麼會接連失敗?鐵龍科技為什麼損兵折將?不就是因為你倆二五仔工作不力么,現在居然還理直氣壯地跟我這兒那兒的!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按照薛鐵龍以前的脾氣,早就直接把這倆愣頭青扔進鐵桶灌滿水泥丟進紅瀾江了。

但某種程度上,輝夜說的也對。

如果鐵龍科技在損失如此慘重的情況下,沒有任何戰果,那黃帝龍肯定會讓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公司管理層,在東海市原地蒸發。

現在就指望著魅魔的研製成功,能讓薛鐵龍打個翻身仗了。

而面前這兩位,鈴木亮是魅魔的核心設計者,沒了他基本上魅魔就永遠是半成品。

輝夜則掌握著陸凡的行蹤,在公司防禦上起到重要作用。

更關鍵的是,薛鐵龍時刻沒有忘記,輝夜手上還有自己的把柄——和群龍集團其他高管的老婆拍的小電影。

前面也說過,薛鐵龍就好人妻這口,可以說除了董事長黃帝龍的老婆,其他集團高管家裡的夫人,都是他計劃中的「狩獵對象」。

這種關鍵的錄像證據被輝夜握在手裡,他自然也不會輕易動輝夜。

於是薛鐵龍強壓怒火,沉聲道:「魅魔的事情,現在進展如何,你們有幾成把握?」

鈴木亮也學著輝夜那樣,優雅地把咖啡放回桌子上,伸出手指沖薛鐵龍搖了搖,笑道:「誒,薛經理,你不用擔心。雖然魅魔現在沒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但是……」

他話還沒說完,就見薛鐵龍欺身上前,胳膊的肌肉暴起,一拳揍到了鈴木亮臉上。

鈴木亮那小身板頓時就原地起飛,啪嘰一聲拍在了玻璃幕牆上,然後慢慢滑落到地板上。

薛鐵龍臉色鐵青地捏了幾下響指,看著倒在地上的鈴木亮,心道:

輝夜也就算了,畢竟有要害捏在他手裡,暫時惹不起。但你這小娘炮也擱我這擺起譜來了?雖然你現在還有點用,但也不代表我就收拾不了你!

揍了鈴木亮之後,薛鐵龍稍微舒坦些了,他輕輕吐了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

「總之,我再給你們最後的機會,抓緊把魅魔搞出來,老夫下次可沒這麼好說話了。」

說罷,他冷眼環視房間后,推開房門,揚長而去。

「沒事吧?」輝夜喝著咖啡,淡淡地問。

「呵呵,沒關係。」趴在地上的鈴木亮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看著漸行漸遠的薛鐵龍的背影,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陽光明媚的周三。

高二(1)班剛上完體育課,同學們正準備到更衣室換衣服。

東海一中的學生上體育課,需要到更衣室換上專門的運動服,因為學校發的制服實在是不太適合舒展身體。

教學樓里,每一層的男女更衣室是相鄰的,就和男女洗手間的布局一樣。陸凡也不知道為啥這所學校會採用這麼蛋疼的更衣室布局。

上體育課的時候,陸凡越發感覺伊利亞有點不對勁了。

體育老師在上面進行著動作講解,而她則動不動就悄悄朝自己這邊看,然後當陸凡回看過去的時候,貓娘又把小腦袋轉過去,只有那對白色貓耳慌張地豎了起來。

陸凡嘗試在系統頻道同伊利亞對話,雖然系統信息顯示,系統伺服器處於正常連接狀態,但伊利亞卻怎麼也沒有回答陸凡。

這姑娘不會是真的生病了吧?但這電量看起來很正常啊……

45分鐘就這麼在煎熬中度過了,體育老師宣布解散之後,伊利亞摔先小跑離開了操場。

陸凡想了想,擔心地跟了上去。

進了教學樓二層之後,伊利亞察覺到了尾隨的陸凡,露出厭惡的眼神,說道:「你為什麼老是跟著我?」

「誒?可是,男女更衣室不是在一塊么。」陸凡有點委屈,「再者說了,我就不能關心你一下么。」

「並不需要你的關心,哼。」伊利亞別過頭去,貓耳還在微微抖著,煞是可愛。

「而且你最近都不怎麼和我說話了,咱倆之間的通訊總是沉默也不太好吧。你看電子產品總是要多通電用一用才能保持性能對吧。」陸凡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起來。

伊利亞低下頭,把發紅的小臉埋在金色長發下,櫻桃小嘴嘟噥著:「你現在言靈系統已經玩得很好了,我已經沒有什麼能教給你的了。」

「嘛,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你的狀態也很讓人擔心啊,最近有沒有好好吃飯?而且你現在拒絕我上門給你做便當,搞得我以為自己不小心招惹到你了啊?」陸凡吐槽著。

女孩子的心思也太難猜了吧,這簡直比天氣還變化無常!

自從上次鐵龍科技襲擊監控室之後,就一直這樣。

明明那天晚上,陸凡背著她回家的時候,這姑娘還一臉的幸福,怎麼眨眼間就180度大轉彎了?

再加上伊利亞最近動不動就臉紅得像蒸汽水壺……

「說實話,我有點擔心你啊。」陸凡認真說道。

「哼,有什麼好……好擔心的……」

「你看啊,你不是系統伺服器么,伺服器發熱總歸不好,長此以往可能產生什麼問題吧?」陸凡說著,下意識地靠近伊利亞。

「無路賽!」伊利亞搖著頭,使勁推搡著陸凡。

但是伊利亞一直是閉著眼把陸凡朝前推,反而讓他慢慢靠近了女更衣室的門口。

「別別別,你等等,這裡是……」他還沒來得及說完,腳就被絆了一下,仰面摔進了女更衣室。

「抱歉我不是故意進來的,我什麼也沒看到!」陸凡趕緊雙手合十道歉,但睜開眼一看,發現更衣室沒人,這才鬆了口氣。

伊利亞也發現這好像不妥,她抄著手讓出一條路:「哼……都怪你隨便跟蹤我……趕緊出去啦!」

就在這時,更衣室外的走廊,傳來女孩子們嬉笑的聲音。

陸凡大驚失色——班上的女生們上完體育課,這是要慢慢回來了。

現在陸凡再重新出去,肯定會被這些女生撞個正著,到時候怕是渾身長嘴都說不清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陸凡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伊利亞皺著眉,快步走到寫著自己名字的更衣櫃前,打開櫃門,然後一把抓住陸凡,把他朝裡面塞。

「喂喂喂,慢點慢點慢點,我的頭我的頭!」陸凡被伊利亞弄得臉都快變形了。

「嘖,麻煩真多,快進去啊!」

眼瞧著女生們越來越接近門口,伊利亞也有點慌張,小手使勁把陸凡朝裡面塞。

就在這時,她腳下被櫃門絆住,失去平衡——

「嗚喵!」她驚呼一聲,小身子也跟著不小心摔進了衣櫃。

剛發生完這一幕,女生們的身影就出現在更衣室門口。

陸凡眼疾手快,一手捂住伊利亞的小嘴防止她繼續叫出聲,一手關上了櫃門。

「嗚嗚嗚,你幹什麼,臭狗、色狼、笨豬!」

「抱歉了伊利亞,拜託先忍一下吧,如果被其他同學發現了,就算是跳進紅瀾江也洗不清了……」

伊利亞金色的髮絲垂落到紅撲撲的小臉上,貓耳耷拉著,櫻桃小嘴呼出絲絲熱氣,大眼睛波光流轉,裡面還擒著淚花。

此時二人面對面擠在狹窄的柜子里,伊利亞嬌軀上穿著的體操服和運動短褲,映襯出少女姣好的身材和白皙的長腿。

聞著撲鼻而來的淡淡清香,陸凡頓時就感到自己要被萌哭了,眼睛都不知道朝哪裡放。

這時,柜子外傳來女孩子們的嬉鬧聲。

「哇,雪然,沒想到你的身材這麼有料!」

「嘿嘿嘿,讓我康康嘛~」

「唔,噗喲噗喲噗喲的。」

「呀,你們幹什麼啊,快住手,那個不行……」

從外面女生的對話來判斷,現在班上的大部隊還沒來,只有陶雪然和幾個平時玩的不錯的女生先到了。

他稍稍鬆了口氣,好在進的是伊利亞的更衣櫃,這樣只要堅持到她們都換完衣服,他就可以趁著間隙抓緊出去了。

不過……女生們討論的內容,還是讓他覺得鼻血朝外噴涌。

這時,他一轉頭,就看到伊利亞對自己露出鄙視和憤怒的眼神。

之後,伊利亞難過地低頭看著自己的小飛機場。

「嘛……平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可以為國家省布料。」陸凡趕緊在系統頻道出聲安慰。

柜子外女生們的對話繼續傳進來:

「雪然顏值這麼高,身材還這麼棒,家世又好,怎麼到現在還沒找個男朋友呢?」

「是啊,按理說應該有不少公子哥追求你吧?」

旁邊另一個對陶雪然有些了解的女生,開口笑道:「哎呀,你們不知道,雪然早就已經有心儀的對象了,而且還是咱們班的呢!」

「欸?是誰是誰?」聽到有人要爆八卦猛料,女孩子們頓時興奮起來,紛紛追問。

「自然就是那位從小和她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咯!」那個爆料的女生,捂著嘴偷笑道。

女生們心裡想了想,平時班上也就陸凡、楚雄和陶雪然三個人玩得好,大家也都聽說了這三位是青梅竹馬。

楚雄這大餅臉肥宅自然是絕對不可能的,妹子們想都沒想就把他排除了。(此處心疼楚雄2.33333秒)

那答案自然就只剩下一個了:

「莫非,這青梅竹馬,說的是陸凡嘛……?」

沒想到她們正中靶心,陶雪然略顯慌亂地笑了笑,沒有回答。

「不過說起陸凡同學嘛,說實話,高一整個學年,我感覺他在班上都沒什麼存在感,有點像悶葫蘆,我一直認為這種男生沒有女生會對他感興趣。」

另一位插嘴道:「不過高二之後就不一樣了,感覺陸凡在班上更加活躍了,在開學那天,看到他撐著傘上天,我都驚到了。」

「對對對,還有他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呵斥朱提首,簡直不要太帥。」

「嗯……確實,不過我感覺他的身上,怎麼著都泛著股濃濃的中二氣息……」

「對,我也聽一年級的學妹說,開學那天,親眼見到他在大馬路上喊什麼召喚風的台詞,當時嚇了學妹們一跳,這事在高一那幾個班都傳開了。」

躲在柜子里的陸凡頓時汗顏:老夫太二了還真是對不起啊喂!

「我覺得這並不是壞事哦。」陶雪然這時候插話道,語氣很堅定。

「這並不是中二,我覺得他關鍵時刻很有正義感,平時又很暖心,而且他的心中還有種英雄情結……總之,各方面都是很棒的男生……」

「咳……也沒這麼優秀啦。」柜子里的陸凡整理了下劉海,他聽了雪然的誇獎之後,都快不好意思了。

伊利亞聽著柜子外的陶雪然滔滔不絕地維護著陸凡,眼神漸漸黯淡下去,原本發紅的小臉蛋也恢復平靜。

「噗,抱歉,我們只是開個玩笑。」女孩子們從陶雪然急於維護陸凡的反應中,瞬間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她原來真的喜歡陸凡?!

妹子們知趣地停止了有關中二病的話題。

陶雪然雖然學習不錯,但是這方面的心思也太好懂了吧。這還沒嫁過門,就開始『護夫』了。

「你放心,只要是雪然你看中的人,作為朋友,我們一定會堅定地做你的僚機進行助攻!」她們紛紛說著支持的話。

「你們真是的,這麼喜歡八卦哼,不過謝謝了……」陶雪然雖然仍在對女伴們嗔怪,但是言語間卻沒有否認對方的猜測,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默認了。

此時柜子里的陸凡,聽不出外面對話里的潛台詞,因為他還在糾結女生們對自己「過於中二」的評價。

「喂,伊利亞,我真有她們評價的那麼二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