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們瞧,我看到了什麼?」

「一個海軍,哈哈,他竟然在大海上空行走。」

趴在狙擊槍鏡頭上,向著遠處張望,臉上帶笑的海賊,愕然大叫道。

邊叫,他的嘴角邊扯出一絲獰笑來。

「真是有趣啊!」 「莫里斯安,射殺他!」

這男子的話剛傳出,被船上其他海賊聽到,頓時便有人大笑著說道。

他們平日里與海軍戰鬥的次數非常多,殺一兩個海軍,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在別人沒有看到我的情況下,殺死對方,這可一點都不人道啊。」

莫里斯安眉頭掀了掀,嘴中這樣說著。

但他雖是在拒絕,眼睛卻已經湊在了狙擊槍的鏡頭上,雙目鎖定了那正在海面空氣上不斷踩踏,向前行走的海軍。

「哈哈哈哈,莫里斯安,你還會在乎這個?」

「你可是人渣莫里斯安啊!」

「懸賞金兩億六千萬貝利的大人渣莫里斯安!」

海賊們都起鬨笑道。

耳中聽著船員們大叫,莫里斯安卻一點不在意。人渣這兩個詞對別人來說或許是辱罵性的,但對他來說,卻是一種享受。

看著弱小者死亡,嘲諷別人的悲痛之處,是他最得意的事情,甚至,有些時候,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心靈扭曲,有些變態了。但是對此,卻不但不尋找問題,反而越加享受。

莫里斯安覺得,做人太難了,做個動物,做個令人憎恨的人渣,真的挺好。

鏡頭中,那年輕海軍對自己的存在一點都沒有發現,他嘴角一笑,心中升起一股興奮的感覺。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每當要遠距離射殺別人的時候,他都會感覺到心跳加速,非常的激動。

這種變態的感覺,能帶給他極大的愉悅。

手指扣在扳機上,然後,在其餘海賊的大叫聲中,莫里斯安狠狠的扣下了扳機。

「砰!」

子彈迅速衝出槍膛,向著遠隔這裡兩三千米外的海軍射去。

「距離,感覺,風向,角度,一切都計算的無比精確!」

「這一槍,他死定了!」

莫里斯安獰笑道。

他生來就與人不同,具備著超遠視距的天賦,因此才會選擇做一個狙擊手,超遠距離射殺,配合威力強大,射程超遠的特製狙擊槍,在他的偷襲下,任何被他盯上的傢伙,都難逃一死。

老人,婦女,幼兒,海軍他都殺過,只要他感興趣的人,都逃不過他的狙擊。

也因為這變態的殺性,扭曲的心理,他被稱為人渣,並引以為榮。

不可否認,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他們覺得生而為人,非常抱歉,然後投生畜生道,以此來將痛苦投向他人身上,獲得愉悅。

大海之上,唐恩正一步步向著七水之都的方向踏步而去。

忽然,某一瞬間,心中一股危險的感覺猛地升起,條件反射下,他的腦袋向著一旁微微一側。

「咻!」

銳利的破空聲,幾乎是擦著他的臉龐而過,帶起一縷勁風。

「嗯?」

眸子驀然變得凌厲,唐恩轉頭。

一艘懸挂著骷髏旗的海賊船,映入眼中,讓他面色森冷起來。

在那船頭處,一帶著獰笑的醜陋海賊,正舉著狙擊槍,遙望著他。

「你讓我,很火大啊!」

正修鍊中,被人一槍差點爆頭,唐恩的心情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而事實上,對於海賊,他從來都沒有好的印象。

雙腳在空中輕輕一點,兩團氣旋出現,唐恩已是轉了方向,面朝那海賊船。

隨後,他全身一震,爆炸的力量席捲而出,其雙腳下氣旋快速出現,氣流開始飛竄。

一息后,其身軀瞬間飛射而出,速度更是一瞬間暴增,身形以平行於海面的角度,向著那海賊船飛去。

拆分出爆炸的衝擊力,並將這股衝擊力精確控制,使其持續化,便能作用於自己的身體,抵消地心引力,實現在空中滯留乃至飛行的動作。

「那個海軍沒死,他過來了!」

「他不但能在空中走,還能夠飛。」

「莫里斯安,你居然沒有射殺他?」

海賊們觀察到唐恩的行為,頓時大驚,無比愕然。

從剛開始不在意的狀態清醒后,他們隱約覺得這詭異的海軍,不是很好對付。

哪怕他們擁有懸賞金上兩億的超新星海賊莫里斯安,另外還有三四名上億懸賞金的船員,但是依然有些心悸。

「全體注意,那海軍太快,他馬上就要過來了!」

海賊驚慌的大喝聲響起。

一瞬間,整艘船上的海賊都是面色一變。

莫里斯安更是面色難看,咬牙盯住那飛速射來的海軍,低聲罵了幾句。

他擅長的遠程射殺,如果被人近身後,戰鬥結果就很難說了。而且,他自己也十分清楚,他之所以能有這樣的賞金,完全是因為他殘忍的性格以及船長的身份得來的。

在一路走到這裡的過程中,他總共屠殺了二十三座城鎮,贏得了赫赫凶名。

如果說實力的話,與船上的其餘幾名海賊,並差不了多少。

「準備戰鬥!」

大步離開船頭,莫里斯安要在船上找一個好的隱匿點,以做好接下來的戰鬥準備。

腳步聲密集,顯得有些慌亂,而就在海賊們都緊張的行動起來時,海賊船上一處角落中,一身傷痕,身著破爛海軍制服的男人艱難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有海軍,來了嗎?」

輕輕的呢喃著,男人使勁咬了自己舌尖一下,疼痛的感覺,立刻讓他清醒過來。

「在我死前,必須將消息傳達出去。」

「必須!!」

「但是,我還能堅持多久?」

「能堅持到,他們到來嗎?」

極重的傷勢下,舌尖疼痛雖然讓男人清醒了一下,但腦袋很快又開始混混沌沌起來。 萌寶種田:腹黑將軍嬌寵妻 生命力流逝,他無時無刻不想閉上眼睛,內心中卻總有一個聲音在大聲的呼喊。

「不能閉眼!要將消息傳出去!」

「這是用兄弟們的命換來的機會,你必須做到!」

「就算要死,也要在死之前,傳出消息!」

莫里斯安海賊船上。

這一刻變得緊張無比,所有的海賊都舉起武器,盯緊那站在船頭處的年輕海軍。

敵人只有一個,但是不知為何,一看到那張冷峻的面孔,他們便感覺到了強烈的壓迫性。

「海賊!」

輕輕的兩個字從唐恩嘴中飄出,他掃視這艘大船,看著戒備的海賊們。

「有些該死,有些不該死。」

喃喃的說著,他的眸子忽然看到甲板上,被聚集在一起,衣衫破爛,渾身傷痕的女子。

瞳孔倏然一縮,冰冷的殺意從他身上奔涌而出。

「你們,無疑是。」

「該死的!」 其身形下一秒,一個扭曲,已是從船頭上消失。

莫里斯安海賊團,是一支人數達到近兩百人的龐大海賊團,他們的船同樣也是大型船,長度達到了七八十米,近處看去,完全就是一艘龐然大物。

從唐恩來到這裡,到他發動攻擊,船上靠後的許多海賊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不見了!!」

船頭處的海賊們,瞪大眼睛。

但緊跟著,他們便發現自己的眼前,那道身影模糊的扭曲一下,冰冷的臉龐已是突兀出現在正前方。

「爆氣彈!」

吸氣,猛然吐氣,空氣中隱約有氣流凝聚,成為球狀,緊跟著咻的一聲,便已經沖入海賊人群中。

「轟」

沒有火焰,也沒有溫度,只有凝聚無比的衝擊波,嗡然炸開,被這爆氣彈擊中的海賊們,頓時就被崩飛開來,身上大面積重創。

同時,轟隆之聲在海賊船上傳出,也讓所有海賊都是注視到了這邊。

「他在那裡!!」

海賊們大叫,舉起武器就要衝過去。

然而,唐恩的速度快到極致,他一個閃身再次換了地方,跨越十幾米,來到下一個海賊扎堆的地方。

面容冷漠,眼神森然,對於這艘船上的海賊,唐恩已是生了殺心。

「爆氣連彈!」

朝著向他圍攏衝來的海賊,連連吐氣,一顆顆乒乓球大小的爆氣彈立刻凝結而成,隨後衝出,綻放出無比強勁的氣流爆炸。

「轟轟轟轟!」

眨眼之間,莫里斯安船上便不斷震顫起來。

唐恩下手絕不留情,每一顆爆氣彈的威力,爆發而出,只要被擊中或是擦傷,就是非死即傷。

兩三個呼吸時間,海賊們已經傷亡超過二十人。

而這,還是他將爆炸威力控制到最小,以避免直接將這艘船炸毀,影響到船上的其他平民與無辜人員的原因。

踏步向前走去,唐恩身後白色正義披風搖擺著。

「殺了他!」

「這小子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小心。」

「別怕,他只有一個人!」

海賊們全部警戒起來,戰鬥既然開始了,再懼怕,敵人再強也沒有任何用,只有戰鬥。

「一番隊,二番隊,跟我上!」

手持長刀,一頭波浪發的男子,大聲吼道,他的身後,帶領著大量戰鬥人員,腳步飛快,從四面八方向著唐恩包圍而去。

站在原地,唐恩看著前方,面無表情,耳旁喊殺聲震天,卻絲毫影響不到他的心境。

戰場上,海賊們衝刺的速度非常快,一眨眼之間,已經到了他的五米外。

就在這一刻,唐恩身形嗡然一震。

「生命歸還,毛孔操縱!」

「震氣爆!!」

全身無數的毛孔,在這一刻,都是自如打開,通過體內的無數細小氣流,猛然變得激烈起來,向外化為一股勁風,讓他的衣袍都是獵獵抖動起來。同時,當這些氣流衝出體外之時,霎那之間便已是化為無比強勁的衝擊,緊跟著高熱,火焰瀰漫而出。

大片火星,火焰似是化為猙獰惡虎,咆哮著沖向海賊們。

「轟隆隆!」

在海賊們震驚,恐懼的眼神中,火焰撲鼻而來,將他們盡數吞噬,彷如一團氣浪吹過般,靠近唐恩三十米之內的一切,盡數被全部抹去。

四五十道身影,被這驟然出現的大爆炸,全部崩飛到天空之上,向著四面八方飛去,重重落入水中,濺起一朵朵水花。

「嗤嗤嗤!」

而甲板之上,此刻也是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那個小子,到底是誰?!」

「只,只是一擊,竟然殺死了那麼多人。」

「太可怕了!他明明只是個少校啊!」

莫里斯安躲在角落處,看到這一幕,瞪大眼睛,心中震撼無比。

這一路上,他殺過的少校多不勝數,但是眼前這個傢伙的戰鬥力,簡直與之前所碰到的差距到了天與地。

「我們投降!」

「我們放棄反抗了,不要殺我們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