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學過賽車對嗎?」心情稍微平靜一些,凌瀟瀟出聲問道。

兩個人就這樣安靜地坐在汽車中,周圍的世界一片漆黑,汽車的前燈已經盡數熄滅,只剩下漫天的繁星和那個巨大而又清晰的月亮。

凌瀟瀟突然看的有些發獃了,在這個城市生活了這麼久,她從沒有見過如此乾淨清晰地月亮,她就那麼靜靜的懸浮在那裡,彷彿輕輕地用手就能夠碰觸的到。

原本快速的心跳終於緩緩的平穩了下來,凌瀟瀟緊緊地望著窗外的視線,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十分滿足的笑容。

「若是不是因為我的話,你應該可以直接拿冠軍吧!二十萬的獎金!」

像是講給蕭陽聽,又像是講給自己聽。

蕭陽隨手點燃一根香煙,緩緩地搖下車窗,讓煙霧散出去,然後才近乎自言自語的講道,「你比二十萬重要多了!」

「來!我們照張相吧,剩下那個傢伙不承認,說我們沒有到達終點!」

蕭陽笑著說道,然後又有些窘迫的山笑道,「用你的手機吧,我的手機沒有照相功能!」

凌瀟瀟噗嗤一笑,她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男人有了不一樣的感情,這個有時候強勢,有時候霸氣,有時候又很害羞孩子氣的男孩子。

他就好像是一株罌粟,與他接觸的次數越多了,自己就會陷進去的越多,不可抑制,無法自拔。

從隨身包包中取出手機,然後找到拍照功能,舉起來,對著兩個人。

蕭陽突然伸出手將凌瀟瀟攬到了自己懷中,凌瀟瀟一驚,卻並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臉色略微羞紅,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近距離望著閉上眼睛的佳人,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化了淡妝的臉頰,小巧的嘴巴,還未換下的職業套裝。

此情此景,兩人的心情都有些不一樣的變化,看到凌瀟瀟緩緩閉上眼睛。 掌姝 蕭陽緩緩地低下頭,輕輕地吻在對方的嘴巴上。

凌瀟瀟卻突然伸手攬住蕭陽的脖子,開始激烈的回應起來。

深夜,星空,山頂,一吻結束,凌瀟瀟臉色通紅,身體微微顫抖,明顯還有些激動和緊張。低著頭不敢跟蕭陽對視。

蕭陽機制的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嘴裡叼上一根香煙,然後才對凌瀟瀟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徐以東甚至都沒有到山頂上來,看樣子對方已經放棄了這次比賽。

「你找到住處了么?要不要送你回酒店?」下山的時候,蕭陽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我租到房子了!」凌瀟瀟整理完衣服開始拿出小鏡子整理補妝。

「那我送你回去吧。」

看到凌瀟瀟咳嗽,蕭陽將手中的香煙朝著窗外彈出去,透過車窗,他的視線偶然發現山頂上某處一道亮光。

多年的生死經歷這時候起到了作用,蕭陽心中閃過一抹不好的預感。

恰好在這時候異變突生,一聲悶聲槍響劃過夜空,然後直接砰地一聲打在蕭陽的前窗上,在座椅靠背上穿出一個空洞。

蕭陽突然一個急剎車,車子撞到一旁的山路上停下,然後一下子撲過去將凌瀟瀟壓在身旁。

砰!

又是一聲槍響,這一次直接打在了蕭陽的車胎上,整個汽車頓時癟了下去。

凌瀟瀟驚嚇的一聲尖叫,蕭陽雙手將對方壓在自己身下,抬起頭看了一眼自己剛才坐的座椅,背後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剛才自己要不是恰好開窗戶扔煙頭,身子稍微傾斜了那麼一點,第一法子彈就會直接穿透自己的胸口了。

有人想要暗殺自己!蕭陽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念頭。

有人想要暗殺自己!

這是蕭陽的第一想法,很明顯對方就是躲在遠處靠著觀察自己的煙頭亮點開槍的。

要不是剛才自己恰好扔煙頭,恐怕此刻自己真的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背後驚出一身冷汗,這段時間因為太過安逸,蕭陽幾乎已經忘掉部隊中和做殺手時養成的謹慎性格,而這一點,恰好差點要了他的命。

低頭看了一眼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凌瀟瀟,對方此刻嚇得全身瑟瑟發抖,正抬著慘白的俏臉看著自己,一臉的不知所措。

蕭陽對著瀟瀟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做了一個輕聲的手勢。

「放心吧,沒事的!乖乖帶著這裡,不要抬頭,不要亂動。」

凌瀟瀟乖巧的點點頭,雖然心中異常的緊張,但是感受到蕭陽的呼吸,緊緊地靠在他的身邊,她卻感到一股莫名的心安,好像只要他呆在自己的身邊,一切都將不是問題。

蕭陽悄悄抬頭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月色單靠遠處的昏黃的路燈和柔和的月光根本看不到殺手在哪裡。

蕭陽檢查了一番座椅上的彈孔,憑藉多年的部隊生涯和殺手生涯立刻判斷出對方使用的是裝了消音器的狙擊步槍。

身子輕輕移動到座椅背後,蕭陽找到了打進後座中的子彈頭,第一眼蕭陽就認出了這顆子彈的型號。

「巴雷特m82a1,當今使用最廣泛的大口徑狙擊步槍之一,槍長1219mm,彈容量十發,準確有效射程1850m,從子彈造成的破壞來看,對方應該在距離我們五百米的距離範圍內,這個傢伙就在這座山上的某處。」

通過觀察彈頭和彈頭飛來的方向,蕭陽很快就獲得了不少的有用信息,視線在周圍掃視了一眼,蕭陽伸手從一旁的座椅下方撿起凌瀟瀟慌亂之下弄丟的小鏡子,剛才她用這個鏡子補妝,結果槍響之後凌瀟瀟慌亂之下就將鏡子扔掉了。

「待會我一喊跑,你就立刻打開車門衝出去,盡量朝靠近山崖黑暗的地方跑,躲進黑暗中就不要再出來,等著我去找你!」

「你要幹什麼?蕭陽……我……我好害怕,我的腳動不了了!」凌瀟瀟有些緊張的小聲說道,她從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這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蕭陽笑著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然後柔聲說道,「放心吧,沒問題的,相信我嗎?待會我一喊跑你就打開車門朝黑暗中跑,很快我就會去找你,然後我們離開!」

我的存檔女友 蕭陽笑笑,突然一腳踹開車門,整個人一個翻滾瞬間消失在月色下。

砰!

一聲槍響響起,子彈直接穿透車門,幾乎是緊擦著蕭陽的腳步打在車門上。

「跑!」 蕭陽的身體猶如是一隻靈活的猴子,在地面上以一種極其不顧慮的方式閃轉騰挪,有些姿勢幾乎超越了人類的極限,恐怕任何一個物理學家看到了都會目瞪口呆,感到不可思議。

蕭陽身體一閃,躲到馬路上一處光亮處,突然掏出手中的鏡子,朝著某一處一照,鏡子反射的光線立刻投到了對面的山坡上,蕭陽看到對面山坡上突然閃過一絲光亮,身體毫不猶豫的一個前撲,翻滾在地,槍聲緊隨著響起。

這一次一一連兩發子彈,幾乎是緊跟著蕭陽的步伐設計,地面上同時暴起兩團塵霧,蕭陽的身體看看躲過。

隨著蕭陽故意暴露身形吸引對方,凌瀟瀟則是在蕭陽喊出那聲跑之後整個人突然爆發出平時不可能的潛力值,猛地推開車門,身體衝出車子,立刻朝著一旁的山崖跑去。

趁著蕭陽吸引對方的一瞬間,凌瀟瀟幾步躲進山崖一旁的黑暗中。大口的喘息著粗氣,臉上早已經汗水淋漓。

蕭陽躲在遠處的黑暗中看著凌瀟瀟已經成功躲進黑暗中,心中暫時放下擔心,然後開始準備朝著對方靠近。

但是當蕭陽的身子剛剛靠近到汽車旁邊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槍響,蕭陽整個人下意識的朝一側一個閃扑打滾,地面上再次爆出一陣塵土,子彈幾乎是擦著皮肉而過,蕭陽只感到胳膊上一陣火辣辣的疼。

這一次對方並沒有停歇,砰砰砰連開三槍,全都打在一旁的奧迪車上。

蕭陽趴在地上突然看到對方三槍全都是打在油箱上,蕭陽整個人突然雙眼瞪大。

「快跑!」

蕭陽猛地一躍而起,三兩步跑到凌瀟瀟的身旁,一把拉住對方的手腕轉身就逃。

轟!

身後的汽車終於爆發出一聲震天怒吼,巨大的火光和油霧衝天而起,蕭陽立刻一把抱住凌瀟瀟,兩個人的身體被巨大的氣浪撞翻在地,一路翻滾到了馬路的邊緣,幾乎滾下一旁的山崖。

蕭陽抱著凌瀟瀟,幾乎替她擋下了絕大部分的衝擊,蕭陽整個人只感覺後背一陣酸痛,沒動一下都要痛入骨髓。

「蕭陽,蕭陽你沒事吧?」凌瀟瀟看到蕭陽臉上的血跡,突然驚慌的從蕭陽的身下爬出來,有些不知所措的大聲喊道。

「趴下!」看到凌瀟瀟竟然跪坐了起來,蕭陽連忙怒喊一聲,突然一把抱住凌瀟瀟,身體猛地一個翻滾,將對方再次壓倒在地,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對方。

砰!

再次一聲槍響,蕭陽的身體猛地一顫,口中吐出一口血跡,直接噴到了凌瀟瀟的前胸上,嚇壞了這個女孩。

「蕭陽!蕭陽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凌瀟瀟臉色慘白,整個人被蕭陽壓在身下不知所措。

「快走,對方打完子彈了!」蕭陽沉聲說道,口中還在不斷留著血液,雙手抱著凌瀟瀟,突然使勁一個翻滾,兩個人直接從馬路邊緣順著斜坡滾落下去。消失在了無盡黑暗中。

不多久,一道手提狙擊槍的黑色身影來到這裡的爆炸現場,蹲在地上用手指沾了一點蕭陽的血跡,然後有站起來掃視了一眼下方的黑暗,當聽到遠處山腳下傳來的警笛聲后,才轉身提著狙擊步槍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下。

……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中,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正對著自己笑的幾個傢伙,蕭陽的臉上也不禁帶上了笑容。

「你們幾個怎麼來了?」

此刻站在病房中的不光有自己宿舍的那三個傢伙,甚至連宋筱筱和唐玉都來了,董帥正在一個勁的和唐玉湊近乎,講著蹩腳的冷笑話,不過對方似乎並不怎麼感冒。

蕭陽笑著搖搖頭,董帥對唐玉有好感,宿舍人都知道,不過看來董帥想要追上唐玉還是任重道遠。

看到蕭陽醒過來,幾個人全都聚攏了過來。

「我靠,老三,你整天到底在幹啥,就算是泡妞也不用這麼拚命吧,竟然都跑到開發區那裡去了?」董帥性子急,率先上前一陣劈頭教訓。

「嘿嘿,誰知道呢,也許人家是感覺那裡夜黑風高,月亮撩人,兩個人想要做點什麼你情我願的事情呢!」馬小寧則是笑著開解道,看到蕭陽的醒來,幾個人懸著的心全都放了下來,再次恢復了貧嘴的性格。

「嗯,那倒是……這個問題還有待考究,你老是交代吧,昨天晚上做了幾次?」董帥煞有介事的問道。

「咳咳咳……你們兩個……這裡還有女同志呢!」就連傷勢還沒好的郭浩都來了。

宋筱筱和唐玉站在一旁想要盡量裝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不過臉上淡淡的紅暈還是出賣了兩個人此刻的羞澀。

蕭陽無奈的笑笑,「你以為我會像你們那麼齷齪,昨晚是在那裡賽車,對了!瀟瀟呢?她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幾個人對視一眼,都有些疑惑。還是馬小寧率先反應了過來,連忙問道,「你說的是那位漂亮美女姐姐吧?嘿嘿,你小子有艷福,這麼漂亮的美女都能夠泡到,夠給我們519長臉,放心吧她沒事,警察來了,因為你還沒有醒,所以她們正在外面做筆錄。」

蕭陽點點頭,腦海中開始回憶昨天晚上的事情。

很明顯這是一場針對自己的蓄意謀殺,對方甚至用了國內不常見的狙擊步槍,關鍵是到底是誰在想要暗殺自己?

殺手界的仇敵?還是虎哥或是趙家三兄弟?

蕭陽的思緒飛快的轉動,不過因為知道的信息實在是太少,根本提煉不出任何有用的線索,最終只得是一團亂麻。

「強子,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還出現槍擊了?」董帥出聲問道,在要知道在華夏國,槍械可是嚴格管制的東西,平時根本看不到這東西,一旦出現槍擊,那就代表著事態已經十分嚴重。

「我也不是很清楚,昨晚只是到那邊玩耍賽車,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想到賽車,蕭陽突然有些哭笑的看著宋筱筱,「實在是抱歉,那輛車被炸毀了!」

宋筱筱並沒有生氣,而是開口說道,「毀了就毀了吧,反正我也沒開過幾次!」

「錢我會賠給你的。」

不知道為何,對於蕭陽對自己如此客氣讓宋九九心裡很不爽,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你愛賠不賠。」

蕭陽苦笑還想解釋什麼病房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兩個警察走了進來。

「你是蕭陽?」其中一個中年男警察開口問道。

看到蕭陽點頭,對方才開口道,「我們有些事情需要證實一下,請你們先出去!」

「警察同志,我兄弟傷勢還沒好呢!」董帥出聲問道,似乎是並不想要出去。

「你們先回去吧,下午應該還有課吧!反正我的傷勢也不嚴重,你們也都看到了。」

看到蕭陽發話,幾個人叮囑了幾句,然後才離開返回學校。

等幾人走後,整個房間只剩下四個人,蕭陽打量著面前的兩個警察,除了之前的那個老警察之外,還有一個十分年輕靚麗的漂亮女警。蕭陽人的對方,上次自己在路邊教訓凌瀟瀟的那個渣男朋友就是這兩位警官。

一身警服穿在上身颯爽英姿,警帽將頭髮全都遮掩進去看不出長短髮,素顏朝天卻依然令人怦然心動,肌膚雪白如脂,沒有任何多餘的點綴卻給人一種簡單清秀颯爽的感覺。

美女警官啊!蕭陽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

只是對方此刻似乎對蕭陽十分有怨念,視線一直狠狠地盯著蕭陽,彷彿兩個人有什麼生死大仇一般。

「蕭陽對吧?我知道你的底細,你是北城區龍頭街那幫玩機車年輕人老大吧?還有最近泡沫酒吧的事情也跟你有關係吧?」

美女警察自然是孫莉,一開口開門見山,根本不跟蕭陽客套。

這群玩車的傢伙,說他們讓人討厭吧,他們只是喜歡改裝車子,深夜玩玩賽車而已,也算不上多討厭。

說他們是壞人吧,也夠不上,因為自從這些年輕人在龍頭街開了酒吧之後,他們竟然限制禁止販賣毒品和強制,禁止各種無良商販哄抬物價,禁止各類小混混在各大場所鬧事。

而且他們針對這些敢於觸犯規則的人有著嚴格的懲罰制度,因此在這樣懲罰嚴明的制度下,龍頭街這幾年已經連續拿到好幾次模範街道的稱呼,不少小商販更是主動要求到這邊擺攤做生意。消費者也是對這邊的管理讚不絕口,簡直是要比整個公安局的管理還要管用。

所以有時候警局的領導甚至專門交代下來,平時遇到這些傢伙,遇到違章這種事情,只要沒犯法沒什麼大錯誤的話就睜隻眼閉隻眼吧。

既然對方認出自己的身份,蕭陽也沒必要在偽裝,緩緩坐起身子,靠在一旁的床頭上。

「警察姐姐,現在我才是受害人啊,你們是不是應該先關心一下我的傷勢,然後把兇手給找出來啊。」

「你……」孫莉忍不住惱怒的上前怒視著蕭陽。

「我告訴你,不要太囂張,只要你有把柄落到我的手裡,我一定會親手將你捉拿歸案!」

「小莉!」

一旁的中年警察連忙上前拉住美女警官不讓她再講話,這個女孩是今年剛剛進入警隊的,充滿激情與幹勁,但是卻對於一些事情根本不了解,因此總是沖在第一線卻不得要領。

「蕭陽,我希望你能夠好好地考慮一下我的建議,要相信我們警察局的辦案能力,我們一定會儘快破案,給你一個交代的!」

「呵呵,警官,你太客氣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等著你們給我一個答覆吧!」蕭陽點點頭,然後主動將當時的情況詳細的講了一遍,他講得要比凌瀟瀟說的更加專業,尤其提到了對方的狙擊槍,同時蕭陽還猜測對方是個職業殺手。

拿著錄音筆跟筆記本做好了詳細筆錄,中年警官這才點點頭,「謝謝,我們會儘快展開調查的。」

然後這中年警官站起來拉著孫莉向外走去,孫莉明顯還想要在講話,但是卻被自己的長官用眼色攔下。

等兩人離開之後,蕭陽才緩緩地眯起眼睛,「到底是誰幹的呢?」 孫莉跟在隊長的身後走出醫院,越想越不服氣,乾脆直接停下腳步瞪著隊長不說話。

「你個小丫頭,怎麼了?」宋隊有些好笑的問道。

「宋隊,為什麼要放過那個傢伙,我干肯定那個傢伙身上一定有案子,只要我們抓住他們審問一定可以審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宋隊看著面前這個剛剛進入警隊的女孩,彷彿是想到了當年的自已,充滿了幹勁與激情,總是希望能夠破一件大案子,證明自己的存在。可是等待時間久了,才發現當初的那些激情早就被生活給逐漸磨礪殆盡。

「你還年輕,只是看到了事情的表面,我們現在處理的這件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仇殺,而現在蕭陽是受害者,所以我們應該保障他的安全。而且難道你以為所有的事情都是這麼容易啊。」

宋隊看著面前這個在警隊中古靈精怪同樣深得所有人喜愛的丫頭,也樂得多教給她一點技巧。

「小孫啊,破案講究的是證據,可是我們現在根本一點證據都沒有,更何況現在人家是受害者,咱們目前最主要的事情是要找出那個兇手,這個兇手有槍,在咱們國家,任何和槍沾邊的案子都是大案子。 帝國玩具 你可不能本末倒置啊。」

兩人正說這話,一群人突然闖進醫院,所有人氣勢洶洶,速度很快,嘴裡罵罵咧咧的直奔這邊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