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就是我們家老二的未婚夫吧!」

「嘖,嘖。長得真帥,比那電視裡面的明星都帥。」

她的話,說的絲毫不誇張,廖駿言確實生了一副好相貌,所以才會被歐陽菲菲惦記,不單單僅僅為了他家世,還有一部分她確實喜歡廖駿言,所以才費勁了心思成為了他的未婚妻。

廖氏看出自己兒子心情很不好,見她湊上來,瞪了一眼羅彩霞,眼神中滿是嫌棄厭惡,語氣十分不好的沖著羅彩霞說道。

「你離我兒子遠點。」說著伸手推了一下她。

本來就討厭歐陽菲菲拐走了自己兒子,現在更加厭煩她,看看她那一家子都什麼東西!粗俗醜陋不堪,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眼神滿是貪婪。

羅彩霞被她推了一下,站在那裡紋絲不動,怎麼自己都招她們一個個的不待見?好歹自己跟她們家也是親家關係,從進門到現在,連杯水沒有也就算了,現在還動起手來了,真當自己還怕了她們啊,索性也懶得跟她們客套了。

「親家,我看你也挺忙的。」

「俺這次來也不是吃飽的閑的,俺也是有正兒八經的事才來的。」說著走到沙發處,從新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半抬起下巴,仰著個臉,眼睛看著上方,擺起了架子出來。

看著她這幅樣子,廖氏禁不住從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邊,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敢在自己面前擺起了架子,開口大聲喊了句。

「芬嫂,把她們給我攆出去。」聲音中透著惡聲惡氣,被她氣的不輕。

幫傭的大嬸兒,一聽到她這一聲,急急忙忙的小跑來到了客廳,還沒等開口趕她時,就聽到她撒潑的話。

「誰敢動我一下,試試看。」說這話的時候額著脖子,像是斗架的公雞似的。

老幺雙手緊緊拽著自己腿上的裙子,看著自己媽像個潑婦一般,之前在那破小的地方沒什麼感覺,總覺得這樣家裡人吃不了虧,可現在換了個地方,再看她那副樣子,感覺到非常的丟人,此刻真的恨不得找個洞轉進去。

幫傭大嬸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上前一把就拽著她,將她從沙發上拖了起來,羅彩霞就不依了,伸手就超幫傭大嬸的臉上招呼了過去,緊接著兩人開始扭打了起來。

老三站在那裡,手無所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臉慌忙無措的看著老幺問道。

「怎麼辦?」說著雙手緊張的無處安放。

老幺瞪了她一眼,口氣十分不好的沖她說道,「還不快把她拉開,」說完走到廖氏面前,朝她彎腰鞠了個躬,然後開口說道。

「抱歉夫人,您別跟她一般見識。」 老幺口中的『她』指的正是自己的親媽,羅彩霞。

她這麼做,並沒有換來廖氏的好臉色,她此滿心只想儘快把她們趕出去,自然聽不進去她說了些什麼,臉上帶著不耐煩的說道。

「滾,滾,滾。」

「馬上滾出我家。」說完見自己兒子陰沉著臉直接離開了,再也沒有任何一點點的耐心。

老幺目光痴痴的望著離開的那個清晰俊逸的背影,不舍的收回目光,轉眼看著還在跟人撕扯的人,真是丟死人了,伸手推了一把獃獃的站在哪裡的老三,沒好氣的指使到。

「還傻站著幹嘛,還不快點把她拉開。」語氣中帶著趾高氣揚。

此刻的羅彩霞已經衣著凌亂,頭髮更是亂糟糟,臉上還掛了彩,可謂是極其的狼狽不堪,她抬手攏了一下頭髮,滿心思都覺得自己剛才有沒有吃虧,自然沒有留意到老幺剛都做了什麼。

「幺兒,過來扶你媽我一把。」說著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

剛只顧著撕打了,完全沒有注意到把腰給扭了,這會兒注意力才迴轉了過來,一把老骨頭了扭到腰,簡直是要了她半條命。

老幺站在廖氏身邊兒絲毫沒有上前扶一把的打算,翻到看向廖氏畢恭畢敬的說道。

「夫人,今天實在是抱歉。」

「今天這事兒,是我媽的不對,我待她像您道歉。」說著再次彎腰對著她舉了個躬。

廖氏皺褶眉頭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實在是沒什麼耐性跟她們這些人多說一句,語氣十分不好的說道。

「趕緊帶著她滾出去。」說著轉身就直接離開了。

羅彩霞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自己寶貝兒的老幺不僅不幫著自己也就算了,竟然還貼著臉去巴結她?一時間氣的甚至忘記了腰上的疼痛。

唐婉婉瞟了一眼這空蕩蕩的vip影廳,只有自己跟顧靖修兩個人,顯然,這貨當了一回土鱉才會幹的事情,看著他問道。

「你把這個影廳包了?」說著在前排的中間坐了下來。

聽到她問的,顧靖修打從一進來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顯然他們是這麼安排的,只是從鼻音里發出了一聲。「嗯。」

「嘖,嘖。」唐婉婉禁不住的搖了搖頭,一臉調侃嬉戲的表情說道。

「真看不出來啊!你還真有當暴發戶的潛質,包場這種事你也能做的出來。」說著拍了拍右手邊的座位,事宜他坐下來。

顧靖修看了看熒幕,前排對於自己來說有點太近了,但還是二話沒說的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職業西裝的男人,抱著一堆東西走了進來,臉色堆滿了微笑,眼神中儘是討好獻媚。

「顧先生,這是給您二位準備的一點零食。」說著把東西放了下來,然後就退出了影廳。

關上門后,常常的鬆口氣!對著幾名服務員擺了擺手,事宜她們可以離開了,不僅獨自感嘆,這還是第一次有機會見到大boss本人……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氣勢,是別人學都學不來的! 在那個人退出去后,唐婉婉湊到顧靖修身邊兒,眼神中閃爍著光芒,一臉興奮勁兒的看著顧靖修問道。

「你說,你清場子,是不是?」說著沖著顧靖修壞笑的挑了一下眉頭。

看著她擠眉弄眼的,顧靖修一如既往,英俊硬朗帥氣的臉上沒有任何一絲多餘表情,看著她開口反問道。

「是不是什麼?」說著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見他如此,唐婉婉撇了一下嘴角,送了他一個大白眼,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指的什麼,顯然,他就是跟自己裝傻充愣,這貨平時看著一副面癱臉,悶騷著呢!開口忍不住調侃道。

「你把這個影廳包下來?難道不是抱著要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說著直接把臉湊到他面前。

伸手就開始扒拉他衣服,然而下一秒,手就被他握住,就知道他會這麼做,嘴角勾起一絲勝利的笑容,當然清楚他在外面是公共場所,絕不會越雷半步,再加上他個人修養極為高,絕對的是一個非常有修養紳士風度的一個男人。

抽回自己的手,翻騰的看了看那堆零食,沒心沒肺的說道。

「看看,人家都比你強,都知道準備點零食送過來。」

「你倒是好,什麼都沒準備。」說著拿一包薯片撕開了包裝,掏出一個薯片就往嘴巴里塞,然而,手腕被他握住,不解的看著他。

「幹嘛?」語氣中透著不滿。

她絲毫沒有發現剛說的話有毛病,自然就更不知道顧靖修為什麼會這麼做。

顧靖修拿過她手裡的薯片,順帶把她手裡的薯片也給拿了回來,扔進袋子里,把東西放到一邊說道。

「垃圾食品,你現在少吃點這個。」富有磁性的嗓音不帶一絲的溫度。

聽到他說的,唐婉婉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嘴角,在家吃也沒見他管這麼嚴,不滿的嘟囔了幾句,挑了另外一個,還沒有打開,就直接又被他拿走了……!

這下唐婉婉不幹了,雙眼直勾勾的瞪著他,見他也不看自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誠心給自己找不痛快吧!吃個這個都不讓吃。

顧靖修知道她氣來的快,去的也快,所以就沒有怎麼理會她,認她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當成什麼都不知道,目光投向熒幕。

他這樣,唐婉婉感覺到一拳打在棉花上,賭氣的別過臉,不再看他,手悄悄的抄零食伸了過去,然而,摸了半天也沒有摸著東西,僅忍不住的看了過去,那裡還有零食的影子!

隨後影廳里燈光昏暗了下來,唐婉婉湊到顧靖修面前,雙手緊緊挽住他脖子,身體靠在他身上,膩歪的說道。

「要不,你讓我吃幾顆爆米花也行。」說著手開始不老實了起來,真箇活脫脫的一個小流氓。

顧靖修乾脆利落的直接的把她抱在懷裡,索性座位比較寬敞,即便是顧靖修那麼挺拔高大身材,坐在那裡也不會覺得憋屈。

唐婉婉被顧靖修禁錮在懷裡后,再加上昏暗的燈光,更加放肆了起來。 沒一會兒的時間,她手快的已經把顧靖修的襯衣扣子解開了一大半,敞開的襯衣下,漏出了古銅色的結實堪稱完美胸膛,配上他禁慾的線條分明的輪廓,還有他身上那股渾天而成的霸氣,尊貴,投射著近乎冷漠。

顧靖修原本摟著她的腰的手,無奈的按住她兩雙摺騰不老實手,輪廓上沒有了平時那種生冷,多了一份柔和,和無奈,開口帶著低沉性感的嗓音說道。

「別鬧了,看電影。」

聽著他聲音都變了,唐婉婉跟吃了興奮劑一樣,那哪裡聽的進去,但又掙脫不開他牽制著自己的手,鬧騰了一會兒后,消耗了不少力氣,氣息也略顯不穩,真不知道他拿來這麼大力氣,一隻手扣著自己兩隻手!放棄的說道。

「好了,放開我吧!」

「你這樣,我不方便看電影,」說著在他懷裡動了動,想要調整一下姿勢,臉直接貼在他胸口,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看著熒幕上播放的畫面。

顧靖修見確實她老實了,索性也就鬆開了她手,低著眼帘,透過昏暗的燈光看著懷裡的她,抬手摸了一下她臉,然後目光看向熒幕。

然而唐婉婉這種老實的樣子只不過是個假象,她雖然目光盯著熒幕,可手又開始作祟了起來,皙白骨節分明的修長的手指,靈活的伸進了解開,沒有扣好的襯衣下,轉移著顧靖修的注意力說道。

「你說,這裡要是不被你個土鱉包場。」

「現在這裡應該也有其他人,你說這樣會不會更加刺激?」說著下巴墊在他胸口,看著他,等他回答。

對於她問的,顧靖修只是底下眼帘看了一眼她,然後伸手掏出她作祟的手,看了看她長出來的指甲,看來該修剪了!

見顧靖修不說話,唐婉婉不甘心,一臉好奇的問道。

「顧靖修,你該不會從來沒有跟人一起來看過電影吧?」說道這裡,帶著笑意的兩隻清澈見底的眼睛只發光,忍不住帶著笑意嬉戲道。

「不然,你怎麼你怎麼會做包場這種事!」說著一想又覺得不對勁,按照顧靖修的風格,他不應該會做出這種暴發戶才會做的事情。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不回,反問到,「你之前有跟什麼人來看過?」說道這裡的時候,握著她手的力道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唐婉婉沒料到他會問這個,隨即來了興趣,不錯啊!知道問這些了,有進步啊!看來這麼長時間的努力,沒白費,故意掉它胃口的說道。

「跟人一起來看電影的多了!有男的,有女的。」

「那得看是之前愛跟誰來了!」說道這裡,托著長長的尾音。

顧靖修聽到她說有跟男人來看過電影的時候,冷峻的臉上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深邃漆黑的雙眸冷了幾分,就算是自己沒做過這些,但也大概知道,男人跟女人一起來看電影這種事情,大部分都是情侶之間才會有的事情,帶著富有磁性的聲音問道。

「你還有跟男人一起來看過電影?」 向來喜怒不行於色的顧靖修,此刻臉上明顯的已經漏出了不悅之色。

對於他問的,唐婉婉不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開口應道。

「當然啦!有什麼問題么?」說著沖他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著賊兮兮的笑意,心裡那個小惡魔又蹭蹭的往上冒,故意忽略了他此刻的神情,當做什麼也沒看見。

現在的她沒事就喜歡捉弄一下顧靖修,更是有時候跟個小流氓一樣,不分場合的做些顧靖修坎之為頭疼的事情,但卻無法對她說半句重話!任由她無作非為。

然而眼下,只是僅僅因為,唐婉婉說跟別的男人看過電影,顧靖修目光緊緊鎖著她,開口問道。「跟誰?」

看他一本正經認真樣子,甚少見他如此追根究底的問一件事,對視著他深邃漆黑的眼神,彷彿像個無底洞一樣,一眼望不到盡頭,強忍著笑意,撇了一下嘴角,然後調整了一下姿勢,腦袋枕在他胸口說道。

「跟誰,你應該不會想知道。」

「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後,你想看,我就陪你一起。」話音剛落,就感覺到整個人被他調轉了一個方向。

原本在他胸口半躺著,此刻已經跨坐在他腿上了,跟他四目相對,…….這是生氣了?不應該啊?這也沒玩的太過火啊!至於么!

顧靖修現在臉上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絲多餘的表情,寒星的雙眸中帶著平靜,大手護在她腰間,等著聽到她說之前是跟誰看的電影。

如果現在這種情形放在以前,唐婉婉早就乖乖的老實交代了,哪敢這麼逗他,可現在的她,臉上漏出一副欠收拾的笑容,不理會他的眼神。

抬手把他襯衣的扣子,一顆顆的扣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朝他湊了過去,在他有型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拋出一句語不羞的驚人的話。

「來,做點讓小娘子我開心的事情。「

「說不定,我高興了,就告訴你了。」說著臉上漏出一副欠扁的表情,現在唐婉婉現在就宛如一個脫了韁的野馬,不受束縛。

這個時候影廳里的燈光了亮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電影已經結束了,沒有了昏暗的光線,唐婉婉發現顧靖修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他這該不會是吃醋了吧?想到這裡,心裡差點樂瘋了,清了清嗓子到。

「電影演完了。」

「時間反正還早,要不,我們接著再看一場?」說著沖他挑了一下眉頭,接著補充到。

「順便我們還可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呢!」語氣中帶著難以掩飾的笑意。

顧靖修抱著她站了起來,把她放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然後丟出一句。

「該回去了。」說著率先邁著步伐離開了。

唐婉婉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嘴角處含著笑容,嘿嘿,這貨竟然吃醋了!嘖,嘖,禁不住搖了搖頭,順手溜了一包零食,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後,當著什麼都不知道,開口對著他說道。

「你等等我啊!我跟不上。」聲音中帶著一絲懶洋洋的口吻。 看著他頭也不會的繼續超前走,但明顯感覺到他步伐放慢了!索性就不急不緩的跟在他身後,拆開順手溜來的零食吃了起來,心情頗為不錯,沒想到今天還有意外的收穫!

走出去后,掃眼見帶自己跟顧靖修進影廳的那個人還候在門口,沖他漏出一絲禮貌的微笑,舉了一下手裡的東西對他說到。

「謝謝你準備的零食,很好吃。」說完邁步離開了。

那人聽到后,堆著滿臉笑容,頓時鬆了一大口氣,剛大boss從這裡路過時,明顯感覺到一股子瘮人的低氣壓,頓時提心弔膽了起來,還以為是哪裡服務不到位,這下心總算可以放在肚子里了。

唐婉婉跟在顧靖修身後,沒有主動上去纏著跟他說話,而是獨自吃的津津有味,心情好,吃東西也變得格外的香一些,看著他背影,自己跟他也拉開有一小段距離,不由的好奇,如果這個時候沒有跟上去,他會不會知道。

想著,緊接著也這麼做了,然而,頓住腳步,停下手裡的動作,沒再往嘴裡塞零食,看著他超前面走著,…….果然,還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後腦勺又沒長眼睛,他怎麼可能知道自己沒跟上,就在大失所望的時候,見顧靖修轉身超自己走了過來,看到這裡時,就差扔掉手裡的東西,朝他飛撲過去了!

堅持站在原地,等到他走到自己面前後,伸手挽住他胳膊,仰著臉看著他問道。

「你不是生我氣了?」

「既然這樣,知道我沒跟上,乾脆直接自己離開就好了啊!」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用餘光撇了她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看著前方說道。

「沒有生氣。」說這番話時,他刀刻神斧般的臉上透著生冷。

唐婉婉拉著長長的尾音,「哦」了一聲,撇了一下嘴角,點了點頭,沒生氣才怪呢!跟他同床共枕這麼長時間,生沒生氣都不知道,那豈不是白跟他睡了那麼長時間,偷瞄了他一眼后,故意攤了一口氣說道。

「哎!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本來還以為你會在意,會吃醋,現在看來…….,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歡我。」語氣中故意帶著弄弄的低落,表情還拿捏的十分到位,戲精上身的她又開始演了起來。

顧靖修此刻內心是非常無奈的!真不知道她一天到晚怎麼那麼多戲,每次還演的樂此不疲,影院時當時確實相信了她說跟別的男人看電影的事情,可後面注意到了她的習慣性的小動作后,就知道她是再玩!

唐婉婉納悶了!這貨,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嘖,難道是自己表情不夠到位? 重生之小市民 抬起眼帘,斜眼瞟了一眼他,看著他那副樣子,顯然自己剛才實在唱獨角戲,挽著他手臂,一路來到他車前,打開車門上了車。

此刻楊雪梅拿著手裡的那個驗孕棒,臉上欣喜萬分,本來想進來拿件東西,無意間看到放在角落裡的那個驗孕棒,把驗孕棒放回原處,臉上透著喜色,眉開眼笑的出了她們卧室。 顧茂豐恰巧從三樓下來,看著她從老二的房間的房間出來,嘴巴笑的幾乎是合不攏了!停下腳步,看著走過來的她問道。

「喲,媽,你這是有什麼高興的事?」

「說來聽聽。」

聽到他問的,楊雪梅眉開眼笑的對他說道。

「婉婉懷孕了。」

「我得趕緊把這個好事跟你爸,還有你爺爺說一下。」說著就越過他超樓梯口走去。

顧茂豐……這事兒前幾天自己不是跟她說過?這感情前段時間自己說的等於廢話啊!自己看起來有那麼不靠譜么?這她是怎麼突然確定的?跟上去開口問道。

「我說你不信。」

「你這是突然怎麼就知道她懷孕了呢?」

聽到他說的,楊雪梅止住步,想了一下,確實好像是有這麼會兒事兒,當時覺得老二不靠譜,懷孕這麼大件喜事,覺得再怎麼著肯定她們會先說的,不可能不說,然而……,這倆人,卻沒有一個人說這個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