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懂我的意思。」裴燁懊惱。「我不會說話,你別挑我的刺。」

「這是你二姐的心事,應該讓她作主。如果她覺得不想再堅持下去,那就分開好了。如果她還想,那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他成為一個適合做你二姐夫的人。表哥不是壞人,相反,他就是心太好。心太好是優點,也是容易被人利用的缺點。女人的心思比你們男人還要難猜。千萬不要只看女人的表面,有時候要看他們的眼睛。眼睛才不會騙人。」

「我沒有見過那位木匠鋪的小姐,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然而這麼重要的事情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其中她在裡面扮演了什麼角色,我們誰也不知道。昨天你也聽見了,外祖母他們並不知情,表哥也不知情。那麼,以女人的角度,我沒有辦法不懷疑她。」 囂妃,你狠要命 從之前孟三讓我養小鬼,到地府大會冥王莫名其妙的失蹤,再到別墅裏遇到陸小穎,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有點蹊蹺,但是這三件事似乎完全沒有可以銜接起來的點,距離我一步步按照孟三扣扣上教我養小鬼的方法實行,已經過去三天了。

這幾天有張湯在那,我到是不擔心孟三能掀起什麼大風大浪來,但是,我總感覺我莫名其妙被逼着養了兩個小鬼,後背總是慎得慌呢?不行,我得快點趕到李大姐家裏,看看那小鬼養得怎麼了。

我剛到李大姐家門口就發現防盜門邊上堆了一堆外賣盒子,我去,敢情這一幫人這幾天都沒出去,光躲在家裏點外賣了啊?這外賣點的的規格還挺高,什麼肉蟹煲、張亮麻辣燙,還有牛男手造的披薩,我靠,這幫人,我這幾天在外面逛見噁心的東西,他們到好,挺會享受的啊!

不行,待會兒得慫恿他們點必勝客的榴蓮自尊披薩,外加小龍蝦,花甲粉,滷豬腳,光想想口水就出來了,心動不如行動,立馬按了防盜門左邊的門鈴!

“叮咚”,“叮咚”

見還沒有人來開門,我擡起手就往門上敲。

“咚咚咚……咚咚咚”

“開門啊!李大姐,我是小白,我回來了!”剛在的門鈴聲我聽着聽正常的,就是不知道爲什麼我敲門的咚咚聲,響徹在這沒有人的樓道里,突然感覺像是在拍鬼片,不管我是放慢速度敲門還是加快速度敲門,都感覺後面有人在盯着我,這種後面明明沒人,但是卻感覺後面有虛無的東西慢慢向你靠近的瘮人感。

就在我開始慌了的時候,門突然開了,只見餘珊珊吊着兩個熊貓眼,一臉呆滯的看着我。我被她的樣子嚇的往後一跳,看了半晌,

確定她真的是餘珊珊,整個人像個泄了氣的氣球,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呼~”

隨後對着餘珊珊大叫起來:“我靠,餘珊珊,你想嚇死我嗎!三天不見,你怎麼跟鬼一樣!”我扯了扯她的上衣,嫌棄的對她說:“嘖嘖嘖,你這衣服怎麼髒成這個樣子,你幾天沒洗澡了?還有你昨晚是去做賊去了嗎?怎麼一臉腎虛的樣子?啊?”

還沒等我抱怨完,餘珊珊突然就撲到我懷裏抱着我,隨後就嚎啕大哭了起來:“林小白!你終於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我可能要跟馬爾泰若曦一樣被折磨的油盡燈枯死掉了!“邊哭着雙手還不捶着我的胸膛。

我的天,你還馬爾泰若曦,你這樣子我不說你是金剛芭比就不錯了,但是作爲一個男人看着她哭成這個樣子,還是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冷靜冷靜,好歹是個女人,要是被小愛看見我就死定了!

剛準備把她從我身上推開的時候,突然看見餘珊珊身後站着個看起來也就一兩歲的小孩子,剛開始還以爲自己餓的煙花看錯了,但定睛一看,好傢伙!這小孩竟然全省皮膚泛着寒氣,但是膚質卻像是淡藍色凝膠狀,整個四肢就像是被散發着寒氣的果凍,但是面部缺可怖的狠。

這小男孩的臉上泛着黑光,兩隻眼睛就像是無底洞一般看不見瞳孔,嘴巴似乎是用針線縫起來了,我盯着他的眼睛看去,看的越久,我的眼神就越發的移不開,彷彿那是一個黑洞,無論我多麼的想移開我的目光,但我連自己的身子都一動不了半分,只感覺一致不停的被他吸引到他瞳孔深處。

突然着小孩展開了嘴巴,牽動着封住他嘴巴的針線,頓時血肉模糊,他喊了我一聲:“粑粑!”

“……”

不知道是被他的黑洞般的眼睛吸引了不能動,還是我真的被嚇傻了,總之我有一分鐘是站在那兒動不了,任由余珊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她的鼻涕淚水往我身上擦。

等我反應過來,我扯着餘珊珊就跳到了門外,顫抖着擡起右手指着那個“小孩”問餘珊珊:“這,這個是什麼東西,啊?”

就我說句話的功夫,剛纔面目可怖,身體怪異的小孩卻突然變了一個樣子,他的手臂變得和正常的小孩一樣,皮膚細膩柔滑,臉上因爲嬰兒肥肉嘟嘟的,嘴巴嫩的像剛洗過的櫻桃,眼睛水汪汪的,看我不停地眨巴眨巴着。

接着他又像小狗一樣歪着頭,又盯着我眨了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我喊道:“爸爸!”

這身影比剛纔的那一聲粑粑清晰了不少,看着他爬過來,我用手種種的揉了揉我自己的眼睛,天那,我是不是這兩天太累了,累出幻覺來了?這分明是個可愛到不行的小男孩啊!但是,這歌小孩是誰?怎麼亂叫人爸爸?

這時候餘珊珊終於止住了她殺豬般的嚎哭聲,屋裏響起了張湯的聲音:“林小白,你回來了幹嘛不進來,在門外演瓊瑤呢!”

張湯的聲音一響起就給了我十足安全感,我看了看身上被餘珊珊淚水鼻涕浸溼的上衣,嫌棄的看了一樣餘珊珊,跨進門的時候看了看腳旁邊可愛的小男孩,蹲下掐了掐他肥嘟嘟的臉,笑着說:“你是哪家的小可愛啊?是不是李大姐的侄子呀?”

小男孩又回了聲:“爸爸!”

原來這小男孩只會喊爸爸啊,想着我就安心了,這一直叫我爸爸,我可擔待不起,想想我就開心的起來朝裏屋走去找張湯去了。

剛走出玄關就看見張湯葛優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臉上也是一臉疲憊,看見我說的第一句話居然跟餘珊珊一樣,他慵懶的對我說到:“林小白,你終於回來了!”

這讓我很有成就感啊,原來我在他們心裏的地位着麼高,才離開他們不到一個星期,他們到底是有多想念我纔會一見到我就發出這樣相同的感慨,想到這,我心裏就甜開了花兒。

一臉得瑟的對張湯說:“誒,張湯,你是不知道,我這幾天都經歷了什麼!等我喝口水,慢慢跟你說。”說着我拿起茶几上的礦泉水就咕隆咕隆往嘴巴里倒。

“對了,張湯,我在地府大會上碰到了武姐誒,哇,沒想到武則天這麼幹練瀟灑,沒想到被你給收了啊,不過,你兩也真的挺配的,都是爆脾氣,要是一柔弱點的姑娘跟着你,還不天天委屈的掉眼淚。”

張湯一個枕頭就丟過來:“你小子膽子見長啊,竟敢調戲起我和小五!就你這歌慫樣,還不照樣把別人餘珊珊這條漢子弄的哭哭啼啼的!”

餘珊珊這時從玄關過來,拿紙巾醒了醒鼻涕,對張湯說:“你不要亂說好嗎,我可是軟妹子,警隊追我的單身小夥兒多的去了!”

這話題都偏道哪兒去,我立馬拉回來,對他們說:“這屆的地府大會沒開成你們知不知道?”

張湯在那仰着個頭,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下巴對着我翹了翹示意我繼續說,哎,什麼時候我能裝逼裝到湯哥這地步,也算是出師了。

我頓了頓,繼續說:“地府大會沒開成絲因爲冥王不見了,你門猜怎麼着?”我停下來,看看他們,賣了賣關子,結果失望的發現他倆都不給我面子,一點都不配合,我真是想不通,餘珊珊這個人怎麼對冥王長什麼樣怎麼一點兒都不好奇呢?

後來我問她才知道,她認爲,人總有一死,早晚會見到冥王的,恩,我真是佩服她的邏輯,誰說死了就一定能見冥王的。

他們不給面子,我只好繼續說:“後來我碰到冥王了,雖然我不知道她就是冥王,但是我還是捨生忘死地救了冥王,對了,還遇到了陸小穎!她還弄了個陰兵團,但是最後被冥王給收了。誒,湯哥,我正有事想請教你呢,你說剛死救被控制的鬼魂,能不能和我簽約帶到地府去啊?” 天剛亮時,姐弟兩人回到裴家村。

馬車經過村子里,許多村民看見坐在前面的裴燁。

裴燁穿著材質不錯的衣袍,整個人就像從畫里走出來的少年郎。想到以前穿著粗布麻衣,拿著破舊的柴刀上山砍柴的單薄少年,兩人完全沒有一點共同之處。偏偏他們清楚,那就是一個人。

當初的窮鬼現在已經是全村最有錢的。他們的心裡就像是打翻了調味瓶,簡直是五味雜陳。

「你瞧瞧人家,再瞧瞧你。長得不如人家就算了,還這樣沒有出息。」類似這樣的責罵聲在各家各戶響起。

裴家姐弟當然不知道別人的心思,就算知道也不會理會。現在他們已經回到裴家,正與家人吃著香噴噴的早飯。

裴玉靈給裴玉雯和裴燁各夾了一筷子,揚起笑臉:「這是特意給你們做的,嘗嘗看,看看手藝進步了沒有。」

裴燁打量著裴玉靈。她的眼睛有些腫,還有些黑眼圈,想必昨晚哭過了,而且也沒有睡好。不過現在精神狀態不錯,笑容也與平時沒有什麼兩樣。要不是知道她的心思,還以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二姐,你開竅了?以前你做這道菜的時候總是掌握不到火侯,不是煎過了就是沒口感,今天居然這麼好吃。」

裴燁嘗了一口,非常賞臉地大口吃著。

裴家其他人取笑起來。裴玉茵遞過手帕,讓裴燁擦擦自己的嘴:「小弟,你別吃得這麼快,沒人和你搶。」

裴玉靈看著面前的家人。她的笑容很真誠,沒有半分勉強。只因她昨晚已經想通了。

世間最無法強求的便是緣份。有的人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就是因為月老沒有綁上紅線,他們註定只是過客。如果她與表哥之間也是這個樣子的,那說明他們此生無緣。既是無緣,便不能強求。

做人不能太貪心。她現在擁有了那麼多,怎麼還妄想得到世間最美好的一切?

因為自己,家裡人跟著難過和擔憂。姐姐和小弟甚至連夜去了林家村。這些都是因為她的不懂事給大家帶來的麻煩。她已經不是孩子,怎麼能再讓家人為他奔波?再者,小弟的事情才是全家人要關注的大事。可不能因為她影響了。

「姐,你最近都不去店裡。你不知道最近出現好幾個想找你算卦的。我說了我們店裡是糕點店,他們偏偏不聽,非要纏著讓你算個卦。昨天為了勸走那個人,花了我們不少時間,所以才回來晚了。」裴玉靈解釋道。

裴玉雯想到剛來這裡時為了擴展生意,就小試身手算了幾次。想必是那個時候留下的後遺症,現在有人找上門也不稀奇。看來她最近更不用去店裡了。免得被撞見了更加麻煩。

「那我最近不去店裡了。奶奶和我娘學得怎麼樣了?能適應嗎?要是不行的話,到時候直接請個掌柜就好了。」

李氏一聽,放下筷子:「那怎麼成?請的人始終不如自己人。再說了,我們要是什麼也不會,請的掌柜又是個有野心的,那不得把我們的店慢慢地吞了?你們又去了京城,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和你娘就只有在這裡任由別人宰割?」

「奶奶能適應就好。我就是隨口說說,沒有別的意思。」裴玉雯連忙揚起討好的笑容。

「今天就讓三丫頭陪我們去店裡。二丫頭就留下來陪你大姐說說話。她最近一個人呆著,想必悶著了。等你們兩姐妹休息好了,再讓三丫頭休息兩天。最近把這孩子累得,臉都瘦了一大圈了。」李氏裝作無意地看了一眼裴玉靈。

「好。」裴玉靈明白李氏的心思,微笑地接受了她的好意。

全家人吃完飯,裴燁駕著馬車帶他們進城。裴玉靈坐在院子里的鞦韆上,看著對面開得漂亮的花卉。

在其他人不在的時候,她終於卸下了所有的偽裝,露出了疲憊和憔悴的樣子。

裴玉雯把她的模樣看在眼裡,將一個瓶子遞給她:「喝點?」

裴玉靈看也沒有看就接過來。到手后發現有什麼不對的,低頭一看,手裡拿著的竟是個酒壺。

「姐……你讓我喝酒?」裴玉靈哭笑不得。「你這是想讓我借酒澆愁嗎?」

「酒是個好東西。有時候不僅可以用來澆愁,還能壯膽。你可以換個角度來想。比如說,我現在是想讓你借著酒膽跑去質問表哥,問他是選你還是選她。如果是選她的話,你就一腳踢了他,這樣泄泄心頭之恨。」

裴玉靈噗嗤一笑。

一想到那個畫面,她就覺得被逗樂了。

「姐,你放心,我受得住。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有什麼受不住的?童大哥走了,你都能受得住……」

「我和他沒什麼。」裴玉雯不冷不熱地打斷她的話。

「是啊!你們還沒有來得及有什麼,你就把他推開了。只不過童大哥居然會離開,這是我們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還以為以他的個性,就算一時半會兒得不到你的歡心,也不應該這麼快就放棄才對。」

「你不好奇我們和表哥說了什麼嗎?有進步啊!居然這樣沉得住氣。」

「姐,你轉移話題的能力越來越僵硬了。你不想提他,我不提就是了。至於表哥,你要是願意說總會說的。」

「昨日我們見到外祖母他們,他們都對這個傳言不知情。不過表哥好像有什麼苦衷,沒有明說他與那位小姐的關係。他說給他一點時間處理好。而我卻對他說……你們不合適。我希望你能重新考慮兩人之間的關係。」

裴玉靈沉默。

裴玉雯看著她,也沉默不語。

方鑫追著五隻大狗在院子里跑著。

最佳惡毒女配 「你說得對。」就在方鑫撲到裴玉雯懷裡的時候,裴玉靈突然開口。「我會重新考慮的。」

裴玉雯眨眨眼睛,淡笑:「其實我是故意這樣說的。我的目的不是拆散你們,而是想讓他變得更適合你而已。」

「姐……」裴玉靈抬頭看著她,一臉動容。她突然抱住她,腦袋抵在她的肩膀上。「有你真好。謝謝你。」 張湯此時從葛優躺恢復成了正經危坐的國家領導人,他嚴肅的看着我,對我說:“都說完了嗎?說完了還我說了。”

哎,想裝個逼怎麼這麼難。

張湯清了清嗓子說:“你這幾天的事,我都知道了,小五都已經給我詳細說了,那你知道冥王跑出來的時候地府都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木納的搖了搖頭。

張湯繼續說到:“就在冥王逃離地府的時候,上次在黑網吧的那個女鬼從十八層地獄逃走了,地府從成立以來,這是唯一一例從十八層地獄逃走的厲鬼。”

半成品進化手冊 聽完這話,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要作何反應好,只是,我有些擔心小愛,那女鬼不會去找小愛吧!

想到這我就脫口而出:“那女鬼不會又去找小愛吧!”

張湯一副跟我交流很困難的的樣子,鄙夷的對我說:“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小愛小愛的!你是豬腦子嗎?那女鬼千辛萬苦的從地府十八層地獄裏逃出來難道就爲了找小愛?真是精蟲上腦!”

我剛想反駁,我和小愛的關係是純潔的,就發現一個小東西滾到了我前面,定睛一看,原來是剛纔那個小男孩。

只見他慢吞吞的費力的想站起來,剛爬了一半又跌坐下去,反覆試了幾次,他便放棄了,坐在地上,小肥手指向張湯,奶聲奶氣的說:“麻麻壞!麻麻欺負爸爸!”

這時,餘珊珊像見鬼了一樣往張湯那兒飛速的奔過去,一把拉住張湯擋在了自己面前。

我看見她這過激的反應,好奇的問道:“餘珊珊,幾天沒見我發現你神經了很多。”

張湯白了我一眼,對着地上的小肉團吼:“給你說多少遍了,不要亂叫!“隨後他又轉向我笑了笑說:“呵呵,林小白,還真是啊,誰養的的小鬼隨誰啊,你面前這個就是你養的小鬼!”

我看着地上的小男孩巴巴的抱着我的小腿肚子,又想到之前進門之前看到的景象,差點沒把他一腳踢出去。

隨後我全身顫抖的指了指下面的那一團,問張湯:“湯……湯哥,你能不能幫我把這個給搬……搬開?我……我身子動不了了。”

張湯看着我的樣子露出了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表情,他恨恨的對我說:“也不知道你是什麼體質,平常人養小鬼,一定要滿七天七夜,你這個到好,第一天晚上就出來了!出來之後,看見我就喊媽媽,我張湯活了這麼多年,叫我爸爸的人不少,這個小鬼喊媽媽是怎麼個回事?!”

“他居然還一點兒也不怕我,完全不懼怕我陰差的身份,就因爲他,我跟小五打電話還得偷偷摸摸的,怕她發現。”

我心裏憋着笑,武姐姐發火,我是看過的,哈哈哈,看來還是武姐姐能鎮得住張湯,以後可得和武姐姐搞好關係,我心裏憋笑快憋出內傷來了,表面上還裝着不痛不癢的聽着。

內心裏尋思着這小鬼隨然說剛進門的樣子着實可怕,但是,現在這個樣子別說他是正常的小男孩,我倒是覺得他逼正常男孩長得還俊還可愛,最主要的是他不會傷害我!

張湯完全不知道我此刻的內心活動,他指了指他旁邊的餘珊珊,接着說:“這幾天餘珊珊也算得上是真正的見了次鬼了,你的這個小鬼日日夜夜跟着餘珊珊,偶爾就現真身罵餘珊珊小三,餘珊珊睡覺的時候就飄在她的上方盯着她睡覺,各種惡作劇各種折磨,你看看,珊珊都成什麼樣了!”

餘珊珊立馬帶着哭音跟着聲討我:“本以爲我回家他就不會跟來了,沒想到這小鬼還真是厲害,扒着我背上就跟我回了家,我爸媽這幾天天去寺廟燒香!我不管,既然你回來了,你就好好管管你兒子!”

呼,真是沒想到,他們兩個會一起來聲討我,我看着他們兩,弱弱的說了句:“湯哥,你也沒能鎮住這小鬼嗎?”

“住嘴!”沒想到他們兩異口同聲的喊出了這兩個字,我愣了愣,又望向腳下的小肉團,他天真的咧着嘴笑,露出了王大陸一樣的一排牙。

張湯又接着說:“逆行你上,不行別比比”

哎,這小孩不是看起來很乖嗎?我好歹是養他的人,他應該不會傷害我吧,這樣想着,我便蹲了小來,由於了一下,隨後還是牽起他的兩隻小手,擺了擺:“那個,那個,我說話,你聽的懂吧?”

只見他歪着頭看着我咋了下眼睛,之後便重重的點了下頭,這時候我猜發現,他的相貌確實和我小時候長的有七分相似,只是美貌更淡一些,眼圈有一圈羅志祥那樣的黑眼圈。

我見他點點頭,便興奮的看了眼張湯,張湯看了看小鬼,又看看我說:“小鬼的性格其實和人類小孩一樣是可以教育培養養成的,所以你可以多學學怎麼當奶爸了!”

我瞬間想說他可是認你做媽,但還是憋回去了,我不想又聽到新的一輪聲討。

我咧了咧嘴吧,我確定那是一個奇醜無比的笑容,對小貴說:“既然你叫我爸爸,以後就得聽我的你喲,你以後就叫打魚湯了好不好啊,小名湯湯好不好呀”

只見小鬼又用力重重的點了下頭。

站起來我就看見餘珊珊和張湯兩個人黑着一張臉,特別是張湯。

對了,小鬼不是還要用我的血來喂的嗎?這小鬼還沒吃我的血怎麼就和我着麼親了?而且跟我長得還着麼像,難道以這種方法養出來的小鬼會比較像養鬼人嗎?我感準備問張湯匙怎麼回事,就看見張湯在那兒若有所思的樣子。

“小白,你不覺得奇怪嗎?就着麼巧臨近地府大會的時候,孟三就找上了你,又那麼巧,地府大會的時候冥王跑出來了,黑網吧的那女鬼就跑出來,好巧不巧,冥王出來後又碰到了陸小穎,憑着直覺,總感覺他們有着某種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表面上卻又八杆子打不着。”

張湯和我之前的想法幾乎是一樣的,但是我也是缺失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張湯又接着說:“現在耽誤之急,是不知道孟三那邊下一步到底是什麼,不過我估計他應該不知道這小鬼着麼快就養成了,估計他會在十天之後纔會聯繫我們,李大姐家這三個女孩應該是暫時安全的。”

“只是,你養的這個小鬼,放在這終歸會影響到她們一點,我們應該乘孟三不知道小鬼的事情,化被動爲主動,主動去找到他,來個出其不意,不應該再呆在李大姐這了,再說這小鬼任性的很,有時候估計會很難控制的住他。”

張湯說這些話的時候,湯湯就不停的成我的腳,嘴裏叫着:“我要喝nienie。”就在這時,他瞬間就變成了剛纔我在門口看見他的樣子,嘴巴隨然被線縫住但是他的牙齒卻長在了間隙中間,只見他雙眼一亮,對着我的大腿就是一下!

“嗷~嗷~啊~痛死我了,湯哥快救我!”我疼的用了最大的力氣不聽甩腳,但是那小鬼牙齒尖銳已經深深的插入我小腿肌肉裏,每甩一下,都感覺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敢說美人魚展出雙腿走在沙灘的疼痛感也沒有我現在疼!

不止是疼痛,我感覺我身體裏的血液正不斷的失去,速度之快,頓時我就感覺我眼前慢慢的變得白茫茫,頭已經開始暈乎乎的,感覺下一秒就要倒下了。

就在這時,鍾馗的聲音突然在我身體裏響起:“小白,雙腳閉合,跟着我念,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臟玄冥,急急如律令,破!” 裴玉雯和裴玉靈連續半個月沒有去店裡。林俊華一直沒有出現,裴玉靈從剛開始的期待到後來的失望,情緒低迷了兩天,不過很快就能調轉過來。相比她的冷靜,裴燁反倒是個爆竹性子,明裡暗裡把林俊華反反覆復罵了無數遍。

在這樣平靜又帶著沉悶的氣氛中,他們迎來了林俊華。然而距離傳出謠言已經過了半個月。

林俊華的出現並沒有讓裴家的氣氛緩和多少。相反,他穿著與平時風格截然不同的衣服過來,還有兩個隨從伺候著,就像是某家有錢少爺般的姿態,讓他們明白即將發生的事情可能並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中,甚至讓他們無法接受。

林俊華沒有帶來招牌式的溫柔笑容,眼裡有疏離和客套。這一點,裴玉雯敏銳察覺到了,其他人也察覺到了。

「表哥是來送喜帖的嗎?」先發制人是裴玉雯的風格。她可不會巴巴地等著別人打過來。

林俊華顯然愣住了。記憶中總是溫柔待他的小表妹正用客套的場面話應對他。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表妹的性子冷,不愛說話。她的敵人總是被她那張三寸不爛之舌氣得夠嗆,而在他的眼裡,表妹的紅唇總能吐出讓他溫馨又感動的話來。第一次,她把他放在了對立面上。而這一切是因為他傷害了她最疼愛的妹妹。

林俊華很難受。他對裴玉雯的心不假,對裴玉靈的心也不假。然而事情的發展失去了他的控制,結果就變成今天這樣的局面。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繼續拖延時間,讓這一刻來得更慢些。

「雯兒還是這樣聰明。」林俊華又揚起那溫柔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摻雜了其他的東西。

他再也沒有辦法露出那沒有任何雜質的,感情真摯的笑容。從他做出決定之後,一切就脫離了掌控。

「喜帖留下,表哥可以回了。男女授受不清。以後大家還是避嫌比較好。再說了,馬上就有表嫂了。表嫂與我們沒有接觸,不知道我們的為人。要是產生什麼誤會引起表哥家宅不寧,那多不好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