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把我們都當成了傻子是不是?按照武道聚會的規矩,一旦武者遲到半個小時以上,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現在李家的這位已經整整遲到了兩個多小時,他們李家現在就應該被取消比賽資格!」柳成仁表情憤怒的喊道。

「對,取消李家的比賽資格!」

「取消李家的比賽資格!」

在場的那些觀眾似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紛紛開始站出來替李一葉打抱不平。

剎那間,整個會場再次陷入到了一陣山崩海嘯的呼喊聲當中,這一次可能就算是李君誠出面都沒有辦法控制局面了。 風玫到的時候,轉生池旁已經圍攏了許多人,完全忘記了當初第一批來到這裡的神界的人被人推下轉生池后,自己就將轉生池列為危險之地的防備。

不得不說,魔族那些人這一個月以來釋放的「友好」效果不錯。

風玫並沒有進去,而是隱了身份站在最外圍。

免費贈送活動主要由朕在天上飛負責,其他的都是零等級的魔族。【吾為皇】的那些等級較高的魔族都去做「導遊」去了,畢竟那邊「參觀魔界」的人手中已經拿到了美食——摻了轉生池池水的。

等那些人發現過來,難免會出現暴亂。這個時候就需要武力鎮壓了。

「王?」百里邢整個人都懵了,四下張望,他就看了一眼轉生池的方向,再回頭,剛剛還在他身邊的人不見了。

「人都差不多了吧?」

王的聲音!百里邢立即往聲音的來源看去,看到的卻是……

「老大?」

風玫:「……」她也不知道自己抽什麼瘋竟然幻化成了待我為王的模樣。

想到現在神界的人對魔族沒有絲毫的戒備之心,她這個魔王就算大搖大擺地在他們之中穿梭也不會引起任何的注意,所以,她根本就沒有隱藏身份的必要。

心中有瞬間窘迫,心念一動,便又恢復成自己的模樣:「現在召喚?」

百里邢微張著嘴,整個人已經完全陷入懵逼狀態。這難道是刀客的新技能?

沒得到回應,風玫無奈地看向四周,神界大部分人都已經聚集在這裡了。

差不多了。

不再等百里邢的回答,風玫直接使用了魔王的召集令。懶人聽書

很快,所有魔界的人都到了她的身邊。

甚至在轉生池最內圍站在「將要」免費分發的食物旁的朕在天上飛等人都傳送了過來。

那些神界的人都看著朕在天上飛等人,等著他們分發美食呢,哪知道突然眼前的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線了?

全息網游不可能出現掉線的問題的,可是這個時候,對方突然下線幹什麼?

也有人想到這些突然消失的人可能是傳送到某個地方了,可是也只能想到這裡了,因為就在他們愣怔的瞬間,被召喚過了的魔族眾人已經迅速地在轉生池的最外圍圍成了一個圈,同時以【吾為皇】的等級高的一眾魔族率先發動攻擊——

不為給對方造成傷害,只為將對方推入轉生池。

頓時一片「噗通噗通——」的下餃子聲音。

別說神界這些人沒反應過來,就連風玫都震驚了。

這些人也太迅速了吧?從傳送過來到形成包圍圈不過是瞬息之間,期間沒有任何人開口,沒有任何的交流,卻都知道自己該站什麼位置,那默契的配合度讓風玫咋舌不已。

第一波攻擊成效不小,推了不少人入池,沒有任何停頓的,第二波攻擊再度發出。

這一變故實在是過於突然,神界的人不可避免的有片刻愣怔,而正是這份愣怔,讓第二波攻擊再度成功。

因為這些人全部都集中在轉生池的周圍,那些人又沒有任何的抵抗,兩波攻擊下去,竟已經有了一小半的人落入了轉生池中。

即便是一小半,那數量也絕對是可觀的。

當魔族的第三波攻擊發出時,剩下的神界的人終於反應過來,開始反擊—— 會場裡面的觀眾在聽到主持人要更改決賽的時間以後,瞬間便陷入到了一陣嘈亂當中。

所有人都開始呼喊著讓李家人退賽的口號。

「大家能不能稍微安靜一些,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表示抱歉,但是咱們江南省武道聚會一直都是保持著公平公正的原則,如果就因為參賽選手的個人原因,而導致決賽沒有辦法正常進行,我覺得這並不是大家想要看見的結果……」

美女主持人拿著話筒,表情激動的喊道。

「我們現在沒有心情聽你在這裡說廢話,憑什麼因為一個人沒過來就更改比賽時間啊?」

「是啊,這對其他的選手來說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退賽!」

「取消資格!」

場內的觀眾紛紛站了起來,表情激動的沖著主持人喊道。

「大家現在能不能稍微冷靜一下啊,這樣的情況,我們確實也不想看見,但是這真的是特殊情況!」

主持人十分無奈的喊道。

「退賽!退賽!」

但是主持人的這些話根本就是於事無補,甚至根本就沒有人理會主持人,只是不停的要求李家人退賽。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李君誠的位置,他想不明白李君誠到底還有什麼底牌不曾亮出來,竟然能夠讓他就算是面對在場這麼多人的憤怒,依舊選擇不退賽。

陳天清楚,李君誠此時如此堅持不退賽,那肯定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家的那個武者絕對能夠贏得了李一葉,否則的話李家人會陷入到一個更加尷尬的境地當中。

而主持人發現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場面,只好扭頭看向了李君誠還有工作人員的位置。

「李總,要不然咱們還是退賽吧,一直這麼等下去,萬一你們李家的那個武者今天沒來南陽鎮,那可就真的成了笑話了!」工作人員十分無奈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可是如果現在退賽的話,我們李家豈不是成了整個江南省的笑柄?」李君誠咬著牙低聲說道。

「但是現在這些人都控制不住了,如果繼續這麼等下去,就算是咱們拿到了冠軍,也會有很多人不服氣的……」工作人員忍不住低聲說道。

「可是……」

李君誠此時似乎也有些動搖了。

「李總,沒有什麼可是的,如果您真的對你們李家的那位武者有信心的話,您完全可以先退賽,然後在找個機會除掉李一葉這個武道聚會冠軍,一旦李一葉死了,我們主辦方便可以將參加全國武道聚會的名額給第二名,到時候讓你家的武者跟剛才輸給李一葉的那個武者進行一場比試,只要您家的武者能贏,最後這個參賽名額不還是你們李家的嗎?」

就在這個時候主辦方的工作人員給李君誠出了一個餿主意。

「……」

李君誠在聽到工作人員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眯著眼睛輕聲說道:「你的這個注意確實還可以!」

「那李總您還是抓緊時間退賽吧,要不然我擔心一會這些觀眾可能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工作人員看見李君誠似乎也有些動了心思以後,連忙說道。

「呼……」

李君誠深吸了一口氣,他覺得工作人員說的這個辦法是目前最好的辦法,所以他也只能選擇認輸退賽。

李君誠緩緩起身,直接奔著擂台的位置走了過去。

陳天看見李君誠走向擂台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他萬萬沒想到李君誠最後竟然還真的是選擇退賽了。

「麻煩大家都安靜一下吧!」

李君誠在走上擂台以後,伸手從主持人的手中接過了話筒,然後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眾人在聽到李君誠這句話以後紛紛閉上了嘴巴,扭頭看向了李君誠的位置。

「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李君誠表示抱歉,不管怎麼樣,我們李家的武者沒有能夠準時參加武道聚會,這都是我們李家的責任……」

「別說那些沒用的了,趕緊退賽吧!」

「對,快點退賽啊!」

眾人根本不給李君誠任何解釋的機會,表情憤怒的喊道。

「……」

李君誠在聽到眾人的這些話以後,無奈嘆了口氣,然後張嘴說道:「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宣布這一屆的江南省武道聚會我們李家……」

「叮鈴鈴!」

但是李君誠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完,他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李君誠聽到手機鈴聲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連忙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接通了電話。

「爸,剛才我聯繫上何公子了,何公子說他現在已經到武道聚會的現場了!」

李浩峰語氣激動的說道。

「何公子已經到武道聚會的現場了?」

李君誠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連忙抬頭看向了武道聚會入口的位置,但是並沒有發現有人進來。

「你確定何公子真的已經到了?」

李君誠十分不解的問道。

「確定,剛才就是何公子讓人給我傳的話!」李浩峰語氣十分肯定的說道。

「可是……」

李君誠張嘴剛要說話,突然發現此時的天空似乎好像有些暗,猛然抬頭看向了自己的頭頂。

而在場的那些觀眾似乎也發現了這個異樣,紛紛抬頭看向了天空的位置。

只見一個黑色的身影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墜落,而墜落的位置恰好就是此時李君誠所站的位置。

「何公子?」

李君誠看著控制的那個黑影忍不住狠狠的咽了口吐沫,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而在場的那些觀眾此時似乎也都發現了不對勁,所以紛紛開始露出震驚的表情。

「這個應該就是李家最後的底牌吧!」

陳天看著半空中的黑影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而薛冰凝沐傾言龔正丁天宇等人此時已經徹徹底底的被半空之中的人影所震撼到了,因為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有人可以跟超人一樣,在半空中飛行。

雖然這次他們在觀看了江南省武道聚會的比賽以後,已經對武者產生了一個新的認識,但是此時看見一個活生生的人在空中飛,他們覺得還是有些不真實。

「這……這個人從那麼高的地方飛下來,不……不會摔死嗎?」

龔正瞪著眼珠子看著半空之中的人影,忍不住結結巴巴的感嘆了一句。

「是啊,這個人是超人嗎?怎麼可以從那麼高的地方飛下來?」

丁天宇也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幾個女生目光獃滯的看著這一切,他們覺得這實在是太不真實了,只有電視劇裡面才會出現這樣的畫面吧!

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黑影越來越大,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

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長相陰柔的男子便落在了李君誠的身邊。

在眾人的猜測當中,這個人影從那麼高的地方飛下來,應該會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畢竟就算是從那個位置扔下一塊石頭,也都會產生非常大的破壞力。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男子在落地的時候,就宛如一支羽毛一般,甚至都不曾發生過任何的聲音。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何冥的這個出場方式所震撼到了,誰都不曾想到李家的武者竟然擁有如此驚人的實力,從將近五百多米的高空墜落毫髮無損,而且還能夠做到落地無聲,這一點即便是在場很多的化神境武者都不能做到。

這也讓眾人對接下來何冥還有李一葉之間的對決產生了非常濃厚的想去。

他們想要看看李君誠等了這麼長時間的武者到底有什麼樣子的本事!

「李老闆,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何冥在落地之後看著李君誠淡淡一笑。

「何公子,您可算是過來了,您要是不過來的話,我這邊都馬上準備退賽了!」李君誠看見何冥以後表情無比激動的喊了一聲。

「半路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耽誤了一些時間!」何冥輕聲解釋道。

「沒事沒事,只要何公子您能過來就好!」

此時的李君誠還指望著何冥能夠讓他們李家再續輝煌呢,所以自然不敢埋怨何冥。

而何冥則扭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李一葉,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這個人就是陳天?」

何冥輕聲沖著李君誠問道。

「這個人並不是陳天,而是陳天的徒弟,陳天並沒有參加這一次的江南省武道聚會,但是他就在台下,何公子您可以先把這個人解決掉,然後在去解決陳天!」

獲得江南省武道聚會冠軍是李君誠最主要的事情,如果何冥能夠拿到武道聚會的冠軍,而且還能幫助自己除掉陳天這個心腹大患,李君誠那就更加開心了。

「我明白了!」

何冥看著李君誠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那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李君誠聽到這話連忙看向了主持人的位置,然後輕聲說道:「主持人,我們李家的武者現在已經來了,比賽也可以開始了!」

「好……好的李先生……」

美女主持似乎還不曾從之前的震撼當中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答應了一聲。

「既然現在李家的武者已經到場了,那麼我宣布這一屆的江南省武道聚會決賽正式開始!」

美女主持在簡單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以後,嗓音嘹亮的喊了一聲。

一瞬間,整個會場都陷入到了一陣沸騰當中。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的非常激動,畢竟他們等了這麼長時間,武道聚會的決賽終於開始了。

何冥跟李一葉則緩緩的走上了擂台,而何冥則上下打量了李一葉一眼,隨即露出了一絲震驚的表情,低聲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還是至陰之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