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說,我們店長以後不會就這樣一直消沉下去吧?」

「應該不會吧?一個大男人,不至於這麼脆弱吧?」

「可是這都多久了,你看他一直這麼消極。」

旁邊的角落裡,幾個員工議論著,臉上很是擔心。

再怎麼說,凌辰和他們也是相處過一段時間的,即使他真的犯了錯,他們也不會因此而對他產生偏見。因為她們了解凌辰的本質並不壞,只是有時候過於衝動而已。

「要不要給趙以諾打個電話?讓她來安慰一下店長?」

「別了吧,這樣不太好。」

「哪裡不好了?大家都只是同事而已,關心一下怎麼了?」可關鍵是凌辰和趙以諾不僅僅是同事啊!

「你們在說什麼?」凌辰撥了撥自己凌亂的頭髮,走過來問道。

其實他是聽到趙以諾的名字才過來的。

「沒事,店長,今晚要不要一起出去聚個餐?」一個員工突然問道。 天色巨變,原本萬里晴空的天空一下子變得烏雲密集,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人群騷動!

戰場眾人仰頭觀望!

芏亪飃覂魔女與白髮男子紋絲不為所動,兩人在空檔場地斗得一場激烈。

強大玄氣鋪天蓋地捲來,狂風捲來,地面眾人一陣頭昏目眩!

天奇眯起來了幽暗冰眸,嗅到這滔天驚鴻浪駭玄氣,心中震撼之際,暗令各衛兄弟務必小心。

「千年劫數,終究還是來了!」

低沉聲線,略有些乾澀! 荒野幸運神 響徹偌大一個場地,縈繞在眾人耳邊。

「太祖…是太祖的聲音!」

「蕭氏叩見太祖…」

蕭家人群中不知誰大喊一聲,旋即,蕭家眾人全部雙膝跪地!面龐露出欣喜神色。

魏何兩家嗅到這強大玄氣,一個個雙眼瀰漫出顫慄之色,腳步也不聽使喚往後摞。

烏雲掩蓋了眼裡高照的陽光,偌大戰場昏暗一片,宛如夜幕降臨,空氣中蕭瑟之感似寒風,呼呼吹著。

稍即,天奇等人警惕防備時,在戰場左側通往蕭家祖墳方向的虛空中,十幾道黑影漂浮而來。

「太祖…」

蕭家眾人再次叩拜!

虛空老人,一頭白銀長發迎風飄揚,青衫黑袍微風泠泠!下凹深褐色眼瞳驀然掃視下方戰場,面龐幾經乾枯,雪白鬍須長及胸口,兩條白眉嵌入鬢角。在他身後,八道身影虛幻傲立!

「自古男兒多情郎,悔恨不該儀心薇啊!」乾澀聲線輕然響起,老人一鋝鬍鬚,蒼老目光從地面蕭蕭身上移開,落在面色驚愕的白衣青年林天奇身上,道:「該來是始終要來,妖刀不出誰與爭鋒!」

話畢,在眾人的驚愣錯愣中!百歲老人彎曲手掌一揮,乾枯身子便是如鬼魅般的略向林天奇。其身後黑影也隨之湧出!

「保護五哥!」

見狀,天奇擰到的手一緊!身子耳邊便是響起弒煞尊衛高手的低喝聲。

嗖嗖…

撕裂空氣輕聲響起,仇四海和耶魯吶兩人便是縱聲一躍,在地面奇門高手拉開戰鬥隊形時,兩人紛紛撥出兵器迎向掠暴而下的百歲老人。

蕭家太祖出現,矛頭直*林天奇,蕭家眾人立即將刀鋒只想弒煞尊衛一千兄弟。

「天樞、天權衛下兄弟聽令!」

左側陣營中,一柄追魂奪命劍的北羅冷叱一聲。兩衛兄弟將領踏出而出!

北羅大喝道:「保護天尊!」

「是!」

瞬間,幾千兄弟有序陣陣而出,兩衛十六名將領各衛部下環環而出!這一瞬的變化,令得蘇河城外一片嘩然,望著那黑壓壓的一片循序而出,將齊天林保護在最中間,奇門兩衛形成八卦陣法而立,兄弟們眼中冒著濃濃戰役。

一陣陣刀鋒出鞘聲之後,幾千兄弟面朝蕭、魏、何三家兵力,刀鋒指出,寒意凜冽!

「嗖…」

蕭霸身邊的衛強,瞧著這情勢,足下一蹭!身子爆射而出,在蕭霸等人的錯愣中,衛強掠到了天權衛兄弟最前方,與北羅拉開了保護陣形。

「蕭霸,這…這….齊天林他….」蕭宇一臉驚愣,望著城牆下方那震撼人心的戰鬥隊形,道。

「奇門七星兩大衛誓死要保護的人,怕是奇門尖塔人物啊!齊天林,他的身份….」

「轟..轟轟….休得傷我主!」

虛空驚天動地的同時,烏雲密集的黑空中,三道驚雷之聲突兀響起!聲線再次震動天地,地面眾人懷著驚滯眼神仰頭,黑雲宛如被人撕開,撕裂了凝固的空氣,旋即,三道身影橫空迸射而出。

眨眼間,身影無形射向正與老者交鋒的仇四海和耶魯吶。

「蓬蓬…」

沉悶撞擊兩聲響起,眾人只見最先掠下的灰影迎空兩腳,旋即,敵對老者的兩人便是倒飛而下。

這種身手,何等驚濤!

仇四海和耶魯吶何時奇門高手之一,一瞬間就被人擊飛!這令奇門兄弟大為震驚。

林天奇依舊保持那平靜的心態。

倒飛而下的仇四海和耶魯吶,心頭的震驚必須眾人少,但耳邊響起的凜泠聲,卻讓他們更加清楚奇門五尊衛和尊皇衛之間的差距。

「退下,保護少主!」

被打回天奇身邊,仇四海和耶魯吶不曾有一絲埋怨!仰頭,見著兩道軀影聯手對戰蕭家八名黑影,而擊飛自己的人,獨戰蕭家太祖。

那人身子碩大,手中一把軟劍,灰衣長衫,一張銀色面具將其面容擋住,與百歲老人打得驚天動地的他,黑髮隨風逸飛!整個人,釋放出令人嗅之不免蕭瑟之感。

銀色面具男子的出現,瞬間拉回上一秒的劣勢!虛空之中,驚雷之聲宛如龍嘯長吟,一道有一道穿透雲霄,在空開散開。

爆炸聲連綿不斷,雷池範圍已波及蘇河城外!地面狼煙炮火,一陣陣迷幻。

這種戰鬥,是蘇河不曾出現的!人們,早已驚愕在原地,地面偶爾的顫抖,不少遊客驚叫一聲,相互間扶著。

「天邪…這變態的功夫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象!」耶魯吶一抹嘴角鮮血,嘆息一聲!

是的,來人就是天邪!奇門尊皇衛下轄屬右軍驍騎戰將,天邪!僅憑一張面具仇四海和耶魯吶是不可能這般確定來人就是天邪,可天邪手中的軟劍是獨一無二的,加上他衣袖上的七彩色,還有右衣袖上的那個只屬於奇門的花紋。

這些都讓仇四海和耶魯吶肯定來人就是尊皇衛很少露面的天邪。

「幽月幽然?」

目光一道虛空另外一旁,瞧著那兩道倩影也是大戰蕭家八影,且不落下風,仇四海眼孔一縮,心嘆尊皇衛的人都是變態!兩少女也有這樣的戰鬥力。

暴亂場地伴隨虛空戰鬥再度遭遇滿目瘡痍。芏亪飃覂魔女與白髮男子逍遙皓天的戰鬥依舊在持續,只是他們的戰鬥沒有蕭家太祖這邊驚天動地。

鏗鏘有力的打鬥聲,在虛空中一浪高過一浪!顫慄聲響徹天地,撕裂烏雲,仿若龍虎吼聲,嘹亮吟詠在眾人震驚神色中。

在做這個時候,不管是奇門還是蕭、魏、何三家,都不敢擅自發起戰爭,雷池之中,觸碰者均會被虛空中戰鬥波及!

羅北和衛強眼睜睜的望著,他們不敢擅自飛掠上去參戰的一幕,兩人心中都驚嘆尊皇衛的實力,儘管他們都知道這個神秘的衛隊有多少人,但北羅和衛強都相信,一個天邪,足以斬殺七星衛中任何一個衛隊的高手。

這…就是奇門最神秘的存在和力量。

尊皇衛!

「轟….」

石破天驚之響,再度震撼天地,地面顫抖幾下之後,餘音縈繞烏雲下的天地旋轉不去,眾人搖晃著身子之時,虛空之間的兩道身影相互碰撞,身子紛紛後退,無形捲風如狂風暴雨四面八方散出,吹得地面塵土飛揚。

一道道七彩刺眼光芒自面具男子天邪手中軟體迸濺而出,地面爆發聲連番響起!

山鳴聲音引起迴響,彼此投合、互相呼應。

人們遭受那七彩芒光的耀射,不由抬手擋住刺眼光線,再度抬眼時,兩道身影又交織在一起。

激蕩一幕,已然成為全場最耀眼的一幕!

「家主,這戴面具人究竟是誰?怎麼有這麼高的功夫!連蕭家太祖都難以動得他分毫。」雷池之外,魏家奇兵頭領詢問滿臉驚恐的家主。

魏家家主搖搖頭,聲線顫慄的說:「不知道,但他應該是靜兒口中齊天林的人!」

「那就是敵人了!家主,如果真是敵人,我們此舉無疑是自掘墳墓,且不說那個齊天林有這種高手,你看保護他的那些人,一個個都等著大開殺戒!他究竟是誰啊?」

「應該是奇門的人!可他會是奇門的什麼人呢?」

這一點,魏家家主也想不明白!但他心裡很清楚,今日突襲蕭家之事,怕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芏亪飃覂的魔女插手是在預料之中的,可齊天林這一伙人怎麼會石破天驚的橫插一腳,靜兒不是說奇門並沒答應幫助蕭家的嗎?

PS:今天大爆發,呼喚支持!!! 「嫂子,來了。」山貓打著招呼。

「嫂子。」周陽熱情的喊道,此時的趙以諾,心裡一陣興奮。

顧氏里所有員工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迎面而來的趙以諾,一副很開心的模樣。

「哎,總裁夫人終於來了,不容易啊。」

「是啊,不過,他們不是已經離婚了么?難道是又和好了?」

「別瞎說,離婚以後還可以復婚嘛。」

其實顧氏的員工都希望顧忘和趙以諾在一起,畢竟兩個人經歷了太多的風雨,分手的話太過可惜。

「你怎麼來了?」顧忘立即站起來,問道趙以諾。

「我來看看你,順便給你做了點飯菜。」說著,她便將飯盒放在顧忘的辦公桌上。

「以後天越來越冷了,你就別過來了。」顧忘繼續說道。

怎麼?難道他還嫌棄自己了?趙以諾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不搭理他。

現在的顧忘,一門心思都在手裡的文件上,哪裡會知道女人已經生氣了。

趙以諾玩著手機,時不時的撇向不遠處的顧忘,不到半個小時,竟然氣消了。

因為她心疼這個男人,理解他沒有時間休息,甚至都沒有時間吃飯。

「顧忘,已經下班了,你先吃飯好不好?」她起身,走向男人,低聲問道。

聽著這乞求的聲音,顧忘緩緩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心愛面孔,微微笑了一下。

「那你喂我。」說著,顧忘便直接張開了嘴。

「別鬧,這是在公司。」她輕輕推了推旁邊的男人,回答。

「那我就不吃了。」顧忘別過臉去,繼續看著文件。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賴了?女人歪著腦袋,思考了一下還是緩緩打開了飯盒。

「喏,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魚,今天林夫人專門去為你買的,說是要給你補補身子。」趙以諾一邊夾起一塊魚肉塞進顧忘的嘴裡一邊說道。

林夫人一向都很細心,趙以諾,顧忘和亮亮的喜好,她都拿捏的非常準確。

「嗯,好吃,主要是我老婆做的香。」顧忘一個用力,將趙以諾攬進自己的懷裡,眼睛里有幾分邪魅。

「注意形象!」女人敲了敲他的腦袋,說道。

在她面前,他哪裡還有什麼形象可言?顧忘將臉靠近她的耳邊,吹了口熱氣。

「大哥!」突然,周陽直接闖了進來。

趙以諾立馬從顧忘的腿上退了下來,臉上有些尷尬,空氣里瞬間安靜了。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們在親熱,我先出去了,你們繼續!」說著,周陽就要離開。

「站住!」顧忘突然大聲喊道。

「什麼事,說!」

周陽站在門口,撇了撇嘴,有些遲疑,到底是走?還是留?

「我先去趟衛生間。」說完,趙以諾便徑直離開了辦公室。

「大哥,你挺厲害啊,這麼快就把嫂子給征服了。」周陽跑過去,用力拍打著男人的肩膀。

她還真的是不把自己當外人啊!顧忘抬起頭,嚴肅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周陽自然知道定是自己剛才的力度有些大了,眼睛里有幾分愧疚,嘿嘿的笑了笑。

「有事快說,別在這裡煩我。」男人提醒著。

至於么,老婆回來了,他就對自己這麼殘酷!她瞪了他一眼,不說話,以示自己的反抗。

「不說是吧?那就走吧,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賊王 「別介啊,我說還不行么?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最近我的書店生意還不錯,我想和你商討一下要不要開一個連鎖店。」她慢慢說道。

這是好事啊!顧忘的表情有些欣喜。這說明,她的事業已經開始發展了!

可是,開連鎖店不是一件小事,自然需要考慮到很多因素。

「你想好了么?」顧忘問道。

「沒呢,我這不是和你商量著呢么,我沒經歷過什麼商場,很多事情也不太懂,所以來尋求你的意見。」周陽說道。

這個女人,比以前成熟了!顧忘站起來走向窗檯,看著遠方,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他不同意?還是他在規劃著?周陽看著他,心裡有些不安。

「可以是可以,但是周陽書店是你的,你的生意,只能你自已來負責,我只是在幫你而已,你不能依靠任何人,明白么?」顧忘嚴肅的說道。

總有一天,她必須學會獨立,必須在商場上獨擋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