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誰啊你?」山海盟傳人頭也不抬回道。

「勞駕,找你有點事兒,跟我走一趟。」迦葉和氣的笑道,一把抓住這位山海盟的傳人,身形一動,直接消失在原地。

「怎麼回事!」

周圍一幫山海盟的修士一下子震驚了,這也太玄幻了,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大活人消失在面前。而那名山海盟傳人本來還意氣風範的說要到東域大顯神威,斬殺神之子,誅殺魔頭迦葉,卻沒想到剛說完這句話不到一分鐘就被擄走了。

這些,所有的山海盟弟子都慌了。

……

此時此刻,伏龍城外的荒郊上,人影一閃,迦葉出現在原地,將擒在手中的這位山海盟傳人隨手丟在地上。

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大變,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卻因為驚慌又摔了一個跟頭,狼狽不堪,手指著迦葉:「你…..你好大的膽!敢對我無禮,你……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哎喲…..」迦葉手捂著自己的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就你這德性還想去東域殺神之子,你確定不是去送死的?」

「你…..」這為山海盟傳人臉色鐵青,點指著迦葉,不過眼中卻充滿了警惕之色。

他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但絕對已經遠離了伏龍城。眼前這位神秘人可以再瞬息間將他帶到這裡來,其修為和手段絕對要在自己之上。

可事實上他哪裡知道,其實迦葉的真是境界,還不如他,但單論實力的話,迦葉要秒殺他絕對沒商量。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這位山海盟傳人大聲呵斥道。

迦葉笑著望向他,淡淡的搖著頭。

「你可知我是什麼人,我是山海盟的傳人!!你到底有什麼企圖,得罪了我們山海盟,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山海盟傳人喝道,想要震懾迦葉。

「你剛才不是很厲害嗎?斬殺神之子?斬殺迦葉?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手段。」迦葉淡淡的負手,安靜的看著面前的這位山海盟傳人。

「你……你這是在向我山海盟挑戰嗎?」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僵硬,咬牙切齒。

「隨你怎麼想?動手吧!」迦葉說道,其實他是想看看這位傳人究竟對《山海經》領悟了多少,值不值得自己動手。

「哼!」山海盟傳人拳頭緊握,身上神通光華暴涌而出,在他背後凝聚出一個洪荒大世界,他宛如劃破洪荒而來的戰神一般,整個人氣勢一下子翻騰起來,大神通一階大圓滿的氣勢震天震地,腳下的大敵一寸寸龜裂。

「恩,有點意思,看樣子你對《山海經》的理解頗深。」迦葉淡淡點頭,眼中喜色更盛。

「嘿!你馬上就會後悔惹上我的,我正想試驗一下長老傳法之後實力究竟到什麼境界,正好拿你來開刀!」

「轟隆!」

這位山海盟傳人大笑一聲,身後的洪荒大世界猛然撐開,天地似乎崩塌了,一大片洪荒大陸從裡面鑽了出來,彷彿是一個大世界墜落而下,讓天地顫抖,帶起無量的威能朝著迦葉鎮壓過去。

這一刻,迦葉腳下的大敵瞬間坍塌,方圓數十里全部坍陷,可見這一擊的不凡,換做是普通修士,只怕還沒有觸及到那片洪荒大世界,便會化為一堆血肉。

但此刻,迦葉卻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如同一尊磐石,又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嶽,牢牢的紮根在那裡。

「轟隆!」

洪荒大世界沉落而下,毀滅四方。

這一刻,迦葉陡然出手,神通演化出一個黑色的大手掌拍了出去,大手掌一翻,遮天蔽日,如同翻天大印,一下子將那片洪荒大世界給崩碎。那位山海盟的傳人當場悶哼一聲,來不及躲閃,被大手掌一下子拍在地上,動彈不得,如同背後壓著一座大山。

「兄弟,幫個忙,把你的《山海經》貢獻出來。」迦葉淡淡笑道。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了,太快了,快到這位山海盟傳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被迦葉鎮壓在地上,無法動彈分毫,即使他怎麼動用自己的神通,那大手掌壓在他的背上依舊如大山一般,無法撼動。

「你…..你要怎樣?」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變了,他此時此刻算是清楚對方的實力了,自己和他根本就不再一個檔次,即使被長老傳過法,依舊不是這位神秘人的對手。

「把你的《山海經》貢獻出來吧!」迦葉笑道,抬手按在了這位山海盟傳人的額頭上,強行讀取他的記憶。

「不…..不要!」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扭曲起來,他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湧入了自己的腦海中,大腦一下子變得混沌起來,無法分清楚真實與夢幻。

「你…..為什麼!你到底是誰!?」這位山海盟傳人慌了,極力的穩住心神,不甘的雙目瞪著迦葉。

「想知道我是誰?呵呵呵,讓你看個清楚。」迦葉笑道,臉上的肌肉一陣扭曲,恢復了本來的相貌。

「你…..迦葉!」 這位山海盟傳人大呼一聲,面前的這張臉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邪氣森森,那一雙眸子如同死神的雙眼一般,懾人魂魄。

緊接著,這位山海盟傳人便感覺到大腦變得逐漸模糊,空白,最後直接昏厥過去。

迦葉滿意的收回手掌,嘴角露出笑容,現在他的腦海中多了許多莫名的畫面,這些都是這位山海盟傳人的記憶。迦葉以霸道的方法強行剝奪了對方的記憶,將一些多餘的畫面排除掉,腦海中只留下有關《山海經》和山海盟神通的記憶。

望著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山海盟傳人,迦葉沒有取他的性命,被剝奪了記憶的人,等若於失去了主魂,從此之後都會像個白痴一樣。

迦葉身形一動,消失在原地。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的時間裡,迦葉幾乎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風寂北的身上,這少年的天資也確實讓迦葉感到欣慰,《山海經》入手之後,僅僅半個月的時間便已經上手了,配合上古神法打出的女帝斬,威力絕對是之前的數十倍。

迦葉不得不對風寂北的天資感到震撼,不但傳授了他女帝斬,連神行術,天地一氣爐等一些上古大神通都一柄傳授給了風寂北,唯獨龍刀大神通迦葉沒有相傳,這門神通主張殺伐,根本不適合風寂北的性格。

「師傅,你要去東域了嗎?」站在山頭上,風寂北不舍的看著迦葉。

「恩。」迦葉點點頭,道:「神之子…..有點意思…..」

「莫非師傅想要去挑戰神之子?」風寂北眼中閃爍著稀異的光芒:「師傅帶我一起去吧。」

「不行。」迦葉果斷的拒絕:「師傅雖然沒有和神之子交過手,但卻見識過神之力的恐怖,一個普通運轉神之力都足以開天裂地,可想而知神之子動用神之力會造成什麼毀滅的景象。目前為止,連我自己心中都沒底,真的與神之子交手,能否戰勝他們。」

風寂北失落的點點頭,道:「這段時間外面有很多傳聞,南域的獨孤小天,南飛月進入東域后,果斷的去挑戰了神之子,但結果都不是很理想,據說南飛月與一名神之子較量,堪堪打成了平手,雙方都受了傷,獨孤小天更是被三名神之子追殺,險些喪命…….」

「恩,這些我也聽說了。」迦葉道。

「還有蘇東河,貌似又被人打碎了肉體,元神脫逃。」風寂北道。

迦葉嗤笑一聲,嘴角閃過一抹諷刺的笑容:「大機緣者,簡直可笑,那蘇東河空被上天眷顧,但卻沒有一顆上進心,空空浪費了這麼多的大機緣。」

「強者的心。」風寂北喃喃低語。

「你要記住,無論上天賜不賜你機緣,一個強者的心不能少,勇於前進,不管多少阻難,都要用你的拳頭打破,機緣,除了上天賜給的,就是自己創造。」迦葉說道,眼睛望向遠方。

「恩,徒兒明白了。」風寂北認真的點點頭。

「對了師傅,過幾天我們家族聚會,我們風家分支的人都要去東域參與宴會,到時候還會有東域的其他家族參與,師傅不是要去東域嗎?大可以與我們隨行。」風寂北突然想到了什麼,滿臉期待的看著迦葉。

「你們家族的聚會,我跟著去幹什麼?」迦葉道。

風寂北沮喪的低下頭,道:「其實……師傅你不去徒兒心裡沒底,每一年的聚會中,我們分家都會遭到排擠,主家的那些人眼高手低,上一年家族聚會之時,他們竟然聯合其他東域家族的人來針對我們。這次家族聚會,只有我,姐姐和風牧三個人去,我怕……」

迦葉認真的看著風寂北,微微眯起了眼睛,這孩子果然還是很內向,天性是擺脫不了的。

「好吧,既然都是要去東域,我陪你走一趟,但我只會為你保駕護航,其他的事情,你自己處理,不要忘記我剛才說的話。」迦葉淡淡說道。

「恩,徒兒明白,強者是不會怕事,不會退縮的!」風寂北握住拳頭。

回到伏龍城,喧嘩的街道上,迦葉和風寂北往風家的方向走。

這段時間,南域平靜了不少,大部分流傳的都是從東域傳回來的消息,只因為南域青年高手全都進入到了東域。據說,連北域的高手都跑到東域去湊熱鬧,可謂是天下風雲齊聚東域。當然,這所有的一切不是沒有原因的,只因有人傳言,東域出現了神話級別的高手。

這一則消息瞬間風靡整個南明大陸,連迦葉都震驚了,神話級別的高手數千年不曾現身,如今卻在東域出現了。

也正是因為這位神話級別的高手的出現,現在整個東域都在流傳有關「天命人」的傳說。

「天命人」,世間主宰的力量,每一位「天命人」都是上天選拔出來的人物,背負著莫測的使命,沒有人清楚他的最終的使命是什麼。

「東域出現神明,鬧翻了整個南明大陸,看來有一場巨大的風雲要降臨了。」

「天下高手齊聚東域,大戰不斷,神跡不絕,想必有大事要發生了。」

「北域的異域來客也參與了進去,這幫異域來客手中有強大的異域武器,在東域也鬧得沸沸揚揚。」

一則則消息聽在迦葉耳中,不過其中一條卻讓迦葉心中不能平靜。

異域來客,這四個字給迦葉的震動極大,因為他知道所謂的異域來客,其實就是CYD小組。

「看樣子…..東域之行是必須的。」迦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而就在這時,原本喧鬧的街道突然安靜下來,所有人似乎都有所差距閉口不言,無數的目光齊刷刷的朝著街道的盡頭望去。在那裡,有一股強大的令人感覺到渾身顫慄的氣息傳來,彷彿冰凍了時間,讓街道上所有人的血液一下子冰凍起來。

「這股氣息…..好強大,是誰!」無數人心中存在著這樣的念頭。

迦葉也眯起了眼睛,不過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僵直在原地,依舊邁步往前走,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有這麼大的氣場,所過之處,可以讓所有人閉嘴。

「塔、塔、塔、塔…..」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街道盡頭,一道挺拔的身影走了過來,此人一頭白髮,但卻是青年的相貌,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鎧甲,威武不凡,在背後更是背著一把一人多高的巨大鐵劍,沉重無比,似是可以壓塌一座大山。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這腳步聲彷彿可以震懾別人的心靈,這個白髮年輕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強大無比,似乎帶著風雨雷電而來,讓眾人鴉雀無聲。

「一個……高手!」迦葉心中泛起了波瀾,從這個年輕人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沒錯,是神之力!

「這人是個神之子!」迦葉瞳孔收縮,腳步依然不停。

整個街道上,似乎所有的人都彷彿被定格住了,只有迦葉和這位白髮青年一步步接近,最後,兩人擦肩而過,空氣彷彿在瞬間燃燒了。但這僅僅是一瞬間,兩人在瞬息間擦肩走過去。

「神之子,神器!」迦葉站在原地,他感覺得到這年輕人的恐怖,擁有神之力,且背後那把巨大的鐵劍,絕對是一把神器。

數分鐘后,那疑似神之子的青年遠去,街道上再次恢復了喧嘩,一下子沸騰起來,每個人都在討論著那名神秘年輕人的身份。

「師傅,剛才那個人……」風寂北跑過來,剛才連他都被這股氣場給震驚在原地。

「他是神之子!」迦葉道。

「神之子!」

而此刻,街道上還有無數的人在討論著他,一時間,這個疑似神之子的青年成為了所有人的熱門話題。

「這個人…..貌似有點眼熟。」

「這股神奇的力量太過讓人震撼,從來沒有感覺過。」

「怪了,我總覺得這個人很眼熟,貌似在哪裡見過。」

「不,不是他的人眼熟,是他身背後的那把鐵劍眼熟。」

「滅魔!是滅魔!神之子的劍,滅魔!!」

「莫非剛才那個人是東域的神之子之一!」

嘈雜聲,喧嘩聲充斥了整個街道。

迦葉和風寂北返回了風家,但此時的迦葉卻是心事重重,他和那名神之子青年擦肩而過,完全可以體會到他強大到什麼境界。神之力的恐怖,絕非瑤馨所施展出來的那樣簡單。

瑤馨就算再強,但她所運轉的神之力只是剝奪來的,不屬於他自己,且神之力是屬於神之子的力量,不是神之子根本不能發揮出它巨大的威力來。就好像是上古神法和上古神通一樣,必須要相互配合,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來。

至於瑤馨用什麼辦法殺死的神之子剝奪了神之力,這些迦葉不管,但神之力的恐怖,絕對要比迦葉所認識的強得多。

走進風家,迎面正好碰到了走出來的風牧,他是風家二爺的長子,天資也算不凡,但和風寂北相比就差得多了。

此刻看到迦葉和風寂北從外面回來,風牧上來和風寂北打招呼,但眼中卻閃爍著一抹陰毒之色。 風牧,這是一個笑裡藏刀的人,雖然表面上與風寂北談笑風生,但這個人肯定有想法。

迦葉微不可查的掃了風牧一眼,將他眼神中的那抹陰毒之色窺察的一清二楚。

迦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黑妖蜷縮在角落中,吞吐霞霧,它在修鍊。這一個月來,黑妖寸步不離這間房間,幾乎是每日每夜的修鍊。這傢伙修為正在突破大神通之際,只要突破了大神通之境,就可以完全激發它體內的天龍血脈,實力上升不止數十倍。

迦葉站在窗口,目視著東方,此時的他無心修鍊,腦海中還盤旋著今天在街上看到的那名神之子。

那恐怖的氣場可以讓所有的啞口無言,其修為的強大自然不言而喻。若是東域的神之子都是這種實力的話,那麼此次東域之行會充滿了阻礙和無盡的挑戰,只怕少不了生死大戰。

畢竟迦葉身上帶著洪荒廟宇秘密,這件事已經傳到了東域,以後少不了會有很多人來找麻煩。面對洪荒廟宇中的神葬,沒有哪個人可以保持平靜。

接下來的兩天,迦葉一直處於平靜中,他沒有再去訓導風寂北。風寂北和風雪月姐弟倆現在正準備著應付家族青年一代的聚會,無暇分身。再加上風寂北天資聰穎,迦葉已經把能叫的都交給他了,只看他自己的領悟力了。

又過了一天的時間,終於,風寂北,風雪月和風牧準備啟程,而這次的家族聚會,則是由風家老二來負責。迦葉本來不打算和他們一同前往東域的,但又得給自己的小徒弟一點面子,所以不得不為他們保駕護航。

「吼!」

一頭背生雙翼的巨大兇手咆哮震天,渾身不滿了黑色的鱗片,這頭妖獸是風家圈養的,作為代步工具,飛行速度足以和大神通者相比美,是風家幾代人的心血才將這頭妖物馴服。

「吼!」

黑妖跟在迦葉身後,眼見這頭背生雙翼的妖獸,黑妖也發出一聲低吼。

頓時,原本有些躁動的龐然大物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眼神警惕的看著黑妖,與黑妖酷酷的幽藍色瞳孔接觸,這尊龐然大物頓時安靜下來。

黑妖雖未妖獸,但體內卻有天龍血脈,對一般的妖獸有著極強的震撼力。

「師傅,我們起程了。」風寂北道。

風雪月也走了過來,這次她沒有女扮男裝,裊裊婷婷,風情萬種,嬌美的相貌可被稱之為傾國傾城,走過來和迦葉熱情的攀談著。

風牧和風家老二站在不遠處,冷眼相視,似乎對迦葉同行充滿了不情願,畢竟這是人家家族的聚會,迦葉這麼一個外人跟著不想那麼回事兒。

「吼!」

龐然大物咆哮一聲,風寂北,風雪月和風牧等人具是躍上了這尊龐然大物的脊背。迦葉也帶著黑妖站上去,既然有這尊龐然大物做代步工具,迦葉也省的自己浪費神通御空了。

不過黑妖一上去,這尊龐然大物頓時變得安靜了許多,被黑妖體內的天龍血脈震服住。

一聲咆哮之後,龐然大會衝天而起,速度之快,不比大神通者差,幾乎在瞬息間便已經遠離了伏龍城,朝著東方的天空飛去。

一個小時后,他們足足飛行了有兩萬多里,前方蠻荒大山林立,這裡是東域和南域的交界處,只要過了這片蠻荒大山,便是東域的地境。

「大哥,我們即將離開南域了。」風雪站在迦葉旁邊說道。

迦葉站在龐然大物的背上,遠遠眺望著東方的天空,深吸一口氣,終於要見識到東域,見識到東域的神之子了。迦葉此刻心血沸騰無比,期待著日後能后東域的眾位神之子酣暢淋漓的戰鬥。

回首望,迦葉突然長嘯一聲衝天而起,屹立在高空之上。

「搞什麼鬼!」風牧父子有些不樂意,古怪的看著迦葉。

迦葉高高立在雲端,突然仰天長嘯一聲,即將離開南域,迦葉多多少少有些不舍,在這片大地上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蠻荒古林,五指山,萬仇山和洪荒廟宇,一直是迦葉心中的未解之謎。自己即將遠行,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回來。

「南域,期待我再度回來吧!」迦葉心頭喝了一聲,虛空抬手一抓,兩座數千米的高的荒山拔地而起,被迦葉強行抓到了半空中,而後轟然暴碎。

風牧父子一時間看傻眼了,強行將兩座數千米高的大山拘禁起來捏碎,這種實力就算大神通者也做不到,而迦葉竟然如此輕而易舉,舉手投足之下完成,這不得不說是一種震撼。

風牧父子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驚駭之色。

「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