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還是好男人?算了吧,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常玲撇嘴說。

「那我們就辯一辯,什麼才是好男人!」林凡拉著許美琪坐到了石凳上,說道。

「好男人,就是有能力、有實力、有責任心、有愛心、有生活情調,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而做為一個真正的好男人,還必須有一點,對老婆專一,不會勾三搭四!」常玲看著他說。

「你有能力,也有實力,這兩點是符合的,就算是再挑剔的女人,也不能用這兩點來否定你;責任心和愛心你也有,而且還非常大。至於生活情調,好吧,這些我不了解,所以不予以評論。不過,最後一條,你是無論如何也不合格的,所以歸根到底,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好男人,至少也不是一個完美的好男人!」常玲冷笑道。

「很好,那我就用最後一條來跟你辯。你說男人要專一,我也承認,但是,這個專一是建立在生活的協調性上面的,夫妻雙方都應該儘可能地去滿足對方,就拿我來說,你可以私底下問一下美琪,我對她怎麼樣?而她又能否讓人滿意?可以說,正因為我的能力太強大,所以她也不會介意我花心,因為如果我不花心,才會讓她痛苦。所以,什麼事都不能一概而論的,不是說只愛一個女人就叫專一!」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你這是狡辯!」聽到他說的能力,常玲就想到許美琪跟自己形容林凡的話:「比一頭公牛還要猛」!這讓她非常的羞澀,差點就奪路而逃。

「我是用事實說話,不存在狡辯一說!」林凡振振有詞地說。

「就是狡辯!」

「這是事實!」

「狡辯!」

「事實!」

…… 在進入神農架的第三十一天,林凡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了。

這一趟,收穫巨巨巨大!

臨走前,他再一次進到能量礦山山洞裡,在那裡,那個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的怪蛋還安靜地躺著。

它就是從這裡產生的,所以說,這裡也是它的老窩,林凡進來后,就一直將它放在這裡。

不過今天要離開了,林凡也要將它帶走,雖然感覺有點殘忍,但還是不得不帶走它,不然萬一讓別人得了去,自己還不後悔死?

「你啊,什麼時候才能出生啊!」林凡嘆息了一聲,就要將它拿起來。

就在這時,異變發生了!

一直安靜的怪蛋突然發出了一陣強光,然後,林凡就感覺到周圍的天地元氣瘋狂地涌了過來,全部讓怪蛋吸收了。

「這……」林凡震驚地看著這一切,然後腦子裡突然轉過一個念頭:難道,它終於要出生了?

就在這時,他就聽到了「喀嚓」一聲,那個堅固無比的怪蛋裂開了一個口,在林凡驚喜的目光中,口越裂越大,終於,完全的破開了。

一隻有點像小龍的小動物從蛋里走了出來,但林凡左看右看,又不是很象龍,因為龍是四隻腳的,而這小傢伙卻有五隻!

小傢伙出來后,先是迷茫地看了林凡一眼,然後便一低頭,林凡便震驚地看到,那些無比堅固的「蛋殼」,居然讓它輕鬆地吞了下去。

這小傢伙的牙齒有這麼鋒利么?

可是還不等他震驚過來,便看到了更震驚的事,小傢伙好象還不過癮,居然跳到了能量石旁邊,然後對準一塊就啃了下去!

只是一會功夫,它就吞下了一塊拳頭大的能量石,這才好象飽了,搖搖晃晃地走到林凡身邊,然後就靠著他的腳,躺了下去。

林凡蹲了下去,將它抱了起來,說道:「小傢伙,你到底是什麼啊?算了,我還是叫你小龍吧!小龍,我們走了,要回家嘍!」

小傢伙就跟一隻剛剛出生的小雞一樣大,放在手心都占不滿位置,它在林凡的手心上啄了一下后,便閉上眼睛,好象困了。

林凡一笑,小龍這樣的表現很符合自己心裡所想,畢竟,它在自己身上呆了那麼久,除了山洞,自己就是它最親近的人了。

而且,它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人也是自己,下意識中,自己也就是它的親人。

只不過,這小傢伙到底有什麼用處?雖然知道它應該很不凡,可是現在是一點也看不出來,反而它的食物讓林凡覺得很頭大,它不會只吃能量石吧?

不行,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根本就養不起它,必須得讓它也吃點肉食之類的,就算一天吃它幾十斤,自己都有錢買給它,可是這能量石,自己也缺啊!

這一次能帶回去的能量石只有幾千塊,這還是林凡的戒指里裝下了不少,如果光靠幾個人拿,頂多只能拿一千幾百塊。

回到杜狼家裡,看到眾人都準備好了,看到他回來,便拿起行李,準備出山。

「咦,林凡你從什麼地方弄出這個小傢伙?好可愛啊!」許美琪發現了他手上的小龍,驚喜地說。

「你猜!」林凡笑吟吟地說。

「不會是剛剛進山發現的吧?讓我抱一抱,好可愛啊!」許美琪一下子愛心大發,伸手過來說。

「小子,這是……是那個蛋里孵化出來的?」杜狼卻驚喜地看著林凡,問道。

林凡一怔,然後舉起大拇指,說道:「還是前輩厲害,這樣都讓你看地出來了!」

「小傢伙身上的氣息跟那個蛋很像,沒想到那個蛋居然會孵出這種神物!小子,你的運氣簡直就是太好了!」杜狼驚嘆道。

「前輩認得它的來歷么?」林凡連忙問道。

杜狼搖了搖頭,說:「我也認不出來,不過既然是天地元氣的產物,那肯定不是凡物。」

林凡大為失望,還以為他知道呢,沒想到跟自己一樣,也認不出來。

「我看它像龍,不過有這麼小的龍么?」許美琪說道。

「是啊,而且龍不是四隻腳的么,它可是有五隻腳,不對頭啊!」常玲也說。

「算了,等出去后,我再找找典籍,也許能找到它的來歷。不過它是吃能量石的,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林凡說道。

「不會吧?林凡,如果這樣就麻煩了,我們那裡有那麼多能量石啊?要不,等它餓了,看看吃不吃肉,那些龍不是都吃肉的么?」許美琪吃驚地說。

「嗯,也只能這樣了,如果實在不行,我就辛苦一點,時不時過來一趟。」林凡苦著臉說。

「走吧,不然一會到外面都晚了。」常玲說道。

「嗯,也該回去了,出來的太久,希望別出什麼事了。」林凡點頭說。

杜狼有點不舍地看著房子,說道:「這一去,也不知什麼時候回來,真有點不習慣!」

「前輩,只要你想回來,我就馬上送你回,反正我時不時也要過來采一些藥草,一年中總得過來兩三次的。」林凡笑呵呵地說。

「我這一走,也不知會不會有人誤闖進來,讓這裡的異獸給禍害了。」杜狼嘆息道。

「這是沒辦法的,誰讓他們不自量力,敢胡亂闖進來?要知道,貪心總要付出代價的。」林凡安慰他說。

「嗯,走吧!」杜狼也想通了,點了點頭,就當先走了出去。

進來的時候走了很久,不過出去就快了,由於沒有什麼任務了,眾人都是走得飛快,一路飛馳,只花了不到三個小時,就離開了禁游區,來到了外面的旅遊區。

林凡取出手機,這個地方已經有信號了,他打開來,手機馬上就「嘀嘀嘀」響個不停,等好不容易不響了,林凡看了一下,居然有幾十個未接電話,還有一堆簡訊。

其中,張菁菁的電話就佔了十幾個,都是昨天打來的,林凡心裡一沉,打得這麼密集,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老婆,是不是有什麼事?我剛剛從山裡出來。」林凡馬上就撥了回去,問道。

「林凡,你快點回來,我爸得了重病,醫院裡沒人能治!」張菁菁帶著哭腔說。

「什麼?你別急,咱爸現在在什麼地方?我現在還在漢武山上,趕回去至少也得十個小時。」林凡臉色大變,說道。

「在老家這裡,情況非常危急!林凡,你能快點回來么,我怕……」張菁菁哭著說。

林凡想了一下,說道,「我盡量,看看能不能讓軍方派飛機來。」

他的確有點為難,這是自己的私事,如果出動軍方的直升機,的確有點不好辦。

但也沒有辦法了,這個時候,也只能違規一下,頂多自己將所有的費用都補回去,軍方看在自己的貢獻上,也許會給一點情面的。

他馬上就打了電話給朱棟樑,將情況說了出來,沒想到,朱棟樑一口就應了下來,讓他馬上到寬廣的地帶等著。

林凡大喜,馬上就跟杜狼等人說明了情況,四人截停了一輛旅遊車,來到了景區的大門口,這裡有一塊廣場,能夠讓直升機降下來。

等了不到二十分鐘,一輛直升機就飛了過來,在經過確認后,飛機降了下來,在空中拋下繩梯。

這是一輛直9,只能坐下四個人,林凡讓二女帶著杜狼先去天海,自己一個人便上了直升機。

軍用直升機的速度很快,只花了不到一個半小時,便到了桂東省的一個縣城,騰縣。

「謝謝兩位!」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林凡重重地舒了一口氣,用這麼短的時間趕到,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

這時候飛機離地面還有一百多米,飛行員放下了繩梯,但林凡根本就沒有爬下去,而是直接就跳了下去。

飛行員嚇了一跳,心想這下完了,這人的重要性他清楚得很,能夠讓軍方派出直升機送的,肯定是重臣!

但等他正準備讓飛機降下去時,卻看到林凡一點事也沒有,正在地上朝他揮手,飛行員不禁呆住了,半晌才說:「神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他是那個地方的人,肯定跟普通人不同了!」正在駕機的飛行員開始也嚇了一跳,但他的反應很快,一下子想通了關鍵,說道。

「但這也太神奇了,一百多米啊,他怎麼做到的?」那個飛行員咋舌無比。

「記住,這種事不能說出去,自己知道就好,這是軍方的秘密,上頭可是下了封口令的!」

「明白,我當然不會說出去了!」那個飛行員說。「不過,那哥們太牛逼了,比超人還牛逼!」

再說林凡下到地面后,飛快地走出去,便看到了等在那裡的張菁菁。

張菁菁剛才看到飛機降落,知道是林凡到了,心裡終於落下一塊大石,這時看到他出現,頓時眼淚就嘩啦啦流下來,一下子撲到他懷裡,抽泣起來。

「別哭了,我們先去救咱爸!」林凡將她扶直,說道。

「嗯!」張菁菁點了點頭,擦乾眼淚,打開車門坐上去。 開車的是艾絲,她的臉色也很嚴峻,很顯然,對張父的病情也非常擔心,所以出乎尋常的只是跟林凡問了一下好,不象往常一般開玩笑。

「老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咱爸的身體不是一直很好的么,怎麼就突然出事了?」林凡問道。

張菁菁臉色一黯,說道:「其實這病不只是病,還有傷!你也知道,爸是開武館的,前兩天來了幾個外國人,說是仰慕華夏武術,要跟館里的學員比試,然後我爸也答應了,結果學員們不是人家的對手,那些人便笑話我們的武術,惹得我爸怒火大發,抱病出戰,然後也讓對方打敗了,而且還下了重手。」

一邊說,她一邊流淚,顯得非常的傷心。

「咱爸是什麼水平?後天多少重來著?」林凡心裡一沉,問道。

「後天六重。」張菁菁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來了,如果是的話,我就去會會他們!」林凡沉吟了一會,說道。

「林凡,你千萬別去,那些人很厲害的,萬一你也出事,我該怎麼辦啊?」張菁菁吃了一驚,連忙說。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林凡安慰她說。

醫院並不在縣城,而是在市裡,不過距離縣城也不遠,車子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便到了。

也許是出於對中醫的信任,張家人選擇了中醫院,這裡也是整個市最好的醫院之一,尤其是骨科,最為出名。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們依然對張則棟的傷情沒有辦法,實在是太重了,醫院方面沒有那個實力,都跟家屬開了病危通知書了。

病房裡,張則棟的老婆龍清萍早就哭暈了幾次,現在正一臉無神地坐在病床前,張菁菁的哥哥和嫂子兩人,也是一臉黯然。

至於張則棟的那些徒弟,也只能在走廊上唉聲嘆氣,一點辦法也沒有。

林凡和張菁菁兩個走進來,就看到了這麼一種情況。

「媽,林凡來了!」張菁菁眼淚嘩啦啦地流下來,說道。

「林凡來了?」龍清萍的眼睛也有了一點精神,看向了跟在女兒後面的男人。

「阿姨,我是林凡,讓我看看叔叔的身體再說吧!」林凡鄭重地說,然後就低下身子,開始檢查起來。

「菁菁,妹夫他能行么?」張菁菁的哥哥張龍憂心忡忡地問。

「一定行的!」張菁菁握緊了拳頭,也不知是對林凡充滿信心,還是自我安慰。「傷得更重的人他都能救活,他也一定能將爸救過來!」

說話間,林凡放開了手,張菁菁趕緊問道:「林凡,怎麼樣?」

「沒問題,我馬上開始動手!艾絲,你在門口守住,不能讓任何人進來!」林凡直起身子,說道。

然後,他又對張菁菁幾人說:「你們也先出去吧,在門口就行,沒有我的話,誰也不許進來!」

「林凡,我來幫你!」張菁菁急道。

「不用,我自己一個人就行!」林凡斷然拒絕說。

開玩笑,一會還要將林則棟的衣服都除掉,讓她們看了不好,雖然是自己的兒女,但終究有點尷尬。

等到眾人都出去了,林凡這才開始動作,先是從戒指里取出一枚回魂丹,這是一枚針對後天境的救命丹藥,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可以保住性命。

撬開了張則棟的嘴巴,用真氣將丹藥化掉,融入了他的體內,林凡這才開始扒掉了他的衣服,然後開始施針。

病房外,眾人心情都非常沉重,只有張菁菁和艾絲兩人對林凡充滿信心,不斷地輕聲安慰著家人。

正在這時,幾個人走了過來,一個護士看到了張龍,便說:「剛才不是跟我們說了么,病人沒救了,趕緊推去太平間吧,別佔用房間了,我們還要安排別的病人進來呢!」

「誰說我沒救了?」張龍大怒。

「本來就沒救了,醫生都下病危通知書了,你們如果不相信那就走人唄,別霸佔了病房,影響我們!」護士不屑地說。

「那是你們的醫生不行,我老公也是醫生,他剛剛趕來,正在裡面救人!」張菁菁揚起了眉毛,說道。

這護士的素質也太差了,居然這樣趕人,還有沒有天理了?

「你老公是誰?誰允許他在這裡行醫了?馬上讓他離開!」隨行的一個醫生臉色一變,大聲問道。

「你說什麼?你們自己醫術不行,還敢不讓別的醫生救人,這就是你們的職業道德?」張菁菁怒道。

「你認為我們不行,幹嘛要送來我們這裡,怎麼不送去別的醫院?」那個醫生怒道,當場讓人說自己的不行,任誰也受不了,即使他是真的不行,也堅決不會承認的。

「還有,馬上讓他滾蛋,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不經允許,竟然敢私自行醫,還真是膽大包天了!」那個醫生越說越怒,喝道。

「醫生,我們也是沒辦法,雖然這樣做有點不對,但也請你看在我老公還處在危險之中,再不救就沒命的份上,通融一下吧!」龍清萍阻止了張菁菁,上前說道。

「不行,這是違規的!」那個醫生陰著臉說,不就是死人么,醫院裡幾乎每個月都死那麼些人,有什麼了不起的?

「難道,規矩就比生命更重要?」張菁菁怒道。

「就是,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為什麼就不能通融一下?」張則棟的那群徒弟也叫了起來。

「誰在這裡吵?不知道這是住院部么,吵到別人病人都休息不好!」這時候,又一個醫生走了過來,陰沉著臉說。

「主任,是這樣的……」那個醫生連忙將情況反映給那個主任。

「胡鬧,簡直就是胡鬧!」主任一聽,頓時就氣得差點跳起來。

「你們還有沒有法律常識了?這種事是絕對不能允許的,就算你們想救人,也要徵詢一下我們的意見啊!」那個主任陰沉著臉說。

「對不起,是我們救人心切,一時疏忽了!陳主任,請你原諒我們的心情,就讓我女婿治一下吧,出了什麼事我們都不會要你們負責的!」龍清萍抽泣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