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修,修羅!」衛其的兩個護衛臉色一變,聽到這句話,他們哪裡還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那是修羅啊!凶名絕頂的修羅啊!

頓時他們便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升起,怎麼……會被修羅看上了呢!

「你是修羅!你就是斬殺我表哥的那個人!」

聽到兩個護衛的話,衛其頓時便覺得魂飛魄散,自己……被修羅盯上了?

他沒見過修羅殺人,但他卻知道,修羅有能力一拳轟殺他表哥啊!這種戰力,他又怎麼可能會是修羅的對手,那兩個戰將護衛又能有什麼用?

「你,你別過來!我,我只是天空戰師而已,不配做你的對手!」衛其有些畏懼的看著眼前的人,不斷後退。

而那兩個護衛此刻同樣是如臨大敵,面對修羅,他們誰也不敢說有勝利的把握。

「天空戰師?別阻礙我的戰鬥!」而就在此時,修羅開口說話了。

有些沙啞的聲音傳出,伴隨著一道劍光。

而衛其,在聽到這個沙啞的聲音之後,便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沒有感覺到疼痛,眼睛一片模糊……最後化成斑點消散而開。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簡單就被修羅秒殺了!

「呵,這下,安靜了,該你們了。」修羅收劍,又看向兩個戰將護衛。

此時那兩個護衛頭上是冷汗直流……剛剛他們甚至沒有看到修羅出招,卻已經發現自己要保護的人已經死了。

這到底是什麼境界?比他們強大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吧……

接著,他們又看到了兩個劍影,眼前一片模糊,最後便再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看著那兩個慢慢消散的光影,紀羽慢慢的將孤峰收了起來。

這一次,他下手極為乾脆,本來還想在衛其身上得到什麼消息的,但聽到衛其的自言自語之後,他忽然變改變了主意。

敢打仙姐主意的人,他一刻都不想看見,於是,他便選擇了直接殺戮。

至於其中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不想去理會了,總之,他知道仙姐有麻煩就夠了。

他在林仙兒身上打下了一個印記,等林仙兒出現麻煩的時候他自然會知曉。

「再修鍊一天,就出去走走吧。」紀羽喃喃道。

轉身,他又朝著其他地方看去,尋找適合自己的敵人。

剛剛修羅的殺戮被不少的人看見了,許多修士都自覺的退避三舍,他們也沒有想到,修羅竟然來到他們這個地方了,而且還真的如同傳說中的一樣,強勢無匹,即使是對付戰將二階的強者,都是一劍秒殺,他們自認不是修羅的對手……

結果轉了一圈,紀羽也沒有再見到多少勁敵,只隨便找了幾個人。

越是這樣下去,他就覺得越沒有意思,這種戰鬥實在是太無聊了,就像是在欺負弱小一般。

於是,他也慢慢沒有了起初那種見人就戰的心思。

大夢樓中,有些場景是荒地,有些場景是山谷,有些場景是瀑布,這些都是真實的夢境造就而出的。

穿過了荒地,飛躍了山谷,最後,紀羽停在了瀑布之上。

此時,他的身形忽然一滯,有些意外的看著不遠處。

他臉色微微一變,隱約中,他看到那奔流的瀑布之中,似乎有一個人懸浮著,任瀑布的流水沖打,他一動不動。

「此人是誰?」紀羽看著眼前一幕,喃喃道。

大夢樓的壓力本身就是外界的十倍,加上瀑布的力量,那個人還是怡然不動的漂浮,那足以證明他實力基礎的強橫。

又等了半個時辰,紀羽發現那個人還是一點沒有動靜,他便更是堅定此人絕對是一個強者。

但他的修為……卻讓紀羽捉摸不定,像是戰將,又不太像。

而就在此時,瀑布中的人忽然動了!

雙眼徒然睜開,一雙冰冷的眸子望向四周,深邃無比。

這一刻,紀羽只感覺眼前這個人的神情,有些熟悉,但他又說不出此人的來歷,為什麼會一個人在這個地方修鍊。

很快,那雙冰冷的眸子就直衝紀羽,霎時間,紀羽只感覺自己如墜冰窖,像是被這世界上最兇狠的東西給盯上了一般,有那麼一霎,他發現自己不能動彈。

他雙目毫不退避的看向那個人,等得那個人最後飛到跟他同樣高度的時候,他才有些意外的發現,此人的衣物竟然沒有一點的沾濕!

「強者!絕對是強者!」紀羽心中喃喃道。

能將戰氣掌控到這種地步的人,絕對是一個妖孽般的存在,不由得,他的戰意也慢慢的被調動了起來。

那人依舊在冷冷的看著紀羽,彷彿要將紀羽給看透一般,兩人就這般對峙了起來。

約莫過了一刻鐘的時間,那人才緩緩開口:「我該叫你修羅好,還是叫你紀羽好呢?」

此話一出,紀羽臉色劇變,心中大震。

此人到底是誰?怎麼會認識自己,還知道自己的身份?

化身修羅來到大夢樓,這件事情就算是秦雲都不知道的,此人怎麼可能會知道?

他有些驚駭的看著眼前之人,心中不由暗自升起了幾分警惕,這樣恐怖的人,到底是敵是友?

「你是什麼人?」紀羽不由沉聲問道。

「我?我記得別人似乎很喜歡叫我的代號,漠炎。」那男子輕笑一聲,神情之中有著說不出的自信。

漠炎?紀羽一聽到這個名字,便不斷的在自己的記憶中尋找,但卻一點都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漠炎的事情,漠炎,到底是什麼人?

紀羽在打量著漠炎,而漠炎同樣是在觀察著紀羽。

紀羽看不透漠炎的實力,只感覺在這漠炎的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威壓,像是不怒自威的感覺,這漠炎就像是一個天生的領導者,身上擁有者那種屬於領導者的氣質。

「你的實力不錯,想要跟我交手試試看么?」此時,漠炎忽然開口說道。

隨後,他的修為也開始慢慢的顯露而出,讓紀羽眉頭微皺……戰將三階?

不,不對,又提升到戰將四階了。

「呵呵,別介意,因為你太弱了,我不得不壓制實力跟你交手,但壓制在戰將三階我卻不好發揮了。」漠炎淡淡一笑。

這倒是讓紀羽有些無語了,有說話說得這麼直白的人嗎?

「好!既然你想要戰鬥,那我求之不得!」儘管如此,紀羽的戰意還是被燃了起來。

漠炎絕對是一個強敵,勁敵,現在紀羽也沒有從漠炎身上感覺到任何的殺意,他自然非常樂意跟這樣的人切磋切磋。

兩人身上的氣息徒然上升,周圍瀑布流水的聲音像是忽然停止了一般,只有風的呼嘯聲傳來,聲聲入耳。

「準備好了么?」漠炎看了一眼紀羽,淡淡一笑。

紀羽沒說話,直接將孤峰長劍握在了手中,下一霎,一道劍光閃過,紀羽一劍便朝著漠炎斬去。

「呵,不錯。」

漠炎一笑,也沒見他怎麼動,只是稍微伸了伸手,竟然直接就將那道劍光抓在了手中,身上甚至連一點氣勢都沒有釋放出來。

強敵!果然是強敵!

紀羽臉色一沉,孤峰長劍化成光點消散而去,一條火龍從他的手上升起……

「接我一拳看看!」紀羽大喝一聲,一拳猛然轟出,帶有無盡的氣勢。

「那又有何妨?」

漠炎大笑一聲,同樣一拳朝著紀羽轟去。

「轟!」

兩拳相碰,一陣強烈的氣息徒然捲起,使得這片瀑布的水流瘋狂飛濺。

最後,兩人立刻分了開來,漠炎神色依舊如常,而紀羽的臉色卻不太好看了。

勢均力敵的一拳?不對,準確的說,這一拳又是自己佔在了下風。

漠炎的拳頭只有戰氣,但他的拳頭卻加持了火靈變,這樣竟然都只能跟他持平,這讓紀羽有到一種挫敗感。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場近乎瘋狂的戰鬥下來,紀羽臉色有些蒼白,消耗了不少的力量。…,

他感覺到了一種疲累,來大夢樓這麼久了,他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敵人。

他用了這麼多的招式,最後竟然都一一被破解了。最後也只有當他用出了慕芊芊教給他的三個手印的時候,才勉強跟漠炎持平。

而且這還是壓制了實力之後的漠炎,壓制實力,那是有很多招式都不方便徹底使用出來的,他能想象,若是漠炎在全盛時期,以全力跟他進行同階一戰,那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結局,也許會是勢均力敵,也許他會落敗,也有可能他能勝利。

不管怎麼說,漠炎絕對是一個強敵,而且天賦近妖。

「呼!你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會這麼變態?」

躺在瀑布旁邊的一塊巨石上,紀羽粗氣直喘的看著同樣躺在一邊的漠炎。

「呵呵,你這是在誇你自己么?」

然而,漠炎的回答卻讓紀羽語氣一滯。

似乎還真的有這個意思來著……他能跟漠炎打得勢均力敵,那他不是也在變相的在誇自己么?

「哈哈!也許是吧!」想了想自己的過去與成長,紀羽哈哈大笑。

儘管這裡只是大夢樓,儘管這裡的一切都是演化而出的,但那種太陽的溫度還是存在的,照射在身上,非常的舒服。

大約過去了半個時辰,紀羽感覺自己的力量恢復了不少,而漠炎同樣如此,兩人便再一次站了起來。

「怎麼,還想再來一場么?」漠炎看著紀羽,先問道。

「不來了,今天還有點事,下一次我再來找你吧!」紀羽嘿嘿一笑,他發現漠炎這個人的確算是一個可交的朋友。

他從來沒有想過,天葉學院竟然還存在著這樣的人,實力強大到這種地步,漠炎的天賦,紀羽感覺就算是紫圖雄也不可能會是漠炎的對手,至於那個從未謀面的戰無雙……他也不好下定論,但應該也不會是漠炎的對手才是,前提是,漠炎能跟他們同一個等級。

「你……到底是什麼人?」此時,紀羽忽然問道。

他也知道,漠炎只是一個代號,至於真名是什麼,他還不知道。

「我?呵呵,以後有機會我就會告訴你。」漠炎一怔,笑著搖了搖頭。

紀羽一陣無語,看來這傢伙是不打算說了。

也罷也罷,畢竟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那麼我就先走了,外邊還有些事要解決的。」想到這裡,紀羽說道。

「我來給你護法吧。」漠炎輕聲笑道。

紀羽入定,半個時辰之後,身影才逐漸的在瀑布上消失。

而這裡,也就剩下漠炎一人。

「呵呵,真是個有趣的傢伙,天賦很強,難道戰形跟月兒都這麼推崇他。」漠炎看著紀羽的位置,喃喃道。

……

與此同時,諸王學院之中。

衛昔真的感覺到一種憋屈,異常的憋屈!就像是啞巴吃了黃連一般,有苦說不出來。

「修羅!修羅,又是修羅!可惡!難道他真的跟我有仇嗎,一次又一次的來阻止我!」

衛昔簡直是有些痴狂了,抓起桌面的東西便猛地往地上一扔,怒吼的聲音讓所有人都不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表,表哥,那,那林仙兒……」衛其在衛昔的身邊,有些低聲的說道。

然而,儘管如此,衛昔還是憤怒的爆發了,他狠狠的抓起一個杯子,往地上猛的一摔。

「林仙兒?跑了!一定是那修羅在林仙兒身上做了手腳,我根本就捉她不到!」

衛昔怒喝道。

他還記得,那時他守在大夢樓等待著林仙兒的出現,最後他也的確是等到了。

但當他準備對林仙兒下手的時候,卻發現不管怎麼樣,自己都難以接近林仙兒,用盡了一切的心思,依舊碰不到林仙兒一分一毫。

這簡直就是一件怪事了!林仙兒怎麼可能有這種本事?

而後他又見到自己的手下全都出來了,上前一問才知道,這些人都是被修羅直接斬殺的。

那麼結果想也不用想了,修羅肯定是在林仙兒身上做了手腳,讓他們碰不到。

想到這裡,他對修羅便是一陣惱怒,若是有機會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留情的直接將修羅給斬殺了。

「表哥,那修羅到底是什麼人啊?我覺得他不像是在針對我們,而是在瘋狂的尋找敵人。」衛其在一邊小心的問道。

他只覺得修羅找上他就是因為他身邊有兩個戰將級別的護衛,畢竟他對林仙兒的背景也有過調查,在天乾城,林仙兒是孑然一身的,所以修羅絕對不可能認識林仙兒,他自然不會認為修羅是為了林仙兒才與他們為難的。

「我怎麼知道他是誰?要是被我知道了,我非親自斬了他不可!」衛昔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一次又一次的被修羅壞了好事,脾氣再好的人也要爆發了。

幾個戰將級別的手下以及衛其站在一邊,一句話都不敢說。

「要不……我們像齊公子求助?」半響之後,衛其忽然開口說道。

「是啊,衛老大,那修羅實在是太強大了,除了齊公子出手,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主意了。」一個戰將級別的修士也站出來說道。

修羅的確給了他們很重的心理陰影。

而此時衛昔也陷入了沉思……是不是真的應該去找齊湯幫忙了?他自己肯定是對付不了修羅的,只要自己不說林仙兒的事情,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想著,衛昔看了一眼這些跟班,淡淡的一揮手:「你們先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