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別生氣,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呢!」古廣利笑吟吟,眼睛迸發出狠光,微微一眯地看著吳海生,「我又沒說錯。」

「這裡是我家,馬上離開這裡。」

「惱羞成怒了?」古廣利冷笑:「吳海生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生氣嗎?你找葉金明的媳婦來對付我,你以為我就不查得到了嗎?我告訴你,葉金明把什麼都告訴我了,吳海生,我沒想到就會這麼不要臉,保住名存實亡的婚姻之外,還想著藉此翻身,對嗎?」

古廣利沖他獰笑:「我告訴你,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張景平讓他不要對吳海生動手,他可以答應張景平,但那都是表面上而已,私底下他一定要為自己出這口惡氣。

吳海生雙眸微微一眯,陰險而充滿了算計,既然古廣利都已經知道了,那他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古廣利搶了自己的妻子,自己出手對付古廣利,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你說了,不給我機會,我還不是照樣找到辦法對你下手。」

一旁的張君寧驚異不已,隨即又很生氣地質問吳海生:「吳海生誰給你權利對付他的?他現在是我男人,你只不過就是霸佔我,不肯放手而已。」

「張君寧!」吳海生雙眸欲裂地瞪著她,憤怒至極地質問她:「難道你心裡就沒覺得半點內疚,對不起我嗎?」

對吳海生是徹徹底底沒了感情,張君寧自然就不會對他所有留情,「吳海生,我沒有對不起你,我只有對不起廣利,讓他背負第三者的身份。」

「張君寧!」吳海生暴怒,對她大吼。

「行了,別對我的女人大吼大叫,她可沒欠你什麼,只有你欠她的。」古廣利就在適當時,將張君寧拉到了自己身後去。「你也別想轉移話題,說吧!你想我們之間的事,到底是私了,還是公了?」

「私了?公了?」吳海生雙眸布滿了嘲諷看著他,不屑說道:「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這個?名義上我還是張君寧的男人,張景平的女婿,你要對付我,這就是相當於在跟張景平作對。」

他到這個時候要是還不知道,張景平有勸過古廣利,他也白活了。

而如果張景平沒有勸古廣利,恐怕古廣利就不會站在這裡,而是直接對自己出手了,還用得著在這裡跟自己廢話,故意激怒自己嗎?

「你還真的以為我不敢對你動手嗎?」被吳海生看透,這種感覺特別糟糕,怒火隨之湧上心頭,不管怎樣,絕對在氣勢上輸給吳海生。

吳海生看著他,不屑冷笑。

張君寧緊張而擔憂地看著古廣利,雙手不知不覺揪住胸口的衣服,不安攥緊了手指。

在她的想法里,她早就已經把古廣利當成了自己的一切,她不想古廣利在與吳海生對持時會受傷,或者在生意上會受到損失。

「吳海生那你就拭目以待吧!」古廣利冷笑:「我保證很快就會讓你沒好日子過。」

「古廣利,你說的這些話,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話。」他,一定要將古廣利剷除,奪回屬於他的一切。 黃然轉身看著躺在地下的這些人,然後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再一次看了看下面躺著的人,這才相信這一切都是事實。黃然心裡也很驚訝,沒想到自己現在這麼厲害啊!嘴角也掛著自豪的微笑。

過了一會兒大家才反應了過來,胖子驚訝的說:「然哥,還不知道你這麼牛呢!以前也你雖然能打也沒有這麼能打啊!今天吃了什麼葯了!」

這個時候葉凝跑到黃然的身邊,抱著黃然的臉就親了口,然後大聲笑著說道:「親愛的你真是太棒了!」黃然也是嘿嘿的笑著,其他人也都認同胖子的話點點頭。

大家都有點醉意,胖子一手拉起躺在地上的黃毛,然後一拳打在黃毛的肚子上。而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都圍了上去開始動手。群毆是他們這群人最擅長的戰鬥。事實證明團結就是力量,除非遇上孤膽英雄。

而黃毛則是用雙手護著頭躺在地上,任憑几個人打著。過了一會兒黃然才慢慢的走了過去,幾個人也都停了下拉。給黃然讓出了一條路,黃然慢慢的走了進去,黃毛已經滿身都是腳印,臉上滿是血。手上也破了很多的皮,看樣子這一次被揍得不輕。

黃然慢慢的拉他起來。跟胖子要了一瓶礦泉水,示意黃毛洗洗臉。黃毛慢慢的伸出手,洗了洗自己的臉。洗完以後黃然笑著說:「沒事吧!」聲音好像對待自己的弟弟一樣,如果不知道的人聽到估計會認為黃然在關心自己的親人。

黃毛看著黃然,然後笑著說:「沒事!」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但是語氣裡面卻充滿了自嘲和無奈。

黃然拍了拍黃毛的身體說:「沒事就好了,這事以後就算結束了,以後我們見了面還是朋友!」說完還對黃毛笑了笑,而其他人則看著黃毛,好像隨時都要把他吃了似地。

黃毛看了看黃然,然後點點頭。黃然笑了笑轉身離開了,幾個人也跟著黃然離開了。黃毛看著黃然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苦笑。然後對他們那群兄弟擺了擺手,離開了!但是背影卻充滿了寂寞……

在黃然的家鄉,打完架以後還是朋友的人太多了,這是這一片的規矩。出來混的誰沒有挨過打啊!但是如果被揍以後從此纏著不放,別人會看不起你的。再說今天黃毛見識到了黃然的厲害,報仇的心早就死了,留下的只有佩服了!

黃然他們二十幾個人在大街上隨意的走著,有的大喊大叫,有的互相嬉戲。街上很安靜,一路上很少看到人。整個天空中都飄著他們這些人的嬉戲聲。

黃然拉著葉凝的手走著,和其他兄弟討論著。而葉凝也靜靜的陪著黃然走著,一幅安靜的模樣。

這個時候胖子笑著說:「然哥,馬上就要高考了,你準備去哪裡啊!」語氣裡面充滿了好奇和無奈,而其他人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黃然看著天空,那晴朗的夜空是那麼的美麗和寬廣,然後看了看大家笑著說:「看情況吧!不行就找一個大專上,最起碼還能學到一點東西!你們都準備去哪裡啊!」

大家聽到黃然的話也想著自己的事情。這個時候劉宇說道:「我準備去鄭州,我爸爸給我找好學校了,學工商管理!」

胖子看著大家說:「我爸爸讓我去當兵,我才不想去呢,去哪裡到時候再說吧!」其他人也慢慢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大多人都是等考完再說。

黃然也點點頭,想著自己以後的出路,黃然突然感覺很迷茫。 虐愛總裁追逃妻 但是黃然對於高考還是充滿了信心。雖然只看了兩節課的書,但是那些資料全部都存在腦子裡面了。

這一次高考黃然估計要給所有人一個驚喜了!葉凝看著黃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自己想去清華上學,而黃然學習成績不好,能考一個大專都已經不錯了,那麼自己要麼就要放棄學業,要麼就可能和黃然分開在兩個不同的地方。葉凝真不敢想象那是怎樣的一個滋味。突然之間葉凝很害怕,她害怕黃然突然之間不屬於自己,抓住黃然的手也不自覺的抓的更緊。

黃然感覺到葉凝的異常,轉頭看著葉凝然後問道:「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葉凝看著黃然笑了笑,說道:「我沒事,只是一時間走神罷了!」黃然笑了笑,然後用自己胳膊摟著葉凝的肩膀,葉凝也摟著黃然的腰,慢慢的走著。都彼此沒有說太多的話語。

一幫人來到學校旁邊的空地上,竟然點起了一堆火。一群人圍著火堆隨便的坐了下來,心情都很高興。這種自由自在的感覺讓他們空虛的心感到很滿足和高興。

黃然也喜歡這種隨意的感覺,葉凝則是躺在黃然的懷抱里,輕輕的閉著眼睛。而黃然看了看葉凝,小聲的和其他人討論著。幾個女生都躺在自己男朋友懷抱裡面,而胖子他們幾個沒有女朋友的人則在那裡討論者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時間也一點點的過去,晚上的時間也過得很快。五點多的時候學校的大門也開了,這些人都站了起來。葉凝也被黃然給叫醒了,睜開迷糊的雙眼,看著快要亮的天。迷糊的問道:「幾點了。」

黃然笑了笑說:「五點多了,我們回學校吧!」葉凝點了點頭,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一副睡美人的模樣。讓黃然都不由得心曠神怡。黃然笑了笑,然後一群人走進了學校。

黃然他們之中大多人都是住校的,因為家離學校有點遠。而葉凝雖然離家很近,但是也住學校。這樣更方便學習。到了學校幾個女生和男生揮手告別鑽進了寢室,估計又要睡一上午。

幾個男孩這個時候也有點困了,畢竟瘋了一晚上。黃然看了看大家說:「走吧!我們回寢室睡覺!」幾個人點點頭向寢室走去,至於白天的課程卻沒有一個人去關心……

黃然在寢室睡了一個多小時就醒了。精神也特別的好,看到其他人都睡的跟死豬似的。笑了笑然後就爬了起來。走出了寢室,寢室院子裡面沒有一個人。

寢室大門也被鎖住了,但是這對黃然都已經習慣了。鑽進廁所就跳了出去,黃然動作很快。彷彿輕功一樣,手按住牆頭直接跳了出去。到了地上動了動身子,這個時候黃然才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很強悍了。腦子裡面那些自由搏擊的招式彷彿一下子變純熟了。而心裡更是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好像一下子變成武林高手似地。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黃然突然有股想看書的衝動,好像自己知道的知識太少了。心裡也莫名其妙的有一種空虛的感覺,然後搖了搖頭。向學校圖書館走去,圖書館白天都開放,裡面很多的書。

黃然慢慢的走進圖書館,圖書管理員正在用電腦鬥地主,看到黃然進來只是看了看,繼續忙自己的事情。黃然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慢慢的走了進去。

天宇高中的圖書館雖然不算很大,但是存書也有上萬本。許多的資料,還有許多名著一類的。黃然隨意的拿著一本,快速的翻著,好像一個巨型刻錄機,把所有的資料都刻錄了下來。黃然的動作很快,好像在書本里找東西似地,快速的翻閱著那本書,僅僅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那本書就被看完了。

黃然也輕輕的合上書本,腦子裡面全是書本裡面的知識。過了一會兒臉上笑了笑。隨即又拿出一本書,一上午的時間黃然都在圖書館裡面呆著。而一個書架上幾百本書已經被黃然看完了!這個時候黃然感覺到自己大腦裡面那股精神力又增加了很多,足足長大了一倍。最重要的是滿腦子的都是知識,那種充實感讓黃然舒服的只想大喊。

看了看錶12點多了,自己的肚子也有點餓了,於是就走出了圖書館。但是這個時候黃然的氣質已經發生了很大的不同,氣勢慢慢的內斂。而整個人給人一種高貴的氣息。上午看的書對黃然自己產生了巨大的作用。現在的黃然看上去就好像一個謎似地。怎麼都看不透,看不出他心裡想的是什麼!但是卻會讓觀察他的人慢慢的入迷。

吳珍珍今天上午沒有來上課,給老師打電話說有病了!一直到下午才到學校,但是兩個眼還是有點紅腫。臉色很平靜,通過一晚上的努力,終於把那股傷心的感覺給壓了下去,現在吳珍珍只有一個一個心思。那就是努力複習,考上自己夢寐以求的北京大學。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感情是強求不來的!

黃然這段時間從來沒有進過教室,一直在圖書館裡面呆著。黃然用了十幾天的時間把整個圖書館的書全部看了一遍。腦子裡也裝滿了海量的知識。而自己的精神力也是成倍的提高,黃然還發現,只要學習新的知識,自己的精神力就增長的很快。如果只學一門知識,精神力就增長的很慢。這也讓黃然很好奇,對自己的精神力更加好奇了。

黃然試著運行著精神力,發現精神力的活躍程度又增加了,現在精神力在身體裡面運行,有著一股暖暖的感覺。而且精神力對大腦的開發速度又增快了不少。

經過這幾天黃然的觀察和了解。黃然發現自己的大腦竟然開發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而且還在不斷的開發。這讓黃然異常的驚訝,要知道人類科學巨匠愛因斯坦的大腦才開發了百分之十三左右,那樣的智力就寫出了相對論。而自己現在的大腦開發程度幾乎是愛因斯坦的兩倍,那樣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反正現在黃然是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變成了怪物。也可以說是超人,而且精神力還在不斷的開發著自己的大腦。

現在黃然真的很期待大腦開發百分之百會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和《神拳》裡面那樣,可以變成神。那樣就好玩了,現在黃然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既然老天爺賜給自己這樣的優勢,自己不好好創造一份事業就對不起自己了。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若無才愧對天。機遇賜給了自己,怎樣發展就看自己的努力了。

這個時候的黃然一片凌雲壯志,內心的野心也慢慢的展露了出來。一個人一旦有了實力,內心的慾望總會不自覺的展現出來。這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一晃,時間過了半個月,對古廣利和吳海生來說,非常快。但對唐小芯來說過得非常難熬,她從唐勇銘店裡那邊回來之後,當天晚上,人就開始發燒感冒,直到了現在人總算是意識恢復好一點。

唐小芯病了這麼久,不僅僅是席錦琛急壞了,就連身邊的親戚和兩個小孩子也都急壞了。

無助的小檸檬和俊哥兒就會整天待在唐小芯身邊,半步都不肯離開她,一被李蓉萍或者李香蘭抱他們離開,立即兩個人哇哇大哭。

不過也幸好兩個小孩子挨近唐小芯,居然神奇沒被感染。

這也李蓉萍他們放心了不少。

唐小芯覺得自己待在家裡快要發霉了,於是就想著出去走走。

待在家裡不出門,半個多月,她人皮膚都開始變白了。

廢材王妃,風華絕代 剛開始一到街上,她還不太適應陽光,走了有半個小時后,她才慢慢適應光線。

席秋怡不太放心她帶著兩個孩子出去,她就跟著唐小芯,幫忙照顧兩個孩子。

逛了一個小時后,席秋怡就提議到涼快的地方休息一下。

唐小芯同意。

兩個人一人抱著一個小孩子,剛好走到了百貨商場門口,唐小芯就看見了馮小紅帶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孩,她微微眯著眼睛注視那個女孩子的五官,她發現有點跟馮小紅相似,這個應該就是馮小紅的女兒鄧秀秀了。

席秋怡見她良久都是定定看著一個方向,有點好奇,於是就順著望過去,她看見了馮小紅和女孩,她還發現她們兩個手裡提著的布袋子有點熟悉,突然想起自己之前閑來無事逛街,在路過一家衣服店子門口時,從衣服店出來的人都是提著這個袋子,當時她也是抱著打發時間的心態進去看了一下,裡面的衣服都很貴。

而現在馮小紅跟唐小芯的爸爸在一起,自然這錢就是馮小紅用唐勇銘的了。

她忍不住斜看了唐小芯好幾眼。

「嫂子……」

「看來我爸的滷味店生意很不錯。」

席秋怡雖然聽她說這話,有點諷刺,其實她自己心裡很明白,唐小芯是比誰都希望唐勇銘能掙到錢,不用被貸款給壓垮了,到時還要出手幫唐勇銘。

「你要不要過去,打一聲招呼?」

在面對席秋怡試探的眼神,她對席秋怡微微一笑,眼底都是瞭然,她特別明白席秋怡是什麼意思。「不去。」

她去見了馮小紅之後,又能說什麼呢?

馮小紅現在跟她爸是合法夫妻了。

再說了,馮小紅和她爸的事,她也算是外人,管不了。

也為了避免見到馮小紅和鄧秀秀,唐小芯和席秋怡沒多待多久,兩個人便回店裡。

……

這一陣子古廣利心裡總覺得很不安,好像會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他的人也盯著吳海生,倒不至於擔心吳海生對他下手,唯一擔心就是席錦琛和唐小芯那邊,於是他想來想去,為了不給任何人找到自己麻煩,他決定將唐勇銘債務轉讓給其他人。

他就找到了一個自己偶爾有來往的何滿富接手。

何滿富一聽借出去那麼多錢,而古廣利就只要利息,剛開始,他還以為是這一筆錢再也要不回了,所以古廣利才這樣轉讓給自己,結果古廣利就說自己根本沒空來收那麼多的賬。

初初他還不太相信,於是他就讓古廣利給自己兩天考慮時間。

他派人去打聽了之後,更覺得特別不可思議,他就搞不明白,古廣利為什麼要轉讓給自己。

借款人唐勇銘,有店子,又有一個開了好幾店子的女兒,借錢給唐勇銘,能收回借款的幾率比其他人都還要高。

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但是有好處不要,也不是他風格,於是他就答應古廣利,接手了唐勇銘這一筆借款。

接過古廣利給的借據,何滿富還特地去找了唐勇銘店裡,跟唐勇銘說了這件事。

唐勇銘剛開始還不太相信何滿富說的話,直到何滿富把他簽字和蓋有紅色大拇指印的借條,擺在他眼前,他直直看著,愣了半晌,這才相信了何滿富說的話。

見他神色終於流露出了相信,何滿富這才說:「從今天開始,借錢的利息要漲一漲了。」

「什麼?」唐勇銘神色一驚,心慌慌,唇張了張,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有力的話語去反駁何滿富。

「你要是不想漲利息,可以,今天你就把錢還給我。」

唐勇銘腦海里一直縈繞著一件事——現在還錢就意味著關店,等於失去一切。

「何……何老闆,你一下子就讓我把所有的錢都還了,這不是等於把我逼上絕路嗎?我現在上哪弄那麼多錢還給你啊!」唐勇銘心亂如麻,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把你店子盤出去,不就有錢還給我了嗎?」

「我……我……要是沒店子了,我就什麼都沒了。」

「我不管,當初你店子也是借錢開的,現在關店,還錢,這不是正好回到原點嗎?你大不了再從頭再來。」

「何老闆!」唐勇銘焦急得不知所措,「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寬恕我幾天,我再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還你錢,行嗎?」

何滿富看了唐勇銘一眼,他好歹也是專門干收債的,唐勇銘在想什麼,他心裡很清楚,無非就是想著拖欠幾天,垂死掙扎,到了最後,什麼錢都還不上,還繼續又倒欠了一筆錢。

「求求你了,何老闆!」

「不是我故意逼著你還錢,可你也要知道,你借的錢,是我給了別人了,我也總不能讓自己虧本吧!你說對不對?」

「我不會讓你虧本的,我會準時還錢的。」

「那你這麼說的話,過幾天你就會把所有的錢,都還給我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會按時還你錢,我一定不會拖欠你的錢。」唐勇銘連忙跟他保證。

看著他,何滿富撇了撇嘴,「說實在的,我追債,已經是無數人跟我說了這話,可還是每一次都會有人欠我錢不還。」而且他之所以催著唐勇銘還錢,除了不想虧本之外,也不想招來什麼麻煩。 雖然他是查不到很具體的事,但直覺告訴他,古廣利唯利是圖的人,是不可能會放棄任何一筆掙錢的機會,所以,連古廣利都放棄了,自然也說明了,這件事很棘手。

當初他接手,也是想著拼一把。

「我跟他們都不太一樣,我……」唐勇銘猶豫了下,就暗自下了一個決定:「除了自己有店子之外,我女兒還有幾家店子的,哪怕是我沒錢還給你,到時何老闆你也是可以找我女兒要錢的。」

聞言,何滿富沉思了下,「你今天不還錢,是要漲利息的,原本是三分利息,現在不一樣了,是要五分利息,而且如果要是不準時還錢,連續累積三個月後,利息再次會漲兩分,你可別到時說我沒提醒你。」

「不會的。」對他來說,何滿富漲利息,也不過才五分而已,在之前,他跟鄧大興借錢也是這麼多的利息,欠鄧大興的錢,自己都能還上,何滿富的錢,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這麼說,你自己也是同意漲利息了?」

「是是是,我同意。」再怎麼樣,都好過讓他把店子給轉了還錢。

唐勇銘阿諛奉承地把何滿富送走。

好不容易鬆了口氣,他就看見了馮小紅帶著唐秀秀從外頭回來。

「怎麼啦?」馮小紅一看見他苦著臉,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禁柔聲細語地關心他。

唐勇銘躊躇不決,但還是把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訴了馮小紅。

「要不然你去找一下小芯吧!讓她出面幫你,大不了你就當是借她錢,以後還給她利息。」她這麼給唐勇銘給出主意,目的也是想著自己跟唐勇銘過日子,不用勒緊褲腰帶過,而是有錢就還給唐小芯,沒錢,自然就欠著,量唐小芯這個當女兒的,也不敢真的上面逼唐勇銘還錢。

「這……」唐勇銘想起之前唐小芯來店裡,他跟唐小芯說過自己一定會賺到錢給她看的。

現眼下還要找她借錢,這不是自打自己的臉嗎?

看了他一眼,馮小紅很清楚他在想什麼,於是就勸唐勇銘:「你跟小芯就是父女,當女兒哪會跟自己的父親記這些事呢,你去跟她開口借錢,也沒什麼,最重要是以後,等你把錢還了,你自己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做生意,以後賺到錢了,自然也可以向小芯證明,你確確實實是會做生意。」

馮小紅當然是不想自己跟著唐勇銘什麼都沒了,在多次勸說之後,唐勇銘還是答應了她,會去跟唐小芯借錢還給何滿富。

等到了晚上,馮小紅又一次在床上安慰了唐勇銘了,又枕頭邊上吹吹風。

唐勇銘第二天就去找唐小芯借錢。

唐小芯瞥了他一眼,「我沒錢,借給你。」

「小芯,好歹我還是你爸,你也不能對我見死不救吧!」

「你把店子轉了,你不就是有錢還了嗎?」唐小芯淡淡地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