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別看我,這店是葉兄的,他說你是店長那你就是店長。」

導購員依舊沒有回過神,葉子晨抬起手在她眼前晃蕩了兩圈。

「別發獃了幸運的姑娘,現在你們店的領班欺負你們的老闆,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我……」

導購員咬著嘴唇,陡然間,她目光堅定的走到女領班的面前。

「姜燕,從現在開始你被解僱了,去財務結算工資吧。」

話音一落,導購員雙手置於小腹處,朝著店內的顧客輕笑道。

洪主 「抱歉,讓各位受驚了。為表歉意,今日各位在本店購買商品全場九折!」

這名導購員的表現就連一旁的祖思良都愣了一下。

很有手腕。

人才!

將一切都處理得當,導購員這才又恢復怯弱的樣子咬著嘴唇道。

「老闆,您覺得我這樣處理可以么?」

「別問我,你是這家店的店長,你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拍了拍她的肩膀,葉子晨瞄了一眼她的胸牌。

「李爽,不錯,以後這家店就交給你了。」

「好的老闆,我會用心經營這家店的。」

「我相信你。」遞給李爽一個信任的笑容,葉子晨瞟了一眼祖思良道,「祖少,不知找鄙人所為何事?」 第166章三千萬道行

坐在珠寶店的貴賓室,葉子晨斜著身子沒個正行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嘴裡叼著一根煙。

眉頭輕佻,他看了一眼不語的祖思良。

「祖大少,說吧。」

「藺瀚本讓我來的。」

祖思良話音未落,葉子晨的臉就陰了下來,隨手將香煙掐滅在煙灰缸內,玩味道。

「藺瀚本,沒想到你跟他還有交集。」

「同為帝都的人,藺家在帝都也有點實力,認識很正常。」祖思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笑道,「看樣子你們之間有矛盾。」

矛盾大了去了。

想到當時在藺家的遭遇,葉子晨嘴角的嘲笑就越發明顯。

「要是你想當這個說客的話,我感覺呀,沒門。」

眼中精光一閃,祖思良略帶試探的開口道。

「能不能告訴我緣由?」

簡單的將藺瀚本和藺林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祖思良那醇和的笑容一僵,道。

「竟然是這樣,那看來我讓藺瀚本當槍使了。」

從他的臉上能夠看到淡淡的慍怒,顯然他的心中對藺瀚本也是頗為不滿。

無奈攤手,葉子晨抿嘴笑道。

「跟楊雨詩他爹差不多,都是自以為是的傢伙。」

「你這樣當著我的面說楊伯父不太好吧。」

「難道說你不這樣覺得么?真可惜,我以為咱倆會英雄所見略同。」

祖思良輕聲一笑沒有接這話茬,葉子晨也在這時站起道。

「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走了。」

「等一下。」

莫名的回過頭,祖思良朝著他走了過來。

「雨詩她想見見你。」

提到楊雨詩,葉子晨的那不羈的模樣為之一頓。

遲疑半晌,他抿嘴輕笑道。

「算了吧。」

「可是楊……」

祖思良話還說出口,葉子晨的手機突然間叮咚叮咚的響了起來。

趕緊掏出手機,看到韓湘子給他發的消息,他這才想起來還有正事要辦。

「不聊了,替我給楊雨詩問好,我這還有其他的事要忙。」

話音一落,葉子晨匆匆從貴賓室離開,同時給韓湘子回了條消息。

「馬上。」

天庭八仙府。

韓湘子真是聽話到不行,葉子晨讓他等著,他就那麼眼巴巴的看著手機,寸刻不離。

叮咚。

手機一震。

看到葉子晨給他的回復,韓湘子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好的。」

看了眼韓湘子的回復,葉子晨來到櫃檯前。

「老闆。」

李爽依舊穿著導購員的服飾,榮盛店長之後,臉上的喜色還有那淡淡的霸氣卻是無法掩蓋。

對於這位貴人她的心裡可是感激的很,要不是他,說不定自己還要在這導購員的位置上干多久。

機會,永遠都是稍縱即逝。

這一次她把握住了,那麼就死也不會鬆手。

「將我剛才提到的那幾個戒指拿出來。」

「好的。」

一排戒指擺放在櫃檯,跟在葉子晨旁邊的夏可可,那小心臟都壓迫跳出來了。

他是要給自己買么!

是要給自己買么?

心裡一直重複著這樣的話,可是她卻看到……

咔嚓。

葉子晨連碰都沒碰一下戒指,反倒是拍了一堆照片。

點到韓湘子的聊天框,發送。

叮咚。

叮咚。

叮咚。

八仙府內韓湘子的手機響起。

「這是……」

韓湘子面露狐疑,他還以為葉子晨是要傳授他什麼戀愛秘籍,可沒想到發來一堆圖片。

「大仙,您這是……」

看著韓湘子發來的問號,葉子晨翻了個白眼。

「拿去給何仙姑看,問她喜歡哪一款。」

遲遲沒有回復,看樣子韓湘子是去找何仙姑了。

百無聊賴伸了個懶腰,葉子晨這才注意到旁邊夏可可的小臉都要皺到了一起。

「怎麼啦,來大姨媽了哭喪個臉。」

「別理我。」

夏可可氣鼓鼓的甩了一下手,可那偷看戒指的餘光卻是落到葉子晨的眼底。

輕聲一笑,葉子晨輕聲一笑,將李爽叫了過來。

附耳竊竊私語,李爽點了點頭又再度離開。

夏可可的大眼睛時不時的就偷瞄一下葉子晨,又偷瞄一下戒指。

「這個笨蛋。」

氣的小手不停的揉搓衣角,就在這時,韓湘子也回復了。

陰陽外賣員 「大仙,我要買,我要買……」

韓湘子眼睛都要紅了,剛才給何仙姑看戒指之後,對方直接就說。

要是他能給她買來,她就給他機會!

千年啦!

足足等了千年!

感受到韓湘子消息中的迫切,葉子晨抿嘴輕笑道。

「哪款。」

叮咚。

手機上發來一張圖片,葉子晨照著圖片將戒指給翻了出來。

看了一眼價格……

嘖嘖!

三十多萬!

「大仙,這次需要多少道行。」

要干,就要干一票大的。

淘寶行里葉子晨想要買的寶貝太多了,要是慢慢悠悠的那麼賺道行的話,就算是干一輩子也夠嗆能都買了。

心一橫,葉子晨眯著眼睛回道。

「三千萬道行。」

啪嗒。

八仙府內韓湘子的手機從手中滑落。

三千萬!

雖說他是成名已久的大仙,可三千萬道行他也真心拿不出來。

本身他們八仙就不像天庭那些大仙一樣,有供奉信仰,能夠從其中獲取道行。

他這道行就是乾巴巴自己練的。

找兄弟們借道行,他還有些說不出口。

可為了何仙姑的愛情,這戒指他是必須要買的。

瞄了一眼旁邊正在舞劍的呂洞賓……

「大仙,三千萬道行我拿不出來!」

看到這消息葉子晨愣了一下,他還以為天庭的神仙手裡都得有幾億道行。

三千萬都拿不出來。

生意必須是一鎚子買賣,這要是降價的話,那不顯得自己在坑他。

半天沒有給他回復,天庭的韓湘子也有些急了。

「大仙,以物換物可以么?」

「可以可以。」

看到韓湘子的回複葉子晨眼前一亮,可就是不知道他能拿出什麼寶貝來,能抵得上三千萬道行。

要知道,就算是火眼金睛也才一百萬道行。

當然,雖說那只是第一重。

可那也是大聖的寶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