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卡爾,只要你高興,你做什麼媽媽都支持你,只是希望這個女孩也能像你珍惜她一樣珍惜你。」洛克萊爾夫人最終還是妥協了。

「謝謝媽媽。」卡爾走到陽台上,在沈未凝身邊蹲下來,握著她一隻手,「小恩。」

沈未凝垂下眸子看他。

卡爾將她的手貼在臉上,說道:「你相信嗎?我好像上輩子就認識你了。」

餘生不負情深 「上輩子?」沈未凝露出迷惑的神色,「什麼意思?」

「沒什麼,下個月就是我們的婚禮,為了這一刻,我好像等了很久,我希望全世界祝福我們。」

全世界的祝福,自然不可能,倒是無數人想阻止這場婚禮。

婚禮前一周,婚紗設計師到洛克萊爾城堡讓沈未凝試穿婚紗和禮服時,有個女人帶著手下潛伏進來。

沈未凝穿著一身雪白婚紗,站在巨大的穿衣鏡之前,茫然地看著鏡中的自己。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她應該穿著這麼漂亮的衣服嗎?她的手,應該戴著珍貴的絲質手套擺弄鮮花嗎?

總覺得很不真實。

「別動。」一把槍抵在她腦袋上,那個婚紗設計師扯下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美艷的面龐,朝著她冷笑。

沈未凝更加迷茫,這又是誰?

可是冰冷的槍口並沒有讓她感覺到害怕,反而有種奇異的興奮從心底爬上來,令她狂熱起來。

「就你這樣的臭丫頭也妄想能嫁給卡爾?真是可笑,你什麼都沒有,憑什麼呀?」那女人拽著她一隻手,把她從房間里拽出去,「我要在他面前親手殺了你,讓他徹底死心!」

「很疼……」沈未凝想掙脫手,現在的她只有六七歲孩子的智力,所有情緒都處於本能。

「別動!」那女人用槍托重重砸在她後腦上,頓時一股熱流順著脖頸流下來,染紅了雪白的婚紗。

「夏薔薇!你好大的膽子!把小恩放開!」卡爾的聲音從大廳里傳來。

叫夏薔薇的女人抓著她站在樓梯頂端,俯視著客廳中的卡爾等人。

「卡爾,你看看這個沒用的女人,她既沒有財富,也沒有權勢,更沒有能力,她根本配不上你!」

「我的事輪不到你管,放開她。」卡爾看見沈未凝婚紗上的血跡,眼睛都紅了。

「卡爾……」沈未凝也看向他,因為痛而難受,「好痛啊……」

「痛嗎!痛嗎!」 豪門復仇千金 夏薔薇又狠狠在她腦袋上砸著,瘋了一樣企圖用這種殘忍的方式了解她的性命。

「住手!」卡爾想衝上來。

「別過來!」夏薔薇用槍口指著沈未凝,「我會打爆她的腦袋!」

「你敢那樣,我會讓夏家從此消失在世界上!」卡爾冷冷地說,他眼睛里只有沈未凝。

「哈哈哈哈!」夏薔薇大笑起來,「我才不會在乎夏家怎麼樣,從始至終我只在乎你,卡爾,我和你青梅竹馬,你應該娶的人是我,而不是這個來路不明的丫頭!」

說話時,又重重砸了她一下。

沈未凝的腦子有些混沌,一時之間好像有什麼破碎的東西強行擠進了她的腦袋。

好奇怪啊……

她是誰?

「好痛……」她呢喃著。

「痛嗎?那你怎麼不去死!」夏薔薇高高揚起手,這一次似乎用了十成力道,非要置她於死地不可!

「小恩!」卡爾不顧夏薔薇帶來的人正虎視眈眈地舉槍對著他,大喊著衝過來。

沈未凝抬起眼睛,鮮血從眉毛上一滴一滴低落下來,像一道血色的珠簾,染紅了她的視線。

她本能地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夏薔薇的槍。

「你知道你打的是誰嗎?」

夏薔薇一愣,不知道為何,一股寒意從心底竄上來,速度之快,幾乎讓她扔了手中的武器。

沈未凝抓著槍口,那恐怖的力道居然生生把槍口擰彎了!

「敢拿槍對著我的人,都已經化成灰了。」她轉過頭,臉上爬滿了鮮血,可是對著夏薔薇的視線卻冰冷恐怖。

夏薔薇覺得心臟都停止跳動。

「你……」

啪!

她抓著槍,一巴掌忽然呼出去,夏薔薇慘叫一聲從樓梯上滾下去。

這一幕,讓往上沖的卡爾停下腳步,他和其他人一樣,都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小恩……」

沈未凝的目光冷冷掃過夏薔薇那些手下,嘴角冷然向上,卻不是笑容的弧度,而是嗜血的殺意!

所有人齊齊後退了一步,雖然拿著武器,卻沒人敢出手。

對上無冕之王,光是氣勢上,這些人已經輸了。

鮮血染紅了她的臉,潔白的婚紗上星星點點,全是血跡,開得絢爛。

砰!

她忽然抬手,左上方一個夏家的人應聲倒地,而他手裡的槍抬起來朝沈未凝的方向射了一槍!

遲了!

他的殺氣早就被她察覺到,所以她先一步出手!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殺了她!」夏薔薇滾到樓梯底下,被那一幕激起心底的恐懼。

害怕被殺的話,只有先下手為強!

她喊出來之後,那些下屬才彷彿清醒過來一樣,紛紛把武器對準沈未凝。

可是……

她人呢?

方才還站在樓梯上的人竟一瞬間消失不見了!

「在那邊!」有人指了二樓一側的羅馬柱,而話音剛落,一顆子彈就穿透他的身體。

砰!

砰!

砰!

解決了幾個夏家的人,子彈還剩下一顆,沈未凝並不戀戰,直接從二樓窗戶跳下離開。

卡爾追出去。

剩下的夏家人自然被洛克萊爾家族的人解決了。

城堡一面臨海,沈未凝跳出去的地方就在海邊,巨浪拍打著岸邊礁石,狂亂的海風吹吹著她的頭髮。

「小恩!」卡爾追到她身後。

沈未凝轉身用槍口對準他。

「跟出來是為了找死嗎?」

卡爾臉上的血色一瞬間褪得乾乾淨淨,「你不記得我了?」

「記得。」說出這兩個字時,沈未凝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波動,冰冷得讓人絕望。

「那你……」

「你是說把我當成傻子一樣戲耍的那段時間?」

「那不是戲耍!」卡爾大聲強調,「你受了傷,我在照顧你,因為當年在俄羅斯的時候你救過我的命,我說過一定要娶你。」

「是你啊。」沈未凝平淡地說。

這個人的容貌讓她印象深刻,因為特殊的記憶能力,所以一直記著他。

「小恩,你放下槍,跟我回去,你答應過和我結婚,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沈未凝微微揚了一下唇角:「不要天真了,你以為你在跟誰說這種可笑的話?」

「我不管你過去是誰?將來我會給你幸福。」

「幸福嗎?」沈未凝摸了一下後腦勺的血,「看來你還沒有這樣的能力。」

卡爾心如死灰。

「我不想殺你。」沈未凝放下槍,她並不是冷血的人,方才只是想威懾一下這個天真的少年,讓他放棄。

她準備走了。

「小恩!」卡爾大聲喊她,「跟我在一起這幾個月,我們同吃同住,每天都很開心,你對我一點兒感情也沒有嗎?」

「也不能說沒有。」沈未凝淡淡地說,「對於我來說,你救了我的命,我很感激,但那不代表我要用一生來報答你,明白嗎?」

「只是救命之恩嗎?」

「不然呢?」

她說完還是走了,半分情面都不留,好像心中真的一點兒波瀾都沒有。

沈未凝站在礁石上,遠眺大海,腦海中卻浮現出當時掉落懸崖時出現的那個戴上金色面具的人。

他是誰?

萬血劍尊 「小恩,我要得到你,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沈未凝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說話的漂亮少年。

對於卡爾,她有過信任,這個少年給她的感情太純粹,熱烈的愛沒有半點兒雜質。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背叛她,因為那場背叛,把她送到另外一個世界。

那個……有墨無極的世界。

她的一生回想起來,好像是一場夢。

她遇到過形形色色的漂亮男孩子,就像師父說的,他們總會遇到另一個漂亮男孩子。

她不在乎,只在乎墨無極遇到是不是她。

她離開卡爾之後,最終還是沒能殺死黑太子,她被師父的事情絆住了腳。

師父為了尋找萬獸無疆,終於落入一個陷阱中,她收到消息趕到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那是師父為大美人精心準備的家裡,一切都分崩離析,剩下一片廢墟。

師父被倒塌的牆壁壓在下面,沈未凝廢了好大的勁兒,也只勉強把他拖出來。

「月亮真亮啊。」師父靠在他身上,「凝凝,帶酒了嗎?」 「沒有。」她哽咽著,「你這個大笨蛋,我早就說過了,什麼虛幻的萬獸無疆,誰會相信啊!本來你已經被很多人盯上了!」。

「是啊,我給大美人的聘禮都沒了。」師父慘然一笑,「不過聘禮也沒用了,他……他不喜歡我。」

「這種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是早就知道了,但不肯死心啊,我以為努力一下,他能多看我一眼。」

沈未凝默默紅了眼眶。

月光下有影子緩緩靠近,師父的瞳孔一緊,勉力支撐自己坐起來,看著風中朝他們走來的師徒二人。

凰北月她早就見過,可是她身邊那個俊美如神的男人,她卻是第一次見,月色之中那令人窒息的美貌,淺紫色眼眸帶著幾許清冷,卻有著無限光華。

他就是師父所說的,見他一面,就肯為他去死的那個人?

「代號N,你師父是很不了的人,他這一生有無數光輝事迹,救了數不清的人,他的死也是一種榮耀。」凰北月看了一眼她師父,才猶豫著說出這番話。

那個冷冰冰的凰北月說的別彆扭扭也不過是想安慰她,可是她的傷心難過沒有人會懂。

「他是值得尊敬的人。」凰北月又補充。

「我不想聽你們說漂亮話!」沈未凝看著那個紫眸男人,「他是為了你,你知道嗎?」

「知道。」那個男人說,眸光轉向師父,「很早以前我就說過,你會後悔的。」

「哈哈哈哈。」師父用僅剩的力氣大笑起來,卻沒有去回答這個讓他心動一生的男人,反而偏頭問沈未凝,「阿凝,師父是不是沒有騙你,他是不是比你見過的任何男孩子都漂亮?」

「才沒有。」沈未凝低聲說,「我見過比他好看的。」

「那個蘇離可比不上他。」

「不是蘇離。」

「那,那是誰啊?」

「等你好了以後,我帶你去見見她。」掉下懸崖是見到的那個包裹在金光中的男人,比這個大美人好看一點吧。

「不敢再看漂亮男孩子了。」師父自嘲地說,「當年看了大美人,我就知道這輩子一定會為他而死。師父只有一條命啊。」

沈未凝抱緊師父,「你活下來,我帶你去找齊暄。」

「阿凝,好好活下去,你,你是個天才。」

這是師父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她聽了之後卻沒有哭,內心比想象中要平靜多了。

凰北月在一旁看著,說:「代號N,就算在我面前哭,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因為你師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