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來如此,我們還是測試機師嗎?」史黛拉看著林天,若有所思道。

「不!」但出乎意料的是,林天卻是否決了她的話。「我應該說過吧,說到底,戰術機的出現時為了對抗BETA,那麼如果不是與BETA真實交戰,又如何能夠完美髮揮並測試其效果呢?」

「也就是說……」塔莉莎一臉興奮地從座位上一躍而起。

「從今天起,在做的諸位將組成一支小隊,駕駛我們的戰術機與BETA進行實戰。至於隊伍的名字嘛,既然你們喜歡以神明作為代號來稱呼我們,那麼,就乾脆也這樣好了!」林天的表情突然變得無比嚴肅,在掃視了一圈在場的諸人後,他厲聲說道:「今日,瓦爾基里小隊在此成立!」.. 「瓦爾基里……小隊?」在場的眾人齊齊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

這一刻,她們都察覺到自己心中那逐漸燃燒起來的鬥志。尤其是史黛拉和塔莉莎兩人,均感覺到自己自從成為測試機師而遠離前線后的那種澎湃的熱血再次沸騰起來。

「等等!」這時,山城上總猛然想起了剛剛林天所言的另一件事,她驚訝地問道:「老師,你剛剛說了是實戰?難道我們的對手……」

「我從來不認為那種好似小孩子過家家的模擬戰能夠收集到真正的數據,在戰場上,一名優秀的機師完全可以徹底激發自己的腎上腺素,燃燒自己的戰鬥熱情。恐懼、不甘、憤怒、絕望,這些情感固然會左右機師的判斷,被理所當然地認為是負面的。但甭管那些只知道待在後方研究理論的白痴,沒有經歷過真正戰場廝殺的人是不會明白這些負面情緒究竟能夠給人類帶來多麼巨大的力量。而你們所要做的,就是在真正的戰場上學會去掌控這些,為我帶來更優異的數據資料,為我們之後的計劃鋪平道路。」

聽到林天這番慷慨激昂的講話,眾人再次一陣激動,唯有史黛拉,在激動之餘,看向林天的目光中還有著幾分深思。

「計劃……嗎?」她在心中默念著自己剛剛抓住的關鍵,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根據推算,整個『黑耀計劃』將會分為三個階段!」林天開始為在座的眾人介紹起來:「第一階段的你們因為剛開始接觸這種超級戰術機,難免會有不適應的情況產生,所以不會在一開始就將你們投入前線的戰鬥之中,而只是選擇在基地中進行適應性訓練。」

「那不還是模擬戰嗎?」原本還表現得躍躍欲試模樣的塔莉莎一聽,頓時熱情熄滅了大半,很是不爽地雙手抱胸,將頭轉向一邊,露出一副很不爽的樣子。

「那還真是讓你失望了呢!」看到她這副好像小孩子般的舉動,林天忍不住笑著說道:「不要小看我們的能力,儘管沒有前線那種規模的BETA供你們戰鬥,但小規模的BETA想要投放還是很容易的。我應該說過吧?我們的戰術機不是以對人類為目的的,真正的敵人永遠都只會有一個!」

「什麼?!」

此話一出,在座所有人皆是露出震驚之色,她們絕對想不到天人的能力已經到了如此地步!

儘管林天說得輕鬆,但她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想要活捉BETA究竟是何等困難的一件事?聯軍每一次進行的活捉BETA行動都會為此損失數倍與剿滅BETA所需要的兵力,也正因為如此,每一隻活的BETA都被當做稀世珍寶般被小心供給給位於各國各自的研究所進行研究,哪怕是稍微傷到一點都會惹得一堆人肌肉抽搐,又怎麼可能會像林天說得這般簡單地拿出來,而目的只是為了讓她們……練手?

所有人都不會懷疑林天的話語中的真實性,而她們也確信,這件事情恐怕就算是上層的那些大佬也不可能知道,這種敗家行為,絕對會讓那些吸血鬼政客吐血。

但所有人都明顯小瞧了林天的決心,只聽得他接著說道:「因為是適應性的實戰,所以機體的損傷是難免的,但我想對在座的眾位說的是:『哥不差錢!』。你們可以隨意玩,只要能夠在我的計劃內完成第一階段就好。至於安全方面也請放心,我們會對各位的駕駛艙進行嵌入式處理,單獨的駕駛艙堅硬度將會達到與BETA甲殼相同的摩氏15級堅硬度,無論機體如何毀壞都不會傷害其中的機師分毫。之後只要再將駕駛艙潛入另一架相同的機體就可以再次使用了。」

不知是否是錯覺,大家都覺得林天在說這話時笑起來是那麼的不懷好意。不過天人的財大氣粗再次將她們給狠狠震懾了一把。

BETA最讓人頭疼的除了其恐怖的數量外,就是那超越了鑽石硬度的甲殼了,已經有無數的戰術機都是被其像紙片一般輕易撕裂,而現在若是天人放出話說他們擁有製造出與之同等硬度的材料的技術,那必定將會震驚世界。

此刻,這座「影子基地」,這個「黑耀計劃」已經向眾人展現出了其高大上的一面,所有人無不為之心動。

=============================分隔線=============================

沒有再去向眾人進行過多的解釋,僅僅只是粗略地介紹了一番第一階段的計劃。並非是對眾人的不信任,林天只是覺得以她們目前的見識,沒有必要一下子被灌輸太過龐大的世界觀。之後,他才好似剛剛想起來一般,總算是開始詢問眾人是否願意加入這支小隊,而不出所料,在聽到了那一番激勵的介紹,又見識了天人無與倫比的科技力量之後,沒有人會選擇退出。

在得到所有人肯定的答覆之後,林天這才終於第一次拿出自己作為天人的氣勢,目光冷冷地掃視了一圈眾人後,正色地大聲宣佈道:「現在進行在場各位的代號宣布!」

而隨著他的聲音落下,所有人也都同時從座位上站起,以自己最嚴肅認真的姿態面對著這位今後的長官。

「克麗斯嘉巴切諾娃——荷拉斯古絲;

伊妮亞謝斯切娜——荷拉德古娜;

史黛拉布瑞梅爾——潔爾詩科古爾;

塔莉莎瑪南戴爾——潔蘿露爾;

甲斐志摩子——拉絲格瑞絲;

石見安藝——蘭蒂格瑞絲;

山城上總——赫爾薇爾。」

說到這兒,林天似乎刻意停頓了一下,隨後才將目光轉向最後一人,凝視著她的眼睛。而後者在察覺到自己這般差別的待遇時明顯遲疑了一下,但隨後她的目光就猛然一凝,變得堅定起來,毫不遲疑與林天對視。

看到她那堅定的眼神,林天彷彿能夠感受到其主人的決心,他臉上也嚴肅也不由得緩和了幾分,嘴角不由翹起,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瓦爾基里小隊,隊長——布倫希爾德——篁唯依,願你將勝利賜予!」

「必將不負所托!」.. 「目前的瓦爾基里小隊一共有十名成員,除了在場的七位外還有三人,分別是亞爾薇特、赫蘿克和密絲特。密絲特因為有別的任務所以暫時不在這座基地中,至於另外兩位……你們一會兒就可以見到了。」林天向在座的七位少女解釋道。

聞言,眾人雖然心中對這三位尚未見面的隊友充滿了好奇,但還是首先對林天點點頭表示明白。

「奧丁,我有問題!」這時,史黛拉舉起手來,在林天將,目光看向她之後隨即從座位上站起來,帶著莫名的笑容,問道:「密絲特暫時還不清楚,但從另外兩位的代號來看的話,她們應該不是屬於戰鬥人員吧?尤其是……亞爾薇特!」

當說到最後的時候,所有人都能夠看到史黛拉眼中那一閃而逝的金光。顯然,這番話不僅僅是疑問,其中還包含著一絲挑釁。

這其實也怪不得她,身為能夠當選測試機師的王牌必定也有自己的傲氣,篁唯依身為四人小隊的隊長,在之前見識過了山城上總三人的實力之後也大概能夠一窺其貌,必然也相當不俗,那麼被林天作為瓦爾基里的隊長賜予「布倫希爾德」之名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而在場的其他幾人也都相互熟悉,史黛拉自認林天對她們各自代號的命名還是相當準確的。但亞爾薇特是什麼?那可是代表「全知」的女武神!試問有誰會甘心讓一個連面都還未見到的人將其佔據?

「啊!關於這一點啊!」林天發出一聲苦笑,目光向著房間一角的監視器瞥了一眼,道:「本來還想過一會兒的,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以她的性格,應該會……」

林天的話還未說完,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就在她們以為這是否是自己的錯覺時,就立刻被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給驚呆了。

只見無數翠綠色的光點穿過會議室的牆壁從四面八方匯聚到林天的身旁,慢慢地凝實,最終化作一道人影。然後,彷彿是有最高明的畫師在為其上色一般,翠綠色光芒所形成的身影上的光亮逐漸轉暗,最終化作漆黑。

一道全身被籠罩在漆黑斗篷中,就連頭上都帶著一個黑色頭盔的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咳咳!」

眼見眾人全都被這般詭異的出場方式給震驚地說不出話來,林天趕忙乾咳兩聲,這才總算是讓所有人回過神來,但從她們的目光中仍舊可以看出其內心都是極其的不平靜。

清楚地明白這時候與其讓人向自己提問,倒還不如主動開口的林天趕忙向著眾人介紹道:「之前忘記跟你們說了,亞爾薇特和赫蘿克都是由我們天人的成員擔任的,而這位就是……」

可還未等他說完,斗篷人就開口打斷了他,主動向眾人介紹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亞爾薇特!」

她的身形完全被那套華麗的黑色斗篷所覆蓋,若不是其主動開口,眾人甚至無法判斷她的性別,可饒是如此,那種乾澀又刺耳的聲音也證明了這根本就不是對方本來的聲音。

不僅連面目,就連聲音也要隱瞞嗎?有這樣的人作為隊友,毫無疑問,信任將會成為最大的難題。

這一下,就連篁唯依都忍不住皺起了眉。

既然林天放心地讓自己作為隊長,將這支隊伍交給自己,那麼以篁唯依那認真嚴謹的性格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隊伍中出現這樣的紕漏的,可剛剛林天已經點名了對方的身份乃是天人,而那震撼的登場方式也毫無疑問給予了在場所有人震懾的效果,一時間,篁唯依也不清楚自己這時候究竟該如何應對這位「亞爾薇特」了。

「咳咳!」這時,林天在一旁卻是又乾咳了兩聲,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過來。只見他對台下的眾人露出了一個歉然的笑容,指著那位斗篷人,用無奈的語氣說道:「不好意思,這個傢伙的性格有些孤傲,最關鍵的是非常多疑,應該還有一定程度的被害妄想症,所以請多多擔待!」

不過,對於林天向眾人解釋的態度,斗篷人似乎並不領情,她只是將面孔轉向林天,冷冷地說道:「你說得太多了!」

「得!我明白了,接下來就交給你好了!」林天立刻舉起雙手作投降狀,隨後把目光轉向台下的眾人,面帶笑容地說道:「儘管缺點不少,但我可以保證她將是你們未來值得信任的夥伴,接下來的說明就交給她,我在格納庫等你們。那麼,一會兒見!」

說著,他朝眾人擺擺手,身影逐漸模糊,最終化作一團翠綠色的光點四散開來。

在眾人的眼中,這完全是剛剛那一幕的反向再現。

而斗篷人彷彿根本就對此毫不在意,只聽得她若無其事地說道:「我在這支隊伍中的職責正如我的代號一樣,主要負責在後方對你們的行動作出指揮,是屬於僅次於隊長的指揮官,但在必要時,我擁有否決隊長和獨斷行動的權利!」

「切!」對方毫不掩飾的話讓剛剛還為加入這支隊伍而興奮不已的塔莉莎很是不爽地冷哼一聲。

從對方直接使用「獨斷」而非「獨自」這樣的辭彙就足以看出,這位「亞爾薇特」的性格必然相當惡劣。

只是,對方對於眾人的不滿根本就好似沒看到一般,仍舊站在台上更像是自顧自地說道:「赫蘿克同樣是負責後方工作,主要任務是對你們的裝備進行調試、修理和更進一步的開發,稍後在格納庫你們就可以見到她了。」

「該不會也是蒙著臉的吧?」塔莉莎撇嘴道。

「在作為『亞爾薇特』的同時,我還會作為諸位的觀測者,將你們的成績忠實地記錄下來並進行點評,而為了更加的客觀性,不與諸位見面就是我的選擇。」

雖然這樣的解釋仍舊有些牽強,但眾人也都不是小氣的人,在略作猶豫后便選擇了接受。

「我想請問一下,將我們的表現記錄下來的目的是什麼?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監視我們嗎?」史黛拉笑著舉手問道。

「如果你們這麼認為的話也未嘗不可,不過,關鍵的目的主要是兩點:一是為了後續對BETA的反攻計劃做鋪墊,儘管目前無法對你們進行詳細的說明,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在此的表現將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反攻的節奏。」

聞言,不管她說的真實與否,眾人的眼中均燃起了鬥志。

「第二點,則是評測你們的資格。」

「資格?什麼資格?留在這支隊伍中的資格嗎?」山城上總立刻問道。

「既然選擇了諸位,那麼我們就對你們的實力有著充分的信任,是絕對不會主動將你們排除的。而我所說的資格,實際上指的是——成為天人的資格!」

瞬間,這個房間中落針可聞。.. 林天在格納庫中已經等了近兩個小時了,但他卻沒有一點兒不耐煩的樣子,相反的,對於會議室中的一切因為無法預料而感到一絲擔心。

本來,對於讓露露子擔任亞爾薇特一職,他是拒絕的。儘管在所有人看來,露露子毫無疑問是亞爾薇特的最佳人選,但正如林天向篁唯依等人介紹時所說的那樣,她那惡劣的性格是絕對不適合這個任務的。

可讓人無奈的是,偏偏在這段時期,露露子正是所有人中最清閑的一個。不同於織斑千冬需要總覽大局,也不像朱雀那般鎮守前線,露露子一直作為天人的代言人在與這個世界的各國高層接觸,當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蒙面。可偏偏因為戰事進入膠著狀態,導致天人與這個世界原住民之間每隔一段時間例行公事般的商談失去了原本戰時的緊張氛圍,轉而有了幾分政客的虛與委蛇。而這偏偏是露露子最擅長,卻也是最討厭的。

她早已是受夠了這種充滿了爾虞我詐的政治氛圍,本身那對待外人多疑、冷漠、殘酷的個性加上那超高的智商,在看到那群自以為是的政客在自己的面前猶如小孩子般耍著陰莫詭計時,更是讓露露子連動腦的慾望都沒有,只想乾脆用Geass將他們全都掌控。

這當然是不可取的,若是這個世界本身的科技水平達到了與帝國相等的水平,那麼林天對此自然不會猶豫地動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將其佔領。但既然這個世界本身就屬於『簡單』難度,那麼,本著「可持續發展」也可以稱之為「溫水煮青蛙」的原則,林天當然不會用那種蠻橫的方法。但也因為如此,方法要繁瑣了不少,可日後管理起來的效率必然要比暴力統治要更高。

之所以讓露露子擔任亞爾薇特的職位,並非是為了削弱篁唯依的權利,只是林天終究是有些不放心罷了。身為前日本斯衛軍精銳部隊「白之牙」的隊長,篁唯依的作戰指揮經驗絕對不差,但說到底,與瓦爾基里小隊還是有所區別的。且先不說各個成員之間對彼此都不甚了解,天人所自主研發的戰術機就絕對不是一兩個星期就能夠理解的,甚至可以說,這完全代表了一種全新的觀念。那麼,在篁唯依的身邊安排一位副手防止出現嚴重的錯誤就是必須的。

這一次,跟隨林天來到這兒的指揮型人員唯有織斑千冬和露露子兩人,而在戰鬥中的戰術細節把握,露露子要更加敏銳一些,所以排除她那讓人有些頭疼的個性之後,她毫無疑問是最佳人選。

正在林天思索著今後的行動方向時,篁唯依等人也終於出現在他的面前。

女孩們已然換好了自己的戰鬥服——當然不可能是本世界那套,雖然在各方面的性能無疑達到了世界頂尖的水平,可相較於帝國的科技而言就實在是相形見絀了。與她們原本的戰鬥服在外觀上並無區別,可卻是由莉澤露蒂運用符文之力的技術親自設計而成,單是其抵抗壓力的性能就絕對要比原本的那套強上數倍有餘。而莉澤露蒂更是坦言,若是再給她些時間,絕對還能夠設計出更好的成品。

因為本身的身體機能就要遠超任何正常人類,所以帝國在戰鬥服的設計上一向沒有什麼關注,也就是因為考慮到這些「預備成員」,所以才會稍微抽了些空罷了。所以有關更進一步的戰鬥服研究,就算是莉澤露蒂也不會去刻意關注。

「唔~真不錯呢!」看到那緊身的戰鬥服勾勒出少女們姣好的身軀,林天毫無形象地咂咂嘴,同時目光掃過一眾人,在史黛拉的身上停留的最久,最後看向塔莉莎,露出一副憐憫的神色。

然後,早有所料的史黛拉立馬架住了塔莉莎的雙臂,將矮小的她舉起,憤怒的少女只能雙腿在空中胡亂的揮舞掙扎,卻怎麼也動彈不得,只得用殺人似的目光瞪著林天。

「看你們的樣子,露……亞爾薇特好像說了不少的情報呢!」看到眾人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林天笑著說道。

「啊啦~其實也沒有多少,只是告訴我們如果表現的好的話,是有資格成為天人的!」這時候還能用這種輕鬆的語氣回答林天的,也唯有史黛拉一人了。

「是嗎?」

似乎是聽出了史黛拉言語中的那份不確信,林天就知道露露子以那副出場直到現在也沒有受到她們的信任,所以恐怕在所有人看來,這更像是一種空頭支票,畢竟天人的能力雖然沒有確切地見過,可她們也有所耳聞,那絕對不是一般人類所能夠擁有的神奇能力。而所謂的成為天人,在她們看來,最多也就只是一種身份的象徵罷了。以篁唯依等人的理解能力,根本無法想象出自己如何擁有那神奇的力量。

「事實上,在我們看來,我們與你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區別,你們所謂的神奇力量,對我們而言,不過也就是一種科技水平上的領先而已,以人類的發展進程來看,遲早也會覺醒與之類似的能力。而以我們目前的科技水平,也確實是有能力將這一步提前完成。目前根據我們的研究,只有一種方法。」

「一種?」林天注意到,在自己說完后,眾人的眉頭均是皺起,似乎是在思索什麼。

「這需要一定時間的緩慢對你們身體的改善,可以在不影響身體各方面機能的情況下讓自身緩慢接受我們的力量灌輸,最終達到徹底融合的目的。雖然聽起來玄乎,可實際上也十分簡單。」林天說得非常輕鬆,但他也不認為眾人會真的願意接受成為魔使的存在,尤其是像篁唯依和山城上總這樣的少女。露露子之所以會那般說,不過是想要以考察資格這樣的自我介紹來儘快確立自己在這支隊伍中的優勢地位罷了。

「可是,為何亞爾薇特跟我們介紹說有兩種方法呢?」甲斐志摩子一臉困惑地問道。

「兩種?」林天愣住了。

「一種是老師剛剛介紹的沒錯,而還有一種,亞爾薇特沒有詳細說明,她只是說這是唯有身為奧丁的老師才能夠做到的讓我們變成天人的方法。」

「有這樣的事,我怎麼沒……我XXX」林天凝眉思索,但下一秒,他就意識到了露露子那個所謂的唯有自己才能夠實施的「方法」究竟是什麼。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早已將其摒棄,但林天從未想過那段好似種馬般的黑歷史還會有被翻出的一天。毫無疑問,這個方法是存在的,自己無法否決,而在之前的介紹中自己有未曾說過,可偏偏露露子卻提前為眾女有所介紹。自然,不論過程如何,亞爾薇特擁有奧丁都無法匹敵的智慧這樣的想法絕對會被眾女所覺。

原來,這才是露露子的目的啊!

此時的林天,唯有在臉上保持神秘的笑容,心中卻有千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露露子你居然賣我!而我更傻X地還在那兒幫你數錢啊啊啊!」

PS:muv的劇情節奏有些慢了,光原著的三集內容居然就寫了這麼多,後期我要加快了。.. 「轟隆隆!」

大地在顫抖,宛若雷鳴般的轟鳴傳遞在了這片空間的每一個角落。饒是對天人的能力充滿信心,而且也多次充分感受其強大,篁唯依的心中仍舊免不了升起一股擔心,生怕這個空間會因為這震動而導致坍塌。若事情真的演變成如此情況,那麼到時候就不僅僅是身處於這片地下封閉空間中的他們插翅難逃,就連其上方的整座育空基地和其中的所有人也會跟著一起完蛋。

但這樣的事情已經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就算篁唯依自己都覺得只不過是杞人憂天罷了。在經過一開始的「胡思亂想」后,篁唯依的思緒又轉向了此刻那片塵土飛揚之地中所發生的戰事。

由岩石與黃土所組成的場地中,是足以讓一隻精銳衛士小隊全軍覆沒的數百隻截擊級。

本身就是作為BETA中的常規兵種,且在BETA通常戰術中搭配在突擊級的陣容之後,對在突擊級的鐵蹄之下的漏網之魚進行清剿,截擊級本身就具有僅次於突擊級的直線突進速度的同時還擁有更加靈活的變向能力。它的六條由BETA那比鑽石還要堅硬的甲殼所覆蓋的腿和那對巨鉗,每一個對於戰術機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脅。若不算要塞級,那麼截擊級毫無疑問就是真正的陸地之王。

所幸,截擊級並沒有突擊級那讓人頭疼的大量甲殼,所以,通常面對這樣的敵人,衛士們所採取的辦法就是在保持對方無法攻擊到自己且又不會超過光線級警戒線的低空高度對其進行火力攻擊,亦或者是採用抱團的方式合力擊殺目標。

當然,若真是與截擊級一對一地進行戰鬥,只要是稍微一點經驗的衛士都可以做到,可BETA卻從來不會跟你一對一啊!試問哪一次的戰役中BETA不是靠著數量優勢採取強推大敗人類的?

在地面面對數量佔據絕對優勢的截擊級,沒有人能夠活下來!這已經被作為常識早在衛士們的學習期間就被灌輸到了他們的腦海中。然而,林天面對剛剛加入瓦爾基里的眾人時曾經說過——「放下那些無法勝利的常識,因為那隻會讓你們變得畏懼、遲鈍!」

這一點在這之後被完美詮釋了。

在這除了截擊級外本不應該存在有其他可移動物的地面,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在BETA中穿梭而過,每當它越過一隻BETA的身邊,總能帶起一道血光,隨後彷彿畫面的延遲一般,直到這道白影向著下一隻截擊級襲去,那隻BETA的身軀便會裂成兩半,

白色的身影縱橫在這片戰場之中,伴隨著大量的截擊級倒下,那原本響徹整個戰場的屬於BETA的轟鳴逐漸消逝,但一陣原本被其掩蓋的更加清脆的猶如馬蹄般的聲音卻逐漸凸顯。

當最後一隻BETA被一刀兩斷倒在血泊之中,那道白影才終於停下了自己殺戮的步伐,靜靜地佇立在自己最後一個敵人的前方。其內的機師彷彿停下了自己的一切動作,正在等待著什麼。

仔細看去,這台戰術機的造型對於林天等人而言根本算不得新奇,但篁唯依卻永遠無法忘記自己第一次看到包括這道白影在內的那批屬於瓦爾基里的戰術機時的震驚。與天人的戰術機設計師相比,篁唯依等人在聊天時不止一次地談起自己地球上的那些研究員簡直就是頭腦僵硬缺乏想象力的白痴!

拋開因為科技而導致的性能上的差距,在人形機甲領域,林天一直覺得Knightmare的設計是陸戰機體中最為出彩的,高機走驅動輪為其帶來了強大的移動性,而因為其無法在坎坷地形進行有效驅動,又有了既可以進行攻擊,又能夠帶著Knightmare進行攀爬的鉤爪。雖然常規的Knightmare並不能做到飛行,但毫無疑問,Knightmare是一種設計相當完美的人形陸戰機甲。直到信日向夏英格的Knightmare——VercinGetorix出現!

那宛若神話中人馬的設計,集華麗與性能於一體。要論林天對這台Knightmare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其金光閃閃的初登場,而是原著中在那茂密的森林,其展開全力的衝刺,超越了地雷的感應速度,將爆炸甩在身後,踏著身後的轟鳴前進的那一幕,其機動性之前可見一斑。

對於瓦爾基里小隊,林天毫無疑問給予了厚望,所以在機體的設計上,他也罕見地插上了一手,向負責這方面的塞西爾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而VercinGetorix這台機體,就是其中之一。

原著中的這台機體就具備不下於圓桌騎士的性能,但卻正因為其強大,導致無人能夠完美駕馭。就算是其最後一任主人,作為一個嶄新篇章的最終BOSS的夏英格,實際上也無法發揮其全部的能力。

絕大多數機甲之所以會採用人形設計,本身就是為了更好地讓機師能夠做到自如的操控,畢竟論起操控難度,具備人類形態的特徵無疑要比動物之類的形態要更加為人所熟悉。

而雖然VercinGetorix已經做到了非常擬人化的設計,甚至其形態也可以由人馬和人形之間進行切換,但這樣的操作不僅是對個人意識,同時也是對於手速的巨大考驗。

要想將其力量真正完美地發揮出來,意識與手速均是缺一不可的,而這一點對個人而言無疑是巨大的難題。

那麼,若是為其配備兩名機師呢?這就是林天為此所想出的辦法。

當然,這同樣對機師有非常嚴格的要求,除了以上兩點外,雙方間的協同性也非常重要。恰好的是,在瓦爾基里中,就有這麼一對具備所有特性的機師。

「敵方:突擊級100,擊破;截擊級200,擊破。耗時54分16秒,成績——優秀!」

一個聽上去冷冰冰的聲音自通訊中響起,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唔~可以將時間控制到10秒左右了,已經相當好了!」聞言,林天滿臉笑容地點頭道。

這好似是發出了一種信號般,通訊中同時傳來了一陣舒氣聲,彷彿是放下了什麼重擔。

而聽到這些聲音,林天心中暗笑,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地冷靜說道:「魔靈,告訴我所有人的成績,並作出最後的判決!」

「荷拉斯古絲(克麗斯嘉)、荷拉德古娜(伊妮亞)、布倫希爾德(篁唯依)、赫爾薇爾(山城上總)——優秀;

潔爾詩科古爾(史黛拉)、潔蘿露爾(塔莉莎)——良好;

拉絲格瑞絲(甲斐志摩子)、蘭蒂格瑞絲(石見安藝)——合格!」

一瞬間,空氣彷彿凝滯,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最後的宣判。

她們都很清楚自己在這段時間已經盡最大努力做到了最好,但毫無疑問這份成績也還是能夠說明其中有著一部分瑕疵,而今天的這份成績卻是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毫無疑問,沒有人願意接受失敗結果,尤其是對自己的成績感到不理想的幾人。但在綜合她們這段時間所有表現后推導出結論的並非林天這位雖然平日訓練冷麵可實際上卻非常和善的教官,而是絕對不會受到主觀影響的他的智能系統——「魔靈」。所以這一刻,她們都在緊張地等待這個智能系統最後的結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