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咔!」

一聲脆響。

在林逸七八米開外的一棵果樹,直接被林逸可怕的拳勁發打的爆開。

「哈哈,不錯,不錯,這次我的力量比之前更加的凝結內斂了,應該提升了三倍吧!」林逸看著自己白凈的拳頭,臉上浮現了一抹開心的笑容。

他的提升可不同於普通人的提升,他的力量本就經過神府的精鍊無比的恐怖,這三倍提升,簡直堪稱是恐怖。

「老公,吃了早飯,我去給你買一套衣服吧?」已經換好衣服的韓雨菲,亭亭玉立的站在別墅門口,盯著林逸笑道。

「買衣服?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我有的穿啊?」

林逸茫然的看著韓雨菲,雖然他的衣服不是很好,可是穿著很舒服啊!再說了,他林逸還真不在乎別人的眼神兒,他活著是為了自己活,自己開心就行了,哪裡需要理會別人呢?

「傻子,你今天可是洛兒的貼身保鏢,這要是穿的太普通了,人家豈不是會說洛兒欺負她的保鏢啊?要知道人言可畏啊!所以呢,今天我必須要帶你去買一套得體的衣服。」

韓雨菲看著林逸,認真的點頭笑道。

「那就是說沒的談咯?」

「嘻嘻,我的老公真聰明!」

韓雨菲急忙衝到林逸背後,推著林逸的雙肩就朝著別墅內走去。

白色的長方形餐桌上,擺放了很多的精美食物,其中便有林逸最喜歡的小籠包,兩人你儂我儂的吃了接近一個小時才離開別墅。

看著朝著遠處開去的甲殼蟲,王媽那蒼老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焦急之色,一雙大手也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圍裙,隨後重重的一跺腳,嘆息一聲,便朝著廚房走去。

「媳婦兒,我覺得王媽下藥的可能性很大。」

林逸一邊開車,一邊淡淡的說道。

剛剛還笑的如同一朵花兒的韓雨菲情緒頓時變得低落下去,低著頭,弱弱的問道:「確定了嘛?」

「九成把握,洛兒那傻白甜,你也看到了,她連飯都不會做,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呢?而且你中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林逸說道這裡沒有再說了。

很明顯,只有王媽才符合這個標準,長期做飯,有下毒的便利條件。

車廂內的氣氛一時間變得安靜了起來,兩人都沒有說話,林逸也明白韓雨菲心中的痛苦,曾經最親密的人,可是卻成了傷害她最深的人。

如果不是遇到林逸,韓雨菲死定了。

當車開到市中心的時候,林逸扭頭看向了韓雨菲。

「老公,答應我,不要殺她好嗎?就算真的是她做的,我也不會怪她,我要為她養老。」

韓雨菲扭頭看著林逸甜甜的笑道,這些年自己是怎麼過來的,韓雨菲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不是王媽的話,她說不定早就死了。

王媽雖然只是一個下人,可是在韓雨菲心中的地位卻如親生母親一般重要。

「嗯,我不是說了嘛!咱們家你說的算,你想怎麼樣我就怎麼樣。」

林逸咧嘴輕鬆的笑道。

韓雨菲一聽,頓時再度綻放出了那讓百花都黯然失色的笑容,隨後抱著林逸的腦袋,就吧唧了一口。

「下車咯,給我家傻子買衣服去咯。」

韓雨菲心裡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開心的笑道。

「你妹的,你才是傻子好不好!」

林逸蛋疼了,沒看到這會兒路上這麼多人呢?

「嗯?你剛剛說什麼?」韓雨菲扭頭一臉玩味的盯著林逸冷笑了起來。

「呵呵,我什麼話都沒說,就是放了屁!」

林逸尷尬一笑,隨後在韓雨菲的帶領下,直接來到了范思哲的銷售店。

「老公,這家的衣服比較年輕一點,適合你,你自己挑挑看。」

韓雨菲挽著林逸的胳膊,開心的笑道。

站在門口的女迎賓習慣性的看了一眼兩人身上的穿著,隨後馬上就露出了一副甜美的笑容。

林逸的衣服,穿著就不用說了,連她這個營業員穿的好都沒有,可韓雨菲卻一身名牌啊!那一套裝扮算下來最少都要幾十萬,絕對是他們這裡的優質客戶。

「歡迎光臨,請問二位是看男裝嘛?」營業員討好的笑道。

「嗯,幫我老公看參謀一下,男士正裝,不用考慮錢的問題。」

韓雨菲隨口說道。

「好的,這位先生,您這邊請,這裡都是今年最流行的新款。」

營業員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她最喜歡的便是這種豪邁的女富豪,給男生花錢,根本都不需要看價格的。

韓雨菲則是優雅的走到了一旁的休息區,靜靜的看著店裡提供的雜誌。

「先生,這一套衣服穿起來,非常講究氣質,不如您去試試看,我覺得您可以駕馭。」

營業員拿起了一套今年的最新款西裝,看著林逸笑道。 「好,我去試試看吧!」

林逸淡淡一笑,便拿著那一套衣服走走進了試衣間內。

只是他準備換衣服的時候,隔壁的試衣間內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那聲音很小,有點像是女孩子痛苦發出的聲音,又有點像是在哭泣,聽的林逸眉頭微微一皺。

「莫不是有壞人在欺負別人?」

他皺著眉頭嘀咕了一句,便準備過去看看,只是一隻腳剛剛抬出試衣間,突然一道男子低沉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靠!竟然在試衣間里做這種事兒,瑪德,有錢人可真是會玩兒啊!」

林逸回過神兒了,不禁瞪著眼睛,有些羨慕,隨後吧唧了一下嘴巴,便開始試穿這套西服。

一分鐘后,林逸走出試衣間,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試衣間。

可好死不活,此時隔壁試衣間的房門竟然也打開了。

「是你?」

那名穿著襯衣,呼吸有些急促的男子看著林逸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根本懶得理會此人,當初,他們家破產,這李彬家裡可是沒少幫忙。

而且在林家破產之後,這李家更是沒少嘲諷他們,甚至如果不是李家,他們一家三口,未必會落魄到住在那種髒兮兮的地方。

不過現如今,林逸的心境也不同了,倒是懶得跟李彬計較,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

李彬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玩味的冷笑,急忙朝著林逸追了上去,拍著林逸的肩膀笑道:「林少,何必這麼著急走呢?以前大家可都是朋友啊!這是我的女朋友,你知道的,我都是喜歡模特,她雖然不是很出名,可是勝在活兒好啊!你剛剛在隔壁應該聽到了吧?」

李彬的聲音帶著一絲得意,模特,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哪怕是她的這個女朋友不是很出名。

「對了,你現在應該還沒有女朋友吧?嘖嘖,可憐啊!我看看你這手長繭子了沒有。」

李彬摟著林逸的肩膀,一臉銀盪的壞大笑了起來,隨後竟然還真的去翻看林逸的大手。

「咯咯,李少,你壞死了,你看看他腳上的那雙鞋子,絕對不會超過一百五十塊,他怎麼找女朋友啊?總不能讓女人養活他一個男人吧?」

那名小有姿色的莫特,眼睛一翻,一臉傲慢的盯著林逸冷笑道,那種鞋子,她上大學的時候都已經不削於穿了,國民品牌,在她的眼中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正在看雜誌的韓雨菲一聽,竟然有人敢嘲諷自己的男人,這還的了啊!當即起身優雅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老公,你們認識啊?」

韓雨菲甜美的笑道。

「我靠!女神!」李彬一看,頓時眼睛一亮,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韓雨菲那種高貴的氣質,那杏乾的模樣,可不是那個公交車一樣的莫特能夠相比的。

「哎呀,這位美女,你好啊我是李彬李氏集團的大少爺。」

李彬笑著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得意洋洋的笑道。

韓雨菲眉頭皺了一下,直接無視了李彬,扭頭一臉溫柔的看著林逸笑道:「老公,這衣服你喜歡嗎?」

「呵呵,還湊合吧!」

林逸淡淡一笑。

李彬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林逸笑道:「林少,我差點都忘記了,你家裡破產了,今天你這衣服,多少錢我出了,你放心,我李家這些年發展的還不錯。」

李彬一臉傲慢的冷笑道,同時唇角噙著一抹得意的冷笑,對於女人,他自認為是非常了解的了。

有趣的靈魂百里挑一。

杏乾的女人,一夜兩千。

他相信韓雨菲一定是被林逸騙了,畢竟沒事兒來這裡假裝購買衣服,來騙妹子的人,他可是沒少見過,再說了,對於林逸他可是非常了解的。

「那啥,你真的給我買啊?」

林逸一聽,弱弱的看向了李彬,神情顯得有些害羞。

「瑪德,窮調絲,果然是沒錢來裝逼了啊!」

李彬見狀這心裡是越發的得意了,當即挺著胸膛一臉傲慢的笑道:「當然了,你也知道我們李家那可是差一步就要上市的公司,我作為李家唯一的繼承人,這點錢還是有的。」

李彬揮舞著大手,頗有不值得一提的感覺,指著旁邊的迎賓笑道:「這位先生看上的我全部買單,對了,給這位小姐也挑選一套。」

「好的,李少!」

迎賓一聽頓時面色大喜啊!這要是一人一套的話,那她的提成可相當豐厚啊!

可韓雨菲卻杏眼怒瞪,一臉的不情願,只是她還沒有開口拒絕,林逸卻已經拉著韓雨菲的那如春蔥一般白皙水靈的小手笑道:「菲菲啊!這位是李少,人家給咱們花好幾萬,還不趕緊謝謝人家啊?」

韓雨菲雖然心裡不爽,不過還是嘟著杏乾的小嘴,看著李彬面無表情的說了一聲謝謝。

那冷漠的樣子,看的李彬焦急的就像是一隻猴子一樣。

「李少,人家也要買嘛!你不能只送別人不送我啊?」

那名剛剛被李彬開車了的莫特,拉著李彬的胳膊,輕輕的晃悠了起來。

「哈哈,好好,買買,只要你們喜歡,今天都買!」

李彬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

周圍少數的幾個客人一聽,頓時一臉驚訝的看向了李彬,這裡的衣服最便宜的可都要好幾千,如林逸身上穿的這種最新款的西服,那最少都要好幾萬啊!

更不用說女士的衣服,在價格上可是要比男士貴上很多,李彬這可謂是大手筆了啊!

有兩名頂著黑色大墨鏡,穿著風掃的女人,更是直接對李彬炸了炸眼睛,這一幕讓李彬整個人都得意的有點飄了起來。

「服務員,把女士的衣服都給我拿過來看看!」

模特挑釁的看了韓雨菲一眼,便扭著大腚,朝著試衣間走了過去。

「美女,你也去吧!我跟林少談點事兒。」李彬眼神兒火熱的看著韓雨菲笑道。

雖然在家裡,韓雨菲那徹頭徹尾的就是一個母老虎,不過在外面,她還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的,也很清楚這個時候必須要給足男人面子。 所以韓雨菲沒有任何遲疑,便跟著服務員一起朝著遠處走了過去。

「林逸,最近這日子過的挺拮据吧?」李彬扯了一下林逸的領口,玩味的冷笑道。

「呵呵,還行!」

林逸淡淡一笑,這還真是沒有吹牛的成分,光是滅掉了洪家,他收入就有十多個億,便是以前他家裡最鼎盛的時候,也沒有賺過這麼多錢啊!

可這話落在李彬的耳朵里,卻認為林逸在裝比了,畢竟光是林逸腳上的那一雙鞋子,便拉低了林逸的身份。

「好了,別裝了,在這裡假裝換兩套衣服,然後騙一些單純又拜金的女生,這都是我們以前上學時候的手段,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這一套早就流行了,反正你現在也沒錢,不如把這小妞讓給我啊?你今天的衣服我買單了。」

李彬對著林逸投去了一個男人都懂得的眼神兒,銀盪的笑道。

韓雨菲不管是氣質還是模樣,那可都是他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一個,他要是不吃到,晚上怕是睡覺都睡不安穩啊!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林逸一聽,頓時瞳孔微微一縮,星眸中閃過一道冷漠之色,咧嘴嘲諷的冷笑道:「這麼說的話,我要是不願意,這衣服你就不給我買咯?」

「呵呵,林逸,你這不是廢話嘛!好好的,我憑什麼給你買衣服啊?」李彬鄙夷的冷笑道,林逸跟韓雨菲一人一套的話,那可是好幾萬。

便是一些二三線的莫特,也能夠搞定了,如果不是韓雨菲的樣子實在太過吸引人,他李彬也不會如此豪邁一擲千金。

「馬勒戈壁的,你要是買不起就直接說,老子自己買不就完了?」林逸突然眼睛一瞪,一臉憤怒的看向了李彬。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把李彬搞的愣住了,隨後一張臉就像是火燒一樣尷尬,急忙用力攬著林逸的肩膀咬著槽牙小聲說道:「林逸,你吵吵什麼?我哪裡說不買了?只要你把那小妞讓給我,我馬上買單。

「不好意思老子沒興趣。」

林逸說完,肩膀一晃,直接卸掉了李彬的胳膊,便朝著遠處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還高聲的喊道:「媳婦兒啊!這衣服今天咱們自己買單了,李少沒錢。」

「什麼?沒錢?」

剛剛那些還在對李彬眨眼睛的女生一聽,個個都是面帶一絲鄙夷之色,默默的記下了李彬的樣子,在她們的圈子裡,可有不少那種打腫臉充胖子的人。

現在,很明顯,在她們眼裡李彬已經變成這樣的人了。

那一道道鄙夷的眼神兒,簡直讓李彬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就連他剛剛搞定的那個嫩模,此時都拿著一套新衣服站在原地愣住了,隨後看著李彬弱弱的問道:「李少,我,我這衣服還買嗎?」

李彬一聽那叫一個氣啊!

整個人都在顫抖,可他現在卻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如果在這莫特面前在混一個裝比的印象,以後想泡妞那幾乎就不可能了,畢竟圈子就那麼大一點。

「呵呵,當然買了,我跟林少之間有點誤會而已,這麼一點小錢我還不放在眼裡呢。」

李彬一臉不自然的笑道。

模特一聽頓時喜上眉梢,她才不會為李彬著想呢,只要李彬答應買單,那就行了。

當即美滋滋的衝上去,抱著李彬的脖子就是吧唧了一下,甜蜜蜜的笑道:「那我就多謝李少了啊!」

「呵呵,好說,好說!」李彬看著那衣服上的五萬八的標籤,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心裡卻有些滴血啊! 千億爹地寵妻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