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咕嚕咕嚕……」

眾人只看到葉風的喉嚨動了動,一瓶酒就完全沒了。

「痛快啊!」

葉風大笑著說道,將酒瓶放在一邊,又打開了好幾瓶,問道:「你們也一起喝啊,光我一個人喝多不好意思啊!」

陳智和段譽峰等人早就傻眼了,這葉風到底是什麼人啊,剛剛喝啤酒對瓶吹也就算了,現在倒好,拿著白酒瓶也開始對瓶吹了,這特么的……簡直就是怪物啊!

「葉……葉兄弟,你喝酒慢點啊,這……這麼快,傷身體!」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段譽峰忍不住說了一句,聲音都有點哆嗦了。

「怕什麼,我從小就是在酒罈子里長大的,五歲開始喝酒,十歲開始喝遍全村無敵手,十五歲開始在鎮子上稱王,現在嘛,這整個縣城,怕是也沒人能喝過我了!」

葉風滿不在乎,打開江小白,咕嚕咕嚕幾下,又給喝完了。

「噗嗤……」

葉風話說完,凌笑笑忍不住笑了出來,沒好氣的說道:「又吹牛,你在村子里都沒喝過酒!」

「嘿嘿,這都被你發現了!」

葉風微微一笑,一邊說著,一邊又拿起了酒瓶子繼續喝了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的停下意思。

短短的幾分鐘呢,一箱酒被葉風喝掉了大半,可他整個人跟沒事人一樣,彷彿喝掉的只是水一樣。

「段老師,來,我敬你一瓶!」

葉風又拿起一瓶酒,對著段譽峰說道:「今天勞煩您請客,我喝的有點多,你可別生氣啊!」

「哪裡哪裡,這……這也不算什麼!」

段譽峰臉色難看的舉起杯子,隨口喝了一點。

「那我可就繼續喝了!」

葉風喝完,又拆了另外一箱酒,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一瓶……

兩瓶……

三瓶……

……

屋子裡的人就眼看著葉風拆了一瓶又一瓶酒,完全沒有停下來的節奏,喝酒就跟喝水一樣的簡單。

麻木了!

徹底的麻木了!

當葉風一口氣將十箱酒都喝完的時候,包廂里一片寂靜!

「哎呀,真不好意思啊,我酒量有點大,沒嚇著你們吧?」

葉風看著段譽峰和陳智等人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跟我斗,還找我喝酒?

找死嗎?

「沒……沒有!」

段譽峰臉色難堪的笑了笑,那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啊!

「喝的還沒有盡興呢,段老師,要不咱們繼續?」

葉風嘗試著問了一句,似乎還意猶未盡的樣子。

什……什麼?

還沒有盡興?

葉風的話說出來,包廂里的人差點全都傻眼了,有些人瞪大著眼珠子看著葉風,像是看怪物一樣。

這……這傢伙是人嗎?

十……十箱酒,就這麼的喝完了,還是人嗎?

肯定不是人! 第149章

「還……還喝嗎?」

段譽峰的一張臉都綠了,本來請這些窮學生吃飯,是看上了凌笑笑,讓這些人幫忙能做點什麼的,現在倒好,多花了兩千塊了,特么還沒個機會!

「葉兄弟,為了身體好,還是少喝點酒吧!」

陳智在一旁也看出了段譽峰的煩躁,便勸說了一句。

啥?

為了身體好?

現在知道考慮我身體了?

葉風差點沒笑出聲,這些人可真是搞笑啊!

都這個時候了,卻來擺出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

之前怎麼沒有這個意思啊?

「也是,喝了也不少了,讓段老師破費了!」

葉風微微一笑,「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回去吧?」

「對,對,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走了!」

陳智頓時心裡一松,他還真的怕葉風要繼續喝下去,那就尷尬了,畢竟今天付錢的是段譽峰啊。

葉風一站起來,還真的有點頭暈,《神農經》再強大,畢竟也是有限制的,剛剛喝了那麼多白酒下去,神農之氣也還沒有來得及消化,所以才會有點反應。

等再過個十分鐘,這一身的酒氣就會全部去掉了。

秀色滿園 「葉大哥,你沒事吧!」

旁邊,凌笑笑嚇了一跳,剛剛葉風喝了多少酒,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沒事,我的酒量肯定沒問題的!」

葉風笑笑,擺了擺手,隨意的說道。

「段老師,你不是開車來的嗎,現在葉風喝醉了,要不你送他們倆走?」

陳智眼睛珠子一轉,立馬建議著說道,「您是老師,這學生的安危也很重要啊!」

嗯?

段譽峰頓時眼睛一亮,是哦,這麼好的機會,葉風喝醉了,回去肯定倒床就睡,到時候,凌笑笑一個女的,還不是任由他施為!

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

想到這裡,段譽峰便一笑,道:「也行,那一起走吧!」

說完,便去前台的地方結賬!

三千七百五!

原本一頓簡簡單單的聚餐,一千塊就足夠搞定的,現在多花了兩千多,真夠晦氣的!

不過這些都要在凌笑笑身上給拿回來,誰讓你男朋友喝了那麼多酒?

哼!

葉風等一行人走了出來,到了停車場的地方,段譽峰指著那輛大眾車,笑道:「這是我的車子了,你們倆晚上住哪啊,我送你們走吧!」

話語之中帶著一點得意,雖然大眾車子比不上什麼寶馬賓士,但對於一些窮學生來說,那也算不錯的了。

更何況,這葉風就是一個農民,他就更加買不起了,估計都還沒坐過幾次小轎車呢!

「段老師你可真有錢啊,都能買的起大眾車,我們村子里人說,大眾車不錯啊,省油,能耗低!」

葉風豎起了大拇指,一副十分羨慕的樣子。

土鱉!

段譽峰心裡忍不住鄙夷的罵了一句,但臉上卻是笑嘻嘻的說道:「這都不算什麼,大眾車,很普通的!」

「的確很普通!」

葉風點了點頭,「所以我買了一輛寶馬開著玩玩!」

說完話,在段譽峰不解的眼神之中,葉風拿出了一把車鑰匙,按了一下,然後大眾車旁邊的寶馬車忽然亮了亮燈光。

什麼?

這……這車子是他的?

怎麼可能!

一個農民,怎麼可能開的起寶馬車!

這特么是逗我呢?

「這……車子是你的?」

段譽峰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啊,我有鑰匙,當然是我的了!」

葉風點點頭,說道:「今天喝酒喝的開心,段老師以後要是還請客的話,記得喊我啊,我最喜歡喝酒的了!」

混蛋!

喊個屁!

就你這個酒量能把所有人都喝窮死!

誰特么喊你啊!

但葉風莫名其妙的有了一輛寶馬車,卻讓所有人都不相信了起來。

「哎呀,我去下廁所!」

葉風一時有點尿急,剛剛喝酒喝的太多,這會都要排出來了。

「笑笑,你這個男朋友真這麼有錢?」

陳智趁著葉風不在,忍不住問了起來。

一個農民,都開的起寶馬?

這還得了!

「當然了,葉大哥是我見過的最有本事的農民了,自己出幾十萬的錢修建小學,光憑這個,就已經超過很多人了!」

凌笑笑得意的說道,眼睛里都是滿意和崇拜之色。

出幾十萬修建小學!

段譽峰等人對視了一眼,都掩飾不住內心裡的驚訝。

看樣子,這個農民,還真的是有錢啊。

「段老師,我認識一個交警朋友,這葉風喝酒了開車,等會要是能被發現,那肯定會罰款,你說……」

陳智湊在段譽峰的耳邊,輕聲說道。

喝酒開車,遇上交警,那後果……

有戲!

「趕緊聯繫!」

段譽峰立馬說道,「多罰款,咱們幾個分!」

「沒問題!」

陳智掏出手機,得意一笑,「反正這小子有錢,咱們可以多敲詐點錢,那就有意思了!」

等葉風從廁所里出來的時候,才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反骨是在看著一座大金庫一樣。

「幾位,先告辭了!」

葉風微微笑著,心裡則是十分的鄙視這幫人,看似和氣,其實滿肚子的鬼胎。

「葉大哥,我們走吧!」

凌笑笑滿臉嬌羞的說道,她之前可是已經答應了葉大哥,今天晚上都給他了,那現在就要找一家酒店開房了!

「好嘞,我們走!」

葉風也是知道凌笑笑那滿面嬌羞的樣子是什麼含義,當即便坐上車子。

「葉兄弟,你都喝酒了,開車不大好吧!」

陳智整個人搭在葉風的窗戶上,勸了一句,「等會被交警發現了,那可是要吊銷駕照的!」

「這大晚上的,不會的!」

葉風隨意的說道。

「誰說不會的!」

這時,一道響亮的聲音響起,兩個穿著交警衣服的男子從後面走了過來,推開了陳智,說道:「現在查酒駕,你喝酒了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