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哈哈哈!凝丹六枚!品質五成八,差一點就是優品品質!」劉流笛大聲喊道,就怕別人,尤其是夏肘不知道一樣,「這樣看來,我劉流笛很快,就能夠成為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大師了!」

然而當劉流笛大喊完之後,卻是發現四周一片寧靜,竟然是沒有人來為他尖叫,也沒有人來為他震驚。

尖叫在哪?震驚在哪?

劉流笛笑聲頓止:「???」

隨即面帶疑惑,低下昂起的腦袋看了看四周的人,卻是發現他們都用一種,像是在看傻叉一樣的目光看著他。

劉流笛那個尷尬:「???」

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自己太過張揚,以至於引起他們的反感了?

當他正是疑惑不解的時候,一縷縷濃郁的葯香傳入了他的鼻子,劉流笛臉色一滯,轉頭看去,就看到了夏肘正用玉瓶,把煉丹爐鼎內的丹藥收起來。

一枚、兩枚、三枚……

當夏肘裝了六枚的時候,劉流笛的心就是一沉,而當看到夏肘把全部九枚丹藥道藏丹裝起來的時候,他蒙了。

九,九枚?!

凝丹九枚!!!

「這不可能!」劉流笛眼睛一紅,瞬間就朝著夏肘大聲吼道:「凝丹九枚,就憑著你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會凝丹九枚?」

「是不是,是不是你輸不起,所以就作弊了?!」劉流笛憤怒地指著夏肘道。

然而對於他這樣瘋狗的行為,夏肘卻是鳥都不鳥他一下。

而台下四周的觀眾,則是都一臉鄙夷地看著劉流笛,對於夏肘有沒有作弊,他們可都是全程看著的。

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夏肘真的是作弊了,那他們會不知道?

…… 「咳!」這時候,台下的柳凌山就一聲輕咳,隨即就對劉流笛道:「劉丹師,對方並沒有作弊的行為。」

「所以,你還是繼續煉丹吧。」柳凌山目光微凝,略帶威嚴道,「哪怕他凝丹九枚,也不一定能夠贏你的。」

這個時候,柳凌山可就靠劉流笛了。

原本以為夏肘的煉丹師境界,絕對是會被吊打的那種,可是誰知道,夏肘的煉丹師境界一樣的妖孽!

所以現在,柳凌山必須穩住劉流笛,讓他好好的把接下來的三元丹煉製好,這樣只要夏肘煉製失誤,那麼他柳家就能夠勝出,而如果劉流笛被打擊了,接下來煉製三元丹也失誤,那麼……

柳凌山估計,自己到時候或許都想要幹掉這個撲街玩意了!!!

「沒有作弊?」

劉流笛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這一回還真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他沒想到夏肘的煉丹之術竟然如此強悍!

不過隨即,他又一聲冷哼道:「哼!凝丹九枚又如何?面對著你沒有煉製過的三元丹,你還能夠贏我不成?!」

然而夏肘卻是充耳不聞,腦海回想一下剛剛看過的三元丹丹方,隨即就清理煉丹爐鼎,點燃赤色琉璃木火,開始煉丹。

「五十年生的淬體草,一株。」

「八十年生的獸血紅山參,一株。」

「五十年生的水霧靈草,一株。」

「一百年生的……」

高台下,柳若藍看著夏肘那行雲流水,一舉一動間仿若本能一樣的手法,不由得感嘆一聲:「爹爹,只怕我們柳家,這次是要輸了!」

「雖然說這夏肘少爺,是沒有煉製過三元丹,但是就憑著他如今丹師境界,只怕是難不住他的。」

「這一爐丹藥三元丹,如果是沒有意外的話,最後的凝丹數,也絕對會超過六枚,而且品質不低的那種。」

柳若藍心裡感慨,看著高台上專註於煉丹的夏肘,目光微閃,第一次的,對這同齡人產生了興趣。

她柳家三小姐自小就備受寵溺,長大之後更是發現,自己有著不俗的武道天賦和煉丹天賦,天生聰慧過人。

直到現在,也不過十六的芳華,一身修為就已經翰至淬體境七重,煉丹師的境界更是達到了三流上品級。

然而她自問,哪怕是自己,相比於眼前的夏肘而言,也是有很大的差距!

武道修為,她才淬體境七重的境界,而據她所了解,夏肘已經是能夠揮刀力斬淬體境八重的恐怖實力!

煉丹師境界,她還在為三流上品級的大師級別境界苦苦追尋,而眼前夏肘所展現出來的,只怕是,達到了宗師級別!

他們兩人,除了年齡相差不大之外,其餘的,都有很大的差距!

原本她以為,在磨西城這個小地方里,自己就是最頂級的那一位天才,環視之下,無一人能夠入她的眼。

但是現在,她忽然感受到有些失落,這些年來,自己是自傲了嗎?

柳若藍恍恍惚惚,有些失神,卻是沒有發現,在聽了她的話之後,她的爹爹柳凌山眼中厲芒閃現。

沒有意外的話,就必定贏了?

那麼,如果有意外呢?

想著,柳凌山目光帶著一絲冷意,看著高台上專註於煉丹的夏肘,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突然有什麼意外發生,夏肘必然是動不了的,如果他一動,那麼這一爐丹藥,只怕是都要毀了!

不動聲色的,柳凌山的手微動,朝著一個方向打了一個手勢,而後臉帶微笑的,目光看著另一方的劉流笛。

你這個傢伙,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高台上,夏肘緩緩收放著赤色琉璃木火的溫度,整個人的心神感知,都沉浸在煉丹爐鼎之中,不敢有絲毫大意。

很快,一絲若隱若現的葯香,就傳入了他的鼻子之中。

「快了,這三元丹的藥材都已經完全融化,只等它慢慢凝丹……嗯?」

想著,忽然夏肘臉色微變,因為就在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威脅感,甚至是讓他渾身汗毛倒豎。

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也從他的心底里冒出,順著他的脊梁骨,直衝腦際,讓他不禁有些頭皮發麻。

「不好!這是有人打算偷襲?」

電光火石之間,夏肘就已經猜到了這股危機感來自何方,有人在自己的後背,正以恐怖的暗器對著自己!!!

「柳凌山,你卑鄙無恥!!!」

夏肘心中大怒,他念頭一想,就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會突然有人拿著暗器,想要懟自己了。

肯定是自己剛剛表現得太秀,讓柳凌山這個傢伙覺得心如死灰,對於這次比丹的結局已經是到了絕望的境地。

所以現在,他就想要搞自己一波,讓自己這一爐三元丹煉廢!

「怎麼辦?!」

夏肘臉色一沉,他現在還在煉丹,如果因為這威脅而躲避的話,說不得,這一爐三元丹就真的廢了。

到那個時候,自己比丹輸了,那可就要為柳家效力三年啊!

啊不,一旦比丹輸了,只怕自己連向柳家效力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任務失敗了,自己直接就賣鹹魚去了啊!

小命都要不保!!!

「我干!這一下該怎麼辦?橫又死,豎又死,泥煤啊!」夏肘要哭了。

他現在躲也不是,一躲這爐三元丹就廢了,可不躲也不是,他感覺這暗器已經喵准了自己的哪一處死穴!

「滴滴!宿主莫慌,最強無敵diao炸天的狂武系統在此,怕毛?」

「滴滴!宿主可以選擇兌換一張一次性防禦符文,只需要一萬點狂武值,堪稱防暗器防老鼠的必備神器。」

「滴滴!宿主也可以選擇提升【長春丹訣】的境界,只需要提升到第四層,宿主的煉丹師境界,就能夠達到三流極品級,這樣哪怕是單手煉丹,也是易如反掌。」

三流極品級煉丹師?

執行長,您的嬌妻已到達! 系統的提示音一落,夏肘頓時就眼前一亮,想都沒有,直接就選擇了提升【長春丹訣】的境界。

幾乎是瞬間,系統的提示音落下。

「滴滴!消耗4000點狂武值,宿主直接領悟了煉丹法訣【長春丹訣】第四層境界!」

與此同時,一股有關【長春丹訣】第四層境界的玄妙信息,瞬間就融入到了夏肘的腦海,讓他眼中精光冒閃。

…… 咻!

就在這時候,一道輕微的破空聲從夏肘的身後傳來,順閃而至,卻是一枚細如毛髮的銀針,淬著閃閃發亮的劇毒。

感受到背後那股刺痛的鋒芒,夏肘眼中血煞猩紅閃現,體內一股狂暴狠戾的氣息瞬間爆發,渾身衝天的刀意大盛。

「給我破!」

夏肘單手控鼎,另一手成刀,瞬間被一股恐怖的血煞刀意包裹,毫不猶豫,直接轉身,怒斬而落。

鏗!

銀針都還沒有碰到夏肘,就已經被夏肘的刀芒給斬落在地,碰撞的瞬間,一道清脆的金鐵交戈之音響起。

夏肘臉色冰冷至極,目光往身後的方向搜掠,但是四周人山人海的,他也無法確定到底是哪個兇手。

「嘩!」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四周的人都嚇了一跳,隨即一片嘩然。

「有人偷襲!!!」

「這哪個殺千刀的玩意?在別人比丹的緊要關頭,竟然使用暗器偷襲,這也太踏馬的卑鄙無恥了!」

「完了完了!原本都已經是認為這夏肘少爺大逆襲,比丹完敗柳氏丹樓,哪知道到最後,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閃婚蜜寵:小嬌妻,甜又甜 「我怎麼感覺,這事情有古怪……」

有人小聲嘀咕了一句,卻是引得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高台之下的柳凌山的身上,臉色有些古怪。

此刻,柳凌山一臉的憤怒之色,渾身恐怖的氣勢爆發,怒吼一聲:「誰?」

「到底是誰?膽敢擾亂我柳氏丹樓舉行的比丹挑戰?!」

柳凌山一臉冰冷,對著一旁的一眾柳家守衛大手一揮,命令道:「都給我搜,我倒要看看誰的膽子這麼大!!!」

柳凌山目光掃視,其中那股冰冷至極的威勢,讓在場的人,都不敢與他直視,紛紛把目光移開。

「是,家主!」

一眾柳家守衛大聲喝道,隨即就兩兩散開,消失在人群之中,也不知道他們要找什麼,到哪去找。

「少爺!你沒事吧?」而跟隨著夏肘而來的朱大良等夏族守衛,則是紛紛色變,武器出鞘防護在夏肘的身邊。

他們也是沒有想到,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也有人刷這樣的手段!!!

「沒事。」夏肘微微搖頭,讓朱大良等人退下,卻是把帶著冷意的目光,投向了高台下的柳家家主柳凌山。

夏肘嘴角不屑一笑:「柳家主,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會玩這樣的手段!」

這時候,夏肘感受到自己的煉丹爐鼎微微一顫,很快,一股濃郁的葯香就傳入了他的鼻子之中,讓他笑了笑。

然而聽到夏肘的責問,柳凌山卻是臉色一沉,目光不善地看著夏肘:「夏族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遭遇意外,我也很是憤怒的,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這要是萬一你有什麼意外死了,那麼傷害的豈不是我們柳家的聲譽?」

「你以為就憑著這一場小小的比丹,就能夠讓我拿柳家多年來的聲譽,來作賭注?你想多了!!!」

「我柳凌山是輸不起的人嗎?」

「開玩笑!你問一問整個磨西城的人,在這磨西城裡,誰能夠讓我柳凌山輸不起?沒有!!!」

柳凌山一本正經道,隨即怒色消失,轉而有些遺憾道:「放出暗器的兇手,我會幫你全力追尋的!」

「你現在,還是先看看你這一爐三元丹到底有沒有受影響吧。」

「否則的話,影響最後的比丹結果就不太妙了。」

看著柳凌山這個模樣,夏肘氣得眼皮子直抽動,沖著柳凌山低聲嘶吼:「干!我踏馬想揍你怎麼辦?」

柳凌山不為所動,當沒聽見,心裡不但是沒覺得憤怒,反而有著一股暢快感,略施手段,就能夠逆轉乾坤。

這樣的幕後黑手的故事,雖然說不足為人道,但是卻讓他非常痛快。

哭吧哭吧,等你比丹輸了,到時候就要為我柳家效力三年!

這三年,我不會白白浪費你那實力,和你那煉丹師境界的!

我可以保證,只要你不死,那麼就只能夠成為我柳凌山的力量,就只能夠成為我柳家的一個低賤的狗腿!!!

這時候,劉流笛已經停止了煉丹,他的這一爐三元丹煉製成功。

對於夏肘遇襲的事情,劉流笛也是聽到了動靜,此刻看著夏肘那冰冷的臉色,不由得暢快地笑道:「哈哈哈!我看你也應該煉丹結束了吧?」

「那麼,也是時候拿出你的丹藥,來和我的對比一下,看看這次的比丹,到底誰的丹藥價值更高!」

劉流笛笑著把他的五枚三元丹裝起來,這三元丹比起道藏丹要難煉製一下,所以他全力發揮,也只能凝丹五枚。

等到把丹藥裝好,劉流笛就擺放在身前的架子上,把一眾柳家煉丹師請上來,當著眾人的面評定最終的價值。

一萬九千兩銀子!

普通的道藏丹一枚大約價值上千兩,接近優品品質的道藏丹,大約價值一千五百兩銀子,六枚就是九千。

而普通的三元丹,一枚大約是價值二千兩銀子,劉流笛實力有限,只能夠煉製出普通品質的三元丹。

所以五枚普通的三元丹,總共價值一萬兩銀子左右。

加起來,就是一萬九千兩銀子!

「怎麼樣?把你的道藏丹拿出來評定一下吧,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了。」劉流笛評定完之後,就催促夏肘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