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哎,我早料到這萬法宗有備而來了,不然就不敢如此大膽登門拜訪了。」柳郡王微微嘆了口氣,從手下傳來的信息來看,抓住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之人,這萬法宗撤退的竟然如此徹底,幾乎將整個宗門都搬走了,數百萬的弟子在短短的一天之內全部撤走。

「郡王,數百萬人不是想撤退就能夠撤退的,看來他們早就有了撤退的計劃了。」

夢武將軍突然開口說道:「難怪白天翔那不知好歹的東西敢打郡主的主意。」

柳郡王目光不由凝視起來,冰冷的話語從他口中發出:「我女兒豈是一個廢物能夠窺視的,我們柳郡府早晚會和魔天郡一戰的,雙方最近幾年在邊疆的摩擦是越來越大了,如此下去豈能讓百姓心安。」

周丹聞言不由輕輕點頭,俗話說國以民為本,如果不能終止戰爭,自然會失去民心。

「那郡王有何計劃?」夢武將軍面色恭敬道。邊疆的摩擦事小,一般也就一些小兵小將在敵對,還不至於出動柳郡府的將軍級人物,他夢武向來為守護和平而生,誰敢擾亂柳郡府的太平夢武就不會在顧忌什麼。

柳郡王淡淡一笑,道:「兩國交戰必有輸贏,即便我們柳郡府贏了也會損失甚大,此事需要奏明帝王,讓其監督,到時候輸的一方要傾力賠償勝者一方。」

對於柳郡王的話,周丹也明白了數分,諸侯國之間的摩擦在所難免,但諸侯國之間即便發生戰爭勝者一方也不可能吞併敗者,畢竟是陸亞帝國才是領袖,統治著三百六十個諸侯國,每一個諸侯國對陸亞帝國來說都極為重要。

陸亞帝國可以允許一年乃至十年之內,有某些諸侯國彼此交戰,但絕對要有一個度,勝者不可吞併敗者的國土,打破三百六十個諸侯國之間的秩序。

如今柳郡和魔天郡若是真正交戰,也必須在陸亞帝國的監督下進行對戰,這也是陸亞帝國治理國家的一個重要手段。

諸侯國之間的戰爭畢竟有一方會是勝利者,兩方交戰可以不斷的促進彼此的作戰能力,間接性的提高陸亞帝國的整體水平。

勝者一方不但可以獲得豐厚的賠償,還可以得到陸亞帝國皇族的讚賞,甚至會下令敗者一方淪為勝者一方的奴隸國,雖然不是名義上和吞併,但已然無限接近這個含義了。

柳郡王突然開口說道:「我們柳郡太過於安逸了,這數十年來各方勢力都在蠢蠢欲動,藉助這次機會也是時候進行內部整頓了。」

「末將明白。」

女神的貼身高手 夢武身為柳郡府的將軍自然知道柳郡內部的情況,偌大的一個諸侯國看似和平其實各方強大的勢力已經在蠢蠢欲動了,畢竟這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若是在柳郡之中出現堪比柳郡府的勢力甚至還要強大的勢力,那麼柳郡王便需要下台,換上新的郡王,這也是陸亞帝國的不成文規定。

柳郡王收起笑容,看向周丹,突然說道:「盤西山也是我柳郡一處極為重要的地方,盤西宗身為盤西山的霸主卻歸順萬法宗,而今萬法宗已在我柳郡除名,這盤西宗也沒必要繼續當這個所謂的霸主了。」

周丹心中微動,對於柳郡王的話中意思隱隱明白了什麼,但他卻未開口。

柳郡王微微一笑,這少年所表現出來的沉穩以及膽量都是絕佳的,很是難得。

「夢武接令。」柳郡王突然下令,神色略微嚴肅的說道:「由你親自率領五萬鐵騎兵跟隨著周丹前往盤西山,收服盤西宗!」

「末將領命!」夢武先是一個錯愕,旋即便接令。

「記住,盤西宗若是反抗,不願意臣服。」說到這,柳郡王神色頓時陰冷了下來,「殺!」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末將領命!」

周丹感激的看了眼柳郡王,儘管此時後者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異常震驚,還是極為感激的說道:「謝謝柳郡王。」

柳郡王收起殺氣,看了看周丹,說道:「我柳葉天膝下無子,若是不嫌棄可否做我的乾兒子?」

周丹一怔,就連夢武也在此刻顯得錯愕,滿臉複雜的看著周丹。

「父王,你怎麼隨便認兒子啦。」柳雪兒不滿的跺了跺雙腳,一臉生氣的樣子,似乎很不滿周丹成為她父親的乾兒子。

「柳郡王,多謝你的美意,但這件事必須我父親同意才行。」周丹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拒絕了,雖說有一個強大的義父當靠山是一個極為不錯的選擇,但對周丹來說,獨來獨往的生活才是他最嚮往的。

「呵呵,這件事你就放心吧,我和你父親也是八拜之交,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柳郡王見周丹拒絕,突然爆料出一道驚人的消息,令周丹身軀一顫。

他的父親竟然和柳郡王有八拜之交的情義?那豈不是說他父親和柳郡王關係極為鐵了?

「柳郡王,此話當真?」周丹不得不問,若是真如柳郡王所說,他和周秦有結拜之義,那麼周丹自然沒有理由在拒絕了。

「自然當真。」柳郡王並沒有因為周丹的質疑而生氣,反而一臉含笑的看著周丹,臉上儘是讚賞之色。

「義父,受孩兒一拜!」周丹屏住呼吸,跪拜在地上,對著柳郡王行駛了一極為標準的禮儀。

「哈哈哈,好,好。」柳郡王笑得很開心,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開心過了。

「我柳葉天終於后兒子了,周秦大哥,以後我們的兒子成就絕對會在我們之上的,我保證!」柳郡王仰天長嘯,眼角邊竟然出現了一絲濕潤,堂堂諸侯國國主竟然激動的落下感動淚水。

「雪兒,還不快快拜見你大哥。」柳郡王哈哈一笑,對著柳雪兒說道。

「哼,他才多大,不是我大哥。」柳雪兒嘟起小嘴,不滿的說道:「父王以後就有兒子了,再也不需要我這個女兒了。」

「你個傻丫頭,胡說什麼。」柳郡王故作一臉怒容瞪了眼柳雪兒。

柳雪兒終於憋不住輕笑了起來,而後對著周丹甜美笑道:「小妹拜見大哥了。」

柳雪兒之前就是開玩笑的,她能見到自己的父王如此高興她自然也很高興,而且她對周丹極為有好感,畢竟若是沒有她,她今天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小妹免禮!」周丹畢竟兩世為人,柳雪兒之前的表現他自然知道其是故意的,而現在這一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拜見公子。」夢武當即行了一個大禮,如今周丹已經是柳郡王的義子了,若無意外,將來的柳郡王會是眼前這少年繼承的,陸亞帝國向來都是世襲制,而且都是由男性接管父位,柳雪兒雖然是柳郡王的親生女兒,但畢竟是女性,終究要嫁人,但周丹卻是不同,他不僅能夠接管柳郡王的位置,還可以成為一方諸侯,前途不可限量。

「為父也沒有什麼好東西給你,這枚二品丹藥你便拿著,待你要突破源天境便可服用。」柳郡王很是開心,倉促之下根本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送給周丹,而今他手頭上最為珍貴的便是一枚二品丹藥了。

周丹心中大吃一驚,柳郡王一出手便是一枚二品丹藥,要知道如今九洲大陸煉丹師幾乎是滅絕了,也就是說成品的丹藥是極為稀少罕見的,沒想到柳郡王竟然會給他一枚二品丹藥,這令周丹心裡是相當感動。

只是這丹藥實在太過於貴重了,周丹不想接受。「義父,此物太過於珍貴,孩兒萬萬不能收。」

「既然是我義子就不要跟我來這一套,趕快收下,等你回來我會為你舉辦一場巨型慶典,喜慶你成為我義子!」

周丹不好意思再拒絕,「謝過義父。」

今天的情況完全出乎了周丹的意料,原本只是想藉助柳郡府的遠距離傳送陣抵達柳州學院,卻沒想到誤打誤撞成為了柳郡王的義子,這讓周丹頓時感慨了起來,世間的事情果然世事難料啊。

「去吧,等你回來便是我對外公布你是我義子的事情。」柳郡王相當的開心,周丹不管是在悟性上還是在修為上都極為強悍,最重要的是對方還是他結拜兄弟的兒子。

「是。」周丹也很激動,這一次完全可以大張旗鼓的返回盤西山,不用在像之前躲躲藏藏的潛逃,他周丹如今不用在忌憚盤西宗了。

如今有了柳郡王的支持,盤西宗最周丹來說僅僅只是跳樑小丑。

「夢如芸,我們的賬也是時候清算了。」

一直隱藏在周丹內心深處的一股仇恨直接湧出他的體外,他周丹為何會被廢,為何總是被盤西宗的弟子刁難,為何需要躲躲藏藏,這一切在外人看來是周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但在周丹眼裡,沒有誰比他更清楚,這一切的幕後策劃人乃是他的初戀女友,夢如芸搞的鬼! 數個月的擠壓彷彿在這一刻全部被周丹給釋放了出來,那衝天而起的強烈殺意令在場的人心中一驚。

柳郡王更是眯著眼,面色平靜的看著這自己剛收的義子,如此強烈的殺意甚似有天大的仇恨,但柳郡王卻沒有詢問,因為若是周丹想說早就說出來了。

一陣強烈的殺意過後,周丹終於恢復了平靜,這才對著柳郡王微微施禮,為自己之前的變化感到抱歉。

「若真有什麼天大的仇恨,我可以在給予你五萬鐵騎兵,總共十萬鐵騎兵,由你親自指揮,夢武輔佐你。」柳郡王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周丹說道:「你現在已經是我柳郡王的義子,凡事必然不能吃虧。」

周丹面色一怔,看著身前著高大神武的中年男子,心中充滿複雜之味,他只不過是剛認柳郡王為義父,柳郡王卻對讓喜愛有佳,瞬間便給他統領十萬鐵騎兵的權利,這十萬鐵騎兵可足足佔了整個鐵騎兵營的十分之一的力量啊。

這完全顛覆了周丹前世所見識過的義父義子之情,甚比親兒子般的待遇還要好。

單單柳郡府的名號就足以讓盤西宗低頭了更別說五萬鐵騎兵,周丹似乎可以看到自己而今抵達盤西宗,連盤西宗的宗主都要親自出來迎接那場面,舉宗迎接,那氣勢,那陣容絕對是難得一見的。

周丹甚至認為他如果要求盤西宗當眾處死羅天成這核心大弟子只怕盤西宗都會願意,統統不在話下。

當然,若是盤西宗願意臣服,周丹也不可能會這樣做,畢竟他也要為柳郡府著想,柳郡府而今要全力整頓整個柳郡,需要極大的力氣,能夠不多費勁自然是最好的,若是真的做的太過強硬了,難免個別勢力會拚死抵抗的,到時候柳郡府就會有所損失。

「義父,五萬鐵騎兵已然足矣。」周丹拒絕了,他不能一下子抽調鐵騎營的十分之一力量,畢竟五萬鐵騎兵雖說人數上較少,但盤西宗畢竟是柳郡的勢力,反抗的幾率不大。

若是盤西宗真的要反抗,十萬鐵騎兵也不夠,畢竟這盤西宗乃是一個數百萬規模的大宗門,宗門之中強者林立,豈是十萬鐵騎兵能夠收服的。

柳郡王也是淡淡一笑,彷彿周丹的變現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說道:「盤西宗的宗主名為岳雲飛,倒也算是個人物,他對我們柳郡府也算恭敬,問題最大的還是盤西宗宗門內一名老怪,此人行事一意孤行,完全憑藉自己的意願在做事,雖也強求不得。」

說著,柳郡王便手寫了一封信交予周丹,道:「盤西宗那老怪實力不算弱,是二品天尊級人物,如果盤西宗真的反抗了,五萬鐵騎兵也僅僅只是炮灰,這樣吧,我讓一名地境界的將軍隨著你去,暗中保護你。」

周丹先是一愣,而後是大喜,因為這地境將軍同樣是天尊級強者,也就是通天境,只不過這地境的境界劃分卻是九洲大陸所有的強大帝國統一命名的,人境實力的將軍是一至三品天尊,地境實力的將軍便是四到六品的天尊,至於所謂的將領便是天境將軍層次了,其實力堪稱恐怖,是七至九品層次的。

如今柳郡王命一名地境的將軍隨身保護他,至少是四品天尊,哪怕盤西宗的老怪物反抗,那麼這地境級將軍就能夠全力鎮壓,順路成章收服盤西宗。

周丹面色不動,說道:「謝謝義父,此次孩兒定將盤西宗給收服。」其實周丹說這句話和等於沒說一樣,地境級的將軍出馬自然如同喝水般容易。

不過柳郡王卻是極為滿意的看著周丹,心裡暗暗感嘆,這義子果然不同尋常,做事極為沉穩,不急不躁,是一個做大事的人。

「木格將軍,來我這一趟。」

柳郡王的聲音穿過遼闊的大殿振射出去,宛如一道颶風席捲整個柳郡府。

一間寬敞明亮的大院之中,一名模樣花甲之年的老者正和數名身穿鎧甲的幾名將士指導著如何場上作戰,而就在此時,老者雙耳輕微的挪動,便放下手中的地圖。

「今天講解就到這裡吧,我還有事就先這樣了。」話音一落,老者的魁梧身軀早已消失在大院之中。

嗖~

一道清風吹起,一道人影便出現在大殿之中,正是之前那名老者。

「郡王,何事?」老者對著郡王微微行了一禮。

「營長!」夢武將軍看到老者時不由的驚呼出聲,連忙單膝跪在地上。

八零嬌嬌女 於此同時周丹也是瞳孔一縮,眼前這老者說出現就出現,他竟然毫無察覺,即便是縮地成寸都會令空間產生漣漪,而老者的出現卻沒有半點動靜。

柳郡王微微一笑,罷了罷手,道:「今日我有一事需要你幫我去做下。」

老者不由的露出疑惑之色,柳郡常年處於和平時期,需要他出手的事情可是不多的,不由的好奇問道,「郡王請說。」

然而柳郡王卻是不急著回答,而是指著周丹說道:「來,我先和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義子,名為周丹,是我結義兄弟周秦之子。」

「恩?」老者微微動容,看向周丹的神色多出了一絲異常之色,「末將木格,參見公子。」

周丹大驚失色,這可是連柳郡王都對其態度可嘉的老者,當即不敢有絲毫架子,連忙恭敬回應,「前輩嚴重了,叫我周丹即可。」

「好了,你們兩就打住吧。」柳郡王淡淡一笑,而後看向木格的面色逐漸的嚴肅的了下來,「之前魔天郡王的一道靈身降臨這裡,不過已經被我滅殺了。」

「什麼?魔天郡王難道忍不住要動手了嗎?」老者木格也收起了笑容,這魔天郡王是什麼人,就是他都極為忌憚,當即說道:「郡王,難道此次喚我來便是這事?」

柳郡王連連搖頭,神色略顯輕鬆的說道:「若是魔天郡要與我柳郡開戰倒也沒什麼,早晚都會有一戰的,但而今我們柳郡之中竟然出現了叛徒。萬法宗便是其一。」

老者木格不由一怒,「該死!」。接著說道:「這萬法宗真是給老天借膽子了,竟敢背叛我們柳郡,老夫這就去將萬法宗宗主給擒來。」

「不用了,萬法宗在我們柳郡之中雖說算是一級的勢力,但僅僅一個還不足掛齒,如今萬法宗的宗門已經被我給囚禁住了。」柳郡王補充道:「至於今日叫你來倒不是這件事,除了準備好一戰之外,便是開始整頓我們柳郡那些蠢蠢欲動的勢力了。」

老者木格當即恭敬說道:「郡王放心,既然魔天郡要與我們開戰我們柳郡也無需在忍耐,我這就去調查到底有哪些蠢蠢欲動敢背叛我們柳郡的勢力。」

「不急。」柳郡王卻是一笑,淡淡道:「這殺豬何須用牛刀,整頓之事便讓夢武去做就是了。」

「而我們既然要開始整頓自然要有一個先例,而且這個先例必須要以雷霆之勢給拿下來。」

「這是自然。」老者木格並沒有反對,柳郡王說的的確極為有道理,以雷霆之勢鎮壓第一個蠢蠢欲動的勢力,如此一來便能震撼住那些早已有謀反之心的大勢力,到後期的整頓就可以變的極為輕鬆。

「不知道郡王想要拿哪個勢力開刀?」

既然決定要動手,木格也知道這首個被開刀的勢力肯定不會太弱。

「投靠萬法宗的勢力大大小小也有數十個,不過想要收服這數十個勢力並沒有多大的難度,但這數十個勢力之中也有一些相對比較辣手的。」

「恩?」木格老者眉頭一皺,而後說道:「郡王的意思是拿盤西宗開刀?」

「若是我沒記錯,盤西宗的宗主岳雲飛對我們柳郡算是恭恭敬敬的。」老者木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對於郡王的決定感到疑惑。

「非也,這倒也不算是動手。」柳郡王淡淡一笑,「雖說這岳雲飛算是個人物,但盤西宗的決策人並非是他,此次萬法宗既然已經被我們柳郡府趕出柳郡,對方肯定會做出一些什麼事來。」

老者木格鬆開緊皺的眉頭,淡淡一笑,「我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吧,若是那老怪物要反抗,我便將其鎮壓。」

「如此甚好!」柳郡王哈哈一笑,「不過這一次我是派我義子前去立威,好讓世人都知道周丹是我的義子之事。」

老者木格微微點頭,他已經明白了,當下看向周丹,「公子,末將便隨你去盤西宗走上一遭。」

周丹當即露出一笑,很是恭敬的回應,「那就有勞前輩了。」

「既然如此,夢武,你便率領十萬鐵騎兵一同前去。」柳郡王當即下令,命令夢武率領十萬鐵騎兵為先鋒部隊,前往盤西宗。

「末將領命!」夢武當即離開,調來十萬鐵騎兵在柳郡府的巨大空地之中集合起來,等待出發。

而周丹在老者木格的陪同下,率領著整整十萬鐵騎兵,陣容巨大,氣勢洶洶的走出柳郡府,朝盤西山的方向駛去,目的地盤西宗! 這一日,整個柳郡城都被震動了,因為他們看到了整整十萬鐵騎兵浩浩蕩蕩的走出柳郡城門。那氣勢,前所未有,這可是數十年都未曾發生的事。

「柳郡府這是要幹什麼?難道要開戰了?」

「天下看來又要不太平了,我們的郡王可能又要和鄰國交戰了。」

「多少年了,我們柳郡終於要大發神威了。」

……

各式各樣的喧嘩聲響起,有的再為柳郡府的動作感到擔心害怕,有的則是熱血沸騰,希望真有戰爭發生。

周丹身處十萬鐵騎兵正中間,他自然不知道如今這陣勢已經讓柳郡城處於震驚之中了。

「快了,這一天終於要來了。」戰車之中,周丹握緊雙拳,那略顯稚氣的臉頰閃過一道堅定之色。

「我本以為這一天需要很久很久,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就到來了。夢如芸你等著,等著我來。」

自從將自己當成為周家的一份子,周丹便立志要將陷害於他的人統統找出來,這是靈魂深處極為渴望的一件事,也是之前的「周丹」臨死時最為不甘的心愿,而今周丹便要了卻這一因果,做回真正的自己。

「夢如芸,羅天成,你們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無論你們怎麼想都不會猜到而今我是柳郡王的義子。」

因果循環,夢如芸再怎麼也想不到如今的周丹早已不是年少無知的周丹了,不是那個三言兩語就能夠隨便糊弄過去的痴情男子了。

如同潮水的記憶湧現出來,周丹的雙眸逐漸的泛紅,腦海中的畫面,他能看到兩名絕佳年輕俊逸俊美的少年少女,他們彼此手牽著手,站在巨浪前,對天起誓,這輩子一定要在一起,直到海枯石爛,不離不棄。

「呵呵,不離不棄。」周丹冷然一笑,「雖然我不清楚你為什麼會這樣,但一切終究會水落石出的。」

十萬鐵騎兵如同颶風般,捲起滔天的灰塵,風風火火進入兜率山,一路踩踏而過,而兜率山的生靈也不敢出現在鐵騎兵面前,全部戰戰兢兢的躲在遠處。

「走出這兜率山便抵達盤西山附近了,全速前進,直逼盤西宗。」身材魁梧的夢武坐在戰馬上方,舉起手中的長劍,而後命令全軍全速前進。

終於,在全速前進下,一天後,十萬鐵騎兵來到盤西宗宗門之下,圍住那最大的巨峰。

盤西宗宗門之中,大殿之內。

「這萬法宗真是該死,跑了竟然連通知一下都沒有,這下子晚了,柳郡王已經盯上我們盤西宗了。」大殿之中,一名老者面露焦急之色,此人是盤西宗的一名德高望重的長老。

「這柳郡王也太不將我們放在眼裡了,居然只派來十萬鐵騎兵,難道真以為這十萬鐵騎兵就能夠令我們盤西宗害怕?」

此時大殿之中足有十名老者,一名中年男子,而說話之人正是兩名老者。

「此事你們怎麼看?」中年男子位居最高,赫然開口詢問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