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哦。」

聽爺爺說沒有什麼事情,韓璐便放下了心來繼續慢慢的吃起了自己的飯來。

武學天賦系統 「這是怎麼回事?」

見孫女轉過了頭,韓玉琦的臉上的笑容,立時便漸漸的凝固了,眼神之中,有一道淡淡的殺氣在漫延,說完不待蕭易說什麼,便又直接道,「你和我上書房。」

「小璐,我和蕭易上去書房坐一會,你先慢慢吃飯。」

和正在吃飯的韓璐說了一聲,韓玉琦便轉身直接向著二樓走去。

「哦,好的。」

韓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有些奇怪爺爺為什麼要帶蕭易去書房,在客廳里談不就挺好的么,但是她還是並沒有問,她知道爺爺帶蕭易上去,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蕭易,你現在和我說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

跟著韓玉琦,來到他的書房之中,蕭易還來不及打量一下他的書房的特點,韓玉琦便已經直接轉過了頭,開始詢問了起來。

「是這樣的,今天下午,我們去了雲山……」

蕭易點了點頭,開始把下午的事情,講述了一遍,最後把自己的猜測和分析也說了出來,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韓玉琦道,「所以,現在的情況,我很難確定,他是針對我的,還是針對韓璐學姐的,我建議韓老在最近一段時間,還是加強一下韓璐學姐身邊的安全防護。」

「豈有此理!」

聽完蕭易的講述,韓玉琦的一張老臉,已經綳得緊緊了,臉色,也變得鐵青了起來,枯瘦的手掌,狠狠的一巴拍在書桌上,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凌厲的殺氣。

看著韓玉琦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的殺氣,以及他的臉上,和他一貫以來的那種慈眉善目,幾乎完全像是兩個人一般的神情,蕭易的心中,不由得感嘆了一番,果然,這些世家的家主,每一個都是相當不簡單的,沒有一個人,是一個善茬。

慈眉善目,只是因為,他們平時大多數的時候,都把自己的殺氣,收藏了起來,當有人觸及到了他們的逆鱗的時候,他們便會變得無比可怕了起來。

對於韓玉琦,韓璐無疑就是他的逆鱗。

拍完桌子之後,韓玉琦頓時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轉過頭,向蕭易道了一聲歉,「不好意思,蕭易,我有些失態,你放心,這一次的事情,我一定會嚴查到底的,不論是針對你的還是針對我們家璐璐的!」

「哼哼,我倒要看一看,到底是什麼人,膽敢在我6市,對我韓家的人出手,這些年來,我韓玉琦一向以人為善,難道,他們還真的以為,我韓玉琦已經老了,不能動了嗎?」

說話之間,韓玉琦的身上的氣勢,再一次的暴漲了起來,一雙渾濁的老眼之中,暴射出了一縷可怕的精光。

韓玉琦多年養成的那種威嚴之勢,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此時站在他的面前的,不是蕭易,而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的話,恐怕都已經直接雙腿發軟,打顫,站都站立不穩了,就連蕭易,也暗暗的心驚,沒有想到,韓玉琦一介普通人,竟然能夠散發出這麼可怕的氣勢,由此,他也依稀的可見,韓玉琦當初年輕的時候的風采,這肯定也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同時,他的心中,也知道,這一次,韓玉琦是動了真怒了,只怕,g市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很可能又會是一輪暗潮洶湧了。

不過,這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他也真心的希望,韓家能夠尋找到一些那個殺手的信息,另外,他的心中,也隱隱的對於韓家的真正的底蘊,產生了一絲好奇。

趙韓李曾,四大家族,韓家排第二,但是從他從一些渠道了解的信息來看,韓家卻非常的尋常,非常的低調,不論是政商還是各界,他們似乎都是並不是特別張揚,甚至以前隱隱的都讓人感覺,比李家還不如,比曾家亦稍遜。

「蕭易,你剛才說,你們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候,被山風吹了一下,所以平安的落到地上,逃過了一劫?」

正在蕭易的心中思索著韓家的情況的時候,韓玉琦的臉上的神情,卻是一瞬間消失無蹤了,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神色,望向了蕭易。

「啊,是的。」

蕭易沒有想到,韓玉琦會突然提到這件事情,一時之間,毫無防備之下,不由得愣了一下,幸好他的反應夠快,嘴裡脫口而出,說完,他下意識的抬起了頭,望向了前面的韓玉琦,看著韓玉琦的臉上,那一絲古怪的眼神,臉上的神情,頓時不由得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

「看來,我們家璐璐,還蠻有一些運氣的嘛,這一陣風,起得可真是及時呢。」

韓玉琦看著蕭易,眼裡的笑意,越發的濃郁了。

「那個……是啊。」

聽著語氣之中,帶著明顯的若有所指的韓玉琦,看著他的眼裡的戲謔的神色,蕭易的臉色,更加紅了,眼神,更加不敢和韓玉琦對視了,他知道,韓玉琦肯定是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了,從一開始,他便知道,韓玉琦肯定不可能像韓璐和那些普通人那樣,容易被他騙過去的,但是有一些事情,他是打死也不能鬆口的,所以,他還是只能硬著頭皮,當作沒有聽出來韓玉琦的話里的所指。

反正,不管韓玉琦怎麼想,他就是不承認。

「蕭易,隔了幾十米,你都看得那麼清楚,蕭易,你的眼力,可真的很不錯呢。」

韓玉琦反倒沒有想到,蕭易會這麼嘴硬,他都說了這麼明顯了,蕭易竟還擺明了一副死咬到底的樣子,愣了一下之後,他的心中,鬥志也被燃燒了起來,望著蕭易,嘴角帶著戲謔的神色的道。

「那個,我的眼力,一直都是比較好的。」

蕭易的額頭,汗水一下子就開始冒了下來,剛才看韓玉琦好像聽自己的講述,聽得非常認真的樣子,可他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細心,這些細節都注意到了,而且當時他聽完之後,他便直接針對了那個殺手,好像根本就沒注意這些細節的樣子,卻不想竟然記得這麼清楚。

「是嗎?蕭易你居然還懂得強弩,對於殺手,好像也頗有了解和研究呀,看來,蕭易你見識也很非凡嘛。」

韓玉琦舉起食指,摸著鼻子,看著前面額頭已經開始冒汗的蕭易,心中浮起一絲得意的冷笑了起來,臭小子,居然敢和我老韓玩心眼,你還嫩著呢,我倒要看一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這個……」

蕭易的後背,一下子便濕透了,剛才急切韓璐的安全,生怕韓玉琦不夠重視,他一時根本就沒有留神,直接就把不少不該講的話,也全都講了出來,卻不想韓玉琦這時竟然全都逮住了。

「篤篤。」

就在蕭易滿腦門的汗水,不知所措,幾乎就要潰敗的時候,兩道悅耳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聽到敲門的聲音,蕭易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如逢大赫的神情,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這個敲門聲,來得實在太及時了。 (第一更送上,各位親們早上好,我知道,我每天都要這麼喊一下月票,彷彿無病呻吟,也沒有什麼力度,大家早已麻木,都直接當沒看到了,甚或有些不勝其煩了,然則,到現在,已八百多章,二百多萬字,進入了一個相對倦怠的時期,真的需要一些小小的動力和激情!所以,真的希望有月票的朋友,支持一下!)

——————————————

「是璐璐,進來。」

韓玉琦愣了一下,臉上的神情,露出了一絲不甘的看了一眼整個人鬆了一口氣的蕭易,這個子,本來已經逼得他無路可退,非要認輸不可的了,居然要讓他逃過一劫了,但是聽到門口又一次響起的敲門聲,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一絲遺憾的對著門口說了一聲,這個時候,到他的房來的,除了韓璐之外,也不可能有別的人了。

「爺爺,我吃完飯了,你們要喝一點什麼茶嗎?我去幫你們煮點茶。」

走進門來的,正是韓璐,韓璐並沒有感覺到,房內的氛圍,臉上帶著一絲柔和的神情地道。

「那個,不用了,學姐,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改天再來叨擾。」

韓玉琦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蕭易已經迫不及待的開聲了,開玩笑,這個時候,哪裡是留下來喝茶的時候,再說了,喝茶這東西,他可真的是怕怕了,上次趙家老爺子那。一喝就是一下午,這大晚上了。喝一下茶,還不知道喝到什麼時候呢。

「啊,這麼急?」

韓璐愣了一下,臉上帶著一絲不舍的道。

「是啊,蕭易,難得過來一次,多坐一會嘛。我們一見如故,我們還沒有聊夠呢,我還有很多的問題,都還沒有來得及向你請教呢,喝兩杯茶再走,我告訴你哦。小璐煮茶的技術。可是超一流的。」

韓玉琦也臉上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的神情,望著蕭易道。

「那個,謝謝韓老和學姐的熱情挽留,但是今天時間真的不早了,改天再過來品嘗學姐的手藝。」

聽到韓玉琦的話語,蕭易的額頭,汗水頓時更是冒了出來。趕緊的道。

「那……既然這樣,我送你。」

韓璐儘管非常的不捨得,但是看出蕭易著急離去的樣子,也只得無奈的道,不再挽留。

「這……學姐,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蕭易還以為韓璐要送自己回家,連忙擺手拒絕道。

「我只是送你下去。不是送你回去的,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韓璐見蕭易慌張的樣子。知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笑了一下道。

「那……就麻煩了。」

聽到韓璐的話。蕭易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韓老,那我就告辭了,其實,有些事情,非蕭易有意欺瞞,實有不得已苦衷,望韓老見諒。」

臨出門的時候,蕭易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頭,一臉歉意的真誠的向韓玉琦說了一聲。

韓玉琦本來心中還在多少有些鬱悶,就這麼讓蕭易離開了,卻沒有想到,蕭易會突然之間,過來和他這麼說一聲,頓時不由得愣了一下,待到回過神來的時候,蕭易已經轉身離去了。

「這小子。」

望著蕭易離去的背影,以及自家孫女臉上疑惑的神情,韓玉琦不由得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會心的微笑,他知道,蕭易剛才,已經是在變相的向他承認了那些事情了。

雖然,有些事情,其實,蕭易不承認,他也已經知道肯定是事實,已經是認定的了,但是蕭易承認了,這種感覺,還是多少有些不一樣的。

「他竟然真的是一個古武術修鍊者,年紀輕輕,醫術簡直可以用通神來形容,還是一個古武修者,對於那些殺手的世界,似乎也有非常多的了解,他究竟是什麼人?他的身上,究竟還藏著多少的秘密呢?」

隨著兩人的身影漸漸的消失,韓玉琦的臉上,笑容漸漸的轉化為了一絲沉思,他的腦海里,也浮起了幾乎和當初的趙道明一樣的疑惑,他的手裡,有著蕭易的不少的資料,但是卻沒有太多具體的,除了他來到g市之後的資料,在他到來g市之前的所有資料,他幾乎都完全查不到,即便動用最大的力量,也沒有能夠查到,即便是陳建國,他曾經試探過他的口風,似乎也對蕭易了解得並不是那麼全面。

和趙道明,以及所有的其他關注到蕭易,並且去查過他的人的感覺一樣,蕭易就像是突然之間,從石頭裡蹦了出來,出現在g市,然後便發生了一串又一串的奇迹,也引發了一次又一次的風暴。

當然,幾乎所有人注意到蕭易,都是在李家轟然倒塌之後,即便是他韓玉琦,真正意義上的注意到蕭易,也應該算是在那一場的風暴之中。

「蕭易,你剛才我爺爺說什麼?」

走到門口,韓璐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向蕭易問道。

本來她的心中,對於爺爺和蕭易兩人談了什麼,是並沒有這麼好奇的,但是蕭易臨出門的那一句話,卻一下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來。

「沒有什麼,只是他問了我一些事情,我實在沒有辦法回答他。」

蕭易笑了一下。

「哦。」

韓璐雖然心中非常好奇具體是什麼事情,蕭易為什麼會不能回答,但是見蕭易好像並沒有想要繼續談下去的樣子,猶豫了一下,她也便沒有繼續的問下去,而是開始吩咐早就已經等在那裡的司機,讓他把蕭易平安送到家。

「學姐,那……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謝謝你!」

來到那輛準備好的小車之前,蕭易拉開車門。向韓璐告別。

「好……蕭易,等一下。」

韓璐剛想要說好的,再見,但是話到嘴邊的時候,突然想了起來,還有一件事情,還沒有說。趕緊又叫住了蕭易道。

「嗯?學姐,還有什麼事嗎?」

蕭易微微愣了一下,轉頭望著韓璐。

「蕭易,這個寒假,你應該確定不回家了?」

韓璐認真的問道。

「應該不回家了,怎麼了?」

蕭易想了一下。似乎老頭子最近也並沒有聯繫他的跡象。應該也不會有突然的任務之類的了,今年過年,如無意外,最大的可能,應該都是留在g市了,便點了點頭,同時眼裡的疑惑更重了。不明白韓璐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是這樣的,你上次不是說,要尋找一本什麼古醫嗎?」

聽到蕭易肯定的答案,韓璐臉上,立時露出了一絲高興的神色。

「你有消息了嗎?」

蕭易的神情一震,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情,眼裡射出一道灼熱迫切的眼神的望向了韓璐,他要尋找的。正是那七針針法的後半部,後面五針的五針法。這套針法,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當初的時候,他便幾乎窮盡一切手段,在尋找,而隨著時間的一天一天過去,以及他對於這一套針法的使用越來越多,他越發的明白到,這一套針法,是多麼的逆天,多麼牛的針法了,對於這一套針法的渴望,更是日益的俱增了。

想象一下,光是七針,便已經是這麼的可怕,如果集齊了後面五針的話,那得是什麼樣的效果?白骨生肌?起死回生?蕭易真的不敢去想象,更何況,隨著蕭易對這套針法的領悟越發的深刻,他更發現,這並不僅僅是一套治病救人的針法,而且,其中似乎還蘊藏著一些其他的妙用!

雖然,他到目前,也還沒有搞清楚,這套針法中,蘊藏著的奧秘,但是其中有幾次他的功力的巨增,似乎都和這套針法有著莫名的關係。

「沒有。」

看著蕭易的臉上的神情,韓璐更加的確定了,那本醫,對於蕭易來說,非常的重要,心中多少有些遺憾,沒能夠幫他找到,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的搖了搖頭。

說完,生怕蕭易太過失望,趕緊便接著道,「但是蕭易,過幾天燕京有一場拍賣會,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也許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也不一定。」

這件事情,本來早上一開始的時候,她就要說的,但是後來想等到後面再說,結果今天一直玩得太開心,後來又遇到了那些事情,差一點便忘了說了,直到剛才,看著蕭易要離去的時候,才突然想了起來。

「拍賣會?」

蕭易微微愣了一下,臉上多少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情。

對於韓璐說的這個拍賣會,並沒有太多的期望,像那樣的古醫,本來就很難出世,像他們這等世家,尚且都無法找尋到,要是那些拍賣會上會出現的話,他早就去花錢買回來了,哪會找得這麼艱辛?

「對,蕭易,你別誤會,那個並不是一場普通的拍賣會,而是由燕京龍家舉行的,一年才一度的易寶大會,這個大會上出現的,絕對都是一般的拍賣會上極少出現的,人間頂級的寶物。」

韓璐也看了出來,蕭易的臉上的那一絲的失望,連忙解釋了一句道。

「龍家?」

聽到韓璐的話語,蕭易的心神,驀的震了一下,他的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了那一張清麗絕塵的臉龐,想起了那一襲白衣飄飄,有若飛仙的身影,一時之間,不由得怔住了。

不知道,她過得還好嗎?

這個問題,實在太傻了,這不是傻話么,天下第一家龍家的人,不論什麼東西,都應有盡有,又怎麼會過得不好呢? ——————

「是啊,蕭易,你可能不知道龍家,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家族,怎麼和你解釋呢,這麼說吧,蕭易,雖然,一般人很少聽到這個家族,但是這個家族,是絕對非常厲害的,像我們家這樣的,在他們的眼裡,就像是一隻螞蟻一般,這麼說,你能理解了嗎?」

韓璐見蕭易怔怔的呆住,以為蕭易並不了解龍家,完全沒有聽說過,不知道其厲害,於是繼續的苦口婆心的向蕭易解釋起來道,「這一次的易寶大會,由他們舉行,他們會邀請天下世家,一起參與,每一世家,都必須要拿出一個寶物,進行交易,所以,這上面,有很多寶物,都是很出奇不意的,也許,在上面,可能找到你想要的那本醫書也不一定。」

「哦,什麼時候?」

蕭易回過了神來,望著一臉的似乎生怕他不信的神情的韓璐,笑了一下。

龍家,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這個世界上,雖然他絕對不可能算是最了解龍家的人,但是除了龍家的人,比他了解得更多的人,只怕也絕對不多了。

只是,他也並沒有和韓璐說什麼,韓璐現在這樣的認為,也更加好,本來,他便和龍家沒有什麼太多的交集,而他,也沒有必要,也不想讓人覺得他在借龍家的名氣。

不過,對於這個易寶大會,他卻是真的心動了,就算不能夠在那裡找到那本醫書。也可以去見識一下,也許會有其他的收穫也不一定!

「一個星期後。過年之前。」

韓璐見蕭易似乎產生了興趣,臉上立時帶著一絲期盼地道,「如果你要過去的話,我們可以一起過去,我和四叔,加上你,正好三個人。並不超過大會的規定。」。

「這……大會還有人數限制?」

蕭易愣了一下。

「是的,參加大會,必須要接到請柬的才行,持請柬參加,並且,每一世家。 福晉每天都在搞事情 出席人數。不得超過三人,所以,很多人接到請柬,都會非常的興奮,因為收到這個請柬,則算是意味著,他正式的被龍家列入世家了。」

韓璐點了點頭。眉宇之間,也露出了一絲的得意的神色,似乎對於韓家能夠收到這個請柬,頗為自豪,「我們韓家,也是最近這幾年才收到請柬的。」

「哦,原來這樣。」

蕭易點了點頭,然後又詢問了一些韓璐全文閱讀軒轅傳人闖都市。關於這個大會的一些詳細的規則,當聽完所有的一切。了解了這一場大會,竟然算是這麼莊重的會議之後。他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學姐,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

「不會,正好爺爺這次不想去,有你陪我們去的話,我想也會更好一些,我也有個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