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哼,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本來還打算讓你陪我睡一覺就算了,但是既然你不識相,那今天就讓大家好好爽一下吧。」

牛經理冷哼了一聲,臉色猙獰地一步步向陳麗走了過去。

「你……這裡可是公眾場合,你們不要亂來,救命……」。

看著一步步走來的牛經理,陳麗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眼裡滿是恐懼的神色。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敢這麼大膽,居然敢這樣亂來!

妃常狠毒 「哈哈……公眾場合?喊救命?你喊吧,外面的服務員,早就被我打發走了,這個廳的位置,本來就是很偏的,而且,這裡的隔音效果,是非常好的,就算是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過來的。」

看著嬌弱無助的喊救命的陳麗,又看著她那被職業套裙裹得線條畢露的玲瓏的身軀,以及那兩條穿著性感的高跟和黑絲的美腿,男子哈哈一笑,眼裡全是淫猥的神色。

「是么!」

然而,就在男子的聲音,剛剛落下之間,包房的門,忽然便砰的一聲,被踢了開來。

一個充滿了譏誚的聲音,響了起來。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你……你是什麼人!」

幾個人的臉色全都變了一下,目光猛的向著身後的的門口方向望了過去,待到他們看清楚站在門口的,只是一個看起來瘦瘦弱弱,斯斯文文的年輕人之後,臉上的神色,頓時重新淡定了下來。

陳麗的目光,也望向了門口,當她看清楚站在門口的人之後,她的臉上,神色幾乎呆住了。

她覺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

她居然看到,門口站著的,居然是蕭易?那個很厲害很厲害的神秘年輕人?

「蕭……蕭先生?」

帶著一絲不敢置信,她顫抖的聲音問了一句。

「陳經理,我們真是有緣呀,這麼快又見面了。」

蕭易對著陳麗微微一笑。

之前陳麗的那一番話,讓蕭易對陳麗重新有了一番認識,對她的印象。好了很多。

「蕭先生……真的是……咚!」

聽到蕭易的聲音,陳麗終於確定,自己並不是做夢。

面前的,居然真的是蕭易。

她的臉上。再也控制不住的湧起了一陣的激動和狂喜。蕭易真的出現在了這裡。

那麼,她就得救了。

她想要說一聲真的是你。但是一個你字還沒有說完,她的身形,便咚的一聲倒了下去。

牛經理他們在她的酒里,可放了不少的『佐料』。剛才她已經感覺到要到極限了,只是全憑一口氣,才一直硬撐著堅持到現在而已。

這會一口氣松下來,那藥效,立時便更加的強烈地發作了起來。

看著倒在地上的陳麗,蕭易的目光,變得有些冷厲了起來。

剛才在門口的時候。他已經聽到了裡面的牛經理幾人的話語,知道他們在陳麗的酒里放了『料』,就算是沒有聽到,以他的醫術。也一眼便看得出來,陳麗這是藥效發作了。

牛經理看著倒下去的陳麗,驟然抬起頭,目光凌厲地盯著蕭易,「年輕人,你現在出去,我們可以不和你計較你剛才的粗魯和無禮。」

為了今天的事情,為了達到目的,他謀劃了很久,甚至付出了比較大的代價,特意從一個道上的朋友那,搞來了那個據說是來自東瀛國的藥物。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到了最後關鍵的時刻,卻被破壞掉。

儘管從剛才蕭易和陳麗的對話之中,他已經知道蕭易和陳麗應該是認識的,但是他並沒有太在意,他相信,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這樣的一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年輕人,只要給他足夠的威懾,讓他知難而退,或者再加上一定的利誘,肯定可以讓他滾蛋。

「要是我不出去呢?」

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戲謔的神色。

他倒還真沒有想到,這些人的色膽還挺大的,到了這個時候,已經被他這個外人撞破了,居然看起來還不慌不忙的,而且,看起來,他們的眼神,居然還色心不死。

「小子,多管閑事,會死得很快的。」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識趣的話,不想死的話,最好還是趕緊滾出去。」

「…………」

旁邊的幾人看著蕭易,紛紛冷聲道。

「我還真不知道你們是誰。」

蕭易的嘴角的戲謔之色,越發濃郁,「但是我知道,我從來沒有滾的習慣。」。

「小子,你很有膽,但是,這個社會,光有膽,是沒有用的,聽你的口音,不是f市人吧。」

牛經理冷冷地望著蕭易,蕭易的表現,確實讓他有些意外,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年輕人,面對他們的目光,居然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膽怯。

「怎麼,你這是在威脅我?」

蕭易的目光,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牛經理。

「你這麼認為,也不可,或者,正準確一點,你可以當成一個建議,人在外地,最好還是小心一點。」

牛經理淡淡地道。

「聽起來,你在f市,很牛逼?」

蕭易望著牛經理。

「哼,牛經理可是天南集團f市分公司的副經理!」

「天南集團知道吧,哼!」

「還有,牛哥的弟弟可是我們f市狂龍幫的副幫主,你小子識相的話最好馬上給我們滾,若不識相的話,就別想要走出f市的地界了。」

「……」

旁邊幾人紛紛冷聲道。

「天南集團?」

那些人說的別的,蕭易沒有怎麼留意,但是天南集團這幾個字,卻是記住了,他的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的燦爛了起來,「你們說這位牛經理是天南集團的?」 “不錯,怎麼樣,知道厲害了吧,天南集團可是全球五百強,國內最知名的企業之一,在f市,牛經理可是f市市長的座上賓!”

站在牛經理旁邊的男子還以為蕭易聽到天南集團已經怕了,臉上的神色越發的得意了起來.

“是么.”

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來,這位牛經理,確實不簡單啊,一邊有黑社會的老大的關係,一邊又認識f市市長,簡直可以說是黑白兩道通吃,看來,我現在最明智的選擇,確實應該是趕緊出去了.”

“哼,你知道就好,現在就趕緊滾吧.”

男子以為成功把蕭易嚇走了,一臉得意地哼道.

“但是這位陳小姐,又是我的朋友,我這個人有一個特點,從來沒有放下朋友,自己走的習慣,怎麼辦?”

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指了一下倒在地上,臉上的神色開始發燙,嘴裡開始發出令人血脈噴張,動人心魄的呻吟的陳麗.

“小子,你耍我!”

男子的臉色一變.

他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自己被蕭易耍了,蕭易根本就沒有被他嚇走,剛才的話,根本就只是逗他玩的.

牛經理等人的臉色,也變得無比陰沉了起來.

這個小子居然如此不知死活,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咦,這你都知道了?看來你還挺聰明的嘛.”

蕭易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似乎聽到了什麼特別意外的事情一般.

“小子.看來,你是確定要管這樁閑事了?”

那個男子氣得臉色通紅.下意識便要衝上來找蕭易拚命,但是卻被牛經理攔住了.

牛經理一臉陰沉地望著蕭易.

“你可以這麼說.但我不認為這是閑事.”

蕭易聳了聳肩,”我覺得這是一樁為民除害,充滿了正能量和正義感的好事.”

“收拾他!”

聽到蕭易的話語,牛經理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冷厲,目光向著旁邊幾人示意了一下.

直接動手,是他最後的無奈的選擇.

如果可以,他並不願意選擇這種方式.

辣寵椒妻 畢竟動手之後,還是有一些麻煩的.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裁個大跟斗,而他的身份,是前途無量,一片光明的天南集團的一個副經理,如果不是很必要,他都並不願意沾上任何的麻煩.

不用他吩咐,剛才那個被蕭易氣得臉色發紅的男子,都早就想衝上去拚命了.一得到他的提示,他立時第一個便衝上了去,而其餘的幾人,也全都狠狠地向著蕭易沖了上去.

他們對於蕭易.都非常的不爽.

男人和男人本就是天敵,像蕭易這樣長得這麼斯文秀氣的男人,更是他們這些流氓的天敵.更何況,蕭易還破壞了他們的好事.而且,蕭易從進門之後.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囂張的神態,也是讓他們極度的不爽.

他們都卯足了勁兒,一定要狠狠的收拾這個小白臉.

讓他知道,管閑事,囂張是要付出代價的.

對於蕭易這個小白臉,他們都沒有放在眼裡,一個看起來這麼瘦弱的傢伙,再能打又能厲害到哪裡呢?

別說他們這麼三四個人同時上了,就算是他們一對一,估計也能夠輕鬆搞定這個小白臉.

同樣想法的,還有牛經理.

看著沖向蕭易的幾人,牛經理的嘴角,浮起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小白臉,也不看看自己的斤量,居然也敢隨便亂管閑事.

他已經開始在腦海里盤算,回頭收拾完這個小白臉之後,接下來怎麼處理後面的事情了.

這個小白臉不是和陳麗那個小賤人熟悉么,回頭搞完這妞,給她來幾張『精彩』一點的相片,就不信她還能怎麼樣.

想到陳麗,想到她的那玲瓏有致的身軀,想到給她拍『精彩』的照片的情形,他的眼神,頓時不由得變得熾熱了起來,小腹湧起一陣的熱流.

“砰砰砰……”

然而,就在他的腦海里開始幻想著接下來的美好,小腹熱流涌動的時候,一陣的砰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怎麼回事?

聽著這些聲音,牛經理猛的抬起頭,目光望向了場中央.

這一望之下,他的臉色,頓時傻了.

只見視線之中,只有那個小白臉的瘦長的身軀站在那裡,那張小白臉上帶著微笑,而剛才氣勢洶洶的衝上去,要圍毆他的那幾個他的同伴,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房間的各個角落.

怎麼會這樣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牛經理感覺自己的頭腦變得一片空白,有一種強烈的缺氧的感覺.

眼前的情形,已經超出了他的大腦的認知的範疇,他完全想不明白,他就僅僅是這麼一瞬間失神,一眨眼沒有看現場,怎麼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明明他的幾個同伴在圍毆那個小白臉的,.就算是飛出去,也應該是小白臉飛出去啊,怎麼就他們突然飛出去了呢.

“牛經理,你的同伴好像不怎麼經打啊.”

蕭易的嘴角,帶著一絲戲謔地望著牛經理.

“你……你……”

牛經理回過神來,望著蕭易,眼裡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腳下連續慌張的退了幾步.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也想不明白這個小白臉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基本的智商他還是有的,他的幾個同伴肯定不可能自己倒飛出去的,肯定應該是與眼前這個小白臉有關.

“牛經理,通常這種情況,接下來,你覺得該怎麼辦呢?”

蕭易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向牛經理走去.

“你……我錯了,兄弟,是我錯了,只要你放過我這一次,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我可以給你十萬,不,一百萬!”

看著一步步走來的蕭易,牛經理的臉色蒼白,眼裡瞳孔不停的收縮.

“一百萬,還蠻有誠意的嘛.”

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微笑,但是腳步,卻還是繼續一步步地向牛經理走去.

“二百萬!”

感覺到蕭易似乎對價格動了心,牛經理連忙道.

“二百萬?”

蕭易停下腳步.

“三百萬,我只有這麼多了,再多我真的拿不出來了,兄弟!”

牛經理幾乎都要哭了出來了.

“好吧,三百萬就三百萬吧.”

蕭易沉吟了一下,目光望向牛經理,”你知道怎麼做吧?”.

“知道,知道,我馬上給你開支票.”

牛經理聽到蕭易答應了下來,只覺得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他不敢有絲毫的遲滯,趕緊的一臉慌亂的從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本支票薄,用還在顫抖的手,拿起筆,開始在上面填寫了起來.

“我的許可權,一次只能開一張一百萬的支票,所以,支票分成了三張,都在這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