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唉,又要繼續坐車嗎?我屁股好疼,我接下來不穿鎧甲了,坐車簡直是災難」法蓮娜叫道,隊伍之中只有她一個人穿著笨重的鎧甲,平時走路還好,坐車的時候就十分的沉重,而且重量都壓到她的屁股上面。

伊耶絲笑道:「這不正是一種鍛煉,錘鍊你的臀部肌肉。」

「我才不稀罕嘞」法蓮娜白了他一眼。

繞路勢在必行,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根據地圖上標註,要想繞過巴那牙抵達地錶鏈介面那裡路線有多條,不過最近是路線只有兩條。

一條是從巴那牙北邊經過,途經三處地方,最終抵達地表出口處。

另一條是從南邊經過,途徑兩處地方,看起來似乎從南邊走更近,但是實際上卻是不然,南邊雖然只是途徑兩處,但是路線更長,需要的時間也更久,不過相對的,那裡比較安全,全都是一星穴,最多不過二星。

而北邊路程短,卻經過的地方多,裡面不乏三星穴,其餘穴的數量也是頗多,較為混亂危險。

「娜娜,你說走哪條路好些?」伊耶絲詢問歐陽娜娜,她作為地下世界的土著,還是情報組織的成員,對於這些地方以及穴的信息應該頗為了解才對。

歐陽娜娜一臉茫然的看著伊耶絲道:「啊?你說什麼?我不懂這些唉。」

雖然從小身處那不拉多宮殿,按道理對於地下世界的整體情形比較了解,然而歐陽娜娜卻是不一樣。

骨帝完全沒有想要將任何壓力帶給歐陽娜娜的意思,除了在實力方面,其餘的東西歐陽娜娜有興趣就學,沒興趣就算,反正天塌了有他頂著。

也是因為如此,明明是一方四星穴的掌上明珠,卻完全不通政事,更不了解整個地下世界的情形。

「得,當我沒問」伊耶絲無語,沒想到歐陽娜娜看起來比他們還要迷茫,完全不知道。

伊耶絲已經不想吐糟,歐陽娜娜到底是不是情報組織的人,她好像就像是那個情報組織的吉祥物,既不會說話又不了解信息,按理說這兩樣是情報組織人員需要掌握的才對。

嘛,算了,反正歐陽娜娜來歷頗為神秘,那個組織也有些怪怪,只要歐陽娜娜沒有壞心思伊耶絲也懶得深究下去,就這樣吧。

「安娜,你怎麼看?」伊耶絲尋求其他人的意見,其實按照他心中的想法是想要早點回去的,但是考慮到自己容易遇到麻煩的體質,他又覺得安全點的路線比較好。

貝安娜道:「嗯…我覺得走南邊吧,反正時間上最多差個個把星期,沒必要為了這些時間增加風險。」

「其他人的意見呢?」伊耶絲問道。

沒有人回話,大家似乎都不想參與這種決策,他們對於這種事情並不感興趣,都是一副「決策什麼都別來問我」的表情。

「你們吶」伊耶絲微微搖頭,還好有貝安娜為自己出謀劃策,一起分憂,不然自己得糾結死。

「那麼就走南邊吧,那裡相對安全些」伊耶絲說著望向通道,「這裡估計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恢復的,我們直接走吧,不要再耽誤時間了。」

……

「隨著我實力的提高,遇到的對手層次也越來越高,精神力的出現也逐漸平凡,原來的殺手鐧就失去了優勢,看來必須不要臉的問安琪拉討教精神力的運用了」伊耶絲開著車,腦中卻是在不斷的思索自身的問題。

領域級不提,凡是領域級至少都掌握了精神力,掌控者級別的雖然掌握精神力的不多,但是那正是他們要克服的問題,因此大多對精神力頗為了解,而且一般各大勢力的核心到了掌控者級別基本上都掌握了精神力。

伊耶絲一直以來用精神力攻擊為底牌,幾乎無往不利,即便是掌握了精神力的歐陽娜娜也抵擋不住,但是隨著實力的提高,光靠那簡單的精神力運用很顯然不夠看了。

其實不止這方面,在其他方面伊耶絲也有很多不足,但是一直沒有機會沉下心來修鍊,太忙了,事太多了。

待這次回家后,他要抓緊處理這些問題,否則自己是實力會逐漸落下,修鍊就好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娜娜,說起來你掌握了精神力后,有學習精神力的運用嗎?」伊耶絲好奇道,歐陽娜娜作為伊耶絲遇到過的年輕一輩子最強的存在,再加上背後那神神秘秘的組織,難道就沒有學過精神力運用?

歐陽娜娜羞澀一笑道:「學過一些,但是掌握不好,不太熟練,因此才沒使用。」

「原來如此」伊耶絲頷首,精神力可以說是最難掌控的了,伊耶絲現在除了簡單的散開精神力外,也就學了個最簡單精神錐,其他的不會,安琪拉表示以他的能力還掌握不了其他的。

不過隨著實力的增加,精神力的不斷增強,伊耶絲相信這次回去以後,肯定能夠學會其他的。

「前面便是第一處地方——扎克陵,據說裡面的地形很奇特,到處都是土坡,或大或小,到時候大家可坐穩了,必然十分顛簸」伊耶絲提醒道。

扎克陵地形奇特不說,土質也不好,食物稀少,運輸麻煩,因此這處地方的穴較少,而且大多比較弱,以一星穴為主,當然裡面也有著幾個二星穴,嘛,都是些最弱的二星穴。

可以說以伊耶絲這邊的實力,基本上是沒有危險了的,前提是不遇到圍攻的話,不過話也說回來,他們又沒幹什麼天怒人怨之事,一般哪有人來攻擊他們。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一聲尖銳的喊聲響起,周圍的土坡後面忽然跳出幾十號人。

這些人個個衣衫襤褸,面色蠟黃,不過從他們身上散發的波動來看,其中有不少契約者,甚至連操縱者級別的都有好幾個。

伊耶絲沉默不語,自己真是烏鴉嘴,這尼瑪就被圍攻了,不過這算什麼?打劫?這麼多契約者當劫匪?要臉不?

伊耶絲示意其他人別動,自己下車,他舉起雙手表示自己並不想動手,「各位好漢哪的人?劫財?還是其他?」

這群看起來窮的叮噹響的劫匪們讓開一條路,一位上了年紀,手持拐走,頭上帶著一個髮飾的老者走了出來,「年輕人,我們並無害人性命之意,只要你們留下糧食,便可離去。」

原來是求糧食,伊耶絲看著這群人的模樣,心中大概了解了一些信息。

伊耶絲指了指身後的魔導車道:「老人家,我們的車就這麼大,車裡更是坐了七人,根本沒有多少糧食可以留給你們」

老者咳嗽兩聲,目光深深的看了眼伊耶絲道:「老夫我雖然行將就木,但是眼睛卻是沒有渾濁,你手上帶著是空間戒指吧?年紀輕輕變擁有這個,想必也不是什麼窮人,勸你一句,最好交出糧食,不然錢財也行,否則我們走投無路之下只能動手了,性命與外物孰輕孰重你可知曉?」

車內,法蓮娜目光有些憐憫,低聲道:「這些人看起來好可憐,安娜,你看裡面居然還有一些小孩,你看他們個個餓的皮包骨頭,我們…」

貝安娜道:「讓小伊去處理吧,你要相信他。」

「嗯」法蓮娜應了一聲,隨即她轉過頭去,不忍心再看外面那群人的模樣。

伊耶絲與老者交談的同時,目光不留痕迹的打量著這群人的模樣,並且散開了精神力,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便是眼前的老者,曾經應該是掌控者,現在氣息衰弱,勉強算是掌控者吧,其餘一共五名操縱者,剩下大概二十名左右的契約者,其餘都是普通人。

說實話,就這樣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一行人的對手,可看到這些人的模樣,伊耶絲也不想動手,這是一群可憐人。

伊耶絲點點頭,道:「都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既然老人家都如此提醒了,那我還是將食物留下好了安全些」

說罷,伊耶絲一揮手,空間戒指中的食物紛紛落在地面上,他是真的掏空了空間戒指里的食物,反正他還有空間布袋,主要的都在那裡面。

當各種食物出現的時候,這群人的眼睛明顯一亮,很多人忍不住的吞咽口水,包括那些契約者。

伊耶絲微微搖頭,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混的,混到這麼慘的地步,簡直丟人,放在地表世界,這麼多契約者,其中還有高階契約者,隨便找個活都能體面舒適的活下去。

這些人蠢蠢欲動,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不過他們都強行克制著,沒有人上來爭搶,這點倒是不錯,至少還維持著理性,保持著克制。

老者審視著這些食物,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的走來,看著地面上的那些食物,他的眼睛竟然有些濕潤。

說起來伊耶絲處於習慣,一直在空間道具內放著許多食物,不說空間布袋裡的,光是空間戒指里的食物就足夠他們一行七人吃上一兩個月,因此地面上的食物還是頗多的,其中不乏一些精美的食物,當然大米什麼都也有,這是伊耶絲為了改善伙食,用來自己燒的。

老者回過神來,一揮手,頓時身後十幾個人跑過來將食物抬回去,老者看著伊耶絲道:「多謝…不對,你做的很好,可以離開了,我們不會再為難你等。」

伊耶絲點點頭直接回身,這些食物便算是對他們的幫助了,幸好老者選擇讓他們走,如果他們剛剛選擇貪得無厭下去,伊耶絲不但會收回這些食物,還會教訓他們一番。

「爸爸,我要吃…」一位小孩小跑到正在搬食物的某個成年男性身旁,那男子微微搖了搖頭道:「現在不行,回去之後分配之後才能吃。」

聽到對話的伊耶絲神情一動,停了下來,對老者拱了拱手問道:「我想問一下為何你們會變成現在這般境地,前方是否有著什麼危險?」

因為伊耶絲貢獻了如此多的食物,老者對他印象不錯,便嘆了口氣說道:「說起來我們豚穴雖然整體實力不強,但是在這裡活的倒也滋潤自足,不過前段時間,附近的巴那牙中發生混亂,這導致原本經過那裡的商隊紛紛中斷路程,一時間凡是以巴那牙為中心購買糧食的穴全都陷入了困境。」

「後來有些商隊不得不轉換路線,而我們位於巴那牙南邊的扎克陵由於整體較為平和,便使得這裡成為了新的路線…」

伊耶絲奇怪道:「這不是好事嗎?」

老者道:「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倚,大凡成為商隊路線的地方很快便會熱鬧繁華起來,但是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守護,那麼一切都將成為泡影。」

老者此話說出,周圍的族人紛紛眼睛赤紅,神情悲憤,老者繼續道:「豚穴由於地理位置不錯,剛好成為商隊路線所經之處,如此一來便使得扎克陵中的其他穴眼紅了,由此原本祥和的扎克陵爆發了戰爭,我們豚穴乃是一星穴如何是其他穴的對手,最終我們傷亡慘重,被驅趕出來,背井離鄉,不過天道好輪迴,由於戰爭的爆發,商隊紛紛止步,扎克陵不但恢復到以前的樣子,現在各個穴中的食物也嚴重缺失。」

「我們現在的模樣你也應該清楚原因了,年輕人我勸你還是繞路吧,扎克陵中現在很多穴都缺少糧食,據說有些穴的人為了我糧食已經不擇手段了,你們繼續往前走肯定會遇到更大麻煩。」老者好心勸道

原來如此,利益動人心,原本眼看有崛起機會的扎克陵現在又恢復原貌,而且更加凄慘,也不知道那些掀起戰爭的穴到底會作何感想。 「多謝」伊耶絲道謝,這一幕看起來是多麼的彆扭,伊耶絲作為被劫掠的一方居然跟劫匪道謝,老者作為劫匪居然提醒伊耶絲注意安全。

老者笑了笑,很是真誠,隨即他拄著拐杖緩緩離去,那些族人面帶欣喜跟著老者後面離開。

回到魔導車中,伊耶絲緩緩嘆了口氣,搖頭道:「這些也不算壞人,都是生活所迫吶,不過說到底還是實力的問題。」

法蓮娜問道:「伊耶絲,你剛才給了他們多少食物。」

伊耶絲算了算道:「應該夠剛才那些人吃一陣子,不過如果他們後面的老弱婦孺多的話,倒也不一定。」

「啊?那你幹嘛不多給一點他們」法蓮娜抱怨道,她清楚伊耶絲到底買了多少食物存著,特別是當初那次海上之行后,伊耶絲更是有備無患,存了好多,反正空間道具具有保存食物的特性。

伊耶絲道:「說到底終究還得靠他們自己謀求生路,我給的再多也不過是杯水車薪,總歸要沒了的那時候結局還不是一樣?而且說不定我給了食物之後還會增加他們的惰性,使得他們更快喪失鬥志,走向滅亡。」

法蓮娜不滿,不過知道伊耶絲說的也是實話,最終她還是沒說什麼。

一行人繼續趕路,在思索了再三之後伊耶絲還是沒有選擇換路,雖說這裡也混亂起來了,但是相對於其他地方這條路線上的穴實力都比較差,只要不遇到二星級穴便沒有太大的問題。

不過為了避免突發情況,伊耶絲將車速降下不少,而且即便在車上,鷹眼也開啟了鷹之眼查看前方的狀況。

前進一段時間后,鷹眼忽然道:「前方有不少人聚集,似乎正在打劫一個商隊,看情況已經結束,商隊的人基本是死完了。」

伊耶絲直接剎車,「看樣子這次在前面打劫的是一批性格比較惡劣的人,這才是劫匪的作風嘛。」

伊耶絲並沒有慌亂,問道:「那些人的實力如何?看得出來嗎?」

鷹眼搖搖頭道:「看不出來,戰鬥已經結束了,不過應該有著高階契約者,至於有沒有掌控者級別或者以上的我便不太清楚了」

「黑鼠」伊耶絲朝著遠處努努嘴。

黑鼠直接隱身,去那裡查看,不久之後,黑鼠回來,「與之前那些人差不多,都是些沒了食物出來打劫的,應該也是一星穴,最高實力應該只有掌控者。」

伊耶絲道:「既然如此直接過去便可,如果他們敢動手便不用客氣。」

與之前那貨人不同,眼下這批可以看出都是嗜血之輩,估計難以善了,不過既然只是一星穴的人那麼便沒有什麼好怕的。

能夠淪落到出來打劫的估計也沒多少實力,像那些二星穴或者較為強大的一星穴即便商道堵塞也不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無論是派人出去購買糧食還是吞併其他穴都足夠他們補充食物的。

「恩…其實…」黑鼠有些猶豫,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伊耶絲道:「怎麼了?還有什麼發現嗎?」

黑鼠道:「其實我之前隱身在那裡的時候聽到一些話,是有關於之前遇到的那個豚穴的。」

伊耶絲眉毛一跳,問道:「什麼話?」

黑鼠道:「那些人似乎與豚族有仇,一直在監視著豚族,我剛剛在那聽到他們似乎有人回來稟報豚族那裡獲得了不少食物,此刻那些人正準備過去掠奪,因此其實我們並不需要擔憂前方攔路。」

「這也太巧了」伊耶絲有些無語,沒想到又得到關於那個可憐穴的消息,不過沒多少猶豫伊耶絲便將其拋之腦後,穴與穴之間的戰鬥乃是地下世界的常態,自己還是被參與的好。

然而…

伊耶絲感覺自己的手被拉住,回頭看去,只見法蓮娜一臉祈求神色的看著他。

「唉…就知道會這樣」伊耶絲無奈,對於法蓮娜的個性他是十分清楚的,因此對於她此刻的動作已經有所預感了。

「即便這次幫了,下次,下下次我們依舊幫不了他們」伊耶絲嘆氣道。

法蓮娜倔強的看著伊耶絲,目光清澈而又堅定,「既然被我遇到了,那麼我便難以袖手旁觀,至於以後,我看不到、幫不到,無論結果如何,於我而言都問心無愧。」

伊耶絲求助的看向貝安娜,貝安娜笑著搖搖頭道:「對方的實力反正也不強,我們也無需過於插手,過去幫助豚穴牽制一下擊跑那些人便可了,耽誤不了多少功夫。」

「唉,連安娜你也這樣說,其他人有意見嗎?」伊耶絲問下其餘人。

歐陽娜娜舉手問道:「你們是說回去救之前豚族的那些事情嗎?」

伊耶絲點頭道:「恩,怎麼?娜娜有什麼看法嗎?隨意說。」

歐陽娜娜搖頭道:「沒有,只是好奇而已,不過拯救一個即將消失的穴這種事情倒是蠻有意思的,我很有興趣。」

現在歐陽娜娜沉浸在一切新鮮的事物中,開朗很多,也逐漸與隊伍中的男性話多起來,不過面對伊耶絲的時候,如果提到一些敏感的話題,她便會立刻支支吾吾起來。

「看來你們都沒有意見了,唉,法蓮娜,就你的事情特別多」伊耶絲無奈道。

法蓮娜笑的很開心,她哼唧了幾聲,笑容滿面,她就知道伊耶絲不會拒絕的,對於這點她有著十足的信心。

伊耶絲嘴裡老是說著麻煩,不願去幫忙,其實這傢伙心中早就意動,自己只不過是順水推舟讓伊耶絲下決心而已。

「真是個傲嬌的傢伙呢。」

沙穴與豚穴乃是扎克陵的本土穴,**都是一星穴,而且實力在一星中算是墊底的了,雙方的掌控者數量都不多,不過得益於扎克陵本土的平和,因此倒也一直存在下來。

說起來**實力不強,矛盾不小,豚穴較為和善,沙穴頗具攻擊性,兩者一直以來都有著摩擦,矛盾程度已經到了路過互相瞅了一眼都會打起來的地步。

自從巴那牙混亂之後,豚穴作為新的商路中轉點,沙穴就一直心存不滿,佔領豚穴的進攻也是沙穴想挑起來的。 「穴主,前面不遠處便是豚穴那些傢伙的所在的地方了,據說他們運氣好從某個旅人身上打劫來不少食物,應該夠咱們吃半個多月的。」一名手下不住的彙報著消息。

沙穴之主是一名大漢,身穿灰色麻布衣服,整個人看起來陰惻惻的,「豚穴…該死的豚穴本來想看著他們自生自滅,活活餓死的下場,沒想到他們居然還能夠得到諸神眷顧,獲得這麼多糧食,繼續苟延殘喘下去。」

手下道:「穴主說的不錯,不過很快這些食物便是屬於我們的了,自從那些傢伙被趕出原本的地方后,實力大損,據說僅有的倆個掌控者全部戰死,契約者也所剩不多,以我們的實力足以將他們滅穴!」

穴主道:「呵呵,動作加快,我怕那些傢伙獲得糧食后便選擇逃走,現在他們可是驚弓之鳥,為了保證穴的延續,一點點風吹草動便選擇遷徙。」

「不過是群無家可歸的流浪兒,又能跑到哪去,他們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的。」

……

豚穴自從原本的地方被其他穴佔領后,便沒有了家,豚穴規模小,因此契約者都是一脈相承,他們的契約神靈乃是豚神,據說是獸神下面的某個分支神靈,階位為下等神靈。

因此豚穴本身的契約者勢力也比較弱小,當然神靈的實力並不會完全影響契約者,只不過實力弱小的神靈能夠給契約者提供的幫助也很小便是了。

話雖如此,豚穴的實力確實弱便是了,而此刻隨時都面臨著滅穴危機,因此豚穴的人格外小心,特別是在獲得了足以維持一段時間糧食的情況下,他們更是一個個的都小心的散布在周圍警戒。

在那裡面他們的妻兒和孩子需要保護,至於那些食物的優先供給對象自然也是老人、小孩和婦女,至於男性特別是契約者,自然是放在最後,並且只發放保證基本生存的糧食。

對此,沒有人怨言,這一切都是他們心甘情願的選擇。

「穴主,這些精美的食物,你就吃些吧」一名成年漢子手中捧著一些點心,勸說著那個拄拐老者,在他話語中,這老者儼然便是豚穴此刻的穴主。

老者擺擺手道:「都說了,不要叫我穴主,我只是曾經的而已。」

那漢子道:「現任穴主戰死,能夠指揮大家都只有您了,除了您以外,還有誰能夠勝任?」

老者道:「那便稱呼我為代理穴主便可,等到有合適的人選之後自然再換,至於這些食物你拿回去吧,如此精美的食物給我一個將死之人毫無意義,還不如給那些孩子,那些年輕的勇士,那些美麗的女子!」

「穴主!你便吃些吧!」漢子著急道。

老者搖頭道:「都說莫要叫我穴主,算了,隨便你怎麼說吧,一個稱呼而已,至於這些拿下去吧,隨便給我點粗糧便可,雖然我年紀打了,但是吃些粗糧的力道還是有的。」

「這…」漢子猶豫,粗糧是之前剩下了的一些硬邦邦的乾糧,即便是他們吃起來也頗為費勁。

老者笑道:「還不快去,磨磨蹭蹭什麼」

漢子遲疑一下,道:「是…」

老者滿意的看著那些狼吞虎咽的孩子們,這些都是他們豚穴的未來,地下世界無數年來許多穴生生滅滅並不奇怪,別說他們這種一星穴了,三星穴都有不少消失在歷史之中的,唯一不變的只有四芒星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