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唔唔唔……」杜美華使勁搖頭,不要走呀!她還沒小解,她就快要憋不住了。

唐小芯無動於衷地看著杜美華扭動的身體,接著然後什麼都沒說,就走人了。

杜美華一個晚上都在痛苦和難受、餓肚子中度過。

第二天,唐小芯倒沒有去看杜美華,而是讓席秋怡去看一眼杜美華,目的也是想要席秋怡試著讓杜美華把撫恤金交出來。

杜美華一看見席秋怡,就跟看到了水中唯一一根浮木般,非常激動,但她一動,尿就憋不住,她只能唔唔唔地示意席秋怡把她嘴裡的布拿走。

席秋怡見她面色泛白又發黃,她上前就把布拿走。

「秋怡你趕緊把媽放了,我要去小解,再不去,我就要尿在褲子上了。」憋一個晚上的尿已經是極限了。

「媽我不敢把你鬆綁,嫂子會罵我,要不然你把撫恤金還給嫂子,我再把你放了吧!」

「席秋怡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杜美華氣急,對她嘶吼:「你都看到唐小芯是怎麼對我的,你還讓我把撫恤金還給她,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媽,這一筆錢原本就不屬於你一個人的,嫂子他們也有份,你不能貪心一個人吞了,更何況嫂子之前也一直攔著你,不讓你動撫恤金的主意,難道你忘了嗎?」

這話就擺明告訴了杜美華,你自己明知故犯,還非得要做出招惹唐小芯生氣的事,最後難受找罪受的人還不是自己。

「我沒忘,可我也不代表我就聽唐小芯的話呀!」

「媽你……」

「你趕緊給我鬆綁,我要去小解。」杜美華惡聲惡氣催促她。

「我不能做主,我要去問一下嫂子。」

「席秋怡你到底有沒有良心?我是你媽誒,我都快要被尿憋死了,你還要去問唐小芯?」杜美華生氣想著:她恨不得把席秋怡的腦袋打開來看看,到底是裝了東西,居然還會覺得她比唐小芯還要重要。

「對不起媽,關於這裡一切事情,我都是要聽嫂子的話。」所以她是不得不去問清楚唐小芯。

杜美華氣得兇狠地瞪著席秋怡。

她想過等一下小解時,她就可以在趁機逃跑,誰知道事情並沒有如她所想的那樣進行。

席秋怡主動忽略杜美華投來的目光,她調頭就去問唐小芯。

唐小芯好整以暇地說:「讓她去小解吧!以免憋出什麼毛病來,我可沒有一個活生生的老媽賠給你。」

「謝謝嫂子!」

唐小芯等席秋怡再次踏入房間后,她帶著兩個孩子起身,將他們帶到了前面去,讓席麗瓊和柳小玉幫忙照顧。

而她再次踏入院子時,她就將店裡與後院相連接的門給鎖上了。

這時,她眼睛泛起了狡黠,嘴角勾起了一抹陰冷的弧度。

她一轉身,她就看見了杜美華急急忙忙地往外沖。 原來唐小芯早就預料杜美華小解完后,第一個反應就是想要逃跑。

杜美華渾身散發出『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架勢,然而,卻在看見唐小芯擋在門口時,她腳步立即剎住,尤其是看著唐小芯一雙毫無溫度的眼睛時,她內心忍不住生出了恐懼,她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唐小芯雙手抱著,好整以暇地看著杜美華,嘴角勾著淡薄的笑容,「媽,你這是要去哪裡呀!」

她的一聲『媽』瞬息間讓杜美華覺得有一股寒意從腳底慢慢地升騰,背脊忍不住一顫,手指也哆嗦了兩下,脖子更是猶如被一隻冰冷的手攥緊了般,她四肢百骸宛如木頭般僵硬,杵在了原地不動。

唐小芯清秀白皙的面容,眉眼間透著冰冷,也夾帶著說不出的妖嬈與驚艷,可她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對杜美華來說,她就是魔鬼,就是剛從地獄爬上來的厲鬼。

「你就算是要走,是不是該把不屬於你的那一份撫恤金交出來?」

「我……我……」杜美華支支吾吾后,發現自己說不出多一個字了。

這時席秋怡追了上來,衣服略顯髒兮兮,當她看見唐小芯,她腳步就不自覺慢了下來,「嫂子!」

「解釋一下?」唐小芯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淡淡地問她。

席秋怡忙不迭搖手:「我沒有想要把我媽放走的,嫂子你就要相信我,是我媽剛小解完,就把我推倒在地上,然後她就跑了,我這不就追了過來,嫂子你要相信我,我絕對沒有要把我媽放走的意思。」

「我信你。」唐小芯目光注視著她,語氣沒有停頓,「你沒受傷吧!」

「還好,就是手心有點擦傷。」

唐小芯目光一移,落在杜美華臉上:「媽你不是很疼秋怡的嗎?你還捨得把她推到在地上,看來,這一筆撫恤金對你來說,比秋怡還要重要了。」

一旁的席秋怡聽著,眼眸逐漸黯然,還夾帶著一絲的傷感。

當她媽一推倒她時,她就已經意識到她媽把錢看得比她還要重要。

現在被唐小芯直接說了出來,她又忍不住想要難過了。

「她現在都被你迷了魂,她哪裡是我女兒呀!是親生女兒會看到自己親生媽媽受苦挨餓,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救人。」

「那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這麼做?你不覺得她夾在中間很為難嗎?」

「唐小芯你倒是會說話呀!說得好像你很心疼她一樣,你真要是這樣的話,你就不會把我關在這裡了,你要是疼愛她,你就不會為難我。」

「你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唐小芯眼眸沁著薄怒,凌厲地看著杜美華。

「我不可理喻?唐小芯你要搞清楚,到底是誰不可理喻?是你,你知道嗎?是你不可理喻。」

面對杜美華的指控,唐小芯一言不發,繼續看著杜美華,她倒還想繼續聽杜美華如何瞎掰。

「錦琛都已經死了,你還要執意他活著,那好,他要是活著,你讓把他找出來呀!就連他單位的領導都已經放棄尋找他了,你還在這裡執意他還活著,唐小芯你就是一個虛偽的戲子,就知道做戲給外人看,好所有人都覺得你就是對錦琛是有情,哼,到最後你還不是為了把撫恤金給霸佔了。」她已經把唐小芯看得透透的了。

唐小芯面無表情地看著她,雙手攥緊又鬆了,深吸了口氣后,將心底的不舒服壓了一下,她再冰冷開口:「我直覺告訴我,錦琛他還沒死,至於他單位的領導放棄找他了,可我不會放棄,哪怕是我沒找得到他,我也會一直等他回家,我不會像你,為了這一筆撫恤金,寧願盼望自己兒子死。對我來說,錢沒有錦琛重要,如果我想要有錢,我會靠自己的雙手去勞動掙錢。」

她繼續冰冷看著杜美華:「你現在該回房間里待著,說不定下午爺爺就會到了,你怎麼解釋你把撫恤金領了一事,我很期待。」

席秋怡目光偷看了唐小芯一眼后,她就勸杜美華:「媽你先回房間待著吧!」她也是想著爺爺到了,事情就會解決了,所以現在她媽最好還是不要招惹她嫂子生氣了。

杜美華一想到席建立一來,兩眼一瞪,她心裡就害怕,估計那一筆錢她也保不住了。

思來想去,都怪唐小芯,非要跟自己作對,要是不跟自己作對,這一筆錢還是在她手上,更不至於要面對眼前的重重困難。

見杜美華還是定定站在原地,唐小芯:「媽是打算我再次親自把你請進房間嗎?」

「……」杜美華瞬息間想起昨天唐小芯是怎麼對待自己的,當即她就兇狠瞪視著唐小芯。

唐小芯冰冷一笑,「看來媽還是記得昨天的事了,那好吧!你不願意走,我就來幫你吧!」反正門已經被她閂上了,量杜美華一時之間也跑不出去。

杜美華一看見唐小芯上前,警惕迅速退了幾步,與唐小芯保持一米半的距離,慌忙指著唐小芯:「你不要過來!」

「……」唐小芯不以為然,還是邁了一步。

杜美華就好像被人點了穴位一樣,立即陷入了發瘋猙獰狀態,歇斯底里地對唐小芯怒吼:「唐小芯我讓你不要過來,你給我站住,你聽到了沒?我要走,我要走,你不能攔我,你……」

「媽,我以前對你還算是有點的耐心,昨天和今天我已經重複說了很多次,現在我已經沒耐性,你最好是識相一點,別逼我對你動手。」

「唐小芯……」杜美華看到唐小芯面無表情的樣子,四肢百骸控制不住哆嗦,驚恐時,目光不禁四處掃看,一看見席秋怡,毫不猶豫就讓席秋怡幫她,繼而,看見席秋怡猶猶豫豫,她馬上就跑到了席秋怡背後去,「秋怡,唐小芯她就是瘋了,她什麼事都會做得出來,她會殺了我的,你要救救媽呀!」

「媽!」席秋怡回頭看了杜美華,現在這個局面,她就是左右為難,最後她還是勸杜美華:「你還是把撫恤金交還給嫂子吧!」 柳晴看著被兩個士兵拉出去的韓少宇,心裡也有點悲哀。此刻她的心裡好矛盾,黃然給她的感覺很陌生,還是那張臉,卻不是那個心了……

周圍的士兵也慢慢的退去了,大廳里又恢復了平靜。黃然看著周圍的人笑著說道:「讓大家受驚了,本人在此給大家賠罪了……」

周圍的人這個時候看著黃然,此刻黃然在他們眼裡面變得不再普通。一代梟雄韓奕就這麼完了,他們想不到黃然用的什麼辦法,可以讓天星幫這個在湘江稱霸這麼多年的黑幫消失。看著那張俊俏的臉蛋,每一個人都重新給他定位。

柳元浩這個時候才慢慢反應過來,笑著對大家說:「好了,大家不用緊張了!沒事了,今天大家玩的開心一點啊!我還有點事情,就先告辭了……」說完對其他人點點頭,然後慢慢的走出半山別墅,而柳晴也被柳紀辰給拉走了。黃然對柳晴點點頭,輕輕的說:「放心,我很快就會回學校的!」柳晴也輕輕的點點頭。

這個時候大夥再也沒有心情在這裡繼續呆下去了,一個個都跟主人打招呼離開了半山別墅。而黃然也笑了笑離開這裡,本來應該熱鬧的新年年會這個時候卻草草的結束。

黃然慢慢的走出半山別墅,看著晴朗的夜空。半年來壓抑的心情突然放鬆了很多,但是眼中卻有點迷失。過了一會兒對旁邊的軍師說:「軍師,把韓少宇給我送到泰國做一個特技手術,然後給我把她弄到非洲給我接客去!記得臉蛋給我做漂亮一點,派人給我看著他!」黃然用調皮的語調說道。

軍師聽完這句話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這太子也太會整人了吧!一個男人,做一個變性手術,然後送到非洲去接客,真不知道後果會是怎麼樣……

湘江的街頭這個時候混亂異常,天星幫的幫眾這個時候成了過街老鼠,沒有了後台,這個時候他們成為有些人碗中的魚肉,任人宰割。一批批人被抓緊了警局,而老百姓看到這裡也拍手稱快。

北京一個軍事基地裡面,一個年輕人慌慌張張的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個嚴肅的聲音:「請進……」

「報告組長,最新消息!太子突然回到了湘江,天星幫大小頭目全部被龍牙擊斃。韓奕和韓少宇被擒獲,不知所向……」年輕的士兵慢慢的說道。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的少將慢慢的抬起頭,看了看那份文件。嘴角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說道:「這個小傢伙,現在還真是張狂啊!唉,年輕人,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派金龍去,給這傢伙一個警告,順便教訓他一下!」

「是,將軍……」說完年輕人就退了出去。

「唉,小傢伙還是不成熟啊!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倒是期待你的成長,不要讓我失望啊!希望他們晚一點注意你,呵呵,神秘的小傢伙……」少將自言自語的說。

黃然這兩天成為上層人們議論的焦點,但是在湘江民眾眼裡黃然還是一個陌生的存在。但是在上層社會裡面,黃然儼然成為一個神秘的存在,更重要的是黃然成為一個不能招惹的人。

200名龍牙士兵都回到了非洲,黃然卻留在了湘江。非洲的事情有張青組織著就行了。自己也該開始自己的計劃了!

「媽,我是小然,這段時間家裡還好吧……」黃然對著電話說道。

「小然啊!你這孩子,這麼長時間也不給家裡打電話,過年的時候也不回來!小凝都回來好多天了,你一走就是大半年,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啊!」黃母聽到兒子的電話有點高興,用有點埋怨的語氣說道。

「呵呵,我過年以後一定抽時間回家!這段時間事情有點忙,我準備過兩天讓小凝來湘江,好好的領著她玩一玩……」黃然心裡有點慚愧的說道。

「恩,你在湘江也要照顧好自己啊……」黃母關心的說道。

給母親打完電話,黃然坐在屋子裡面。這件小屋是黃然臨時租的房子。至於買房子黃然還沒有顧得上,這個時候他的心裡想起了葉凝、想起了那群朋友,吳珍珍的身影也浮現在黃然的腦海里……

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半年來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然後笑了笑。「誰……」黃然猛的坐了起來,一股危險的氣息*近黃然。黃然直接爬到旁邊,一個身影從樓下快速的離開。黃然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追了上去。

黃然越追越心驚,自己的實力自己清楚,沒想到自己竟然追不上那個人。看似不遠的背影,這個時候卻遙不可及。

兩個人來到郊區,那個身影才慢慢的停了下來。黃然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那個身影,背對著自己,身上卻沒有一絲強者的氣息,但是這個時候黃然卻非常的警惕,對方給自己的感覺實在是太不好了……

「你就是太子吧!沒想到你這麼年輕,不到19歲就有這個實力!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啊……」那個身影慢慢的轉了過來,露出真實的面容。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很犀利。俊朗的面孔看上去更有男人味,嘴角上掛著猜不透的笑容。

「你是誰……」黃然慢慢的說。

「呵呵,打贏我我就告訴你……」那句話剛說完身體就動了起來,速度猶如閃電一樣。黃然眼光易聚,身體也動了。黃然經過改在的身體,速度竟然趕不上那個男人。這個時候黃然心裡猛地一沉,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強悍的人,看樣子自己以前真實小看了天下人。

黃然快速的攻擊者,殊不知此刻中年男人心裡早就充滿了驚訝。一個19歲的男孩,竟然和自己打的不想上下,而且戰鬥這麼長時間,他沒有發現男孩身上有一絲真氣的氣象。好像全憑肉里的力量,但是他肉體力量簡直是太強悍了!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神秘的事物,在中國更是存在一群神秘的傢伙,這群人數量不多,但是確實國家一股巨大的力量。中華五千年,四大文明古國不是人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秘密。

中國的古武術並不是憑空存在的,但是能修鍊古武術的人確實太少了。到現在中國的古武術修鍊者也不超過一千人,但是這一千人卻擁有者恐怖的力量。隨便拉出來一個,黑榜上那些所謂的高手就不是對手。

而再其他地方,同樣存在著一些這樣的人類。都擁有著神秘的力量,互相牽扯,互相平衡。黃然此刻的力量,已經有資格知道這些事物了。

黃然越打越心驚,對方實力的強大簡直超出自己的想象。自己經過精神力強化的身體,對方一拳下去,整個身子都在顫抖。金龍這個時候一掌拍出,黃然也一拳打了出去。黃然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好像波浪一樣,一股股的湧進自己的身體裡面。

「恩……」黃然嘴角流出了血,身體也飛出了好遠。但是對方好像沒事一樣!黃然狠狠的摔在地上,看著對方,心裡充滿了失落。自己本以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傷害自己了,但是沒想到這個時候敗的這麼慘。

「小子,很不錯,能和我戰鬥這麼久才受傷,你是第一個,即使龍家那個小瘋子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金龍看著黃然笑著說。其實心裡早就把黃然罵了一遍,這小子身體太強悍了。估計全身都紫了。

「你到底是誰……」黃然憤怒的說道。

「呵呵,你可以叫我金龍,我是中國龍組的人……」金龍慢慢的說。

「龍組,真的有龍組……」黃然滿臉驚訝的說。

「呵呵,小傢伙,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你不了解的事情,走吧!找個安靜的地方,我給你說一些事情,你也有資格知道了!唉!一如江湖,身不由己……」金龍慢慢的說,然後慢慢的走著。黃然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慢慢的跟了上去,心裡充滿了好奇和驚訝!

金龍帶著黃然慢慢的走著,竟然來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金龍要了一間豪華包間,然後兩個人就走了進去。周圍的女服務員都用好奇的目光看著他們倆。一個帥的一塌糊塗,一個卻充滿了男人味。

金龍和黃然走進房間,兩個人同時看了看周圍。然後笑了笑,黃然此刻又恢復了以前的神情,一點也不客氣,隨意的坐在穿上……

金龍看著這個小傢伙,那股老練的程度讓他都有點懷疑。

「說吧!你找我肯定是有人吩咐,和我戰鬥也只不過想試試我的實力。到底有什麼事情,現在可以說了吧!」黃然靜靜的問道。

金龍看著這個小傢伙,心裡不由的產生了一絲佩服,笑著說道:「叫你黃然吧!太子這麼名號估計也就你敢用,其實你很早就進入我們的視線中。加彭的那件事情以後,我們才開始重視起來!沒想到你剛回湘江就敢這樣鬧,膽子還真不小啊!天星幫上下200多條人命,你說殺就殺了!沒想到你這小傢伙心腸還夠狠啊……」

「他們該死,每一個人都該死……」黃然靜靜的說。

「呵呵,但是這件事情我自己認為乾的漂亮,這群害蟲也該清理一下了!但是以後不能這樣了,要記得這個世界上還有法律,不管你擁有多大的力量,都逃不過一個「法」字……」金龍慢慢的說。

黃然此刻並沒有出聲,這半年讓自己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好像一切事情都是武力解決的,黃然心亂如麻,心裡莫名其妙的產生了一股煩躁的感覺……

「好了,上面也沒有追究你什麼,以後自己注意點就是了!記住,只有會用腦子的人,才能更好的在這個世界上混下去……」金龍緩緩的說,黃然看著金龍,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杜美華一聽她這麼說,一口氣提到了心口,乾脆也不忍了,直接怒罵席秋怡:「我生你還不如生一個葫蘆,枉我一直這麼疼你,護著你,你呢,就知道幫著外人。」

聞言,席秋怡不由暗嘆了一聲,她媽說到底還不是不想把撫恤金交出來。

她看著唐小芯:「嫂子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我不會插手。」

她也知道唐小芯會有分寸,不會傷及她媽性命。

「行呀!」唐小芯滿眼透著『接下來她不會手下留情』的信息。

杜美華看著她,忙不迭又退後了幾步。

而這次唐小芯也不會跟她廢話,更不會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揪住了杜美華的手腕就將杜美華拖回房間。

杜美華為了掙脫唐小芯,還不惜用手指甲去掰唐小芯的手指。

唐小芯感覺到手指傳來疼痛,她眉頭一蹙,目光蓄滿了警告看向杜美華:「你最好別逼我再對你動粗,我可告訴你,我脾氣一旦爆發了,你可別怪把你往死里整。」

杜美華一怔,心底掠過膽怯,她可不敢懷疑唐小芯,她太知道自己在唐小芯心目中的位置。

唐小芯就趁她還沒回過神,火速將杜美華拖進了房間,不過這次她沒有將杜美華捆綁起來。

反正杜美華不可能從窗口爬出去,門又被她反鎖。

詛咒之龍 杜美華在門被反鎖后,她才回過神,當即她就上前拍著門,生氣大喊讓唐小芯放她出去。

唐小芯就當沒聽見的一樣,她走到席秋怡身邊時,她停下腳步,如同水般淡漠而又清澈的眼眸望著她:「你會不會覺得我太過於執著了?」

席秋怡微怔了一下,很快她就明白,唐小芯之所以問這一句話,也是因為她媽說的話,心裡有點不舒服,「哥已經走了,你跟小檸檬他們也該開始新的生活,你應該往前看。」

「你或許是覺得我瘋了,或許你們所有人都不理解我,覺得我執著,但我確確實實是能感覺到錦琛他還活著。」

席秋怡頓了頓:「嫂子你一向是有自己的想法,只不過你自己還是要有,我哥是真的已經走了的心理準備,你可以等一年兩年,甚至十年二十年,我不想等你老的時候,你才會認清楚這個事實,我害怕到那個時候,你會承受不住,你會崩潰。」

「不會的,我向來都是為自己的選擇不後悔,而我也深信你哥還是活著的。」

席秋怡該勸的都已經勸了,至於唐小芯是怎麼想的,她也無法干涉得了,她只能默默地祈禱唐小芯的心愿能夠在某一天達成,而不是一味著地等下去。

「你會不會覺得我對咱們媽的方式很不妥?」唐小芯目光透著認真看著她。

席秋怡沉思了一下:「要說過分,也不算過分,要說不過分,還是有點過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就是兩個人多多少少都有有點錯,而她媽的錯就更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