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商總來這裡,是有事嗎?」周允浩問。

「沒有!」商璟煜輕蔑的看著周允浩:「倒是周先生,怎麼會來這裡?」

商璟煜也故意說的很輕蔑,果然,周允浩臉上露出幾分不悅來。

「我剛剛做了特殊部門的副部長,以後有事情,商總可以找我!」周允浩說完春風得意的看了一眼商璟煜:「這還多虧了商總的成全!」

周允浩不聰明,但是周市長是人精,許惠姍的事情后,他做了調查,很快就確定了這件事和商璟煜脫不了干係。

事情已經出了,何況許惠姍背靠總統府,周市長自然樂意促成這件事,所以他很快聯繫到總統,把姿態放低,而且闡述了事情的經過,得到了總統府的原諒。

何況,周允浩長的不差,又會討女人歡心,很快拿下了許惠姍,也得到了總統那一派的認可,所以現在的他春風得意。

商璟煜自然明白他暗有所指,他看了看周允浩,從來不對外人笑的他居然對著周允浩笑了一下:「那還真是恭喜周副部長了!」

說完轉身下樓。

景鈺也看了一眼周允浩,這個人雖然運勢還不錯,但是印堂發黑,眼窩有些下陷,明顯就是短命相嗎,居然還這麼得意。

「恭喜!」景鈺走到他身邊也說了一句。

藤蔓精跟著景鈺身後,也看了一眼周允浩,她比較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於是嘆了口氣,搖搖頭,跟著景鈺下了樓。

周允浩本來是給商璟煜添堵的,可是如今沒給商璟煜添堵,自己反而堵的不行,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堵在喉嚨里難受的很。

他身邊的幾個人都很尷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說話。

周允浩揪了揪領帶,露出一抹難看的冷笑,轉身進了辦公室。

商璟煜他們下了樓,就看見樓下停著一輛白色的跑車,裡面坐著一個時髦漂亮的女人,正是多日不見的許惠姍,許惠姍看見他,摘了墨鏡,下了車,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步步朝商璟煜走過來。

景鈺看了看許惠姍,看了一眼商璟煜,自動退到了一邊。

獨寵傲嬌王妃 藤蔓精看著許惠姍的樣子一臉的羨慕,問道:「景鈺,景鈺,景鈺,她是誰啊?真漂亮!」

景鈺八卦道:「情敵吧!」

「啊?」藤蔓精看了看景鈺,露出一臉的意味不明:「你的情敵嗎?」

景鈺瞪了她一眼,這個藤蔓精,學習能力還挺強的,連這個都知道。

他不滿道:「當然是凌安的情敵了!」他有心逗逗藤蔓精:「怎麼樣?她和凌安誰更漂亮?」

藤蔓精不假思索道:「當然是凌安漂亮了!」

景鈺看了她一眼:為什麼是凌安漂亮?」

藤蔓精也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一般:「你不會認為這個女人漂亮吧?」

「也不是…」

「那就是凌安漂亮了,她身上有股靈氣,這個女人身上都是濁氣!」藤蔓精煞有介事的說。

景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穿入異界之狐仙救命 ,心想藤蔓精果然是心魔凝結成的妖怪,連這個都看得見,他就看不見。

這邊,商璟煜看著走過來的許惠姍,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反而有一種難掩的冷淡和疏離。

「好記不見啊,璟煜!」許惠姍彷彿沒看見他的表情一樣打著招呼,商璟煜忽然覺得,她和周允浩也挺般配。

遠處的景鈺聽到「璟煜」兩個字有一瞬間的不自在,話說,為什麼這個人要跟他一個名字,就連凌安平時含情脈脈叫的都是商璟煜,許惠姍還真是不客氣。

「有事嗎?」商璟煜問。

許惠姍看了看特殊部門的大樓不答反問:「你來這裡有事嗎?」

「有,不過沒辦成!」商璟煜說。

許惠姍自然知道,當她得知她是被商璟煜和凌安同時算計了的時候,心中可想而知是多麼的憤怒,若單純是凌安也就算了,她們本來就是敵對的,不是她死就是我亡,可是加了個商璟煜性質就變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商璟煜從來沒有背叛過凌安,從來不愛她,他們從一開始就是在演戲戲耍她,虧她還一直傻呵呵的周旋以為勝券在握。

呵,多麼可笑。

許惠姍看著商璟煜那張曾經讓她魂牽夢繞的臉,如今也只剩下了恨。

周允浩來這裡當副部長也是她促成的,她就是要讓商璟煜的所有希望全部落空。

「那還真是遺憾呢,商總居然還有事辦不成,我以為商總無所不能!」許惠姍忍不住得意的說道。

商璟煜皺了皺眉:「還有事嗎?」

這就是不耐煩了。

「沒有了!」許惠珊咬著牙說出這句話,心裡卻無比窩火,感覺一拳頭打在棉花上一般,無處發泄。

商璟煜轉身就走!

許惠姍看著他的背影冷笑:「商璟煜,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出了大廈,走出去好遠,景鈺聳聳肩道:「那個女人看起來很恨你啊!」

商璟煜看了他一眼:「你最近是太閑了嗎?」

言下之意,你太八卦了。

景鈺正要說話,一回頭看到許惠姍站在他身邊,一臉花痴的看著他,還從他傻笑。

景鈺嚇了一跳,本能的往旁邊一躲。

「許惠姍」不解的看著他:「景鈺你怎麼了?我不漂亮嗎?」 第666章蕭豬白狗

景鈺看著眼前奇怪的許惠姍,直到她開口,才知道她其實是藤蔓精。

藤蔓精睜著漂亮的眼睛看著景鈺,有些委屈。

她這個樣子,不僅是景鈺,就連一旁的商璟煜也是看的牙疼。

「你幹什麼變成這樣?」景鈺問完,突然覺得不對:「你能變成這樣?」

藤蔓精沒注意他後面那句話,只說:「你不是說這樣很漂亮嗎?」

商璟煜古怪的看了景鈺一眼。,心想,原來景鈺喜歡許惠姍這一款的。

景鈺連忙道:「我什麼時候說了,,你別亂解讀我的意思,倒是你,你能變換樣貌?」

藤蔓精不知道他在轉移話題,得意的說:「我就這麼想了,沒想到可以!」

商璟煜在一旁涼涼的說:「藤蔓精是人類心魔幻化成的妖怪,自然能變成任何樣子!」

景鈺會意的點頭,和商璟煜對視一眼,道:「你還是換個樣子吧!」

藤蔓精不解,看了一眼商璟煜問:「是不是怕凌安看見不高興?」

景鈺只好點頭。

藤蔓精想了想,看了一眼路邊的廣告牌,搖身一變,變成了當紅女星林娜的樣子。

景鈺嘆了口氣,就這樣吧,總比之前黑不溜秋的看著順眼。

藤蔓精就站在一旁等景鈺,景鈺和商璟煜在一旁說話。

「現在怎麼辦?」他看著商璟煜問:「我太了解華夏的門派了,他們看起來團結,其實內部紛爭不斷,根本不可信,至於特殊部門,自從幾十年前部長被殺之後,鍾部長就被總統府乘機架空了不少,如今的鐘部長雖然狠厲,但是架不住上面的猜忌,要執行什麼,很困難!」

景鈺說完嘆了口氣:「現在這個結果,我也是預料到的,華夏從根上已經爛了,要想摧毀組織,依我看…」

景鈺沒說下去,商璟煜卻知道他的意思了。

共和國成立近百年,當初遺留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成了毒害華夏根本的問題,要想讓華夏變得富強,必須剷除這些毒瘤才行,而根本就是要剷除以許總統為首舊派,這樣才能正興華夏,到時候對付組織才會變得容易。

話不多說,兩個人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景鈺眼中閃著光,他很喜歡目前這種感覺,能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兩個人突然有種詭異的惺惺相惜的感覺,這種感覺還沒有維持多久,就被一陣吵雜聲打斷。

「大明星,大明星,林娜!」

「林娜,給我簽個名!」

「林娜,我愛你,我能和你合張影嗎?」

「…」

「景鈺,救命!」

景鈺一轉頭,就看見藤蔓精花容失色的朝他跑來,身後是一群林娜的粉絲。

景鈺扯了扯嘴角,這個藤蔓精還真是會找麻煩,他這麼想的功夫,商璟煜已經把車鑰匙扔給了他。

景鈺和藤蔓精跳上車,車子疾馳而去,但是景鈺和藤蔓精還是被一旁的路人拍照拍到了。

兩個人一起到了首都一處四合院,是我和商璟煜當初買的,旁邊住著蕭珩,我們搬進公寓后,就空了下來,景鈺也暫時住在這。

回到四合院,景鈺看了藤蔓精半晌道:「你換個樣子吧!」

藤蔓精的頭搖的像個撥浪鼓:「我不,我就要這個!」說完還走到鏡子面前照了照,顯然對自己的樣子非常滿意!」

景鈺耐著性子說:「林娜是公眾人物,你這個樣子出門會被粉絲圍追堵截的!」

藤蔓精興奮道:「還會有人追我嗎?」

景鈺一怔,就見藤蔓精翻出林娜的寫真集,喜滋滋變換著各種造型,其中有幾個尺度比較大的,看的景鈺一陣牙疼。

「算了,不管你了,我出去轉轉!」

景鈺出了門,就到了隔壁,蕭珩他好久沒見了,雖然他比蕭珩大幾歲,但是兩個人從小沒少見面,只不過景鈺和蕭珩見面就打架,要問為什麼景鈺這樣性格的人會和人打架,主要原因是蕭珩太賤了。

他嫉妒景鈺的女人緣,嫉妒他比自己輩分大,嫉妒自己家的老主收景鈺做乾兒子,總之都是因為蕭珩不服景鈺,而且蕭珩從小就算是個孩子王,小太保,景鈺也沒少替天行道,關鍵是,蕭珩每次都打不過景鈺。

景鈺拍拍門,開門的是個漂亮的小姑娘,看到景鈺眼睛一亮:「你找誰?」

「我找蕭珩!」景鈺往裡看了看。

小姑娘笑的很花痴:「他在和年哥鬥法呢,你進來吧!」

景鈺跟著小姑娘走進去,遠遠的就聽見一陣嘈雜起鬨的聲音。

走進了才發現是幾個年輕人圍在一起,他走過去,看見中間一張四方桌,蕭珩和一個風流的小青年對坐桌上擺滿了酒,兩個人喝的都有點多,但是很明顯蕭珩已經喝不下去了,而對面那個叫年哥的小青年卻只是微微紅了臉。

「蕭豬,還不認輸?」白流年得意的說著,臉上掛著笑。

旁邊的蕭珩雖然喝的五迷三道,但是一點都不服輸。

「白狗,老子不怕你,再來!」說著拿著桌上的酒又喝了一杯,白流年也喝了一杯。

周圍的起鬨聲不斷,景鈺問旁邊的小姑娘:「他們在幹什麼?」

小姑娘也興奮不已,專註的看著前面隨口答道:「他們在賭酒,誰輸了,就要把內褲脫下來,讓眾人看一圈才可以!」

景鈺一愣,看了一眼蕭珩和白流年,無語至極。

這時候,眼尖的蕭珩看到了他,抬手招呼他過去。

路過六月 景鈺走到他身邊道:「白狗,大神來了,今天你就等著脫內褲吧,哈哈!」

白流年打了個酒隔看了眼景鈺道:「他不是…景什麼來著!」

景鈺在申城待了不短時間,他認識白流年,但是沒想到白流年也認識他,真是巧了,他也正想找找白家人。

「景鈺!」景鈺朝他笑了一下回答道。

白流年眼睛轉了下,道:「明明是我們兩個比,你找幫手,是不是你怕了我了?」

蕭珩搖搖晃晃的道:「你怎麼不說是你怕了我哥?」

本來蕭珩找人幫忙不太好,但是無奈在場的女人不少,誰不想免費看看景鈺這種級別的帥哥,於是開始起鬨,紛紛要求兩邊各出一個人再分個高下。

白流年也沒磨嘰,很快從自己朋友里推出一個來,這人也很能喝,但是比起景鈺來差的太遠。

於是,桌上的酒喝乾后,景鈺沒事人一樣,倒是白流年喝的爬都爬不起來,最後被已經醒了一半酒的蕭珩生拉硬拽的脫了內褲… 第667章還是笑了

人散去后,蕭珩打了個酒隔問景鈺:「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來幹什麼?」

景鈺看了看不省人事的白流年:「本來我是看看你,但是我來的有些巧。

蕭家消息靈通,他當然知道景鈺的意思,於是努努嘴:「白狗是你的了!」

景鈺看了白流年,不解:「為什麼你叫蕭豬,他叫白狗?」

蕭珩笑了下:「因為我屬豬,他屬狗!」

景鈺:「…」

蕭珩已經回屋睡覺去了,景鈺扛著白流年回了家。

藤蔓精正對鏡子搔首弄姿,忽然看到景鈺弄回來一個長的很帥的男人,眼睛一亮:「景鈺,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景鈺瞪了她一眼:「別打主意,這個人對我很重要。」

「哦…」



第二天,大明星林娜密會神秘男友的新聞鋪天蓋地的傳遍了全網。

最激動的就是林娜了,她好好的去度假回來就變成和神秘男友密會了。

經紀人看著新聞,不悅道:「不是說了,你是玉女,玉女懂不懂?玉女怎麼可以密會男人,怎麼可以有男朋友!」

經紀人說的口乾舌燥,卻見林娜盯著電腦屏幕一動不動,經紀人已經她魔怔了,正要起身走過去,林娜忽然抬起頭道:「這個女人真的和我長的一模一樣!」

說完又補充道:「不過,這個男人真是好看,比我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好看!「

說完又不死心的說:「比陸尋還好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