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

「嗚嗚嗚嗚!!」

「曼曼寶貝不要再長眼睛了,也不要手上長一個小腳指頭。」

徐曼曼捂著自己的額頭急得亂轉,水汪汪的眼睛里滿是霧氣,生怕會像幸運星所說的那樣,變成一個小怪物。

「好了好了,別嚇唬曼曼了。」

不滅金剛揮了揮手,拍了拍胸脯:「老大你放心吧,我會保護好其他人的,有我和死亡之槍在,不會有什麼問題。」

「嗯。」

古凡最後命令道:「那就兵分兩路吧,擺平了這件事會去赤龍基地與你們匯合的。」

……

……

三天後。

古凡與狂獵小隊的成員分道揚鑣。

他帶著歌者塞壬沈夢溪,穿越了天水一線附近的山嶺區域,又走過了一片末世后才誕生的幽深森林。

蔥蔥鬱郁茂盛的深林,逐漸有了枯黃之色,幾片落葉隨風落下,靴子踩在上面發出「咯吱」的清脆聲音,顯然已經失去了全部的生命養分。

沈夢溪撿起其中一片枯葉。

枯葉上有些許灰塵,聖者級別的感知力讓她察覺到灰塵還在散發著能量,就像是一小撮火焰一樣,朝外釋放著淡淡火光。

時少寵妻甜蜜蜜 「這些灰塵??」

沈夢溪疑惑的抬起頭,拿起口袋裡一張乾淨的紙片輕輕擦拭,將灰塵遞到了古凡面前。

「灰燼。」

「你也感覺到上面的輻射能量了吧?」

古凡指了一下前方越發枯黃的林木:「它們都被腐蝕了,再過不久就會完全枯萎死去。」

一顆核彈爆炸。

它會燃燒周圍的一切,無論是生物還是泥土,甚至是岩石,都會化成灰燼飄散到天空中去。

超過數千噸的灰燼隨風飄蕩,浩浩蕩蕩傳播到方圓百里範圍外,有些落在了破舊的窗戶上形成了一片灰泥,有些則落在了這些森林原木上,發散放射性物質使其枯萎。

一顆核彈產生的影響,上百年都無法消除。

……

…… 核輻射。

輻射粉塵,被污染的灰燼,枯萎死去的植物,基因崩潰腐爛的動物,或者是城市中布滿污濁物質的鋼鐵……它們所帶來的污染,即便過去一百年也無法消散。

這便是終極武器使用后的後遺症。

「既然出現了輻射所污染的灰燼,再走上一兩天,我們應該就能到機械教派駐紮的城市了。」

古凡根據灰燼的數量判斷著,周圍環境過於茂盛的植被也逐漸變得稀疏起來,生物的數量也大大減少降低。

「那是……屍體。」

枯黃的林木附近,出現了大約二十具屍體。

它們破衣襤褸,渾身散發著惡臭與腐爛,看上去死亡時間應該超過了三天,還有許多蛆蟲蚊子在屍體上亂爬。

「這些人,正在遷移。」

沈夢溪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背上的雙肩包,其他幾人也都是同樣的情況,帶著最珍貴的「家當」逃命,但來到這片區域卻被什麼莫名的生物給殺死了。

古凡眼神稍稍一閃,看穿了些許事情,但仍舊默不作聲,任由沈夢溪來檢查推測。

「我對檢查屍體並不在行。」

「但這些人是被其他生物殺死的,傷口很明顯。」

沈夢溪指了指其中幾人身上的致命傷,有幾道傷口劃開了喉嚨與胸膛,看來是極為鋒利的爪子造成的,應該是森林裡的野獸?

「很奇怪。」

「它們的屍體並沒有被吃掉。」

沈夢溪感到疑惑,一般來說異種絕對會吃掉人類的血肉,但這一批人卻任由它們爛在這裡,難道異種還學會挑食了??

古凡提醒一句:「仔細感受。」

沈夢溪走進了屍體。

她沒有嫌棄腐爛血肉上的蛆蟲與蒼蠅,手掌放在上面靜靜感受。

好濃郁的輻射!!

這些人的血肉中都有強烈的核輻射污染能量。

如果樹葉上漂浮的灰燼是一小撮火焰的話,那這批人就像是燃燒的柴火,更加的炙熱明亮。

「看。」

「那兩人手指關節已經改變。」

古凡稍稍提醒一下,其中幾具屍體都發生了不同程度的異變。

有一人手指變得畸形,更加的狹長,甚至骨關節處還長出了長長的骨刺,而這幾根骨刺都有較高的輻射污染能量。

「這就是核輻射帶來的變異么?」

沈夢溪驚嘆,核輻射的污染已經深入骨髓。

這批人應該是生活在輻射區域附近沒多遠的地方,但現在災難爆發,只能放棄聚集營地,前往其他區域苟且偷生。

「核輻射太嚴重,異種都不吃……」

沈夢溪搖了搖頭,又走到另一具屍體身旁,然而她稍稍檢查還沒過多久,突然間異變叢生!!

唰!!

那腐爛的屍體突然抬起手掌朝沈夢溪揮來,十指已經完全沒有了血肉,變成了骨頭凝成的刀刃,想要一擊劃破沈夢溪的喉嚨。

聖者的反應何等快速?

即便沈夢溪不是肉體強化能力者,但等級的差距卻是無法跨越的,骨指刀刃還沒劃到沈夢溪身上,手臂一側就散發出一道強烈音波,藉助皮膚筋肉的鼓膜擴散出去。

噗嗤!!

屍體整個手臂炸碎,音波餘聲還扯碎了大片腐爛血肉,另它只剩下一具骨頭。

然而……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那一副枯骨竟然緩緩站了起來???

那一副骨架上話掛著殘留的血肉,爆碎的眼眸只剩下半顆,渾身上下的血肉器官都在剛剛聲波的餘威中爆裂成碎肉,滴答滴答落在地上變成了一大灘腐肉。

但就是這樣的一副骨架,卻活了過來,簡直就像是遊戲中經常出現的骷髏怪物!

「凶骨。」

古凡顯然認識這種怪物,他第一開始就知道這批人已經發生了變異。

這種凶骨異變來的怪物,經常在核輻射區域中被發現,許多在污染區域生存的人類或者其他生物,骨頭中都會聚集大量的輻射能量。

它們的血肉生命,也會逐漸流逝並滲入骨頭中。

時間長了,變異的聲音骨頭髮生強烈的異化,等到死亡之後就會變成「凶骨」這種怪物,即便沒有了全身上下的血肉,沒有內臟與大腦,也能依靠輻射能量利用骨頭活下去。

它們是另一種變異體。

不像是腐屍那樣充滿對血肉的慾望,凶骨並不能消化食物,但他卻充滿了暴戾與殺戮的情緒,就像是那些狂暴的輻射因子一樣,想要將周圍的生物殺光。

噗嗤,噗嗤,噗嗤。

周圍的屍體接二連三的發生異變。

二十具屍體,足足有十多個變成了凶骨,猶如蛻皮一樣從血肉中鑽出,露出了那慘白色的骨頭,有一些污染嚴重的還會呈現一種污濁的褐黃色,簡直就像是屎一樣。

速度很快!

這些凶骨,完全能夠比得上最低級的異種——夜魔。

它們變異的骨爪很是鋒利,沒有了血肉與各種「累贅」包袱,單純利用充滿輻射的變異骨頭來移動,力量與速度都很強。

二十個普通人,死亡后產生了十幾具凶骨異種……這個幾率頗有些太可怕了。

「音浪!!」

沈夢溪好歹也是在苦幻迴廊中訓練了接近一年的高手。

她攤開手掌,一層聲波擴散出去,聲浪像是重鎚狠狠拍擊在凶骨身上,十幾局完全由骨骼組成的異種,頃刻間破裂成無數碎骨渣散落一地。

「太意外了。」

「純粹的骨骼,也能變成異種?」

沈夢溪十分不解:「它們又是怎麼尋找敵人的,沒有聽力,也沒有視覺,甚至可能沒有感覺……」

這種凶骨全憑藉本能行動。

它們眼睛爆裂了,耳朵聽力也沒有,甚至大腦都像腦花流了一地,完全可以說是有瞎又聾。

它們是怎麼找到敵人的呢??

「輻射。」

「凶骨每時每刻,都會散發出一些輻射能量。」

古凡解釋道:「空氣中充滿了肉眼看不見的輻射粒子,它們的效率可比聲吶之內的東西強多了。」

沈夢溪好奇的看了一眼古凡。

他對於這些異種也太熟悉了吧,一點都不像是第一次看見凶骨的樣子。

「走吧。」

「以後小心一點,這些胸骨都是從普通人身上蛻變來的,如果是兇猛一些的野獸,說不定強度會很高。」

古凡告誡道,沈夢溪點了點頭,剛剛自己接觸屍體的行為不能再有了。

這是赤果果的在「教導」自己!

……

…… 「死神大人。」

「它們都是從聚集點逃出來的,附近應該有一個人類營地。」

沈夢溪又檢查了一下各種物品,判斷出附近必然有人類生存,抬頭詢問古凡的意見:「時間緊迫,我們直接繞道去鋼鐵機械城?」

「呵呵。」

「時間緊迫的,又不是我們。」

古凡語氣冰冷,實際上對於鋼鐵機械城即將發生的災難並不在乎,簡直就是冷血殘酷。

「相反的。」

「如果他們現在有足夠的實力對抗深淵裂縫……我們就是畫蛇添足。」

「但如果他們即將無法支撐,我們再出現,無異於雪中送炭,談判的籌碼也將更多。」

古凡並不是濫好人,也不是來拯救鋼鐵機械城的,雖然現在形勢危機,但別忘了他代表著什麼,那可是曙光聯盟!!

幫你,可以。

但接受幫助,必須要付出更多。

如果想要接受古凡的幫助,那無異於和惡魔交易。

沈夢溪頓時啞然。

她對古凡又多了一層認識。

這個世界,遠遠要比自己所想的殘酷的多,傳說故事中拯救世界打敗魔王的勇士還會四處搜刮寶箱,打怪升級獲得裝備,更不要說古凡這個殘酷的傢伙了。

兩人繼續前進。

土壤逐漸呈現一片焦黃之色,濕潤的泥土也參雜了大片黃沙,頗有些當初「荒蕪沙漠」的頹廢感覺。

焦土之上,成群結隊的異種怪物怒吼咆哮著,它們似乎是為了「地盤」區域所爭鬥廝殺,長期經過核能的輻射,異種的形態也是其他區域所難以見到的。

「異魔犬。」

古凡認出了那些怪物。

仔細看去,那是一種身形巨大的犬類生物。

它們的幼崽大概有一米多長,渾身長滿堅硬的長毛皮膚,嘴巴呈現四角形張開,能夠擴張出更大的幅度,甚至將那些比自身還大的生物吞咽下肚,而那四角形的嘴巴中也長滿了參差不齊的鋸齒與尖牙,一旦咬住獵物就絕不放開。

那些成年的異魔犬體型更是巨大,有些身長3米左右,看上去就像是一輛轎車,更有些發生異變的巨大傢伙,足足有5-10米巨大,簡直能夠堪比一輛雙層公交,踏在地上奔跑的時候還會引起地面的震動。

不但如此。

那些成年的異魔犬,身上的毛髮已經全部剝落,反而長出了類似蜥蜴的硬皮,一塊塊連接在一起變成了強硬的護甲,能夠有效抵抗子彈或是炮彈的侵襲。

「那些怪物是狗么??」

沈夢溪瞪大了眼睛,雖然這些怪物已經完全變異成了另一幅模樣,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兇惡的獵犬,特別是其中一頭對著某個巨大的仙人掌後腿抬起撒尿的場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