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啥?8000塊錢,我沒給你……」陳浩話沒說完,就忙捂上了嘴巴,差點兒沒給說漏嘴。

因為他給蘇墨雪開車,正好就是8000塊錢。

而昨天在商場的時候,蘇墨雪說今天發工資,他又把妹妹的卡號給了蘇墨雪,所以這8000塊錢就很清楚了。

只是他才剛做司機,蘇墨雪就給發全月的工資,陳浩感覺心頭暖暖的。

「嗯對,這錢就是我給你打的,要不夠隨時跟哥說。」

「哎呀哥,不是夠不夠的事,是不用再打生活費了,之前不都跟你說過嗎,我現在能自己賺生活費。」

「死丫頭,好好給我上學打什麼工,哥現在不光能養活你,連你畢業后的工作都沒問題!」

陳浩這說話間,嘴角就有點小得意。

讓妹妹相信他很好,這是陳浩最大的奢望,現在也總算做到了吧。

「行了,快點上課去吧,平時別捨不得花錢,我先掛了。」

「哎哥等等,我還要等會兒才上課……哥呵呵,你和我未來的嫂子,現在處的咋樣了!」

「哦你嫂子,我倆處挺好的。」陳浩這說話間,就想到了蘇墨雪。

「呵呵好就好,那給我發張照片唄,要不然回頭見了嫂子都不認識……多尷尬呀。」

「這有啥尷尬的,關鍵是吧,我不是不給你,是真沒你嫂子照片!」

「哎呀哥你真笨,不會給我嫂子要嗎,或者你倆在一塊的時候,隨便拍一張也行,要不然我可過去找們了,反正我們也快放暑假了。」

「啊?小祖宗你可別,回頭把照片發過去,要沒什麼事真掛了。」陳浩說完這話,都沒等妹妹有反應,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儘管妹妹要過來,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話,但他是真給嚇到了。

儘管他現在,已經有多半年沒見過妹妹了,也很想見見妹妹,可自己現在連個小窩都沒有,還是住在蘇墨雪家裡,蘇墨雪又對自己忽冷忽熱的……

陳浩是越想越后怕,生怕妹妹一過來,就會聯想到上門女婿幾個字。

所以在這一瞬間,他就特想有個自己的房子,還有就是找個機會,偷拍一張蘇墨雪的照片給妹妹發過去,免得妹妹真跑過來。

反正給蘇墨雪要照片,他是考慮都不會考慮,就算考慮了也是瞎想,蘇墨雪肯定不會給,弄不好還得說什麼難聽的。

「嗯?這是什麼。」陳浩這低頭間,就看見茶几上有個便簽。

我晚上有個應酬,估計會喝酒,要晚上12點還沒回來,記得去下面這個地址接我。

陳浩看完這行字,又瞄了眼下面的地址,才知道是蘇墨雪留給自己的。

只是蘇墨雪說喝酒,還有晚上12點什麼的,他腦子裡就突然冒出一個畫面,蘇墨雪給急個臭男人圍在中間,全都拚命的灌她喝酒……

「哈,蘇墨雪可是母老虎,灌她喝酒不要命了!」

「姐夫,什麼母老虎喝酒的,你嘀咕什麼呢。」蘇菲菲揉著眼睛,從摟上走了下來。

「哦沒什麼,哎不是菲菲,你怎麼在家呀?」

「怎麼了姐夫,你不會也逼人家去工作吧,菲菲才剛畢業好嘛,就不能讓人家多玩幾天。」

陳浩聽到這兒,就忍不住的一陣苦笑。

蘇菲菲是不想工作,卻整天給小雪逼著工作,可他妹妹呢,老高給幫忙找個工作,自己都很不得給他磕個頭。

而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就是蘇菲菲有個有錢、有本事的老姐,是個貨真價實的富二代。

但自己妹妹呢,頂多也就是個窮二代,誰讓自己沒本事呢!

可等蘇菲菲來到他跟前,陳浩本能的朝她看過來,才恍然意識到蘇菲菲……不光是個富二代,還是個白富美。

蘇菲菲斜躺在沙發上,在懷裡頭抱著個抱枕,眼睛雖然很亮卻沒有神,顯然是才剛睡醒的原因。

但即便是這樣,陳浩站在沙發邊上,看看她腦袋兩邊的細長馬尾,還有淺粉色的短裙套裝,還有她小長腿上的白色絲襪……

這種身材魔鬼,臉蛋兒漂亮,還有個有錢老姐的小丫頭,不是白富美又是什麼!

陳浩想到這兒,見她舉著個黑色手機,努嘴又比劃剪刀手的自拍時,才猛瞪大眼睛喊了聲菲菲。

「哎菲菲,你拿的不是我手機吧?」陳浩吃驚道。

「不知道,就隨手在沙發上撿的,姐夫這是你手機嗎。」蘇菲菲看過來一眼,繼續擺著姿勢自拍。

陳浩也沒多想,伸手就把手機給搶了回來,看都沒看一眼,直接踹到了褲兜裡頭。

「小祖宗,你能不能讓人省點心,那有小姨子用姐夫手機自拍的。」

「幹嘛呀,我老姐又不翻你手機,就算看見你手機里有我照片,又不是別的女人怕什麼。」

蘇墨雪怒著小嘴說完,又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猛折身坐起來就沖他咯咯咯的壞笑。

「哎姐夫,你手機裡邊,不會真有別的女孩子照片吧!」

「怎麼可能,菲菲你少胡說,姐夫是老實人。」陳浩這話音落地,還故意挺了挺身子。

「姐夫你騙人,菲菲剛才就是給你打電話吵醒的,好像還聽你喊丫頭什麼的,對方肯定是個女孩子!」

陳浩猛聽到這兒,頓時就給驚出一身冷汗,心想幸好沒做虧心事。

這小姨子,怎麼跟小間諜似的?

「嗯是個女孩子不假,但這女孩子是我妹妹,跟你差不多大小,現在還是個學生,剛才就是我妹妹打的電話。」

「真的?」

「這還有假的嗎,要不是我妹妹打電話,我到現在跟你一樣還在睡覺呢。」

「哦這樣呀,那姐夫,你倆聊什麼呢,說了這好半天。」

「也沒說什麼,就是她卡里……」陳浩話說一半,隨即猛的一愣看她眼睛道,「哎菲菲,你這是調查戶口呢。」

「我看你姐說的一點不錯,你真應該出去找個工作,整天都在家想這些沒用的。」

「姐夫,你不說是吧。」蘇菲菲猛坐直身子,就輕咬嘴唇看了過來。

陳浩見她這舉動,特別是輕咬嘴唇的樣子,真是把他給可愛到了,如果現在眼前的是蘇墨雪……

他可能,都得忍不住跟蘇墨雪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讓自己親一口!

但他才剛想到這兒,突然看見蘇菲菲伸出個小手,就拽住她領口想要往下扯……

「哎小祖宗,你這是幹嘛!」陳浩慌亂間,猛抓住她小手道。

「誰讓你不說的,你不說菲菲就脫衣服,反正家裡有攝像頭,等老姐看見讓你有理都說不清。」

「行,行行行,小祖宗你厲害。」陳浩沖她豎起個大拇指,就給無奈的嘆氣道,「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陳浩看她一眼,又仰頭朝屋頂瞄了眼,雖然沒看見什麼攝像頭,但還是應付著隨口道,「菲菲你說你,我妹妹打個電話,看把你給好奇的。」

「我妹妹也沒說什麼,就是想要一張你老姐的照片,我說沒有照片,回頭跟你老姐要一張,差不多就是這樣。」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不信看家裡攝像頭去,我有必要跟你說瞎話嗎。」

「呵呵姐夫,你上當了!」蘇菲菲猛的高興,就捂嘴咯笑起來,「家裡根本沒裝攝像頭,菲菲也沒想真脫衣服。」

「菲菲可是女孩子,怎麼會當你面脫衣服呢,就是故意逗你呢!不過你妹妹想要我老姐的照片,那菲菲剛才的自拍……還真就拍對了!」

「菲菲,你這話里,好像還有別的意思吧?」陳浩看她壞笑,心裡就猛咯噔了下。

他這正想追問呢,卻突然聽見砰的一聲,屋門給人推開了。

陳浩應聲回頭,竟看見蘇墨雪站在門口,正氣呼呼的朝這邊走過來。

「小雪?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有應酬嗎。」

「你告訴我,陳魚是誰!」蘇墨雪來到跟前,死死盯著他眼睛。

陳浩猛的一愣,見她咬著嘴唇,又提到了陳魚這個名字,頓時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小雪你,你怎麼知道,陳魚這名字的?」 「咱們兩個是不是也別閑著了?你不是一直就煩我嗎?今天你報仇的機會到了,我倒是要看看你這些年來到底變強了沒有」冷武冷冷一笑,不再去看趙信和藺木的戰鬥,因為他對藺木很自信,不過現在戰況如何,結果卻早已在預料之中了的。

跟蹤追妻十八年 「哼,都是花甲始齔境界的,你不一定要比我強到哪裡去」柔一點也不敢大意,瞬間就進入了妖化狀態,最先出現的就是兩隻尖尖的長耳朵,嫩白的雙手指甲瘋狂的猛長,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她的身後居然長出了三隻毛茸茸的雪白尾巴,這女子居然是一個狐妖傳承者。

「呦,還沒開打就進入妖化了嗎?也好,不然的話算我欺負你了」即使兩個人境界相同,但是冷武依舊十分的強勢,話語間對柔的不屑之意溢於言表。

「你別欺人太甚,我不再是原來的那個小狐狸了」長久的打壓,讓柔對冷武充滿了仇恨,一言不合便飛身上去,十指在空中劃過數道流光,形成了一張偌大的光網。

「喝」

冷武也不遲疑,人影一閃,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和柔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

「嘭」

趙信和藺木連續交手不下百次,對方的力量完全超過了自己,因為每次對拼自己都落在下風。但是趙信並不會因此而氣餒,自己本就不是力量型的,在對方沒有察覺的時候,趙信取出了自己在住宿地閑來無事畫下的陣圖,只要被自己困住,對方就是待宰的羔羊。

趙信又一拳揮出,藺木側身躲開,反手抓向趙信的胸口,轉眼間他的五根手指幻化成了無根細細的樹枝。趙信見狀精氣外射,人已飛到外圍,但是終究還是慢了半秒,自己的胸口處雪白的衣衫被劃開,身體更是出現了一道細如髮絲的口子,短瞬后鮮血從中流淌而出。

「好鋒利」趙信的衣服是那個店家老闆送的,雖然披風在選拔戰的時候被毀掉了,但是內衣是更結實的,一般的攻擊很難破開的。但是自己只是佔了一下邊,被劃破了衣服不說,就連身體也被划傷,可見對方的攻擊著實不是蓋的。

「死」藺木得理不饒人,在趙信愣神的時候,再次沖了上來,這回是雙手共同出手,如果這一下被抓實的話,趙信的身體都容易被對方撕碎。

「困」直到對方進入自己的攻擊範圍內,趙信忽然甩手,一團光輪在空中飛過,直接罩在了藺木的頭頂上。光碟不斷的擴大,射下了數道光柱將藺木的身體罩在其中,困陣成。

「樹海荒蕪」就在趙信就要提著琴額木給對方致命一擊的時候,藺木突然大喝一聲,他的上身衣衫開始破裂,他的髮絲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暴漲至數米,隨後不斷地變粗,不一會而就充滿了整個困陣,趙信已經完全看不到他的身體了,滿滿的髮絲。

「破」其實這也是在一瞬間就發生的事情,趙信甚至剛剛拿起琴額木,就看到自己無往不利的困陣,被硬生生的撐爆了,沒錯就是被撐爆了。是被對方那漫天飛舞的長發給撐爆的,殘餘的能量掃蕩出去,將腳下的冰川一片片掀起。趙信也被那巨大能量波吹到了百米之外,用三塔環身才勉強不被這衝擊力傷到。

「小子,沒想到你這麼難纏,你讓我有興緻了,你知道嗎?」藺木口中頗帶一絲玩味,無數的髮絲如同萬千條靈蛇一般,鋪滿趙信的所有視線,一時間自己居然被頭髮給包圍了,雖然說起來十分的可笑,但趙信此時卻笑不出來。

「唰」

冰精氣將琴額木包裹住,形成一道冰劍,與之前的比起來,這次形成的冰劍可以說是吹髮可斷,從冰劍墜地將冰面砸出了一個坑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當然趙信也完全可以不用琴額木,不過冰劍雖利但是卻不能致命,自此就要靠琴額木了,特別是對付完全依靠血脈根源的妖族。

「哼,可笑」隨著藺木一聲冷哼,那漫天的飄發猶如一陣箭雨,將趙信所有的躲避的角度都覆蓋了。冰精氣暴出,自趙信身體蔓延出去,猶如一隻刺蝟,旋轉著身子浮到半空中。

「簌簌……」

藺木的長發在趙信無堅不摧的「利刃」摧殘下,被切的零落不堪,而趙信則越戰越勇,手持琴額木冰劍朝萬千髮絲的中央疾馳而去,打算一舉殺掉對方。

「死」趙信舞出了一道劍花,將擋路的「長蛇」全都斬斷,隱約中已經能看到藺木的身體了。憑空借力,腰身一擺趙信如同一陣風一般,再次縮短了兩人的距離,冰劍上寒芒閃爍,在烏髮密布的發海中顯得極為耀眼。

「哇」

就在兩個人的距離不斷縮減的時候,藺木突然長吼了一聲,在發海中央的身體突然開裂,精裝的身軀頓時瘦弱枯骨,而在他的胸口居然鑽出了一根兩人合抱粗細的樹榦。樹榦迎風猛漲,不一會兒就已經長成參天大樹的模樣了,雖說是樹但卻沒有一片樹葉,樹枝上全都是泛著利芒的倒刺。不過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最讓趙信結束不了的就是這參天大樹的根部在藺木的胸口處,真的是身子大腦子小。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已經送到藺木身旁趙信完全沒有想到對方還有這樣的招式,發現后想要避開,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發海給包裹住了,並且如此多的黑髮根本就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剷除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布滿倒刺的樹杈不斷的靠近。原本還離成功之下一步,而現在則身後危險之中了,這一天一地的差別,讓趙信一時間很難接受。

「呼呼」

等著越多臨近的呼嘯聲,趙信在空間狹小的發海中強行扭動身子,打算轉起來,憑藉冰刺的尖利為自己的逃生。不過最後卻一臉的絕望,等回過頭,只看到那自己的全身已經被穿透了。催動精血,在最後一刻護住了自己的心脈,這也是趙信最後能做到的事情了。

「哈哈」隨著一聲猖狂的大笑,藺木收回了頭髮,而那掛著奄奄一息趙信身體的巨樹也不斷的收回體內,小小的身體不符合常理的收回足足有他身體數百倍大的巨樹,看起來頗為壯觀。(未完待續。) 蘇菲菲站在倆人旁邊,看老姐氣的咬嘴唇,朝陳浩看過來就喊了聲姐夫。

「姐夫!你到底都做什麼了,老姐還沒這樣生氣過!」

「菲菲沒你的事,快點上樓去。」蘇墨雪繼續盯著陳浩眼睛,沖妹妹呵斥道。

「老姐……」

「我再說一遍,上樓去,這裡沒你的事。」

蘇菲菲嚇得一愣,忙就捂上了小嘴兒,愣是不敢再出聲了。

直到她來到樓梯口,才猶猶豫豫的停下腳步,沖陳浩喊了聲姐夫說別生氣,有什麼事兒好好說,說不成就趕緊跑什麼的。

陳浩站在蘇墨雪對面,扭頭看蘇菲菲說完這話,都不帶猶豫的直接上樓,才知道蘇墨雪應該是真生氣了。

以至於,連蘇菲菲這個小丫頭,都不敢在再乖巧了許多。

他再次朝蘇墨雪看過來,見蘇墨雪依舊盯著自己,把嘴唇都給咬的發紫,真不明白她聽見一個陳魚,就能給氣成這樣。

「小雪,咱有話好好說,你先別咬自己嘴唇,陳魚她……」

「陳魚還落雁呢,看你喊的多親!」蘇墨雪猛打斷話茬,繼續盯著他眼睛道,「陳浩,我真是看錯你了。」

「我原本以為,你跟別的男人都不一樣,差點都對你動了心,沒想到你竟然背著我養小三。」

「養小三?小雪你可別胡說,我啥時候有小三了。」陳浩有點發懵。

「還狡辯,剛才見客戶的時候,財務剛給我過電話,陳浩你……你知道財務怎麼跟我說的嗎,財務說我丈夫的銀行卡主人,叫陳魚還是一個女人!」

「陳浩你,你到底想幹嘛,是不是看我找個假丈夫還不夠丟人,非要讓我以後沒臉去上班,你才會高興對不對!」

蘇墨雪一口氣喊出來,猛就沖他揚起了巴掌。

陳浩出於本能的要躲開,但本能過後卻是沒動,直接閉上眼睛……等著蘇墨雪打過來。

他不是怕蘇墨雪,更不是想給蘇墨雪打臉,而是蘇墨雪能因為一個陳魚,就把她自己給委屈成這樣,陳浩感覺挨一巴掌也是甜的。

因為只有老婆,才會這麼介意老公有小三!

可能是人閉上眼睛,時間就會過的很慢,陳浩閉眼不睜了好一會兒,卻是沒等到蘇墨雪扇來的耳光……

怎麼回事,小雪怎麼沒動靜?

嫌巴掌不解氣,去廚房拎菜刀了?

陳浩突然想到這兒,猛就睜開眼睛了眼睛,都沒等朝廚房看過來,卻先看見蘇墨雪還站在跟前……正咬著她自己胳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