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嘩啦!」

林錚也不遲疑,一甩長袍,提起謫仙劍,猛地前踏出去,向著遠處走去。

在這個時候,林錚猛地邁步前進,向著前方走去,一步一行間,就掠過一大段的距離,最後出現在遠處。

……

林家鎮廣場上,此刻這裡有一大片的人影聚集。

在居中的位置空出了一大片的空地,所有人都遠遠站著,不敢靠近。

「唰唰!」

「唰唰唰……」

在人群中,突然間有幾人快速閃爍,就好像是一道鬼魅般,直接跨步而過,再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是在居中的這個空地邊緣。

進入最終決賽的五道人影,在此刻相繼出現。

林錚踏著輕巧的步伐,一舉一動間,好像帶著某種特殊的力量,一步一行,都有某種特殊的意境,一步踏出,都在某個人的身旁掠過,如同是游龍般,直接大步邁開,跨步而過。

頓時間,有一道極為凌冽的氣勢,在此刻回蕩出來,猛然前衝過去。

「呼哧!」

「呼……」

隨著一陣輕微的響聲,到了最後,林錚的身影忽然間出現,牢牢地落在那裡。

五人,全部到齊。

「都來了?」

林狼轉過頭,看向眾人,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

「那麼,就開始吧!」

隨著林狼此言落下,在人群當中,走出了幾名頭髮花白的長老,分各個位置站著。而原本聚在四周的那些人影,卻在這一瞬間後退,遠遠地站著,不敢前進。

「呼……」

林狼微微呼出一口氣,最後他雙掌前探,隨著袖袍一抖,「啪」的一聲,一道空爆聲在此刻回蕩出來。

只見地在林狼的掌心當中,開始浮現出一團青色的光芒,隨著他手掌的變化,而向著遠處洞穿而去,直接猛衝向前,瞬息之間,就向著遠處衝擊過去。

「嗡……」

一道光芒,猛地出現,在林狼的掌心當中浮現。

「去……!」

隨著他一聲輕喝,指尖向前點出,一道輕微的爆響聲傳開,「咻」的一聲,光芒掠出,直接融入到地面上。

「嗡嗡……」

「轟轟轟……」

在光芒出現的瞬間,就融合進入地面,此刻地面開始浮現出一道明顯的光芒,縈繞在四周,看起來分外清晰。

一個繁雜的紋路,出現在地面,約莫有五丈大小,上面有一層層金光浮現縈繞,好像是光澤閃爍,如同流水般,在快速前進,形成一片朦朧的影子,遠遠不斷地擴散向遠處。

「你們五人,站在上面。」

「諸位長老,隨我一同啟動陣法。」

林狼開口說道,同時目光凝重地盯著前方,眼眸當中,充滿著堅定。

「唰唰!」

「嘩啦啦……」

那幾名長老的速度奇快,在林狼一聲令下后,各自掠出,速度奇快無比,很快就站在了這個龐大陣法的邊緣,各自靜立不動。

「準備!」

隨著這一聲低喝,林狼一步踏出,直接踏步,落在了陣法當中的一角。

頓時,整個陣法好像在此刻活過來一樣,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芒,在此刻不斷浮現出來,形成無與倫比的亮光,在此地映照著形成絢麗多彩的光澤,在此地飄飄蕩蕩而去,看起來分外的清晰。

連同林狼在內,總共有六人,此時他們六人都在同一時間催動著體內的靈氣,好像有一大片的光澤,在此刻揮動出來一樣,浩浩蕩蕩地離去。

六人的身上,各自爆發出濃郁的金光,帶動著下方的區域,那個陣法開始出現龐大的符文,繁雜的古文,還有古樸滄桑的氣息,在此刻遠遠不斷地出現,向著四周猛衝過去。

「這個是什麼?」

「傳送法陣么?」

在金光漫天,如同水流般涓涓流淌的陣法當中,林錚面色如常,任憑四周的金光覆蓋,他的心中在暗暗猜測著。

如同林錚一樣,在這裡的其他四人,顯然對於周遭的這一個龐大的法陣極為好奇,當下在四處打量著,眼中露出一絲不解。

然而在此刻,外面的靈氣變得無比濃郁,有一大片的光澤在此刻絢麗多彩地浮現出來,形成朦朧的影子,直接向著遠處衝擊過去,形成浩浩蕩蕩的靈氣波動,幻化著擴散而去。

「嗡嗡!」

「嗡嗡嗡……」

在這片區域當中,突然間有一道極為刺耳的嗡嗡聲,在此地突然間回蕩起來。

同時,原本盤旋在四周嘈雜的人聲,卻漸漸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那尖銳刺耳的長嘯聲,在此刻回蕩出來。

「蓬蓬!」

「轟隆隆!」

林錚的耳旁,開始出現一道刺耳的響聲,漸漸的眼前的世界也被一片金光所覆蓋,通體變得耀眼無比,好像是金烏在面前出現一樣,顯得分外的清晰。

外面,林狼帶領著其他五名長老,手掌揮動著,一股股龐大無比的氣浪,從他們的身上源源不斷地釋放出來,向著遠處擴散而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臉上,也開始露出了幾分疲憊的感覺,豆粒大小的汗珠,從他們的臉頰上不斷滴落,落在下方的符文上面,很快就被蒸發乾凈。

「喝!」

突然間,林狼大喝一聲,他的雙手也隨之而甩動出來,一股極為耀眼的光芒,從他的掌心當中揮動出來,他的身體猛地騰空而起,一躍足有丈許高。

隨後,林狼提起掌印,向著前方一掌拍擊下去。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頓時,「轟隆隆」的爆響聲傳開,隆隆巨響四處擴散,在這方區域當中,顯得分外響亮。

這一道爆響聲,足足持續了約莫十息左右,待得林狼收回靈氣,落在地面上的時候,其他五名長老也同一時間撤回靈氣。

原本由靈氣構成的龐大符文,在這一瞬間好像是潮水般消退,在幾個呼吸間,就已經完全地褪盡,露出了廣場原本的樣子。

眾人齊刷刷定睛看去,卻見到眼前一片寂靜,原本的五人已經消失不見,廣場上面,符文消失不見,只有堅硬的石板鋪就。

然而當他們的目光停在那幾名長老身上的時候,當看著他們大汗淋漓的模樣之時,他們的心中也大致明白了過來。

剛才的經歷,絕非虛幻,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

當全身被金光覆蓋著,好像要被這些潮水給吞沒進去的時候,林錚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變得飄飄然起來。

四肢的感覺好像在這一刻完全消失,眼前所見只有一片朦朧,整個人好像隨著風起伏一樣,飄蕩在雲霧當中。

當腳下再度有感覺,他發現自己踏在了一塊堅硬的岩石上面。

「砰!」

「砰!」

一道低沉的響聲,在此地回蕩起來,空蕩蕩地回蕩向四周。

林錚發現,他此時所在的空間,乃是一片空曠,當他睜眼的時候,卻見到眼前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的亮光。

「嗤啦!」

就在這時,一道輕微的響聲傳來,緊接著又一道火光開始跳動著。

「林茗兒?」

林錚轉頭,看著在他不遠處,有一道倩影,手中拿著一根火摺子,上面正跳動著微弱的光芒。

藉助著這一片光芒,林錚可以發現,在他的身體四周,還有幾道人影閃爍。

這幾道人影,應當是林戡,林問鼎,林川無異。

「鏗鏘!」

在適應了環境之後,林錚猛地抽劍而出,一道白亮的光芒閃爍而過,在此刻一閃而逝,變得分外的耀眼起來。

「轟隆!」

「嘩嘩嘩……」

此時此刻,各種低沉的響聲在不斷傳開。

同林錚一樣,無論是林問鼎,亦或是林戡,林川等幾人,都各自拿出兵器。

在這未知的世界,所有人都打起精神,高度集中,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

「嗒嗒嗒……」

隨著腳步的移動,這片區域當中,發出一道輕微的響聲,腳步聲回蕩起來,卻極為響亮,不斷向著四周回蕩出去,聲音顯得無比空靈。

在這一片未知的區域,五人相距不遠,都相互戒備著,又相互扶持著,如果遇到什麼莫名的危險,可以相互照顧。 「砰!」

突然間,在前方這片寂靜的區域當中,傳來了一陣輕微的響聲。

頓時,無論是林錚,亦或是其他的幾人,精神都高度集中起來,戒備地盯著前方,手中的兵刃,甚至都灌輸進去靈氣,上面浮現出一道道閃爍無比的精光,在此刻綻放出絢麗奪目的光華,照亮了四周的空間。

「唰!」

「轟隆!」

「蓬蓬……」

五人的實力都不弱,此刻提起兵刃,手掌前探,瞬間爆發出一道低沉的響聲,在此刻發出嗡嗡的響聲,兵刃上面無比鋒利,如同光芒籠罩著,耀眼無雙。

「轟隆!」

「隆隆隆……」

這方未知的空間內,不斷開始爆發出低沉的響聲,隆隆的巨響聲,在此地回蕩不斷,猶如驚雷落地般,震耳欲聾地回蕩起來。

突然間,有一道道輕微的響聲,在此地開始傳開,嗡嗡的爆響聲,彷彿帶著無與倫比的空靈,在這一道鬼魅的聲音傳開之後,整片空間當中,突然間發出絢麗耀眼的亮光,在此地接連出現,耀眼無雙。

這一道亮光,好像是從某處未知的空間當中傳來,僅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傳遍四周,照亮整片空間。

「呼……」

「這裡是?」

「冰火秘境嗎?」

五人在此刻只覺得眼前一片大亮,有一片無與倫比的光芒綻放出來,向著四周絢麗多彩的縈繞起來。

林錚抬頭眺望過去,發現這裡是一處極為龐大的地底空間,在遙遙不知盡頭的頭頂,有一股股冰冷逼人的寒氣,在不斷撲面席捲而來,讓幾人凍得瑟瑟發抖,甚至在頭髮,衣袍上面,都遮上了一層白霜。

「這是什麼東西?」

林茗兒抬頭,感受著從上方無盡虛空當中傳來的那一股寒氣,不由下意識地疑問出聲,開口問道。

豪門盛婚:總裁,別亂來 「那邊,是什麼?」

突然間,一直在人群中沉默不語的林川出聲說道。

這一道聲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頓時所有人都紛紛抬眼眺望過去,眼中都露出一絲凝重的氣息。

只見地,在前方極遠空間內,有一道火紅的光芒,如同是極光一樣,在散發著耀眼絕倫的光芒,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而眾人腳下的路延伸出去,就是連綿不絕的岩石崎嶇,彎彎曲曲,岩石林立。上方空間當中,有一道道的冰氣流傳來,將這一片空間,都遮蔽上了一層白茫茫一片。

「冰火秘境。」

林錚喃喃自語道,回想起來關乎於這個秘境的一些東西,當下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應當,便是這樣吧!」

在林錚低語出聲的時候,其他的幾人,目光也如同火炬般,一直盯著前方,眼前露出了一絲凝重的氣息。

「嘩,嘩,轟隆……」

一道道低沉的響聲,在此刻不斷地傳開,卻是其餘的四人,不斷催動起體內的靈氣,抵擋著四周傳遞過來的氣流。

「從上方的無盡虛空當中,有一股股的寒氣衝擊下來。」

「這些寒氣,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是個負擔。」

「但是……」

一念及此,林錚的臉頰上面,也漸漸浮現出了一抹喜色,一步邁出,瞬間跨出丈許距離。

「對於我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冰火秘境,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何特殊。」

「還有,在這裡面,能遇到什麼東西?」

一念及此,林錚猛衝向前,大步邁開,氣息變得分外的強大。

這些寒氣,對於別人是壓迫,而對林錚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因為在他的丹田內,有一枚寒珠,隨著他前進,寒氣如潮水般入侵過來,涓涓衝擊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