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大場面啊。」

幾個神子互相看看說道。

在這種壓力下唯一能保持些許輕鬆的也就是這些神子了。

「諸位,好久不見。」

忽然一個聲音在幾個神子身後響起。

眾人扭頭,只見一身青衫,面容俊朗的許辰,正緩緩從後方飛來。

「許神子。」

「許神子久違了。」

幾大神子都是微微挑眉,神色變得有了一些不自然。

「許辰。」

其中的黎古冥臉色最為難看,也最為不自然,甚至在他眼中還能看到一絲對許辰的懼色。

凌寒雪在一旁則是不經意的露出一絲笑容:許辰這傢伙果然變成本尊的樣子出現了,一人分飾兩角,也是夠累的。

「許神子,久仰大名了,我是南山野。」南山野第一次見許辰,上前自我介紹了一句。

許辰笑看著南山野:「我這一路也聽聞了南山兄的名諱。」

「嗯……」

一行人各自客套了幾句。

許辰最終點頭:「先觀戰吧,要開始了。」 劍宗之主和戰宗之主的一場決戰終於到了眼前。

在八方群雄匯聚之際,戰天狂和劍無道氣機感應,戰意攀升。

場中風捲殘雲,無形勁風漸起,戰天狂低沉開口:「這一戰我為證道。」

他聲音剛硬,有著簡單易懂的決心。

劍無道輕輕點頭:「出手吧。」

眾人面色微微變幻。

劍無道竟然不表態,難道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有證道之心?

「懂了。」

戰天狂眯起眼睛,一桿長槍在手中緩緩化現,反手一握之間,沛然的神力波動嗡一聲湧向,化成勁風吹動他的一身衣衫:「那我便來闖你這一關!」

「來吧。」劍無道滿身滄桑的拔劍。

話音落下。

無聲剎那,兩個人忽然碰撞在一起,刀劍在前,迸濺出神道火星,旋即兩人身形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到了半空,依舊是快到極致的一個碰撞。

而當他們第二次碰撞的時候,第一次交擊的聲音這才剛傳到眾人耳中。

「好快的速度!」

數不清的人變色。

兩人交手的速度竟是超越了聲音的速度,甚至於還超越了常人視線捕捉的速度,在每一次出手的前段都無法看到他們的身影,唯有當兩人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個剎那,才能看到那一刻的停頓。

如此看來,眾人只能看見兩個人身形忽隱忽現,一會出現在天上,一會又到了山崖邊,只有停頓連續出手的時候才能看到一陣劍影和槍芒。

之後隨著兩人交手越來越快,交手次數越來越多,那些碰撞的聲音漸漸連在一起。

「噹噹當!」

這些金鐵交擊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卻是在同一時間響起,像是同時有上百個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戰一樣。十分詭異。

「掙!」

兩人再一次交鋒到了人群之上。

戰天狂長槍倒拉,在劍無道的長劍上劃過,同時空著的左手扣成死印,蘊含著濃烈的神光打向劍無道。

劍無道反掌一連串眼花撩動的劍印打出,將戰天狂的攻擊紛紛擋了回去,隨後長劍一抽,削在戰天狂的右臂上。

戰天狂閃身躲避之間,長槍擋住長劍,但一縷衣袖卻是被劍鋒撕裂,在空中隨風飄蕩而去。

「痛快!」

他一聲沉喝,手掌中死印更濃,借著對方抽手的一個機會,一掌拍向劍無道胸口。

嗖的一聲劍無道閃身消失在原地,在方寸間躲過了這一擊。

然而再次現身,他胸襟前多了一個焦黃的掌印,未能傷及他,卻是留下了一個痕迹。

這一個交鋒兩人都沒能佔得到便宜。

「試探無用。」

戰天狂立在下面,舉起長槍喝道:「熱身也差不多結束了,接下來你可要擔心了。」

「我會打起精神。」劍無道回應,始終保持著一絲禮貌的尊重。

「狂戰領域!」

戰天狂背後忽然展現金紅色光芒,緊接著這光芒像是一個漲大的罩子,眨眼間擴大到百丈方圓,將百丈之內的空間以及一切都變成了金紅之色。

百丈方圓入了戰天狂領域,就彷彿是脫離了天地,成為了戰天狂的私人領地,在這裡一切都被改變,抬頭看天上的太陽都變成了金紅色,充斥著戰天狂的絕對意志。

「開啟領域了。」

眾人神色一緊。

神王級強者才能擁有的領域神通,任何一種都不容小覷,尤其是頂級強者的領域,更是可以成為徹底的主宰者,只要踏入領域,便會喪失一切。

「狂戰領域,在這裡面,我會越戰越強。」

戰天狂看向劍無道,簡單的透露了狂戰領域的功效。

劍無道眼睛眯了起來,百丈方圓的領域,這已經是他們這個級別的極限狀態了。

「劍之領域。」

劍無道雙目開闔之間,背後同樣有一股絢爛的光芒綻放,紫色的光芒神秘浩大,突一出現便瞬間擴大到了百丈範圍,將周圍的一切都包裹了進去。

「在這裡面萬物皆是劍,皆為我用。」

劍無道抬手間,在他腳下的山石搖晃起來,下一刻自行脫落,化成了一柄又一柄的石之劍,每一柄上面綻放紫金鋒芒,似乎蘊含著可以撕裂神金的銳氣。

還有人發現在這領域中的空間都沸騰了起來,竟是扭曲變形,一片模糊的背景中,密密麻麻上萬道看不到形體,但感覺得到的空間劍氣成型!

這領域卻是連空間都能化為劍氣。

「請賜教!」

戰天狂一跺腳,身形驟然逼近,同時他周身的百丈金紅色領域空間也悍然移動,瞬間和劍無道紫色的劍之領域碰撞。

「嗡!」

一種說不出的空間波動傳出。

就彷彿兩個不同的世界交融在了一起一樣,互相碰撞、排斥,但卻奈何不了對方,然後化為一片又紅又紫的混亂空間,但還保留著其中根本的特性。

「破!」

戰天狂長槍擎天,裹挾整個領域內的瘋狂戰意,金紅的光芒一時間大亮,彷彿要蓋亞劍無道的領域光澤。

「斬殺。」

劍無道身形飛退,只有一隻右手伸出在前,手指撥動間似乎操控了空間,就見百丈方圓內幻化的所有劍氣,統統朝著戰天狂斬殺過去。

「砰!」

戰天狂長槍一掃,毀滅身前一大波劍氣,隨後劍氣再次降臨,他再次毀滅,戰不停,一連串轟隆的爆炸聲在劇烈傳播著。

在眾人眼中看來。

就看到兩個神異的巨大光罩在四處移動,但凡這些光罩所過之處,留下了一片狼藉,而在這領域光罩內則是絕對的毀滅中心,彷彿除了劍宗之主和戰宗之主外,其他的一切生靈靠近,都會在瞬間被滅殺。

「領域的碰撞似乎沒多大用?」

圍觀的人有人表示疑惑。

「你想多了。」

頓時有人嗤之以鼻:「你是不了解其中的兇險,而且也被他們兩個迷惑了,他們可是最頂級強者,有著無數手段避免掉來自外界的傷害,所以你看到他們一直相安無事,看起來這領域也建立不了功勞,但如果換成你進去試試?」

「不用多,劍宗主隨便操控一柄無形透明的空間劍氣,你就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了。」 尋常眾人看不懂門道,也看不出這一場戰鬥中的厲害。

但在各個方向站著的那些大家族族長卻是看的神色不自然,不時會流露出驚駭之色。

尤其當兩人展開領域碰撞的時候,他們更是頹然搖頭。

「這兩個領域無論力量還是神效都到了巔峰程度,我們的領域如果與他們碰撞,恐怕一瞬間就會破碎消散吧?」

「他們對領域的掌控已經到了極限,裡面對外人的力量壓制足有三倍厚重,別說領域碰撞了,就算我們真身進去,也要被壓制的減弱一半實力,幾乎就是等死。」

幾個准帝級的大勢力族長對視,充滿無奈。

這就是絕神尊者和普通准帝的差距。

雖然是同一個境界,雖然感覺起來只比他們強一線,可真的戰鬥起來足以給他們造成碾壓性的差距。

「這還只是領域而已,對他們兩個而言,這種戰鬥依舊屬於試探範圍,分不出高低來。」

「是這個道理,在我眼中他們都還未盡全力,實力太對等了,幾乎是相差無幾,我想他們的戰鬥應該只有動用最後絕殺之術的時候才能見分曉。」

一行准帝級強者說著,神色又古怪起來。

「劍宗之主最終的絕殺之術是時空劍技,可謂是凌厲強大到了極點,那種劍術應該是大帝之下的無敵術,所以這一戰應該是劍宗之主勝。」

「未必,戰天狂的戰神不滅金身同樣號稱無敵,防禦無雙,也許能抗的住劍無道那一劍。」

「這就不好說了,不過這也是我所期待想看到的,看看到底是劍無道的劍鋒利,還是戰天狂的不滅金身防禦無敵。」

「且看著吧,最精彩的一幕應該快要到了。」

他們目光再次回到戰場之中。

這時候戰鬥中的兩人已經到了白熱化程度,領域張開之中,兩人一招一式皆是頂級神術的對抗,種種神異的神術在各自領域的加持下威力達到一種新的高度,一掌一腳皆有毀天滅地之威能。

這種威能之強大甚至與不能讓他們完全掌控,儘管兩個人已經在全力的收斂餘威,不至於影響到外面的天地和腳下的蒼雲山,但在上百個回合之後,終於咔嚓一聲,蒼雲山強烈的搖晃起來。

低頭看去,雄偉的蒼雲山主峰彷彿是再也承受不住那種不斷的損耗,密密麻麻的裂縫正在迅速的遍布整個山體,尤其是中心部分,兩道粗大的裂縫從正中央交替,把蒼雲山劈成了四半。

「嗡!」

空氣顫動的聲音傳來。

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蒼雲山正在傾斜倒閉。

「山要倒了。」

「穩住!」

周圍的人紛紛動身,在場的沒有一個是弱者,平時想要穩住一座山嶽不過是揮手的事情,不過此時此刻,當眾人合力將蒼雲山推回正軌再次合併后,其中有一股又一股恐怖的壓力衝擊而來,讓他們有難以維持的感覺。

「咚!」

戰場中戰天狂一腳踏下,雄渾的力量頓時像山洪爆發,所有正在扶持山嶽的人面色都是一變。

「轟!」

一聲聲爆炸傳來,整個高大雄偉的蒼雲山,在戰天狂、劍無道兩人的力量和眾人扶持的力量對衝下爆炸。

原本高聳入雲的山峰頓時化成無數的碎石砸落向下面的大地,引發一陣天搖地晃。

「這也太強了……」

周圍眾人面露苦笑,他們這麼多人加持的力量都不能壓制戰天狂和劍無道兩個人?

「山倒了就倒了吧。」

轉眼放下蒼雲山的事,眾人目光再次關注中心的戰鬥。

也不知道多少個回合過去。

戰天狂和劍無道早已戰的放開手腳,大開大合,沒有一絲保留的全力衝擊。

只見在狂戰領域中的戰天狂此刻全身皮膚都變成了赤紅之色,彷彿發狂一樣,長發都變得如鋼筋一樣向後凝固,實力和氣息已經壯大到了一種絕巔的程度。

他每一次出擊,力量都會比上一次更強大一分,彷彿人形暴龍,叫人恐怖。

「這是戰天狂的領域神效,越戰越強,這樣發展下去的話,怕是對劍無道不利。」

有人說道。

其他人都不語,只是緊張的看著。

在他們眼中,劍無道神色肅穆,身形來回不斷之間閃避,同時他右手一直操控著領域之中的神威,凝聚成連綿不絕,像是無窮無盡的長劍在衝擊戰天狂。

就彷彿有一片全部都是劍氣的海洋包圍了戰天狂,不管戰天狂實力如何增強,都逃不脫劍氣海洋的包圍。

「現在他們兩人就是比拼消耗了,誰先有一個疏忽,誰就會跌入敗者深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