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天公英明!」

「誰強誰拿大頭,就該如此!」

一場風波,就這麼平息了。

看起來力士營好像並沒有佔到太大便宜,反而還要將多餘的戰利品分給三軍。

可是,看看張翠花那一臉笑顏,再看看力士營諸位大將的得意之色,就知道,這一次,力士營可是賺大發了。

真真是賺大發了!

要知道,在這次內訌之前,對於力士營繳獲的戰利品,三軍仗著乃是三公親兵,予取予奪,毫不客氣。

以後卻就不會了。

天公都妥協了,誰還敢找不自在?

此役過後,力士營地位必將水漲船高,就算不能凌駕於三軍之上,卻也無人敢欺了。

假以時日,以力士營的戰鬥力,其勢力必將越來越強,取三公而代之,亦無不可。

當然了。

這一切,都是張翠花和力士營諸位大將盤算的。

此刻的喬拉丹,渾渾噩噩,對這些人情世故謀算籌劃之事,那是一竅不通,想不通,也懶得去想。

愚笨也有愚笨的好處,那就是忠厚實在,眾將領跟隨他,不用擔心被人背後捅刀子,倒也安心。

再說那天公。

費盡口舌,好不容易平息了內訌風波,返回城主府後,坐在那裡直嘆氣。

鬱悶啊!

堂堂黃巾軍首領,竟然迫於無奈跟一群小卒子道歉,真真是豈有此理。

卻也無可奈何。

自己沒本事,打不過朝廷大軍,就只能仰仗力士營,就只能仰仗張大牛這頭蠻牛,所以,憋屈也得忍著。

正忍的難受呢。

「報!!!」

探子來報。

「上陽城遭朝廷大軍圍攻,危在旦夕!」

「下陽城遭朝廷大軍圍攻,危在旦夕!」

「當陽城……」

「……」

全是危急軍情,急的天公直跳腳。

說起來也怪不得別人,都是他自己惹的禍。

本來呢,在喬拉丹的攻城拔寨之下,黃巾軍聲勢大漲,平陽郡的朝廷軍隊,那是人人自危,莫說反攻了,能守住自家城池不被攻破就不錯了。

可是。

偏偏。

天公不自量力,非要帶領大軍去攻打平陽城,還被打敗了。

黃巾軍這不敗金身一破,那些個朝廷大軍可就樂了,感情,這群妖人也不怎麼厲害嘛,也是能被打敗的嘛。

所以。

嗷嗷叫著,各路朝廷大軍傾巢而出,開始收復失地了。

於是,就有了這一處又一處的軍情緊急之報。

天公急眼了。

雖說涇陽城這邊兒打了一場大勝仗,可是,不久前平陽城外那一戰,黃巾軍死傷慘重,此刻,涇陽城內,黃巾軍不過才一萬多人而已,根本就不足以救援這麼多地方。

咋辦?

一籌莫展。

地公站了起來:「大哥,這事兒好辦,那力士營不是自詡戰力了得么,那就把這件事情交給他們去辦好了!」

人公亦出謀劃策:「所謂釜底抽薪,咱們讓力士營直接去攻打平陽城,擒了那平陽王,到時候,危局自然也就化解了,就算是失敗了,敗的也是他們力士營百戰百勝的名號,與咱們無關!」

腦袋瓜子就是靈活。

這等主意,此刻的喬拉丹是絕對想不出來的。

於是。

當三公將此重任託付給喬拉丹之後,喬拉丹二話不說,直接應承了下來。

出發!

力士營兩千號人,向著平陽郡進發。

唔。

得交代一下,因為這場內訌,天公也不敢再壓制力士營的擴張了,恰恰此戰俘虜了數萬朝廷大軍,在張翠花及力士營各位將領的精挑細選之下,力士營又擴編了一千人,總數達到了兩千人。

當然了。

哪怕是兩千人,跟天地人三軍比起來,依舊很少。

可是。

戰鬥力強啊!

繳獲的那上千架八牛弩,有一多半兒被力士營給吞下了。

繳獲的那些個戰馬蠻牛,也被力士營給吞下了一多半兒。

至於盔甲、兵刃之類的,那更是沒的說。

就此刻力士營的這些士卒,每人身上都帶著一長一短兩把武器,腰上還別著兩把上好了弩箭的弓弩,還都騎著戰馬,妥妥的精銳。

都騎著戰馬,這趕路的速度自然很快。

也就剛剛半日而已,大軍便殺到了平陽城外。

來的太早了。

平陽城這邊兒,還沒收到涇陽城那邊兒的戰報呢,根本就不知道朝廷大軍已經潰敗了。

此刻,那平陽王正呼朋喊友的在花園裡面飲酒作樂,慶祝勝利呢。

卻突然。

「報!黃巾軍來襲!」

平陽王懵了逼了。

「黃巾軍?」

「不是都被咱們打敗了么?」

「那三個妖人也已經被國師的三位高徒給打成重傷了么?」

「哪來的黃巾軍?」

正困惑著呢。

轟!

地動山搖的一聲巨響。

啥?

城門碎了唄!

喬拉丹已經扛著大木槌,殺進了平陽城內。 就算是如此,童古已經沒有捨得離開女孩的身體,接起了電話。

「什麼事?」

電話另一頭的嘉佑,似乎聽到了電話里傳來女人斷斷續續的叫聲,有些尷尬的說:「古哥,不…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從他的聲音聽上去,還是很虛弱。

童古也不好對他發作,耐著性子說:「沒事。有什麼事你說吧。」

「我收到消息,張北羽他們今天在四方樓擺酒,後來又去夜艷喝酒,動靜鬧得很大…」

於是,嘉佑把自己收到的情報告訴了童古。

無論在什麼時代,什麼環境,情報永遠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童古既然進駐渤原路,嘉佑肯定也早早安插好眼線,雖然沒有到細微入至的程度,但是有了什麼大動靜,肯定還是知道的。

比如今晚四方的高調舉動。

童古聽完之後,悶聲問了一句:「就這事?」嘉佑從他的聲音中聽出一些不悅,緊張兮兮的回了一句:「嗯…差不多就是這事。」

「無所謂啦,讓這幫小崽子再蹦躂兩天。對了,我聽說他們那個四方樓不是要重新開業么?到時候我親自帶人去再給他砸了不就行了。」

在童古看來,張北羽他們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螻蟻罷了。哪怕橫空出現的立冬令他感到那麼一絲壓力,但也仍舊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自信。

童古的信念就是:用拳頭擊碎一切!

他可以什麼都不想,僅憑蠻力去干,可嘉佑做為白紙扇卻不能,他必須要考慮的周全,甚至想到萬無一失才能讓童古行動。

「古哥,你去砸四方樓沒問題,但是最好點到為止。別忘了,還有個王震山在他後面撐著呢。」

提起王震山,童古才想來之前兩人之間的對話。想到這,他心裡不禁升起一股怒火。也不知道君主是不是真的像嘉佑說的一樣,故意這樣做,反正他現在是架在中間,兩邊都不好做。

想及此,腰間擺動的力度更大,頻率更快。身下的女孩又傳來一陣浪叫。

「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去你那一趟,咱倆再細說吧。你早點休息吧,等你養好了,渤原路的娘們你隨便選!哥請你,哈哈!」

……

四方樓重新開業的消息,不單單嘉佑收到了風聲,整個渤原路上的人全都收到了消息。因為江南早就把消息放出去了,儘管他不清楚鹿溪的具體計劃是什麼,但知道她這樣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並且這個原因應該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否則她就不是鹿溪了。

還有兩天就到了四方樓重新開業的時候,這對於四方的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個大日子。除了立冬仍在吳叔的診所虔心修養之外,張北羽和江南都到了四方樓幫忙,但唯獨不見鹿溪的身影。

張北羽還問江南,「小鹿去哪了?」

江南搖搖頭,噘著嘴說:「不知道。自從這次他們回來之後,小鹿也開始變得神龍見首不見尾了。」

張北羽心想,鹿溪什麼都好,哪怕是平常揶揄自己幾句也無所謂,但關鍵的是她老不跟大夥說實話,總是藏著掖著的,這太糟心了。

不過說實話,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久而久之大家也就習慣了。

「對了,小鹿交代你的事都辦妥了么?」張北羽又問了一句。江南點了點頭回道:「嗯,都辦妥了。主要就是通知個消息,派出所的洪隊長,工商局的人,城管的人,還有渤原路上的一些老闆,該通知的都已經通知到了。紅包也都準備好了。」

聽了最後一句話,張北羽輕笑了一聲。

在以前,他腦子裡的觀點是,既然是你開業,那自然是客人送紅包。現在他明白了,所有的這些所謂的「規矩」都是可以變的,而改變是由強者來決定的。

很顯然,現在的四方對於這些白道上的人來說,是弱者。不用說別的,哪怕一個小小的洪隊長不樂意了,都能搞得他們雞犬不寧。

而像這種開業的場合,是最適合送禮的。反正大家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來參加,洪隊長給個一千塊的紅包表示恭喜,但江南至少回個五千塊。

相比他們之間的兄弟情誼,外面的這種關係更需要經營,而且是要用最俗的辦法來經營。當然了,也許有那麼一天,江南真的會跟洪隊長成為交心的朋友,不過在那之前,還是需要用錢來打通關係。

這些道理,張北羽都懂。不過沉下心思來好好想想,自己還真的不太適合做這些逢場作戲的事,也虧得有江南了。

四方樓的服務員也都已經招的差不多了,楊姐也回來了,看著大家忙忙碌碌,張北羽邁開步子走了出來,站在了路邊。

午後的渤原路大概是一天當中最寧靜的時候。東北的天氣有一點好,無論多冷,大部分時間還是有太陽的,陰天的情況比較少。哪怕現在已算是深秋初冬,但陽光照射下來,還是能給人一種絲絲暖意。

「我發現你最近挺多愁善感的。」江南悠然的說了一句,從裡面走過來。

張北羽轉頭朝他輕笑了一下,「能不能行了,我這發會呆就多愁善感了啊。」江南笑眯眯的走過來,站在了他身邊,一本正經的說:「讓我猜猜,你是不是…想王子了?」

「想有什麼用。」張北羽輕聲說了一句。這句話似乎已經給出了答案。

江南搖搖頭,「想她就去看看她咯。昨晚雨橋給我打電話了,他前兩天剛剛跟F.S的洛基幹了一場。洛基你知道吧,就是上次來咱們學校的那個外國人。」

「嗯嗯,知道。然後呢?」

「打了個平手。因為王子站在了他這邊,他還說,王子現在真的變了,變得比以前還要…狠!雨橋估摸著,是你把人家給拋棄了,才讓人家變成現在這樣。」

張北羽輕笑一聲,轉頭盯著他看了兩眼,低聲說:「我從來沒有拋棄過任何人,何況是王子。」聲音雖小,卻很認真。

江南嘆了一聲,扭過頭看著街道上的來往的車子,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小北,作為兄弟,我真的不希望以後你後悔。趁著年輕,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也許,王子正等著你去找她。」

這段話著實對張北羽的觸動不小,身為一個已經能夠扛起責任的男人,也許應該主動一些,哪怕是一聲問候。 也合該這平陽王倒霉。

先前不是大勝黃巾軍么,再加上皇帝哥哥還等著聽好消息,這貨腦袋一熱,竟把平陽城內的大軍全都派出去圍剿反賊去了。

結果就是,偌大一座平陽城,竟只有兩千守軍,而且,這兩千守軍,還大都是些沒什麼戰鬥力的輜重兵。

更慘的是……

「喲,這不是歐陽將軍么?你這是?怎麼頭上蒙上黃頭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