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夫人!不好了!」丫鬟嚇得結結巴巴,都說不出話了,噗通跪在三夫人面前。

三夫人心裡,升起一股不祥之感。但是,她還沒往最奇葩的後果上去想。

她以為頂多也就是個墨嬌玉的計策被人發現了,這會兒被關起來了。

「老爺……老爺讓夫人去見老爺!」丫鬟哆嗦著,嚇得夠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三夫人迷惑了。

丫鬟哆里哆嗦,不敢開口。

歷來報告壞消息的人,都會是第一個受罰的。雖然這種人根本什麼都沒做過!

三夫人一到大廳,就看到柔雲公主竟然也在!

公主正好整以暇地品這香茗,看到三夫人進門,這才撩起眼皮,邪魅一笑。

嗯。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公主覺得很丟人,也很心痛。

不過出了墨嬌玉這檔子事,公主立馬就平衡了,這病也瞬間好了一大半。

若是墨嬰寧的事,還輪不到皇家公主出面。

但這是墨嬌玉啊。怎麼著也是文丞相的外甥女!所以,公主怎麼能不來助興呢?

三夫人莫名其妙地進了堂,墨雲天也沒叫她坐下。她就是心裡委屈,也只好站著。

「老爺,為什麼突然喊妾身前來?「三夫人委委屈屈地問道。

墨雲天沒理會她,只是說道:「扶新人上來。「

三夫人一呆。四名丫鬟,扶著——應該說是架著一個穿紅嫁衣的年輕女子,那個啥,搖搖晃晃地,走進了堂上!

走路那個姿勢,果真是搖搖晃晃,跟鴨子差不多!

三夫人以為自己眼花了。

尼瑪,那是誰?

墨嬰寧?

不對啊!

三夫人這才發現,墨嬰寧瑟縮在一個花架的背後。身邊站的是一臉迷茫的四夫人!

三夫人猛然發出一聲慘嚎:「嬌玉!「


墨嬌玉每走一步,身體的某處就痛得如撕裂一般。

事實上她的褲子已經被血浸透了。只是外面的嫁衣遮蓋了,看不出來。

「撲哧「一聲,公主終於笑出了聲音。憋太辛苦了,會憋出毛病的!

三夫人如同發狂的虎崽它娘,撲向墨嬌玉:「嬌玉!你為什麼?為什麼啊!都不告訴娘!「

她差不多都要把「 錯愛:欠你的幸福 「這句昏話當眾吼出來。

墨嬌玉虛弱地笑了一下:「娘,反正女兒已經嫁了。「 三夫人如同發狂的虎崽它娘,撲向墨嬌玉:「嬌玉!你為什麼?為什麼啊!都不告訴娘!「


她差不多都要把「你不是把墨兮媛代替了墨嬰寧嗎「這句昏話當眾吼出來。


墨嬌玉虛弱地笑了一下:「娘,反正女兒已經嫁了。「

「不!「三夫人嘶吼,聲音尖銳得幾乎刺破所有人的耳膜,「嬌玉,你是我的心肝!你怎麼可以跟這種男人離開娘!」

三夫人的眼裡,流的已經不是淚,而是血。三夫人是成精的人。

從相府到墨家堡墨兮媛「復活」之前,歷來是三夫人收拾別人,沒別人收拾三夫人的。


索公子是什麼玩意,三夫人能看不出?

墨兮媛森冷地站在一旁,看著四夫人的動靜。

四夫人嚇得臉都白了,緊緊抱住墨嬰寧。

這個時候,再不醒悟,就不是愚蠢的問題,而是人渣了。

四夫人是真的悔悟了。好毒。

好狠!

三夫人的狠毒,四夫人這輩子品嘗多次了。

但還沒想到她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竟然要把她的嬰寧,送給這個BT的男人!

墨嬌玉十四歲了,還被折磨地像個陰魂。

墨嬰寧才十一歲,能活下來不成還是未知數啊!

「文氏,你不要哭了。」公主好整以暇地說道,拿出當朝公主和主母的派頭,「嬌玉是已經嫁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馬上就要隨姑爺回鄉。你哭幾聲就算了,別太過分,給姑爺添堵。」

「不行!」三夫人的眼珠都是紅的,普通跪在墨雲天面前,磕了幾個響頭,「老爺,嬌玉不能給這個男人,本來是給墨嬰寧說親的,不是嬌玉啊!「

墨雲天冷冷地哼了一聲,沒理睬三夫人。公主卻笑了笑,說道:「的確,這新郎本來是四丫頭的,可是三丫頭非搶自己妹夫。嘖嘖,三丫頭,看不出,你還有這份心機。「

紫玉釵事件,公主還沒出了惡氣呢!

墨嬌玉的臉皮抽搐了兩下,突然撲在公主面前:「嫡母,求您了!別讓我出嫁,我寧可去家廟帶髮修行,一輩子不成親!……」

墨嬌玉等於是把相親時墨嬰寧的話給背了一遍。

「不成親?」公主看了墨雲天一眼,「可是你——已經成親了!成親后不回你自己家,硬留在娘家,說得過去嗎?」

墨嬌玉臉色慘變:「嫡母,女兒願意和離!」

墨雲天的臉,已經黑得和墨汁一樣了,這時候怒喝:「胡鬧!成親一夜就分離,你當婚姻大事是鬧著玩的?你把墨家堡置於何地?」

墨嬌玉快昏過去了,她傷得實在不輕,沒傷到內臟算是運氣。能熬著自己走上堂,全憑著求生的慾望撐著。

三夫人抱住墨嬌玉,跪在地上,眼神瘋狂地看著公主:「這本來就是墨嬰寧的新郎。嬌玉現在願意奉還!」

「三姐姐,您還是自己留著吧。」四夫人鼓足勇氣,終於怯怯開口,「墨嬌玉自己佔了妹夫的床,嬰寧雖然不懂事,這種醜事可做不出!嬌玉若是想共享一夫,也該事先給嬰寧說了,嬰寧怎麼也會安排她一個貴妾噹噹。嬌玉如今搶佔了嬰寧的位置,如今嬰寧願意把嫡妻之位奉送!」 想不到四夫人逼急了,也能說出一番道理!

三夫人轉頭看著索公子:「索公子,你若肯放過嬌玉,我定有厚報!」

索公子咳嗽一聲,露出笑意:「姨娘,小婿剛剛才娶了新婦,轉眼就和離,這個臉,小婿是丟不起啊。」

三夫人一咬牙:「既然如此,本來議婚的是墨嬰寧,庚帖上寫的,也是墨嬰寧的名字和生辰。索公子,你難道要拋棄你的原配?」

索公子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如此,小婿願意把墨四小姐一併娶為平妻。」

墨嬰寧的臉色頓時煞白,連墨雲天的眼裡,也少有的冒出火光。

不過這火光,是噴向了三夫人。

好你個敗家婆姨!

你找的好女婿!

一口氣想娶墨家堡兩個千金!

剛洞房完就露出嘴臉了!

墨雲天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自己這一次,要賠進去兩個女兒!

雖然墨嬰寧是他不在意的,但是這麼白白送人,還是一個連來歷都不知道的,遠鄉的野人,利益就不提了。

單是名門世家的臉面,墨雲天都覺得尊嚴嚴重被侵犯!

「嬰寧你就不要想了。」墨雲天終於開口說話,「至於嬌玉,你已經娶了,就直接帶走吧!」

墨雲天眉目森然,盯著墨嬌玉的眼神全是厭惡。

早知道墨嬌玉一女戰數男的風言風語,想不到這個女兒如今主動爬上妹夫的床!

「這個……」索公子終於徹底露出了本相,「墨堡主,這不太好吧!畢竟,嬰寧的庚帖已經送給了小婿,小婿也已經通知了北國的家族。何況,墨四小姐若是許而不嫁的話,以後怕是也難說親的。「

那口氣,活脫一個無賴流氓,是吃死了墨嬰寧了。

墨雲天氣得臉孔漆黑。但墨兮媛相信,他氣的,絕不是女兒被人如此覬覦侮辱,而是他作為家主的尊嚴被人侵犯。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墨嬰寧是墨家的女兒,為難的也是墨家。「一個聲音直劈而入,冷得如三九寒冬。

索公子一僵,用厭惡的眼神,看著相貌平庸的墨五小姐墨兮媛。

草。墨家五個千金,據說前四個都是帝都里排的上字型大小的美人。

咋這個五小姐長得這麼大眾?

只是一雙眸子,清麗婉轉,望之令人沉醉!

這麼一雙好眼,生在這個醜陋的臉上,實在可惜啊。

索公子心想,若是挖下來,放在寵幸的美人的臉上,那是多麼善心悅目!

只是——

這兩隻眼睛,似乎有著穿透力,瞬間把索公子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索公子忍不住趕緊停下心裡轉動的念頭!

墨兮媛臉上掠過一絲森冷。

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此男的下流和卑鄙程度,基本可以和她前世那個未婚夫打個平手。

前世,那個男人遇到的是自己。

若是換了別的女人,怕是死無葬身之地。

呵呵,她墨兮媛,最後不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嗎?不過沒關係,那個無恥男連屍骨都沒留下。

連在外生的野種,也不被家族認可。當心肝疼的小老婆也卷了賣別墅和公司的錢,丟下親生的孩子逃之夭夭!

三夫人,你給自己,找個好對手! 連在外生的野種,也不被家族認可。當心肝疼的小老婆也卷了賣別墅和公司的錢,丟下親生的孩子逃之夭夭!

三夫人,你給自己,找個好對手!

「墨四小姐畢竟名分上,已經是我的聘妻。「索公子露出了得逞的奸笑。

墨嬰寧和四夫人抱在一起,四夫人的眼裡,不禁有恐怖,還有震驚。

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佔了姐姐的身子,還把魔爪伸向年幼的妹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