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們發現你了。」

戰狂都感覺啞然,這個女人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在這種情況下,對方如果沒有特殊手段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現的。

這歐陽若蘭和她的女兒真的是非凡啊。

「恩,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她們能力不一樣。這歐陽若蘭領悟的是命運天道。至於那小女孩,我還看不出來。我只能看到一片朦朧。」

那黑色的人影感慨了一聲。

「命運天道,那不是無法領悟的嗎?命運主宰都無法領悟的。」

戰狂啞然,如果這樣的話,隨著歐陽若蘭實力的不斷增長,他們的麻煩也將會越來越大。

「只是太難罷了。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做到。狂帝,你有什麼打算嗎?坐鎮天門不斷的成長嗎?」

那黑色的人影看著戰狂,淡笑著問道。

「當然不能。」

戰狂很快的回復。

開玩笑,如果要是天門持續強大下去的話,遲早會滅了戰天宗的。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較量。

「你有什麼辦法嗎?」看著那道身影,戰狂不由的問。[本章結束] 「有什麼辦法,也得讓北宮寒和冥殤這兩場戰鬥結束之後再說。他們如果輸了,那戰鬥基本上就結束了。」

那黑色的身影看著戰狂,輕笑著說道。

「他們兩個人可都是地榜前五十的高手,不可能會連續輸兩場吧?」戰狂眉頭緊皺,楊風這一場,天門還真的有可能會贏下來。

但是接下來呢?

天門還有誰可以贏的了冥殤?

絕對沒有人了。

「不好說。」那黑色的身影則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歐陽若蘭和妞妞聯手遮蔽天機。

讓她很多東西都看不透。

這也讓她有了一種很無力的感覺。

以前的時候,她能將一切都看的很是透徹,因此一切都在他的掌控當中。

現在卻是不一樣了。

「如果真的朝著我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發展的話,那以後就麻煩了,他們這次真的成為混亂之地大勢力之一的話,我們戰天宗要不要動用各種手段直接的將天門滅了。免得以後會養虎為患。讓他們越來越強。」

戰狂臉色異常陰沉的說道。

如果坐視不管,天門將很有可能會越來越強,到時候就不可收拾了。

對於這樣的對手,越早下手越好,越早下手那就越有把握。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們現在的情況卻是知己而不知彼。你認為如果我們接下來直接動手的話,天門就一點準備都沒有嗎?可以說,剛才你給我傳音的時候,他們兩個都已經感應到了。」

那道黑色的身影淡淡的說。

這讓戰狂都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

他再次的體會到了天門的威脅。

如果不將天門解決的話,他將會是寢食難安。

經過今天的對話,他對天門的認識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以前的時候就覺得天門是個威脅,必須要早點除掉,現在卻覺得自己以前的時候還是太輕視天門了。

天門的威脅已經到了足夠動搖戰天宗位置,甚至過不了多少年就會擁有滅掉戰天宗的能力了。

「無論如何,我們早動手總比晚動手要好吧。」戰狂看著那黑色的身影,皺著眉頭進行傳音。只要動用所有的力量,現在滅掉天門把握還不小。但是,如果再過段時間的話,天門的實力估計還會增強。那就更難對付了。

「不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沒有把握。你要知道,那歐陽若蘭和妞妞的能力。他們知道我們的行動。我們卻無法知道他們的行動,怎麼戰鬥呢?他們自知不敵的話,立刻的就會逃竄,我們只是浪費精力罷了。」那道黑色的身影立刻的搖頭。

「難道我們就這樣一直等下去嗎?再等段時間他們就不知道我們的行動了嗎?」戰狂眉頭輕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倒是能等。

「對,過一段時間,我的能力將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我會全面的壓制住他們。他們想在我面前蒙蔽天機是不可能的。相反,我卻能夠輕易的蒙蔽他們的天機。讓他們成為真正的盲人。到時候我們可以設下圈套。輕易的滅殺他們的。當然,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如果今天能夠將他們解決,讓他們輸掉四場的話,那是最好不過。」那黑色的身影淡淡的回應。

「恩,這次如果天門輸了,九大勢力的高手肯定會迅速消滅他們的。」戰狂的眼睛當中射出了寒光。

戰鬥還沒有結束呢。天門自然不能說是贏定了。這次應該是滅了天門的最好的機會。

他們都將目光注意到了擂台上面。九重冰天神槍和閻羅天之槍正在進行一場激戰。雙方你來我往。勢均力敵。大戰的非常的激烈,誰也沒有辦法壓制住對方。

光這兩桿神槍之間戰鬥了一天一夜。楊風和北宮寒在這種情況下都只能遠遠的看著,說不出的無奈。

終於,這兩桿神槍停止了戰鬥,回到了楊風和北宮寒的手裡面。這兩桿神槍也是挺有默契的。它們都知道如果這樣下去的話,一點用處都沒有。只能是消耗時間罷了。

它們都想讓它們的主人將它們最大的威力給發揮出來。只有這樣的話,才能夠分個勝負。雖然說它們回到了楊風和北宮寒的手裡面。但是還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它們昂然的戰意。它們要證明它們要比對方強。

「無論如何,都要戰勝對方。」閻羅天之槍給楊風傳遞了這樣一道意識。意思非常的明顯。楊風如果能夠最終獲勝的話,那也就代表著最後他贏了。

「恩,我一定會儘力的。」楊風回應道。他還從來沒有感受到閻羅天之槍竟然有這樣強烈的求戰慾望。

「昂。」作為回應,閻羅天之槍直接的鳴叫了起來。今天,它要全力的配合楊風進行戰鬥,全力的爭勝。

「焚天一槍。」楊風瞬間的出手了。閻羅天之槍帶著恐怖的火焰,朝著北宮寒的方向快速的射了過去。

「滅。」北宮寒手中的九重冰天神槍也是動了,在天空當中劃破一道美麗的曲線,瞬間的就和閻羅天之槍發生了碰撞。

這一次,雙方的碰撞依然是沒有任何的結果。兩者誰也沒有奈何誰。楊風這一招的威力和對方這一招的威力相當。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誰也沒有辦法奈何誰。

「昂。」

「昂。」

閻羅天之槍和九重冰天神槍同時鳴叫了一聲。對於這樣的結果,他們都是很不滿意。他們都想擊敗對方。平局不是他們所希望看到的。

楊風和北宮寒的臉色都非常的凝重。他們都不想輸。無論哪一方輸了,對戰局都會有巨大的影響。這是其一。再者,如果這次輸了,估計他們手裡面的武器都不認可他們了。以後就不能將這神器的威力徹底的激發出來了。

幾乎在同一時間,楊風和北宮寒都是閉上了眼睛。

這是一種很不可思議的畫面。雙方這是說不打都不打了嗎?要一直這樣的熬下去嗎?當然不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得到了神器當中所蘊含的一些招數。兩種神器也是傾盡所能,要戰勝對方。

在楊風的腦海當中,一個強大的招數正在演練當中。[本章結束] 閻羅一擊,雷霆怒火。閻羅天之槍化身千萬,猶如一道道驚雷帶著毀滅性的力量,同時,閻羅天上面附帶著赤色的火焰,火焰威力極強,竟然不弱於神焰。在演練招數的時候,楊風也嘗試著將自己的神焰也附著在閻羅天之槍上面。不過卻沒有能夠成功。

這一技能明顯是一個已經趨於完美的技能,想要將其改變那就有點是異想天開了。

至少,現在的楊風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因為是閻羅天主動傳授的原因。楊風很快的就掌握了這一技能的要點,而且,因為在腦海當中已經演練了很多遍,楊風感覺自己已經有了使用這一招的能力。隨即,楊風就睜開了他自己的眼睛、

他還有戰鬥沒有完成呢。他可不能等到將這招徹底的掌控,熟練的時候再戰鬥。如果他要是這樣做的話,他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楊風睜開眼睛的同時,北宮寒同樣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睛當中直接的射出了光芒。

顯然,北宮寒也是有所收穫。

「楊風,我們繼續戰鬥。」

看著楊風,北宮寒很是自信的說道。

「好。」楊風隨即點頭道。

「滅世冰焰。」

北宮寒大喝一聲,九重冰天神槍被他快速的舞動,一朵朵一尺直徑左右的冰血色的蓮花盛開,這些蓮花快速的朝著楊風奔了過來。在過程當中,那些血色的蓮花瞬間的燃燒了起來,化成了一道道恐怖的火焰。

這就是滅世冰焰。由冰生出的火焰。這種火焰擁有冰和火雙重屬性。

這樣的火焰威力極強。他會將對手先給凍住。然後將其徹底的化為灰燼。

只要楊風碰到這一招,基本上就會被化為灰燼的。滅世冰焰,實際上真的擁有滅世的威力。

「閻羅一擊,雷霆怒火。」楊風也是毫不示弱。閻羅天之槍在楊風的手裡面也是不斷的變幻,被楊風快速的揮舞了起來,讓人看起來眼花繚亂。

無數道閻羅天之槍的幻影浮現,每一道幻影上面都帶著閃電,猶如驚雷一般,帶著無盡憤怒的火焰,發出了咆哮的聲音迎上了北宮寒所釋放的滅世冰焰。

兩人都是用出了他們剛剛熟悉的招數。

他們的招數發生了驚天般的碰撞。

猶如世界末日一般,猶如兩顆巨大的星辰發生了碰撞。

一個巨大的裂縫在空中形成。

這次碰撞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幾乎震撼了每個人的人心。

眾多的觀戰者都是目瞪口呆。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場戰鬥竟然能激烈到這樣的程度。

慕容姍姍在包廂裡面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的有些目瞪口呆。

在這場戰鬥之前,她還是很看不起楊風。在她看來,天門有那麼多的強者,那是楊風的運氣。楊風本身的實力則不怎麼樣。不過是正好做在了那個位置上罷了。如果楊風的實力強大的話,那地榜排名上面為何沒有楊風的名字呢?畢竟地榜排名那可是一個很特殊的排名。不是人為的排出來的。地榜排名非常的準確的,絕對是不會錯的。

現在呢,當親眼見識到楊風的實力的時候,慕容姍姍才之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那是非常的離譜。

「這不可能啊。這真的是楊風嗎?會不會是誰替換了他呢?」慕容珊珊輕輕的開口道。

她真的不願意相信這一切。她彷彿看到了楊風在不斷打她的臉。打的她的臉是火辣辣的疼。

「這就是楊風。」

小武輕輕的搖頭道。

「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強?而最新的地榜排名沒有他呢?包括那個歐陽若蘭。如果僅僅只有一個人的話,那還有可能。但是,同時有好幾個都出現這樣的情形,那就太怪異了。」

慕容姍姍不斷的搖頭。

「他們的年齡本來就很小,據我所知,他們的年紀都僅僅千歲左右。因為地榜出現的時候,他們修鍊的時間太短,所以當時他們的實力並沒有達到。但是,現在達到了。這隻能說明他們的實力提升很快。僅此而已。」小武聳了聳肩。楊風幾個讓他很是震撼。同時內心深處真的很是佩服。

「這樣的人都是不出世的天才。怎麼這個時候扎堆出現了呢。」慕容珊珊的臉色還是很難看。

「那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你可以問問你父親,讓你父親詢問一下命運主宰。或許命運主宰知道答案。」小武聳了聳肩,回應道。

慕容姍姍輕輕的咬了咬嘴唇,沒有再說什麼。不過她回去之後肯定是要詢問自己的父親的。不然的話,她的心裏面一直有一個疑團。

「姍姍,我覺得你最好不要將這楊風當做敵人。沒有必要。他對你說的一些話確實很過分。但是你也應該知道。他不過是報復你而已。你當時讓他非常的難堪。所以他也不想讓你好受。因此,那些話也肯定是胡說的,你也不要往心裏面去。就當你們扯平好不好?」小武看著慕容姍姍勸慰道。

慕容姍姍的父親曾經找過他。一個勁兒的囑咐他。希望他能夠幫忙,如果要是有可能的話,儘力化解慕容姍姍對楊風之間的仇恨。一個主宰這樣的請他幫忙,他能不答應嗎?他自然是答應了。利用現在這樣的機會,他就準備做和事老。他要讓慕容珊珊心裏面放下對楊風的不滿。不要對楊風暗中採取什麼極端的措施。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那樣對待過。楊風那些話太可惡了。我從出生以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我心裏面真的是難以接受。」慕容姍姍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小武這話說的她愛聽。只是讓她徹底的放下,她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的。

一想到楊風當時的面孔,楊風當時說的話,她的心裏面依然是極其不滿的。

「那行,我會找到機會儘可能的滅了這個楊風,哪怕拼掉我的性命。只要姍姍你能解除心底的恨就行了。你看這樣如何?」說著,小武也是握緊了拳頭,看向楊風的時候,也是露出了寒光,身上殺氣四射。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不要。」

慕容姍姍連忙的搖頭。

現在她的小武哥哥已經不是楊風的對手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小武哥哥出現任何危險。

她對楊風是很惱火。但是,相比起來,她的小武哥哥才是最重要的。

「小武哥哥放心,我雖然心裏面對這個傢伙不滿,但是,我不會對他採取什麼手段的。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小武哥哥你也千萬不能因為替我出頭而去找這個楊風的麻煩。」慕容姍姍看著小武,很是認真的說。

現在的楊風,現在的天門已經不是她想怎麼捏就怎麼捏了。

現在的她對楊風也是很佩服的。

這麼短的時間,能夠有如此的成就,真的是太難得了。

而她呢,她有著出眾的容貌,被稱為十大美女之一。

她的實力也不錯。

在神界也算是一方高手。

但是,她之所以在神界有很高的地位,靠的還是她父親,因為她父親是主宰。

因此,無數人就會想盡辦法的討好她,巴結她,不是因為她自己了不得,而是因為她的背後站著一個寵愛她的父親。

如果不是因為她父親的話,那她的命運如何,還真的很難說了。

心裏面認真分析了這些,她對楊風的恨意也是慢慢的消失了。

楊風說的話應該是很多人都想給她說的話,只是那些人只能藏在心裏面不敢說出來。

她將目光對準了戰場。

楊風和北宮寒打的是難解難分。

這是迄今為止,戰鬥最激烈,攻擊能力最強的一場戰鬥。

雙方你來我往,相互進行攻擊,兩桿神槍不斷的攪動風雲。

不時就能製造出一些小的裂縫。

那兩桿神槍都是神出鬼沒的,讓人看的是眼花繚亂的。

這是一場地榜高手非常難得的一場對決。

戰鬥了整整三天三夜,誰贏誰輸從表面上看根本就看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