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可以將駕馭天地精魄那種生物,就可以證明,她就是夜紫雨的後人了。

我們的老祖跟夜紫雨有著很深的交情,昔日里,也就是我們老祖,跟夜紫雨一起聯手,才會把這古遺迹給封印住。」天漩老人道。

「夜冰依的實力自然不容小覷,只是她這個人有多大的力量,究竟如何還有待考究。」天樞老人一臉冷漠的說道。

「這夜冰依表現得很是不凡,也未必會出現長江後浪推前浪的事情。」天漩老人說

天樞老人突然伸手不雅的打了個哈欠,然後站起身,扭扭屁股,扭扭腰說道:「我說我最近怎麼渾身不舒服,原來都是累的了!

說完,他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天漩老人險些吐出一口老血,無語的看著自家大哥,別人不知道,他怎麼會不知道?

他大哥私底下這些事情都讓他來干,天天讓他來收拾一屁股爛攤子,而他只不過表面上裝裝酷裝裝嚴肅,其實比他的幾個弟弟都要懶惰。

真正受苦受累的只有他而已。

天漩老人感嘆,也不知道他上輩子哪裡做錯了,居然會遇到這些人來幫他們收拾爛攤子。

翌日,夜冰依一行人也都來到了七星谷。

這已經是第二天,快接近中午了,而且,由於她們拿到的名額有限,所以並沒有把老老少少全部都一起給接出來。

出場的人,只有夜冰依,帝玄胤夫妻兩個人,還有帝玄御,玉寒夕兩個人,還有夜瑾瀾。

她們用的納蘭家主和吳家用的邀請函。

姬流音還有樂雲,龍漓塵和龍素素,他們也都有著自己家族的名額。

虛幻老人爺孫幾個是七星谷是老朋友,所以他們早一步就進入了七星谷當中,剩下的其他人繼續等待。

今天非同小可,平日里都很忙,夜冰依也都沒時間去了解這個大陸。

只了解到的都是自己平常接觸的,如今有了這次機會,正規家族可都是棋局了。

這些人各有不一,有的很是傲慢,有的文質彬彬,還有的冷酷耍帥的,好像跟千邪寒是一對兒似的。

這些人由於都是來自大門大戶的,誰也不願意放下心段,去跟誰搭訕。 倪子寒這麼一反問,陳志凡始料未及,只好呆呆的點了點頭。

倪子寒接着說道:“你剛纔的心情非常矛盾,想來酒店,卻因爲我不久前和小曲吵過架,怕我不開心,所以一時不好意思開口。我說的對不對?”

陳志凡瞪大眼睛,吃驚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你先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就說我猜的對不對!”倪子寒一臉的得意。

陳志凡剛纔還真是這麼想的,只好點點頭,算是承認了。

倪子寒臉上得意的表情沒有了,嘆了口氣,正色道:“志凡,你什麼都好,就是凡是都爲他人考慮的太多了!”

陳志凡已經不再反駁,他自己也沒想到,和倪子寒解除了這麼點時間,倪子寒卻已經這麼瞭解自己。

倪子寒接着道:“因爲我在你身邊,所以你並不是很擔心我,可酒店的老闆和那個小姑娘不在你身邊,你雖然一直在尋找那個什麼陣法,可心裏還一直記掛着他們的安危,尤其是經歷了上一次的事之後。”

看着倪子寒侃侃而談,陳志凡根本沒想到,這麼一個冰山美人,竟然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其實他也只猜對了一般,倪子寒這個冰山美人自然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只是除了他陳志凡,別人幾乎沒機會見到。

倪子寒攏了下頭髮,繼續說道:“經歷過今天這事,我已經完全看開了,在不可抗拒的力量面前,我們人類是那樣的渺小,爲什麼還要自相傷害苦苦相逼,做出這樣荒誕不經的事呢?”

陳志凡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向前一步,緊緊的抱住倪子寒,輕聲道:“子寒,沒想到,沒想到你這麼瞭解我!”陳志凡從來沒感覺到沒人理解的滋味,今天倪子寒無意間的真情流露,怎麼能讓他不激動。

倪子寒雙手環着陳志凡的腰,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希望你也能如此瞭解我!”

沒等陳志凡說話,酒店裏面便傳來了吵雜聲。

陳志凡急忙鬆開倪子寒,沒說話,示意倪子寒跟着自己。倪子寒會意的點點頭,跟在陳志凡的身後。

剛靠近酒店的時候,陳志凡便有了一股灼熱的感覺。

倪子寒因爲只是個凡人,感覺比陳志凡更加強烈一點,皺着眉頭道:“是不是失火了?”

陳志凡低聲道:“看樣子不像,如果是失火,這麼強烈的熱浪,起碼應該會有濃煙和雜物燒焦的味道!”說完這話,陳志凡拉着倪子寒的手,快步走進了酒店。

和陳志凡猜想的一樣,酒店裏面並沒有失火的跡象。前臺的位置站在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背對着陳志凡和倪子寒,正在和曲靖風理論。

老人道:“你們既然是開酒店的,爲什麼不讓我們入住,是不是看我們老,嫌棄我們?”

曲靖風嘴皮上可是不饒人:“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酒店這段時間歇業,不接待客人,你們爲什麼聽不進去?”

“既然歇業,那爲什麼門又開着?”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燈,繼續問道。

曲靖風冷笑一聲,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道:“你這老頭可真搞笑,酒店是我們的,我們想開就開,想關就關,管得着嗎?”

喜耕田 就連陳志凡也聽出了曲靖風這話裏面對老人的不尊敬,大聲道:“小曲,怎麼和老先生說話呢?”

曲靖風這纔看到了陳志凡,喜笑顏開的道:“志凡哥,你回來了啊!不是,我已經說了我們這幾天不營業了,他們非要住店!”

陳志凡責備道:“就算是這樣,那也不能這樣說話啊!”

曲靖風調皮的吐了下舌頭,又白了倪子寒一眼,便不再說話了。她也知道,自己剛纔說的這些話非常不妥。

倪子寒自從進了酒店,就像是進了夏天的蔬菜大棚,汗水一直流個不停。

陳志凡發現了這兩個老人的不同尋常,可要讓他說出到底哪裏不對勁,他一時也說不上。陳志凡使出法力,卻發現兩人身邊好像被什麼隔絕了,陳志凡的意念根本突破不進去。

這樣的情況可着實讓陳志凡吃了一驚,自從出道,可從沒有發生過這樣的狀況。爲了不被對方發現,陳志凡急忙收回意念,緊緊抓住倪子寒的手,走到兩人身邊,笑吟吟的道:“二位,剛纔小姑娘不懂規矩,我在這裏替她道歉了!”

當老人回頭的時候,陳志凡心中懸着的心總算是完全放下了。而且,此刻陳志凡心中的欣喜根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解…解先生,怎麼是你們二位?”陳志凡激動的問道。

看到陳志凡認識,曲靖風也爲剛纔的衝動非常的懊惱,悄悄的走到倪子寒身邊,問道:“志凡哥認識這兩人?”

倪子寒經過白天被偷襲的事,早已把一切都看的淡了。她輕聲道:“我也不知道!”

曲靖風玩味的看了倪子寒一眼,道:“你們兩人成天在一起,他的事你會不知道?”

要是擱在以前,倪子寒肯定會爲這話和曲靖風吵起來,可這一次,倪子寒淡淡一笑,道:“我雖然和你志凡哥在一起,可他認識的人我也不一定全認識啊!”

曲靖風看倪子寒對自己雖然不怎麼親熱,可跟白天她走的時候相比,太多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曲靖風本來就和倪子寒沒什麼深仇大恨,之所以和倪子寒互懟,一是因爲陳志凡的原因,二是看不慣倪子寒成天臭着一張臉。

現在倪子寒臉上笑吟吟的,曲靖風心中的敵意立馬少了大半,跳過來拉着倪子寒的手,眨巴着眼睛道:“待會志凡哥要是批評我的時候,你可要幫我說話啊!”她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剛纔還白了人家一眼。

倪子寒這時候沒有感覺到厭惡,好像還有點喜歡這個小姑娘了。她想故意嚇嚇曲靖風,便板着臉道:“你口無遮攔,我纔不幫你擋槍呢!”

曲靖風以爲倪子寒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道:“哼,不管就不管!我就不信,志凡哥他忍心狠批我!” 於是這山谷的人,便各自尋找了一處地方,誰也不跟誰搭訕。

夜冰依這些人,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那就是長得太美了,男的帥,女的漂亮。

所有人對漂亮的東西,向來都無法拒絕,自然也就多朝她們這邊看兩眼了。

在場的人,很快就認出了夜瑾瀾。

「咦,他不是夜族的人嗎?為什麼會跟這些人在一塊?這些人看起來好生面熟,不過長得卻皆是龍鳳之姿。」

「是啊,那是夜瑾瀾,可是卻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他呢,真是奇怪。」眾人紛紛驚訝。

按理說,像她們這樣漂亮的人兒,還有身上氣息這麼不平凡的人,他們應該早就有所耳聞呀。

「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歷,但是他們肯定跟夜瑾瀾一樣,都肯定並不簡單,將會是我們的勁敵。」這些人,討論的話題還在正常的範圍。

後面的那些人,卻是一個個色眯眯的盯著她們。

「你看那兩個女子,一個冷艷,一個嫵媚風情,她們都是很獨特的女子。」

「哇,沒錯,好美啊,這麼美的美人,真是難得一見,就算今天不能贏得比賽,能與她們交交手,看看美人,也值得呀。」

男人們紛紛為龍素素和夜冰依著迷。

「這些男子也好帥,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帥,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子!」這些女子們盯著帝玄胤和姬流音,兩眼直放光。

但好歹她們都是大家族的人,就算心中愛慕,也只是目光轉變,實際上並沒有什麼變化,直接吐露自己的心聲。

注意到眾人的這些目光,夜冰依一行人早已經司空見慣,可畢竟眼睛長在別人身上,只要不是故意找茬的,她們都一概不搭理便是。

正在這時,夜冰依等人嗅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眉心一皺,暗道一聲不好。

「大家快跑!」夜冰依大叫一聲,帶著她們的人便離開原來的位置。

一邊用自己的力來抵擋。

眾人看到她們這樣,也有很多高手都很快的反應過來,跟著她們一樣快速跑開,開始來抵擋住這些奇怪的東西。

但是還有一些反應慢的,他們瞬間就被一條枯藤,好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纏著。

穩住身形之後,眾人無比詭異的看向前方。

只見原本藏在樹林之間,長得跟樹皮一樣的枯藤,直接好像活了一般。

這些枯藤紛紛朝著眾人的身上而去,它們把人抓走之後,然後就將人吊在這裡。

眾人也可以把它們輕易的給破開,可是卻是擺脫不了它們。

「這是怎麼回事?」在夜冰依疑惑之間,也有一群枯藤向她們抓了過來,幾人立即背靠著背,開始做戰防備。

「我去,這是什麼鬼?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東西?」眾人被抓住,一個個罵咧咧。

正在這時——

虛空中,傳來一道悠揚的笑聲,這笑聲,還藏著幾分欠揍的成分:「哈哈哈哈哈……歡迎大家來到我七星谷,不必意外,也不必驚慌。

這只是我們七星谷為了歡迎大家而來,一個特別的心意,大家不必擔心,它們不會傷害人。」 眾人聽到了這話,心中的不安漸漸落了下來,但是他們更想打人,更想罵人了!

這什麼鬼?來歡迎他們,為啥不好酒好菜好美女送上來?卻這樣歡迎他們?

在他們疑惑的時候,那些枯藤也漸漸的收回,同時,那個虛空處的聲音又響起。

「剛才被枯藤纏住的人,可以回去了,哈哈哈哈哈……期待與你們下一次的七星大會相見。」說完,又是一陣欠揍的笑聲,然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眾人現在才明白過來,原來剛才就是比賽的開始了。

可是他們連七星谷都還沒有進去,就在門口先被淘汰了?這尼瑪真是太氣人了。

他們連一個提醒都沒有,太過分了!若是有一點點的提示,他們也不至於這麼慘吧??

連人家門口都沒有到,就先被淘汰了。

那些枯藤退下去之後,這些人也全都一個個離去,剩下的這些人,並沒有掉以輕心,他們覺得很是不簡單,或許後面還有什麼古怪的規則等著他們也說不定呢。

眾人一邊觀察著四方,「沒錯,大家都小心點,趕緊繼續走吧,我看接下來肯定還有更變態的比賽規則呢!」

總裁老公麼麼噠 「現在就淘汰了那麼多人,這說明肯定是誰能先到走到最後的人,才會得到比賽的資格。」帝玄御突然有點小聰明說了起來。

他話音一落,剛才那個欠揍的笑聲又再次響了起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沒錯!你簡直是太聰明了,這次只有前四十名的人才可以參加比賽,沒有達到名次以上的,就直接回去吧。」

「呃……」帝玄御不由咋舌,他只不過隨便說說而已。

玉寒夕看了看身旁這麼多高手,擔憂的狠狠給了帝玄御一巴掌:「閉上你的烏鴉嘴!」他真想打死他,那麼多的高手,前四十名,他想進去,恐怕有點難呀!

「大家都抓緊時間吧,我在裡面歡迎大家,期待你們的到來。」隨著虛空處的話音離開,高手們都仔細觀察著四周,隨即便像一陣風似的,嗖的一下,朝著前方跑了過去。

管他什麼門派的,什麼矜持,什麼高貴優雅也全部都不要了,誰能提前一步到最後才是最牛逼的!

「我們也趕緊走吧。」玉寒夕和帝玄御兩人也收起了玩笑,催促道。

畢竟他們雖然算是高手了,可是跟真正的高手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

就比如夜冰依這些人。

可是回頭,他們看到夜冰依這些人,她們幾個一個比一個淡定,根本沒有一絲要快點走的意思。

夜冰依勾唇一笑道:「別著急,既然他們這麼不按套路出牌,你們能想象到的,當然也不會出現就是了。

說不定前面,誰的快,誰死得更快呢。」

「依依言之有理。」帝玄胤贊同的點了點頭。

夜瑾瀾幾個人也都沒有說話。

姬流音一臉的冷漠,但是也不著急走,顯然是贊同了他們的話。

帝玄御和玉寒夕兩人也只好跟她們一樣,在後面慢慢的走。

果然,在山谷當中,誰跑得真快,誰就更慘! “小氣鬼!安…”曲靖風面對着倪子寒,拌了個鬼臉。

倪子寒被曲靖風調皮的舉動逗笑了。

這時候,大廳頂上的風扇不知道因爲是年久失修的原因,還是牆壁老化,眨眼間便落了下來。

而曲靖風,正處在風扇的正下方。如果被風扇砸到,曲靖風一定會重傷。

此刻的陳志凡正在和那兩個老人說話,根本沒注意剛纔發生的這一切。

倪子寒大叫一聲:“小心!”沒多想,便已經衝了上去,想撲到曲靖風。

倪子寒的尖叫聲提醒了正在說話的陳志凡和兩個老人,只見老人中的一個並沒有回頭,輕輕的甩了甩袖子,掉落下來的風扇便停在了半空中,在也不能下降半分。

而倪子寒卻因爲慣性,已經撲在了曲靖風的身上,兩人被慣性帶動,向後倒去。

這時候,兩個老人中的另外一個也是沒回頭,輕輕的擡了擡手,倪子寒和曲靖風兩人便已經穩穩的站在了地面上。

完全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的曲靖風,呆呆的站在原地看了看現場的情形,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感覺到了後怕。

她緩緩的走到兩位老人的面前,慚愧的低着頭,捏着自己的衣角,低聲道:“老先生,剛纔的事,謝謝你了。還有,我剛纔確實不應該那樣對你們,現在給你道歉了!”說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到曲靖風這個樣子,陳志凡會心的笑了,淡淡的道:“不錯啊小曲,終於會主動承認錯誤了!”

老人微微一笑,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曲靖風又謝了半天,這纔回頭,走到倪子寒身邊,突然一下子抱住倪子寒,親熱的道:“小姐姐,我也跟你道歉,我以前那麼針對你,沒想到關鍵時刻你竟然捨身救我,我…我…”

倪子寒笑着學着老人的樣子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曲靖風這會是打開了心扉,正色道:“我說你啊,笑起來這麼好看,爲啥要整天臭着一張臉呢。你要是一直和現在一樣,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對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