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白菜都被豬拱了!」葉修也小聲嘀咕了一句。

李妍妍眉頭大皺,問道:「也許,難道說喜歡上張倩果了?」

「並沒有。」葉修搖頭笑道:「妍妍,我只是站在客觀角度上分析事情,你覺得張倩果和李康般配嗎?」

「噗。」李妍妍捂著嘴巴笑道:「般配?讓李康來給張倩果做個高堂,你去和張倩果拉手拜他那才般配呢!」

我去,葉修皺了皺眉頭,李妍妍說的雖然有一定的道理。

但自己這麼做的話,李康這個暴發戶立刻就要砍人了。

張倩果一手被李康拉著,腦袋則是在現場亂轉,別說碰巧葉修在盯著她看,和她來了個四目對射!

張倩果本是肅穆的臉頰上,總算閃過一道傾國傾城的微笑。之後她空出另一之手,深入婚紗拽了一下衣服。

葉修兜里的手機應聲而響。是一條信息,葉修掏出來一看,竟然是騷狐狸發來的。

渾身穿著婚紗,被人拉著,你還能發出來簡訊?這也太神通廣大了吧?葉修和好奇張倩果到底有什麼急事兒,非得在這個關鍵時刻說。

掏出來手機一看,葉修嚇了一跳。

老公,我知道你放不下我,感謝你過來看我,等李康這個死老頭死了,咱們倆立刻結婚!

擦,葉修嚇得渾身直冒冷汗,張倩果這話的意思是,李康這個老肥豬,怕是活不了幾天了。

張倩果雖然和陳萌萌是同學,但是張倩果這個心機和閱歷,卻是陳萌萌拍馬也追不上的。她什麼事兒都敢做!

想到病床上躺著的陳梁,再看看這一條信息,葉修直覺的頭皮發麻,李康若是出事兒的話,自己是不是也有著難以推卸的責任?

說話間,張倩果和李康並肩一起經過了葉修的身旁。

這時,現場突然發生異變,張倩果穿著婚紗,突然踩中了婚紗長裙,嬌弱的身軀失去控制,哎呀一聲尖叫之後,仰面朝天朝後躺了過去。

後面側身的伴郎伴娘急忙上前攙扶,不過因為事發突然,沒有能夠抓到人,卻抓到了蓬鬆的婚紗。

張倩果直接栽倒在伴郎的懷中了。

「啊!」張倩果尖叫一聲,揚起玉手一巴掌打了過去。

李康這傢伙也沒什麼素質,伴郎救援張倩果的事兒他不記得了,倒是伴郎撕破婚紗這事兒被他揪住了。

衝上去一腳把那個小帥哥踢翻在地,揚起拳頭就打。

一邊兒打還一邊兒臭罵:「好你個狗崽子,竟敢溝引我老婆?老子今天殺了你個賤人!」

圍觀者趕上去阻止的時候,小帥哥已經被揍得鼻青臉腫,面目全非了。李康這個老肥豬雖然渾身都是爛肉,但勁頭還真是恐怖的要命。逮住都是往死里打。

伴郎被揍得身負重傷,小美女伴娘也嚇得捂著臉跑了。

李康拉著張倩果要走,張倩果卻說道:「康哥哥,咱們大婚這麼喜慶的日子,要是沒有伴郎伴娘的話,那豈不是非常不吉利,這對咱們以後生兒子可是非常不利的!」

「是啊!」李康一拍腦門兒,恍然大悟道:「我怎麼把這茬兒給忘了,還有婚禮現場不能見血,剛剛下手太重了!」

「哎,見點兒血也是喜慶嗎。」張倩果很是粗俗的說道:「晚上咱倆床上,還不是要見點兒血才吉利嗎?」

「哦,呵呵呵。」李康本來緊張的老臉頓時舒展了不少。

隨後,李康開始吆喝圍觀的人群過來坐伴郎伴娘,然而吆喝了半天就是無人上千。誰敢上去啊?不被揍死才怪。

無人上前,張倩果嬌聲喝到:「誰來做伴郎伴娘,我男人給他們每人十萬塊錢!」

財帛動人心,立刻有一對兒中年夫婦出頭了,夫妻倆都是胖子,一起衝上去想賺這二十萬。

「哼,就憑你們這種歪瓜裂棗,也來噁心人?」張倩果厲聲喝到:「來人,把這一對兒死人妖轟走,打斷一條腿!」

「媽的,狗一樣的東西也來噁心人?」李康喝到:「直接兩條腿統統打斷,連個人樣都沒有,也來伴娘?草泥馬!」

一群打手衝上來,真就把中年夫婦的雙腿都給打骨折了。當場賽上車去了醫院。

張倩果覺得挺好玩,李康也覺得很拉風。

但是卻把圍觀人群嚇得連連後退出去一大截,沒有一個人敢再過去湊熱鬧了,二十萬沒那麼容易賺。

張倩果又吆喝道:「我男人有的是錢,來一對兒像樣的貨色,給每人五十萬!」 「媽拉個巴子!」李康罵罵咧咧的說道:「婆娘你怎麼這麼小家子氣,只要貨色好,每人一百萬,今天老子大婚高興,花多少錢都無所謂!」

哪怕你給一千萬,也得有人過來拿你的錢才行哦。現場的人全都被李康揍成了驚弓之鳥,給一億都沒人敢來。

他媽的,怕什麼?

葉修將心一橫,拉著李妍妍快步衝出了人群,當聲喝道:「讓我們倆來試試!」

嗯?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掃了過來。

到底是哪兒來的惡人,不要命了啊?一會兒李惡霸發飆,非得當場打斷你們四條腿不可!

「呀哈,這女娃長得俊俏水靈啊!」李康盯著李妍妍大美女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像李康這種大老粗暴發戶,沒什麼素質,更不提品味,但是這種人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直截了當!

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

「來,女娃,過來過來。」李康揮舞著大胖手,隔空招呼李妍妍。

李妍妍之前和周猛相處過一段兒時間,對胖子也有了一定的適應性,她並不害怕胖子的肥肉的,但是場面不同啊!

李康現在是進行婚禮,一大群人圍著看,你一手拉著張倩果,另一手還想拉著我?張倩果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李妍妍抱住葉修的手臂,紅著臉就是不過去。

我就算是喜歡錢,也不能拿著嗟來之食!

李康這老傢伙也是夠跋扈的,看到漂亮女孩兒就忍不住,當場點說道:「丫頭,小果跟我結婚了,以後我秘書的職務空缺,你來我給做個秘書,一月一百萬,你看怎麼樣?」

獵罪者 李妍妍心動了!這個秘書很容易做啊,無非就是偶熱讓李康發泄一下。

「李總,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葉修斷然回絕到:「可惜的是,我們家妍妍現在已經有工作了,真的很遺憾!」

李妍妍意志不堅,葉修卻必須得給她做了這個主張才行。不然這丫頭當場跟著葉康跑了,自己才是最丟人的。

「哎,我說你這小子欠揍是不是?」李康板著老臉說道:「你小子根本就配不上這麼俊俏的妞兒,老子喜歡的妞兒,就沒有一個是弄不到的!」

「李康,你想幹嘛!」張倩果抬手拽了一把李康的手臂,瞪大美目瞪了他一眼。

張倩果這麼做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幫助葉修,而是為了幫助李康,葉修的手段她是知道的,李康身後這兩個嘍啰還真就不是人家的對手。

要是雙方打起來的話,今天這婚算是完蛋了。

「呵呵,玩笑玩笑。」李康尷尬一笑,收起了臉上的怒色,笑顏滿面道:「你們兩個人,過來給我做伴郎伴娘,我給你們一人一百萬!」

這事兒好說,只要有錢哥就給你辦事兒。

李康這傢伙也是浪蕩,說是要找伴郎伴娘的,直接讓侍從給葉修和李妍妍都安排了禮服和婚紗,然後這老賊更是別出心裁,讓李妍妍走在他旁邊,和他手拉手。

葉修氣的牙根兒痒痒,只想宰了這個老混蛋,拉回來妍妍小美女,不過為了你的一百萬,老子忍你幾分鐘也就算了,這一筆賬……以後再算!

葉修心中犯狠勁兒的功夫,突然有一條手臂抓住了自己的手掌,一看竟然是一條帶著雷絲手套的玉手,是張倩果。

咦,葉修恍然大悟了,剛剛那一個伴郎肯定是張倩果故意攻擊的,其目的無非是想給自己提供一個近身的機會。

李康拉著伴娘跑了,張倩果總不能一個人走進婚姻的殿堂吧,在圍觀者一片驚駭中,葉修拉著身著婚紗的張倩果一步一步走向婚禮大殿。

這到底是誰跟誰結婚來著?

圍觀者雖然看出了端倪,但卻無人敢說。說什麼說?李康可是拉著李妍妍呢,難道要說李康是個老狼不成?

說李康是個老狼會遭到李康暴打,說葉修和張倩果成雙成對那就更加該打了,張倩果可是李總的新娘!

張倩果拉著葉修的手臂,輕聲說道:「老公,現在天色還沒有暗下來,老禽獸還沒有玷污我的身體,你帶我走好不好?我愛你!」

葉修也小聲回應:「張倩果,麻煩你不要說的那麼肉麻好不好?你敢說李康就沒有碰過你的身體?我不相信這老傢伙會如此的斯文!」

張倩果急忙解釋道:「老公,之前老傢伙的確是和我發生過關係,但是那是以工作關係來的,今天我穿上了婚紗,晚上他再碰我,豈不是玷污了咱們這純潔的愛情婚紗?」

葉修冷漠道:「這婚紗還不是李康給你買的,又不是我買的!」

「老公,你要是願意的話,我現在就脫了婚紗跟你走,哪怕被李康老兒追殺到天涯海角,我也無怨無悔!」

一番話下來,讓葉修聽得甚是感動,平心而論,張倩果可是一個有貨的美女,臉蛋堪稱精緻,一雙美目更是閃著水汪汪的光芒,皮膚水嫩光滑,簡直能掐出來水兒,可惜啊,這是一個不完美的女人!

葉修只得回到:「張倩果,你既然喜歡我,為什麼還要和李康這個老賊結婚呢?」

「我這是為了拿到他的財產!」

張倩果毫不避諱的說道:「結婚證件下來之後,我和他就是合法夫妻,到時候只要這個老豬頭死了的話,他名下的十幾億財產全都是我的!如果我不和他辦證結婚的話,這些錢都歸李軍那個傻子了!」

卧槽!

葉修臉色微微一變,下意識要甩開張倩果的手臂,但甩了半天竟然甩不掉。

葉修現在已經徹底醒悟過來,張倩果這一次是要玩一場大的。

李康為了傳宗接代,間接害死自己的妻子,取了張倩果,張倩果想弄死他奪取財產,兩人狼狽為奸,正好就一拍即合了。

他們兩個都是惡人,就得看看誰比誰更加兇惡一些了。不過按照張倩果這種態度的話,李康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張倩果肯定事先已經準備好了。

葉修冷聲說道:「張倩果,你和葉康之間的爭鬥,和我沒有半點兒關係,我請你不要牽連上我才好!」

「老公,咱倆一起弄死這個老肥豬,財產我全都交給你,好不好?」

「你最好不要牽扯上我!」葉修冷聲說道:「你不牽扯我的話,或許你陰謀還能成功,牽扯我的話,或許你就做不成了,我這人可是最憎惡陰謀詭計了!」

「好了,我知道了!」張倩果悠悠的說道:「老公,既然你想做一個光明正大的男人,那麼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就讓我這個無恥的女人做吧,我把我弄到的合法財產轉給你行了吧!」

「你……」葉修剛要開口嘀咕點兒什麼,被人打斷了:「婚禮現在開始,請新郎新娘現在登上禮儀台!」

已經沒機會嘀咕了,回頭再找張倩果好好討論此事兒吧!

李康放了李妍妍,跑過來將葉修推搡到一邊兒,還狠狠的瞪了葉修一眼,然後拉著張倩果就要過去婚禮。

「等等!」葉修朗聲喝到:「李康先生,如今我們兩個人的任務已經完成,還請李先生兌現承諾,給我們支付了兩百萬酬金才是!」

葉修深深的明白,這一筆錢當場拿到了就有,當場拿不到就不可能拿到了,李康又沒有打欠條。

「好小子,讓你跟我走一趟那是老子看得起你,還敢要錢?兩百萬!老子給你兩百塊還差不多,艹!」李康果然是一個老無賴,當場就變臉。

葉修摩拳擦掌準備過去收拾李康,張倩果卻及時出面圓場。

「老公?您這種大人物,信用可是非常重要的哦,小果正是仰慕了李大哥誠實守信的態度,所以才死心塌地嫁給你的,難道說你今天就為了這兩百萬塊錢,而壞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不成?」

一句話直擊李康的要害。對於李康來說,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扯吧你,老子啥時候不講信用了!」李康訓斥張倩果到:「我不過是和這位小兄弟開個玩笑而已,拿錢拿錢!」

侍從應聲而去,李康卻是硬著頭皮走到葉修跟前,狠狠的瞪了葉修一眼,厚著臉皮給李妍妍塞過去一張名片。

李妍妍接過去名片,紅著臉沒有說話。

李康又厚著臉說道:「妍妍呢,你這模樣,這身材,實在是……嘖嘖,回頭去公司報道吧,給老子做個秘書,少不了你的好處。」

「咳咳咳。」葉修劇烈的咳嗽了一聲。

李妍妍突然暴起,嬌聲喝到:「李康,我請你對我放尊重點兒,我有我男朋友養著我,我們不缺你那點兒錢,哼!」

哎呀,這真是太爽了,葉修都覺得臉上有光。

張倩果去和李康拜堂,這沒什麼好看的,葉修在拿到錢之後,立刻就帶著李妍妍離開了婚禮現場。

剛走出酒店大門,李妍妍便撅著嘴巴說道:「葉修,你是我老公,我這錢也歸你管了!」說著,她直接把自己手中的包裹遞了過來。

「嗯?」葉修迷惑道:「妍妍你沒有搞錯吧?這可是你辛苦賺來的錢,我怎麼好意思?」

「我讓你拿著你就拿著!」李妍妍拍著葉修的肩膀說道:「老公,以後咱家的財務就有你做主了,好不好?」

「好好好。」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還以為佔了大便宜。卻是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了李妍妍布置下的大陷阱。

妍妍大美女的錢是那麼容易拿到的嘛?李妍妍一向都很貪財的,今天怎麼突然變的大放起來了呢?

葉修帶著李妍妍一起去銀行存錢。

剛把錢存好從銀行出來,李妍妍就變臉了:「老公,咱倆現在連個住的的地方都沒有,這可不行啊!」

「我們去租個房子。」葉修毫不猶豫的說道:「租個寬敞點兒的房子,條件一定要好!」

「老公,那還是不用租房子了吧,咱們直接去買一套房子,你看怎麼樣呢?」

「買房子?」葉修心中咯噔一聲,這尼瑪買房子的錢,百分之百得讓老子出了! 「不用你說,我已經看到了。」

風玫搬起自己之前坐著的石塊,直接壓在這一群「羅漢」的最上方——壓死了可不算她的。

而以他們為中心,四周一艏艏飛船或遠或近的尋地方落下,而後每一艏飛船是都下來滿滿一艙的人往他們走來——

來著不善。

風玫從他們身上看到了這四個字。

她真懷疑,全皆無帝國的人是不是都在往這邊趕來。

整個皆無帝國的人都要殺……她。風玫表示,允歌的鍋,她不背哇,她真的不知道允歌是幹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得罪了這一整個帝國的人啊!

難道是因為她製造偃甲獸?不該啊,允歌這才成為允家家主沒多久呢。

在風玫內心各種mmp的時候,那些最先從飛船上下來的人已經走了過來。

「允歌,現在整個皆無帝國的人都在往這裡趕來,你別掙扎了,痛痛快快的死吧。」

有修復藥劑的存在,石塊都壓不住那群「羅漢」,風玫表示乏開森——這個操蛋的世界,這裡的人除非直接殺了,不然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忒煩人了!

死是不可能死的,打……人太多了,揍起來太累,風玫表示,還是跑更划算些。

心中盤算著如何在這短時間內立即聚集了幾千的泱泱大軍中逃出去。

而此時,那些正盯著風玫,似乎在思考從那裡下手的皆無帝國的人,突然都做了一個相同的動作——

抬手,低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