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的!」沈雅將大浪淘莎會所的地址告訴了金清石后立即讓趙永強帶著隊員趕去機場和火車站,自已帶著三個人向著會所趕去。

X5換成了1200CC的摩托車,摩托車呼嘯著在大街上高速的行駛著,巡邏的警車看到這無牌的摩托車立即猛追了上去,可是摩托車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警車只追了一會摩托車就消失在了視線里。

二十分鐘后金清石趕到了大浪淘莎會所這裡,這裡已經停業了,門口只有四個保安守在那裡,整棟大樓只有五樓的頂樓還亮著燈。

金清石來到會所的後面收起車剛剛想進到會所的裡面,手機突然振動起來,他拿出手機看到是沈雅的來電立即接聽道:「我剛到會所這裡,你在那裡?」

「我也剛到!看到那輛摩托車我就知道是你趕過來了!現在怎麼辦?」沈雅小聲的問道。

「你先在門口守著!我一個人先進樓里看看!」金清石小聲的道。

「好的!你小心點!」沈雅擔心的道。

金清石飛身躍起,抓住樓后的排水管身體連閃兩次後來到了五樓的樓頂,從樓頂下到五樓后,直接向著亮著燈光的房間沖了過去。

在五樓李海的辦公室里,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將一個個帳本撕碎然後扔進了火盆當中,李海左手拿著手機正在打著電話道:「姐!你就放心吧!我現在正在清理會所里的東西,清理完馬上就會離開京城!」

「你這個白痴!那種信息怎麼能留在手機里?你這是在找死!」李艷麗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姐!我一忙就給忘了,我約了人去天山人間商量著轉讓會所的事情,可是沒想到那裡竟然有賊!那個該死的小偷!」李海小聲的道。

「你最好祈禱那個手機不要落到警察手裡,否責你只有死路一條!清理好東西趕緊給我消失!」李艷麗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海向著正在燒帳本的兩個人大聲的喝道:「都他媽的快點!燒個紙都這麼慢!」

「大哥!一會我們要去那裡啊?」其中一個人小聲的問道。

「連夜開車去南方,只要到了那裡就什麼也不用怕了!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媽的這裡的處級幹部跟蝗蟲一樣多!廳級幹部到了在這裡屁都不是!唉!還是回去吧!」李海嘆了口氣道。

李海剛剛說完房門「哐當」一聲被人一腳踹開了了,一個年輕人微笑著走了進來,李海看到這個人立即臉色煞白大叫著道:「快給我攔住他!快給我攔住他!」

兩個大漢立即向著這個人沖了過去,金清石看著衝過來的兩個只是冷笑了一聲,身體一閃,迎著兩個人就沖了過去。

兩個大漢揮舞著拳頭向著金清石的頭部猛擊過來,金清石左手向外一擋,身體快速一個轉身,後背靠貼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胸前,然後頭部用力向後一撞,同時右腳飛起,向著另外一個人狠狠的提了過去!

動作乾淨利落!快如閃電!被金清石後腦撞坍鼻樑的那個人,連退幾步后,左手握著鼻子流著眼淚,右手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來,大叫一聲「我要殺了你!」揮舞著匕首向著金清石就扎了下來! 匕首閃著寒光向著金清石的胸口就扎了過來,金清石身體一轉,左手一閃扣住了那個人抓刀的手腕,然後順勢向前用力一拉,那個人的身體立即飛了出去,一直飛到了三米遠才「撲通」一聲跌落在地上。

金清石拍了拍手看著捲曲在地下捂著下身的另一個大漢搖了搖頭道:「真是太暴力了!蛋蛋碎了,將來可怎辦啊!李總你說呢?」

李海躲在辦公桌後手里左手拿著一把砍刀,身體發抖的道:「這位大哥!我們的事情不是了解了嗎?支票也給你們開了,我的右手也給你們給打殘了!為什麼還不放過我呢?」

「你的支票什麼時候給過我?你才開了一張支票吧?這不是看不起我嗎?」金清石笑著道。

「這位大哥!你早說啊!錢不是問題!我馬上開給你!」李海暗暗鬆了一口氣道。

李海放下刀手從包里拿出一本支票,直接撕下兩張來遞給金清石笑著道:「這兩張空白支票,大哥你隨便寫!將來還需要錢儘管和小弟說!」

金清石接過兩張支票看上面李海已經簽好名字,蓋上了私人章,雖然最高限額是百萬,不過兩張加起來差不多有兩千萬,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錢雖然不多!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私事談完了該談公事了!」

「啊?公事?大哥你…你還要談什麼?」李海吃驚的道。

「蔣小芹的事情啊!她是不是你派人殺的?」金清石冷冷的道。

「啊? 新婚舊愛,總裁的祕蜜新娘 你是警察?」李海大叫著道。

「NO!NO!NO!我是警察的老公!你派人監視我老婆,我心裡很不高興!」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大哥!你就別在逗我了!我把錢都給你!你就放過我吧!」李海乞求著道。

「快回答我!你為什麼要指使蔣小芹監視我老婆?」金清石說完黑龍寶刀突然出現在手上,向後快速一揮,正拿著匕首悄悄走在他身後,正準備紮下來的那個大漢,就見黑光一閃,他的脖子上立即出現了一道血痕,緊接著他的身體慢慢的倒了下去,腦袋骨碌碌的滾到了遠處。

金清石頭從揮刀收刀頭也沒有回一下,他拿著刀指著李海笑了笑道:「真是一把好刀!砍頭跟切菜一樣!」

「朋友!要殺就痛快點!想從我嘴裡了解什麼那是做夢!」李海看到手下的偷襲已經失敗了,他黑著臉咬著牙道。

「有意思!這才是你本來的真面目吧?你不去演戲真的可惜了!不過你越是這樣我越喜歡!」金清石笑著說完一拳就將李海打暈了過去。

將李海的身上錢財搜颳了一遍后,又將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一腳踢暈過去,才拿出手機撥通了沈雅的電話,正在外面守侯著的沈雅手機一響連忙接聽道:「找到李海了嗎?」

「你老公出馬一個頂倆!五樓三個人,殺了一個打暈兩個!李海就在這裡!你上來還是回會繼續演戲?」金清石笑著道。

「當然是回去繼續演戲啦!這麼精彩的故事沒有幾個配角也太可惜了!」沈雅笑著道。

「那好吧!正好我在這裡搜刮一下!現在缺錢啊!」

「那你小心點!別讓監控給你拍下來!堂堂一個大校,身家幾十億還當小偷,傳出去多丟人啊!」

「我這不是想多攢點奶粉錢嗎!奶粉現在多貴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滾一邊去!我先回去了!你自已小心點!」沈雅笑罵著道。

金清石將斷頭的屍體收到空間裡面,然後開始在房間里搜刮起來,電視、電腦、沙發、柜子、床,房間里除了兩個空空的垃圾桶,能搬的全部搬到了空間裡面,要為奎奎的希望工程多攢點東西才行!

金清石看著李海嘆了口氣,如果能把下面的幾十間包房全部搜刮一遍就好了,這個鳥人真耽誤事!

沈雅一邊向著局裡趕一邊通知趙永強他們立即撤回來,四十分鐘后,沈雅和越永強全部趕回到了局裡,沈雅馬上通知分局班子所有成員馬上趕回到局裡,五個副局和政委馬上從家裡趕了局裡,看到局門口一輛輛閃著警燈的警車和一個個全副武裝的警察,政委王國海小聲的向著沈雅問道:「沈局這是什麼情況?有大行動嗎?」

沈雅點了點頭然後向著政委和五個副局道:「我剛剛得到準確的消息,殺害我局兩名刑警和蔣小芹的人,就是大浪淘莎會所總經理李海!我們今天一定要抓住李海,為犧牲的同志報仇!」

「局長!這個消息可靠嗎?」政委小聲的問道。

「絕對可靠!」沈雅點了點頭道。

「局長!這個案子已經移交到市局了,我們還是要先和市局打個招呼吧?」副局長李昆鵬這個時候開口道。

「那是當然!不過時間緊急,只能在路上通知市局了!」沈雅說完大聲的喊道:「出發!」

十幾輛警車閃著警報飛快的向著大浪淘莎會所趕去,警車剛開出去幾分鐘,沈雅手裡拿著的手機就傳來一陣「嗡嗡」的振動聲,沈雅連忙打開手機就看到手機收到一條信息,上面寫著:「暴雨來了!快避雨!」

沈雅立即回了一個信息:「避到哪裡?」

馬上一條信息回了過來:「別廢話!再晚就來不急了!」

沈雅看完信息笑了笑,她馬上向著坐在前面的趙永強道:「下車后馬上將3號目標控制住!」

「啊?真的是他?」趙永強吃驚的道。

「就是他!幾十年的老公安沒想到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唉!」沈雅嘆了口氣道。

「還是他把我招到警隊的!沒想到他會變成這樣!」

「很多人在金錢面前都迷失了!」沈雅面色沉重的道。

三十分鐘后,十幾輛警車衝到了大浪淘莎會所有大門前,幾十個警察從車上迅速的跳下來,將大浪淘莎會所所有通道封鎖住,並第一時間控制了那些保安,沈雅從車上慢慢的走了下來,這個時候政委和五個副局走到沈雅和身前,李副局長看了看四周向著沈雅道:「市局的人還沒到,我們要不要等等他們?」

「不用了!李海早已經被我控制住了!我只想知道我們局裡的內鬼是誰!現在已經知道他是誰了!」沈雅冷冷的道。

「什麼?局裡有內鬼?他是誰?」李副局緊張的道。

「李局!你就別在演戲了!李海的手機就在我的手中!你發的信息我都收到了!」沈雅哼一聲道。

「啊?」李局立即臉色煞白的大叫了一聲,他暗暗後悔自已太大意了,由於突然接到通知去抓捕李海,自已的備用手機卡都沒有帶在身上,只好用平時常用的手機發了信息,沒想到這一切都是沈雅安排好的!

趙永強和另是一刑警這個時候已經從李局的背後迅速抓住他的兩隻胳膊,扭到背後拷了起來,下了他身上的槍和警銜。

李局看著沈雅嘆了口氣道:「沈局果然厲害!你當上局長以來我一直不服氣,你除了有一個好爹,論資格、論能力那點強過我?今天落到你手裡,我服了!也認了!」 沈雅冷冷的回答道:「李昆鵬!我只想問你一句話,蔣小芹的死和你有關係嗎?」

「當然沒有關係!她是你的秘書!跟我有什麼關係?」李局笑了笑道。

「那你和李海是什麼關係?」沈雅冷冷的問道。

「我們是很好的朋友!看到你要去抓他我一著急就做了這樣的蠢事!」李局懺悔的道。

「李局真不愧是老公安啊!一句蠢事就想搪塞過去嗎?等到李海和你當面對質的時候,你還會這樣說嗎?哼!」沈雅說完向著趙永強道:「把人帶回去!連夜審問!」

「是!」趙永強和另一名刑警立即把李局押回到車上,在兩輛警車的保護下快速的向著分局駛去。

這個時候警察押著李海從樓上走了下來,金清石跟在他們的後面,局裡的人都知道了沈雅有這麼一個當兵的弟弟,身份和背景相當的神秘。

金清石走到沈雅身邊小聲的問道:「內鬼找出來了嗎?」

「嗯!是副局長李昆鵬!不過現在只承認了他發信息讓李海逃跑,其它的死不承認!」沈雅點了點頭道。

「要不讓我試一下?」金清石笑了笑道。

「還是算了吧!李昆鵬和李海很快就會被市局給接走,我們無權處理他們!」沈雅嘆了口氣道。

「這樣也好!你把案子往上一交,這個案也算是破了!你也可以早一點的離開這裡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明天就問一下父親,那邊一搞定我馬上辦手續!」

「別墅那邊什麼時候能裝修好?」

「再有一個月就可以了!家裡你就不用管了,我會全部搞好的,你就等著做上門女婿就行!」沈雅笑著道。

金清石坐著沈雅的車回到了局裡,這個時候市公安局局長方平國帶著刑警隊大隊長李天元、特警大隊隊長蔣鋒和幾十個警察在接到沈雅的彙報后趕到這裡。

方平國黑著臉向著沈雅道:「沒想到一個副局長竟然是內鬼,你們分局這是怎麼搞的?」

「方局!真對不起!是我工作的失職!我接受局黨委給我的任何處分!」沈雅苦笑著道「這個事以後再說!你馬上將李昆鵬和李海和證物移交給刑警隊!」方平國冷冷的道。

「是!」沈雅回答完馬上命令趙永強將兩個人移交給了李天元,李天元押著兩個人立即離開了這裡。

沈雅和金清石在方平國離開后,兩個人也開著車回到了家中,金清石一邊做著宵夜一邊向著沈雅道:「那個李局長和李海都不是省油的燈!這個案子想要水落石出可沒那麼容易!你明天就去找你父親商量一下工作調動的事情!」

「知道啦!你好啰嗦!都說N遍了,我都餓了!能不能快點啊?」沈雅崛起小嘴道。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金清石在煮好的麵條里又放了兩個荷包蛋后,才端到了沈雅的面前,向著沈雅小聲的道「老佛爺!請用膳!」

「嗯!小石子!你跪安吧!」沈雅點了點頭道。

「喳!」金清石彎腰回答立即向著卧室走去,身後傳來了沈雅「呵!呵!呵!」的笑聲。

沈雅洗完澡爬到金清石身上輕聲的道:「你去天山人間真的沒有做男人喜歡做的事?」

「我的上帝啊!我都說過N遍了!我真的沒去桑拿那裡!」金清石苦笑著道。

「那怎麼感覺不到龍抬頭啊?」沈雅紅著臉道。

「兒子現在當了門神!我也不能硬闖啊!」

「男人靠得住,母豬會上樹!寧願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沈雅冷哼了一聲道。

「這兩句話是誰說的?這不是影響家庭和睦!世界和平嗎?這個人一定是缺愛又缺鈣!如果是男人說的那他一定是人妖!如果是女人說和那她一定是偽哥!」金清石嚴肅的道。

「討厭啦!」沈雅這個時候感覺到金清石身體的變化立即紅著臉輕聲的道。

「不是討厭!是要好好討論一下陰陽平衡問題!」金清石說完緊緊抱著沈雅,輕輕吻著著她誘人的櫻唇,一陣熱吻過後,沈雅喘著粗氣道:「你真的沒有劈腿?」

「啊!!!!!!!!!!你劈了我吧!」金清石大叫道。

第二天一早金清石做好了早餐把沈雅抱到了餐桌上,沈雅一邊吃著麵包一邊笑著道:「昨天沒睡好嗎?你眼睛好紅啊!」

「大姐!你一個晚上就像復讀機一樣,一直在重複著問同一個問題!我能睡好嗎?」金清石鬱悶的道。

「呵!呵!呵!這只是一個警告!以後不要去那些論七八糟的地方!」沈雅笑著道。

「又來?快吃早餐吧!我還要去玉泉山一躺!」

「去那裡幹什麼?」

「洪欣她們的手機給人偷了,我幫她們找了回來,早上要趕緊還給她們!李海的手機也是在那裡找到的!」

「哦!那你去忙吧!局裡出了這麼大事情,我也要回去處理一下才行!」沈雅點了點頭道。

兩個人吃完早餐,沈雅回去了總參的家裡,金清石趕到玉泉山將錢包和手機交給了唐武,然後直接來到了外公家裡,外公和公婆身體還需要再調理一下才行。

金清石一進大門就看到外公正在院子里打著太極拳,腿腳明顯比以前有力了也靈活了!

鄧向國看到外孫子過來,立即向著房間里喊道:「老太婆!老太婆!外孫過來啦!」

彭素珍聽到老伴的叫聲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金清石連忙跑過去將外婆扶住笑著道:「外婆!我想你了!」

「乖外孫!外婆知道你爸媽出國了,正想著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住幾天呢!」外婆高興的的道。

「外婆!你的眼睛好些了嗎?」

「好!好!現在什麼都能看清楚!你外公把拐杖都扔了!」外婆笑著道。

「小航!再過幾年你就三十了,也該成個家了!我和你父母商量了一下,準備給你提一門親事!」外公在一旁笑著道。

「啊?不會吧?我還沒想過這麼早就結婚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傻孩子!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大舅都會打醬油了!再說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對你將來的發展有幫助!」外公點了點頭道。

「外公能晚點不?而且現在不是都自由戀愛嗎!」金清石苦笑著道。

「孩子!聽我外公一句話!你的婚姻大事不但關係著你的將來,更關係著整個葉家和鄧家將來的命運!現在的第三代只有你能擔當這個重任!」鄧向國表情嚴肅的道。 「外公!我真沒想過要當什麼大官!只想平平淡淡的,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金清石苦笑著道。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從你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就註定了你的命運!要肩負起整個家族的責任和義務!你自已要好好想一想!等你父母回來我們再好好商量一下!」外公嘆了口氣道。

「老頭子!外孫剛進家門你說這些幹嗎?孩子大了!感情的事情還是要自已做主才行!強扭的瓜不甜!」外婆小聲的道。

「什麼瓜不瓜的!惠敏和政國不是挺好的嗎?他們不也是長輩來安排的嗎!」鄧向國冷哼一聲道。

「時代不同了!觀念也跟以前不一樣了!不能再用老眼光看待問題了!」

「不管什麼時候,槍杆子里出政權就是真理!老美天天在世界各地大聲的嚷嚷,就是因為他槍杆子比別人硬!」鄧向國瞪著眼睛道。

「我在說年輕人感情的事情!和槍杆子有什麼關係!」彭素珍小聲的道。

「小家子氣!兒女情長有屁用!男人要有雄心壯志!沉迷於女色只能一事無成!」鄧向國大聲的道。

「外公!外婆!我先給你們調理一下身體,一會我還要去藥材公司為療養院找藥材呢!」金清石不敢在呆下去了,外公越說越激動,搞不好直接把他拉去相親那就麻煩了!三十六計,走為上!快溜吧!

金清石幫外公和外婆用真氣重新調理了一下身體后,馬上開著車離開了玉泉山,外公看著遠去的金清石向著老伴笑了笑道:「會不會把小航給嚇到了?以後再也不敢進我們的家門了?」

「沒事!這孩子心地善良!到時候我就裝病,他一定會過來的!惠敏這丫頭不敢和自已的兒子說,讓我們兩個做醜人,這不是為難我們嗎!」外婆笑了笑道。

「是我一個人做醜人好不好?你一直在護著他!就是一個叛徒!」鄧向國瞪一眼老伴道。

「預防針是打完了!我們的任務也完成了!剩下的就由惠敏和政國去頭疼吧!」外婆笑著道。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唉!這孩子如果再狡猾一點就好了!」外公嘆了口氣道。

Leave a comment